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六章 生死不明小说

第二十六章 生死不明小说

发表时间:2021-11-26 04:49:34 作者:丁菠萝

城南绸缎庄的掌柜,此人是秦国策反在建康的间谍,刘若水当年为了偷信还被绑架过他那日上巳节,刘若水随堂告发王国宝后,皇后便想去绸缎庄调查结果,可掌柜却早以看不见了,因为皇后推断,朝廷内部必定除了一个身份不低的神秘的人在通风报信刘若水没想起,掌柜居然躲藏此………………………………。

>>>《昼夜生》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 生死不明》精选

城南绸缎庄的掌柜,此人是秦国安插在建康的间谍,刘若水当初为了偷信还绑架过他

那日上巳节,刘若水当堂揭发王国宝后,皇后便想去绸缎庄调查,可掌柜却早已不见了,所以皇后断定,朝廷内部必然还有一个身份不低的神秘人在通风报信

刘若水没想到,掌柜竟然藏身此处,王国宝虽然下了狱,可神秘人是谁仍然不得而知

今天既然遇见,就不妨试一试,看能不能套点线索出来,反正那日绑架时,自己蒙着面,也没有说过话,而且今天还是扮的男装,掌柜不可能认识自己

刘若水想好了对策,便走到掌柜的桌旁,装作一副老熟人的样子,对着他大声嚷到

“这不是城南绸缎庄的掌柜吗,这些日子是怎么了?我想要买些布匹,结果你们还关门了呢?”

掌柜见人是在对自己说话,便抬头看去

这人不就是刚才帮忙打架,并说要去江州方向的公子吗,自己并不认识,不过听他的意思,应该是绸缎庄的老主顾,便抱拳回到

“哦,我……我最近家中出了些事情,便关了门店,这位公子您是?”

刘若水将长袍一摆,满身的江湖气

“我经常买你们的绸缎,不过大都是下人出面,掌柜自然看我眼生了,小二!!这桌酒席算我账上!”

掌柜见刘若水如此豪爽,忙回敬到

“哎呦,公子太客气了,实不必如此……”

刘若水笑么呵的站着,稍微凑近,并压低了声音说到

“掌柜不要谦让,在下还要感谢您呢,前些日子我穿着贵庄买来的衣裳,跑了趟临川,您猜怎么着?这安儿姑娘都夸好看呢,哈哈”

安儿姑娘……掌柜听到这个名字,心中顿时警觉了起来,面前这个人可不是普通的主顾,临川的安儿是自己的上级,寻常人哪会当着自己的面提起她呢……必然是话里有话才对,然后指向身边的空椅

“公子请”

刘若水也没有推辞,坐了下去

掌柜看了看她,接着问到

“敢问公子究竟是何人?为什么要去江州呢?”

刘若水给自己倒上了一杯酒,毕竟人多眼杂,还是要装出一副正常吃饭的模样

“在下……是王国宝大人的家奴,哎,建康是呆不下去了,这才要去别地找些生计”

掌柜心想是王国宝的人,难怪会去临川

“建康呆不下去了?公子这是何意?”

刘若水没想到他会这么问

“难道掌柜的不知?王国宝大人联秦之事已经……已经漏了,现被皇后关进了天牢,这个树倒猢狲散嘛,我自然就……哎,一提这事就闹心”

掌柜此刻确实不知王国宝的事情,毕竟刚刚发生,还没有传到这里

“这……我只知道上巳节那日,王国宝大人的确出了些麻烦,所以我才逃出建康,准备躲一阵儿,可万万没想到,事情居然这么严重……”

“谁说不是呢”

刘若水装作很郁闷的样子,心想光这样聊下去也无关痛痒,还是得往关键问题上钻一钻

“上巳节那日的事情,直到王国宝大人被软禁我才知道,没想到您……竟然第一时间就溜了,还真是神通广大……”

掌柜闷笑一声,并未发觉这些话有问题

“我哪有那个能耐,归根结底啊,还是您们朝廷当中,希望得到我秦国帮助的人,可不止王国宝一个……所以自然有人不想我出事罢了”

胡扯了半天,终于进入正题,刘若水此刻彻底相信了神秘人的存在,可光存在没有用,还得继续套话才行

“哦?不瞒掌柜的说,王国宝大人倒台,小弟我现如今可没了靠山,您刚才说的这位……不知掌柜能否帮我引荐,此事若成,以后必然少不了掌柜您的好处”

这话题是越聊越敏感,掌柜也不敢接下去了,只是谈王国宝,那没问题,如果要谈这个人,必须更加小心谨慎才行

掌柜盯着刘若水瞧了半天,才将视线慢慢转向了窗外

夜很深了,外面黑漆漆的一片,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许久才说了一句话

“公子你看这驿站的位置,方圆百里都没有村镇,这种地方盖一座房,可真是平地拔三尺啊”

