第81章 (第1/3页)

自从倪名决开始振作,嘉蓝中学高三年段的第一就像个皮球似的被踢来踢去,再也不是常青藤,不到成绩公布,永远猜不到赢的人是谁。

第三次月考也就是期中考试,倪名决又将傅明灼反超了,他的理科成绩太**,现在又分了科,没有了文科成绩拖后腿,如虎添翼,仅有语文一科是弱项,这回语文试卷简单,拉分不多,他的总分比傅明灼高出5.5分。

成绩一出来,徐忠亮看到榜首是倪名决,欣慰的同时满是担忧,回想到上回倪名决考第一的时候双黄蛋闹到双双摔进喷泉池,他就坐立不安,以他对两个两个孩子的了解,倪名决性子沉稳,不是那种没事找事之人,必然是傅明灼心眼小,率先滋事挑衅才惹起的事端,所以他第一时间把傅明灼喊去办公室谈话了。

“明决,这次不要跟名灼吵架了哦,有个竞争对手多好啊,你看,以前你一个人霸占第一名特别寂寞,也特别没有动力,老师每次看监控你十有**在玩……”

徐忠亮一不小心说漏了嘴,嘉蓝遍布监控,每个教室前后各装了一个摄像头明晃晃地监视着学生们的一举一动,为了塑造高风亮节的形象,也为了让学生们放松警惕暴露最真实的状态,徐忠亮曾无数次信誓旦旦地保证自己不会随意看监控:“我每天在教室里面看着你们都很头大了,现在还让我回办公室看,我告诉你们,绝对不可能。”

傅明灼怀疑的小眼神鞭笞了徐忠亮幼小的心灵。

徐忠亮干咳一声,佯装淡定:“极偶尔,总共就那么三五次吧——我当了你两年多老师了,看三五次不过分吧。三五次以来我每次看,你都不怎么认真,现在可好了,你有了对手就有了压力和动力,每次都特别认真。这次考试你们两个直接把第三名落下了二十分的断层。所以你应该感谢名灼,不应该生他的气。”

不止是徐忠亮担心傅明灼因为没考第一名而伺机报复倪名决。

所有人都这么觉得,包括倪名决。

当天吃午饭,经过食堂必经之路上的喷泉池时,几乎所有过路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双黄蛋身上。

袁一概自觉站到了最靠近池边的一侧,友情提醒傅明灼:“明灼,现在可是十一月了,下水很冷的。”

傅明灼:“……”

期中考试之后就是家长会,徐忠亮狠狠表扬了双黄蛋,为了安抚傅明灼,甚至给予了她更多的笔墨。

平常的考试也就算了,偏偏是要开家长会的期中考试没考第一,傅明灼奄巴巴地趴在窗边看教室里面的动静。

不过看到林幼华泛着微光的眼眶,她第一次发自肺腑地觉得,考第二也挺好的。

阿姨想念这种感觉,已经很久很久了吧。

高三的时光在日复一日的寒窗苦读中流逝,所有课余活动都被取消,一周一节的体育课形同虚设,开学以来统共就上过两节,往常大家最讨厌的第二节课间的跑操反倒成了一天之中最放松的时刻之一。

日子暗无天日,重复的生活枯燥得像看不到曙光。

新年将来,今年嘉蓝的文艺汇演放在元旦前一天,当然,与高三无关,学校只组织高一高二的学生观看,高三学生想参与演出,原则上也行,但实际上不太提倡,除了音乐班,也就小部分已经放弃读书的高三学生还会凑热闹了。

傅明灼现在已经很少在课上做与学习无关的事情,老师的讲课内容对她而言太简单,她一般都自己找难题做,前面的倪名决也一样。

这天,她难得开小差,咬着笔杆子看窗外。

这是她第三次看到嘉蓝的树木叶子泛黄掉落。

也是她最后一次经历嘉蓝的落叶了。

明年这个时候,她早已在一个新的环境,过截然不同的生活,那个地方没有徐忠亮,没有魏超男,也没有林朝和袁一概。

树梢上最后一片枯叶被北风吹落,傅明灼突然好难过。

她拿出手机在蹦擦擦总群中发言:林·朝阳的朝匿名决一个圆形盖子打一名字我们报名参加元旦文艺汇演吧!

文艺汇演的时间,陆沅正好放圣诞假和新年假。

只有陆沅和袁一概很快回复了:

陆沅:我倒是没问题,但你们抽得出时间吗?

袁一概:可以可以,我都快无聊死了。

倪名决和林朝都一时半会没有回复。

最新小说: 战死后,全宗门都在求我回归 重启后,我把太子让给了凡间女 隐藏身份后,我在宫中横行无忌 假太监:从皇宫开始纵横天下 毒士:以身入局,自请女帝诛九族 孤王患妻 争名夺利 世子先别死,夫人有喜了 [柯南]掺水真酒自救手册 我的独立日 万春街 凶奶奶是年代文真千金 男团选秀,吃瓜爆红 社恐和纸片人恋爱后 限定情人 我,成魔后,一剑撼天 玄幻:不装了,我就是绝世天才 刚被打的半死,转身就成了神皇? 穿越废物皇子,开局自请流放边疆 扭转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