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章 接头成功小说

第二十章 接头成功小说

发表时间:2021-11-26 04:49:32 作者:丁菠萝

经过这些天的奔波劳累,何牢之的兵马就得抵达益州了益州目前仍然是卢循的地盘,的是何牢之准备第一炮这场战事的第一站,益州若能收复失地,北上的兵马也就有了根据地,这对于除掉卢循堪称非常最重要的。大军现在的距益州严重不足百里,何牢之便命令在此安营扎寨。夜幕降临时,营地宁谧的大军现在距江州不足百里,何牢之便下令在此安营扎寨。。

>>>《昼夜生》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接头成功》精选

经过这些天的奔波,何牢之的兵马就要到达江州了

江州目前是卢循的地盘,同样也是何牢之准备打响这场战事的第一站,江州若能收复,南下的兵马也就有了根据地,这对于铲除卢循可谓十分重要。

大军现在距江州不足百里,何牢之便下令在此安营扎寨。

夜晚,营地静谧的很,除了巡逻的兵士之外,只剩何将军帐中还有人影了

刘裕身为参军,还是何牢之的亲信,自然要参与战事谋划,数人讨论到很晚,才算定了下来

他们商议,两天后刘裕率一队先锋军,去江州秘密查探城防部署,一旦发现弱点,主力军便随之出击,尽量速战速决,不给卢循丝毫的反应时间

其他将军全部赞同,刘裕毕竟跟了何牢之许多年,大小战事也都参与了不少,所以对自己还是很有自信的。

更多细节的地方,直到深夜才基本敲定,众将军便也各自回营休息去了

可刘裕却看得出来,何牢之对于一些问题还是有所担心的,便没有走。

“将军,莫非我们的计划,还有不足之处吗”

何牢之眉头紧锁,长叹一口气

“从军事的角度来讲,并无不妥,可是……”

何牢之吞吞吐吐的,让刘裕更好奇了

“将军到底担心什么?”

何牢之可能自己也并不敢确定,一切都只是猜测,顿了好久才说到

“可是从朝廷的角度来讲,我真担心,粮草能不能如期如数的供应给我们……”

粮草不管够?刘裕心想怎么可能,双方交战,粮食必然是重中之重,朝廷哪能不懂这个道理

“将军此话何意?”

也许是帐内有些发闷,何牢之便走到了外面,才感觉到空气新鲜了许多,然后对刘裕解释到

“我领兵南下,何无忌镇守洛阳,现在我晋朝的兵马,大半都在我何家手上,别人先不说,就以我对吴首辅的了解,他必然是会对我有所防备的,所以这粮草嘛……就只会控制在我无法谋反的限度之内,再多就不会给了”

“将军,我觉得吴首辅老成持重,为国家也尽心尽力,他……应该不会如此吧,再说了,就算他防备我们,可皇后娘娘也断不会让他这么做的”

打仗行军,刘裕也算是好手,可这政治心眼,他就还是太嫩了

何牢之苦笑到

“刘裕啊,你还年轻,以后与朝廷打交道的机会多着呢,我只能告诉你,吴休之老谋深算,可皇后娘娘的心机……是比他还要深的”

这句话稍微有点颠覆刘裕对皇后的看法,可何牢之说的非常严肃认真,也不知刘裕能不能记住。

………………………………

刘若水一清早从客栈醒来,睡眼朦胧的看了看窗外,天气还很不错

洗脸的时候,从铜镜中看到男装的自己,非常满意

心里感叹还是男装方便,不用涂脂抹粉,而且衣服也不像女人那般,里一层外一层,穿起来费时费力

她肚子有些饿,想着王镇恶应该还没睡醒,便想出去寻些吃的回来

刚出客栈的大门,正愁附近哪有卖早点的地方,就发现一个人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

“公子……睡的可好么”

一张笑得无比灿烂的脸映入刘若水眼帘

突如其来的问候把刘若水吓了一跳,这不就是昨天那个傻丫鬟么,她……怎么会知道自己住在这里,天啊,还好自己刚才重新装扮了一遍,应该发现不了自己的女儿身

“公子?怎么?是被安儿的美丽惊的不会说话了么?”

傻丫鬟……不应该叫傻丫鬟了,现在的刘若水已经知道,她就是那家宅子的主人,而且名叫安儿……

这个安儿自我感觉还挺良好,当然了,她的颜值的确算得上顶尖,而且这样自夸的脸皮厚度,也算得上顶尖了……

“啊,原来是你啊”

刘若水反应了过来

“安姑娘你不是不想见到我吗,什么今生今世,永不再相见,是你昨日的原话吧,现在还来找我做什么”

安儿顿时害羞了起来,紧张的抠起了自己的手指头

“昨日……昨日那不是……看差了么,我回去问过了,你身上的那块信物……的确是王国宝大人的,所以……今天专程来向公子道歉……公子,你不会怪奴家吧”

这话……安儿明明知道她是细作,还如此说,想必心里一定另有打算

刘若水听她这个语调,麻的很,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可既然她来找自己,也就算是承认了,她就是与王国宝通信的联络人,便清了清嗓子,严肃的说到

“我奉王大人之命,大老远从建康赶来,当然是有要事与你商议,可你却硬生生耽误了一天时间,你说我会不会怪你!!”