什么乱七八糟的,刘若水压根没搞懂他的意思,既然没有接引荐的话,便也不能不识趣的问下去了

“哈哈,是啊,这驿站确实不好盖”

掌柜又饮了一口酒,起身说到

“公子,时辰不早了,我要回去休息,就此别过”

刘若水不是很理解,刚才还聊的挺好,怎么一提引荐的事情,就要走了呢,心里虽然纳闷,可嘴上还是要……

平地拔三尺……不好,此刻她才反应过来,这五个字应该是掌柜与王国宝府人联络的暗语,自己没有回答上来,这马脚已经藏不住了

还没等刘若水话别,掌柜就已经上楼

刘若水不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既然身份被掌柜识破,那掌柜也必然不会善罢甘休,他只怕是上楼搬救兵去了

想到这里,刘若水知道自己危机重重,驿站不宜久留,先跑为妙……

刚出门,要去马厩牵马,就听到“嗖嗖”两声,两只铁箭就朝着自己的脑袋飞了过来

刘若水急忙一躲,保住了性命

可掌柜并没有要放过她,领着一帮人从驿站窜出,提起刀就朝刘若水砍去

一时间刀光剑影,碰撞个没完,刘若水心里清楚,自己绝对打不过他们,这么多人围攻,如今想跑都跑不掉了……

可能是楼下打架的声音大了些,打扰了楼上那位荆州女子的睡意,只见她愤怒的推开窗子,冲着下面大喊

“都作死啊,让不让人睡觉了!!!”

这个口气,一听就是位骄横跋扈的大小姐

楼下的人打的正欢,谁会理她,依旧无所顾忌的要置刘若水于死地,刀刀砍向要害之处

刘若水只能勉强抵挡,并没有还手的余地,身上也受了不少的轻伤

她知道这样挡下去也不是办法,果然没过几招,一道刀光便从她腿上划过,顿时鲜血直流,彻底不能坚持下去了

荆州女子也不知道被打的人,就是刚才帮助自己的那位,她只是睡的好好的,却被吵醒,气就不打一处来

“人呢!!下去让他们消停点!!”

这句话还真有效果,刚说完,女子的随从就一个个翻窗而下,与掌柜的人交起手来

两伙人谁也不示弱,噼里啪啦的一通乱战,这也给了刘若水喘息之机

她可没功夫去管谁输谁赢,抓住机会,赶紧跑路才是正事

天色已经很黑了,驿站外面的灯光也不是很亮,刘若水瞅准空挡,一条腿用尽了力气,才算翻到了马背上,另一条伤腿已经彻底不敢动弹

不过上了马就好,接着使劲一拍,俊马长嘶一声,就向无尽的黑暗中奔去了……

掌柜的一伙人见刘若水已跑,气急败坏的喊到

“误会……误会,别打了,赶紧去追那个骑马的!!”

女子的随从本来也不想打架,只是希望他们停手罢了,别再妨碍女子睡觉就行,现在关键的人跑了,两伙人也自然拉开了距离,没有再打下去

掌柜的着急的喊着

“追!赶紧追!”

这伙人便顺着刘若水远去的方向,同样上马追了过去。

………………………………

不知过了多久,掌柜的人马还是没有罢手的意思

而马背上的刘若水,因为失血太多,意识都已经很不清醒了,至于马究竟在往哪跑,她根本就不知道

真是后悔啊,好好的去给刘裕传信,干嘛非要惹掌柜这个麻烦事,可现在说什么都没用

身后的追赶声音还没有停,刘若水的状态就像时刻都能睡着一样,迷迷糊糊的,隐约听到前面似乎有湍急的流水声。

追兵越来越近,眼瞅着刘若水就在前面,便纷纷拿起了弓箭,朝她射去

刘若水根本没有能力躲了,此刻除了听天命,自己什么也做不了,好在有夜色帮忙,弓箭的准头也并不高,不过仍有几箭擦着刘若水的身体划过

人虽然没射中,可马就没这么幸运了,几箭下去,马儿应声倒地,将刘若水甩出去好远

前面的水声也不是别的,正是一条高耸的瀑布

刘若水根本没有力气挣扎,直接顺着瀑布摔了下去,此刻是一点踪迹都没了。

掌柜的人来到崖边,大黑天的什么也看不到,只知道这个人身负重伤,且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必死无疑,等天亮再来寻尸体就是,于是几人又看了一阵,便回去了。

