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第 204 章 (第1/5页)

帝镇又有一次聚会, 会飞的飞来,不会飞的坐船过来。汉武帝心情大好,骑着牛在河边迎接他们前来,汉朝一对对父子祖孙的回来了, 孙权带着孙休,刘备带着草鞋, 曹叡带着大鲤鱼, 都按照约好的十年一次相聚的日子来了。

刘彻虽然很喜欢这头牛,自从到手之后炫耀了一圈, 回来就不常骑着出门了, 就拴在草地中放养。骑牛虽然令人艳羡, 可是谁**疼谁知道,**颠的人**碎八瓣, 下来之后腿都并不拢, 比骑马赶路还累,真不如坐船。试过之后确定了, 三十里路之内适合骑牛,超过这个范围还是坐船吧, 牛车也试过了,不行, 颠的人差点飞出去。骑牛的应用范围规范在:去小帝镇炫耀、去附近小镇让人跑腿。

刘启一下船就看到儿子在得意洋洋的迎候自己, 骑在高大肥壮的黄牛身上:“彻儿~你还和小时候一样。”聪明又傲慢,真可爱。说罢,爬山牛背, 从后面抱住儿子:“想不想阿爹呀~”

刘彻打了个寒蝉,身上起了寥寥数颗鸡皮疙瘩:“父亲您别用这种语气说话。”太软太嗲,太……诡异了。

刘启叹了口气:“唉,想你小时候还在我怀里撒娇,还抱住阿爹的脖子不让走,这才过去短短五百多年,就不认账了?十年没见,就不想我?”

汉哀帝刘欣气哼哼的从小木筏上跳下来,牵着绳子把木筏拴在简易小码头上:“好一对父慈子孝的皇帝啊,呵呵,您二位可真是有意思。”

“从哪儿学的阴阳怪气?”

“你没有爹,羡慕吧?你丈夫呢?不是说要陪你么?”

刘欣气的倒仰,本来是说好了要来聚一聚,带回来让他炫耀一番,忽然有个地狱空出一个千夫长的名额,而在所有的百夫长中都没有合适的人选,他去考试看看能不能更有出息了。这番话解释出来不好看,翻一翻心里的小账本:“刘据还没回来?快二百年了我的祖宗啊。别人是丢人,你是丢儿子了。”说罢,飞一样的跑到帝镇里,呲溜一下躲到一个人身后。

刘彻想了一会:“也就一百多年吧??他怎么还没回来?是不是走丢了?我听说那药有时候不大好使!”谁能活一百多年呢?肯定是死了,除非变成乌龟,呸,那我得等几百年才能等到他。

原先没提起来的时候,没想起来,看卫子夫不着急就没算时间,现在一算……“我去找她!”

“回来!”刘启揪着他:“你着急有用吗?这次聚会之后再稳稳当当的去问。”就算丢了一个儿子,还有一个刘弗陵不是吗。

不仅是汉朝的皇帝们,其他的朝代也是一样,虽然宗亲人数庞大,但留在地府的人极少。皇帝数量庞大的儿孙们排除掉肆意杀人的,剩下的也骄傲,大多不堪其辱,宁愿立刻去投胎也不愿意服役。大部分皇帝现在都只有一个儿子,少量的连一个儿子都没有。

刘彻压住心火,默默的回去聚会,非但不参加合奏,就连赵飞燕新排练的舞蹈都不看在眼里。想起了多年未见的刘弗陵,这小子没在帝镇住过,真不把自己当皇帝,现在聚会也不来。我一会去问谁?据儿是不是特别长寿?熟练的练炁修真去了?

曹叡愉快的说起自己的新情人,他现在接受了地府的规则,没有什么妻妾之说。爱色的和爱色的、爱色的和爱财的一拍即合,就凑在一起过些年,腻了就直接分开。倒是挺好,也免得一个两个又是诅咒又是要杀掉。曹叡坚持认为自己距离神鬼只差杀了一个皇后。

别人对他的情人不感兴趣,姗姗来迟的刘邦给每人眼前丢了一个鸡蛋大小的小咸萝卜:“给,你们这群咸吃萝卜淡操心的家伙。”

所有人也只好礼貌性的道谢,虽然嫌弃的都不想用手捏,如果不是地府的东西不容易发霉,他们真觉得这发黑的小萝卜有什么问题——其实是酱油。

他到自己的座位上抖了抖衣服,抖掉了几根麦秆还有两个麦穗,盘腿坐在地上:“政哥称了吗?”

