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第1/4页)

三岔路的交汇处,武装侦探社。

受命去异能特务科翻查相关监视记录的谷崎润一郎托着疲惫又沉重的步伐,总算是在楼下的咖啡店停止供应早餐前,回到了侦探社里。

熬了一晚上,他现在只想找块地方躺下来睡觉——不过,在他获准去躺社里的那张沙发前,他得先将这些监控统统移交给江户川乱步。

作为武装侦探社里真正的、也是唯一的“侦探”,江户川乱步正盘腿坐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手里捧着一袋刚刚拆开不久的薯片,一边吃一边瞧着窗外。

谷崎润一郎将包里的移动硬盘拿了出来,放在了侦探的面前,说道:“乱步先生,我把昨天商场附近所有的监控都找来了,但并没有找到你和太宰先生口中说的那个人。”

说着,他的表情还有些遗憾:“距离商场最近的、当时最可能拍到救走为为井基次郎的摄像头,偏偏因为海中爆炸的影响显线路出了问题,画面损坏的太过严重,什么都看不出来。”

“您要再检查一下,看能不能再发现什么线索吗?”

江户川乱步点了点头,他说:“不用了。监控能看出来的,估计也就是这么多了。再多的,就算有,也是些干扰信息。”

谷崎润一郎唉了一声,他茫然道:“那为什么还要我去查监控,还要把他们带回来……”

江户川乱步推得干干净净:“可不是我要求的,这么要求的人是太宰吧?应该是他的恶趣味。对了,他人呢?”

谷崎润一郎这才发现太宰治不在,他也有些困惑:“唉,昨天太宰先生难得那么严肃,我还以为救走井的人很重要呢……”

江户川乱步吃着零食,抽空回答他:“的确很重要哦。这可牵涉到太宰的安全呢。”

谷崎润一郎彻底茫然了。

然而不等他问更多,在侦探社等了一夜的谷崎直美醒了过来,她看见了回来的谷崎润一郎,当下便高兴地将人直接扑倒在地各种亲昵,谷崎润一郎就算有再多的困惑,也没精力问出了口。

谷崎润一郎:“直、直美,你先放开我好不好?”

谷崎直美想都不想的拒绝:“我都一夜都没见到哥哥啦,思念让我无法松手,哥哥难道不思念我吗?我们可是一夜未见呢!”

谷崎润一郎:“只、只是一夜……啊啊啊,我错了,直美、我很想直美的!”

谷崎兄妹有些超脱世俗常态的相处关系,在侦探社里已是众人习惯的常态。

新来没多久的宫泽贤治瞧见了,不免感慨:“唉,城里的兄妹是这样的吗,真厉害呀。”

侦探社的成员、国木田独步听见了,他头痛的要命,试图向这位新人解释:“不,不是的。只是他们——喂,你们俩,好歹注意一下场合呀!”

谷崎直美抱着谷崎润一郎的脖子,不满道:“人家只是思念哥哥呀,国木田连这一点都要阻止吗?”

“我和哥哥的这种感情,没有妹妹的国木田是不会懂的!”

国木田差点掰断了手中的钢笔:“我也不想懂!”

提到了兄妹的话题,原本在看远方的乱步忽然“啊”了一声,他回过头,眯着眼说道:“说起兄妹,有人知道太宰有没有可能有妹妹吗?”

提到太宰治,这位同样新加入武装侦探社的同伴,众人面面相觑。

谷崎润一郎道:“没有吧,我从来没听太宰先生提过呢,应该是没有的吧。”

国木田也皱眉道:“这家伙难道还有家人吗?我以为他这种个性,得是石头里蹦出来的。”

江户川乱步道:“我也觉得太宰不可能有妹妹,不过呢——”

乱步的话没有说完,太宰治打着哈欠回来了。

他的脸上还有着隐隐的拳印,众人看见他脸上的伤口有些惊讶。

宫泽贤治年纪尚小,直接开口问道:“太宰先生,你的脸怎么了?”

太宰治闻言,伸出手碰了碰自己的脸颊,紧接着便灿烂地笑道:“啊,寻人的时间掌握的不太好,被当做第三者打了。”

众人闻言不由:“……”

国木田更是忍无可忍道:“你啊,难道又去骚扰女性了吗,这样被打真的是活该啊!”

太宰治轻快地几步跳过了地上的谷崎润一郎,伸手就想要从乱步身边拿他的零食,却被乱步眼疾手快地阻止了。

太宰治有些遗憾。

他长得很好,微卷的黑发下的面孔精致俊美,微微笑起来的时候,简直像天使一样。

如果有天使一样的恶魔的话。

最新小说: 战死后,全宗门都在求我回归 重启后,我把太子让给了凡间女 隐藏身份后,我在宫中横行无忌 假太监:从皇宫开始纵横天下 毒士:以身入局,自请女帝诛九族 孤王患妻 争名夺利 世子先别死,夫人有喜了 [柯南]掺水真酒自救手册 我的独立日 万春街 凶奶奶是年代文真千金 男团选秀,吃瓜爆红 社恐和纸片人恋爱后 限定情人 我,成魔后,一剑撼天 玄幻:不装了,我就是绝世天才 刚被打的半死,转身就成了神皇? 穿越废物皇子,开局自请流放边疆 扭转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