………………………………

时间一晃,几日就过去了

刘若水依旧生死不明,这世上除了刘穆之,恐怕也没人在乎了

皇后倒是还寄希望于她能将纸条送到,可此时此刻,她更关心的,却是桓玄的迎亲队伍

永安宫里,皇后正与桓谦商讨联姻的各项事宜

王谧与吴休之也在一旁共议,这俩人也已知道了临川书信的事情,虽然还不愿相信何牢之谋反,但也无法反驳皇后召其撤军的决定,毕竟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嘛

皇后已然被诸多心事所扰,可也不能显露出来,脸上一如既往的半笑着

“本宫听说,桓玄大人此番来建康迎亲,所带人马可不少啊”

桓谦笑着回复

“禀皇后娘娘,与公主联姻,堂兄可不敢有丝毫怠慢,人马的确很多,但也是为了彰显我朝皇威,娶公主嘛,必然要声势浩大才行”

吴休之在一旁眯眼坐着,对于这个回答有些自己的想法,但没有说话

皇后微微一笑,对这个回答则很满意,自己的女儿出嫁,当然要有声势了

“这个桓刺史,想不到心还挺细的,英儿嫁过去,我也就可以放心了”

桓谦在下面毕恭毕敬的,对于此次联姻,他自然也欢喜的很

“娘娘切莫担心,公主是娘娘的掌上明珠,堂兄若对她不好,别说娘娘您了,恐怕全天下的人都不会答应”

这句话也就是随便听听,司马英嫁过去,过得好与不好又能怎样,只要桓玄老老实实的不闹事,就足够了

皇后也并非不心疼,只是国家社稷面前,牺牲在所难免

“对了,桓刺史的迎亲队伍出发也有时日了吧,现在走到哪了?”

桓谦就知道会有此问,镇定的答到

“如今好像……好像快到庐江了,用不了几日,便能到建康”

庐江离建康的确不算远,就在厉阳附近,可问题是庐江并非是到建康的必经之地

桓谦说完,一旁的王谧就先起了疑问

“庐江?从荆州到建康,据老臣所知,不应该路过庐江啊,桓玄大人为何要舍近而求远呢”

桓谦见提问的是王谧,便转身拜礼

“王谧大人,您说的没错,庐江并不是非走不可,但堂兄以为,联姻如此普天同庆之事,自然要将喜悦分享给全天下人,太远的州郡若一个不落的走一趟,也不现实,但像庐江这种地方,倒也是可以一去的,既给庐江百姓送去了喜头,也不会误了成亲的吉日”

原本养神静听的吴休之,好像有些静不下来了,睁开了双眼

皇后当然能够理解,他们爱往哪走就往哪走吧,自己也管不了

“如此甚好,桓刺史也费心了,自己娶亲,还不忘了沿路的百姓,甚好……”

桓谦见皇后很满意,自己便也安心了

正要替桓玄谦虚两句,就见一个太监匆忙的跑了进来,在皇后面前扑通就跪了下去

“启禀皇后娘娘,何牢之将军前线大捷,顺利收复江州,卢循贼党向南方遁逃,何将军也收到了撤兵令,已率大军返回,目前快到京口了”

江州收复,这个消息对皇后来讲也不知是好是坏,让她更关心的则是,何牢之的大军快到京口了……

近日的粮草一直没有拨付,即便何牢之想反,没有粮食也反不起来,这一层倒是让皇后挺踏实的

桓谦也听到了这个消息,但他只是建康的小官,并没有权利过问军国大事,今天能出现在永安宫,也只是为了联姻一事而已,所以便不敢插话

“知道了,还有别的消息吗?”

太监还是跪在地上,想必是有的,可好像不敢说一样

“皇后娘娘……还有……”

这吞吞吐吐的,王谧都看不下去了

“有,你倒是说啊”

太监这表情,弄得事情很神秘一样,他深吸了一口大气,硬着头皮说

“皇……皇后娘娘,洛阳军报……何无忌将军收到撤兵令后,便也开始返回,可是……可是……”

这几句话把王谧急的,恨不得踹他两脚

“哎呀,你这个小太监,到底可是什么??”

太监也没有法子,只能继续说下去

“可是秦人伐燕的军队……却趁洛阳空虚,直接袭击了洛阳,而……而何无忌将军听说以后,便迅速回去争夺,但……但为时已晚,洛阳……已被秦人占领,何无忌……何无忌将军战败,生死不明……”

昼夜生

昼夜生

  • 状态:连载
  • 类型:科幻未来
  • 作者:丁菠萝

生逢若水,日夜生生不息,小女子身在乱世,谋成败,量得失,都言麻雀小,涅槃也可跃凤枝。东晋末年一个刘姓的小儿用这十个字来倾诉着自己的相思,思谁呢?不好意思,我不知道。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搜查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