扶苏正在拿一清水的陶盆涮煮好的毛豆,这次把桂皮八角花椒研碎了再煮毛豆,倒是省火而且味道出的好,但每一个毛豆上都挂着小渣滓,没法直接吃。“唔?”

始皇当然偷偷的称了重量,那次去看扶苏的时候,就让他悄悄的把秤移到屋内,关起门来私下里称了称。他认为自己要么是因为磕了太多的丹药而轻若鸿毛,要么是比其他人更重!到达前所未有的四两重!结果没有。气的下来之后喝了一瓶酒,换了两块金饰,再上去称重,还是不足四两!由此可见,墨翟修造的这杆大秤的确有独到之处。

扶苏一脸纯良的笑了笑:“没有,父亲不计较虚名,也不在意这些身外之物。他如今能御风,即便称重也没有重量。”

刘病已心说不是的,哥!哥!你骗人呢。阴间普通的鬼之上,分为三种,一种是生前足够好,死后磕了神鬼丹的,速成,只能御风,别的没有。第二种是有了功勋,修炼法门,战斗力比较强。第三种是清净修行的,见效慢,不受任何拘束也没有入门条件,不用人给什么。刘病已占据了前两种,但是呢,他也上秤了,一开始没有重量,后来发现只要放松身体往下坠,就能称出来。

在座之中有汉文帝、汉明帝这样的神鬼,也有刘箕子王嬿、刘备这样没有神鬼丹单独修炼了法门的人,就没有一个人横生枝节,说破这一点小小的谎言,他们仔细想想,都觉得扶苏公子是看张嫣和其他有修行的隐士上秤没有重量,就觉得这类人都没有重量。

刘邦得意道:“我才二两六钱。”

众人不理解他在得意什么,这个重量基本上是两不粘,心思不够细致深远,也没什么修行。

刘邦往后一仰,得意洋洋的拍着大腿:“你们这些人,想得多,累死的早,不如像我这样天赋异禀,不费吹灰之力就夺取了天下。我也没琢磨什么啊。”这纯粹是吹牛,其实也很累,几次差点被杀,但是说得简单一点……有面子啊!

刘秀看他的样子真像太学中名列榜首那个孩子,当着鬼差,抓人的时候观察,盘问抓来的鬼各种问题整理成资料,赶路的时候坐在船上读书,守门时蹲在门口读书练字,夯土都被他练字的小木棍磨出一个坑,还得打起精神一心二用不能耽误差事,所有的休息时间都用来学习。等到考出全太学第二名时,就‘淡淡的’宣布“我也没努力啊”。

扶苏能说什么呢?刘邦确实有天赋,识人用人的技能可不是从书上学来的,厚脸皮也是自然天成,我小时候要是学会撒娇耍无赖,坐地上抱着他大腿,父亲还能喜欢胡亥吗?哼。

刘恒问:“你们看《开皇律》了没?杨坚新修的法律,比汉律别有不同。”

刘启刘彻都点头。

刘病已:“我看了。”

曹丕:“我也看了。”

刘庄:“有些地方确实不错。”

刘骜&邓绥:“呵。”不好!

刘奭、刘肇、刘炟等人都没看,有点迷茫。人间新写了法律我们也要看吗?刘隆悄悄摸摸往后挪,生怕又被捉去考试。

最新小说: 龙掌鸿蒙 从九叔开始的诸天万界 玄幻:孽子,还不出来继承帝位? 修罗怨 诛仙曲 玄幻:无敌无敌无敌无敌无敌无敌 剑九寻花 这西游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崩了? 星云:九天揽月 灭我秦家满门,我掀了你的天下 新巅峰之光 水滴之我只是个送货员诶 我翻书找计策 天心战道 重生异界:我的系统不正常 在此证道 陈氏家族崛起 星云神域 真想删号重练 洪荒:地道之主,天道也求我兼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