安儿感觉十分的过意不去,便撒起了娇来

“公子……主要是昨日早上,有个算命先生告诉奴家,说奴家昨日一定会遇到自己的姻缘,……所以……所以奴家在看到你的那一刻,就已经醉了,根本没有心思再去想什么王国宝,公子……你真的要怪我么……”

“哎呀,不怪,不怪,你……你……你说话就说话,不要这般语调好不好”

刘若水实在无法适应,心想自己也是女人,可打死都不会像她这样说话的,这辈子都不会!

“哈哈,公子你对奴家真好”

说着安儿就扯住了刘若水的双手,就像街头打闹玩耍的情侣一般

这个举动把刘若水吓的,双手急忙缩了回来,并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

安儿见刘若水这般抗拒也不介意,已经摸到他的双手,就很心满意足了

刘若水也不想这样被她黏上,还是正事要紧

“咱……咱们还是说正事吧,你不要动手动脚的”

安儿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好美,可奈何刘若水也是女人,自然提不起任何兴趣

“好的,公子你说吧,奴家听着呢”

刘若水看了看附近,因为是客栈门口,人流还是很多的

“这里……是不是有点不太好”

“没关系,公子,你离我近些,旁人听不到的”

刘若水觉得也是,便将身子凑了过去

“公子……再近些,奴家听不见嘛”

哎,刘若水心想怎么如此麻烦,但还是又靠近了一些

“哎呦,公子,再近些”

天啊,再近些就贴上了,刘若水可受不了这样亲密,但她也知道,安姑娘就是希望自己与她贴上

“不行……不行,这里实在不方便,要不我们还是找一个僻静的地方说,如何?”

“僻静的地方……”

安儿听到这句,脸居然红了许多,真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好啊,公子,奴家随你便是了”

刘若水见她如此表情,楞住了,自己的意思,只是僻静点方便说话而已,可她好像并不是这样想的,一下子就不想再换地方了

“算了,还是在这儿说吧……”

于是便尽可能的靠近了安姑娘,低声说到

“王国宝大人叫我来是因为……”

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了王镇恶从客栈里面传来的喊话声

“刘姑娘!刘姑娘!”

刘若水顿时心慌到极点,偷偷朝着王镇恶的方向看去,希望他能明白自己的处境

王镇恶当然也看到了她,正要继续打招呼,却发现那个傻丫鬟就在旁边,于是便不怎么自然的躲了过去,朝着街上的一位路人喊了起来

“刘姑娘,原来你在这里啊”

路人也不认识他,说了一声有毛病,便走了

王镇恶尴尬的很,但为了不让傻丫鬟看出来,戏还得演下去

“刘姑娘,你别走啊,等等我……”

安儿的注意力也被这个小插曲打断了,然后盯着刘若水说到

“又不是找你的,你看他做什么”

虚惊一场,刘若水心里暗自庆幸,看着王镇恶走远,便又贴着安儿说了起来

“王国宝大人叫我来,是因为他与你们的来往信件被皇后娘娘发现,所以被软禁了,不能传信出来,便让我告诉你,计划一切顺利,他很快就可以出来,用不了几日,朝廷仍会发兵北上的”

“哦,我知道了,公子”

安儿呆呆的看着他,花痴一般的表情,真怀疑是不是听懂了

可实际上,安儿已经收到了发兵南下的消息,她也明显知道刘若水说的是假话,但并没有拆穿,也许希望将计就计吧

刘若水见她应该是听明白了,又想起了一件事,便接着说

“还有,王国宝大人让我提醒你,来往信件务必要收好,可不能像他那般再出差错,你这里……没问题吧”

安儿轻轻的点了点头

“放心吧,公子,信件我都放在了自己的闺房里,非常隐秘,绝对不会有人找到的”

闺房里……刘若说心想,怎么还有意外收获呢,这下知道位置,一切就都好办了

可这个安儿说的都是真话么,她心里还是打个问号的

“安儿姑娘,昨日发生了那种事情,我……我都确定不了你说的,哪句是真话,哪句是假话了,你不会骗我吧”

安儿见她这么问,顿时严肃了起来

“公子,我可对天起誓,奴家的心意全是真的,而且刚才说的话,都没有骗你……尤其是算命先生那句,他说我昨日会有姻缘发生,我便遇见了你…………”

“好,停”

刘若水可不想再继续下去,就此打住吧

“你没有骗我就好,那我今日便回建康去”

事情已经探查清楚了,这个安儿姑娘与王国宝的信件,全都放在了她的闺房里,现在只要想办法让王镇恶暗中偷出来就成了,至于到底怎么偷,自己还需要琢磨一番才行

安儿站在那里,一动没动,似乎还有话要讲

刘若水见状便问到

“安儿姑娘,还有何事吗?”

安儿此刻的表情,就像要和深爱之人分隔千里一样,十分的不忍心

“安儿……安儿有一个请求,不知公子能否应允”

“啊,什么请求,说说看”

“后日……便是安儿的生辰了,公子……公子能不能去我家中,陪安儿吃一顿午饭,也算是安儿……为公子送行了”

刘若水听完心中暗喜,真是要什么来什么,如果自己能去她家里的话,那这偷信之事不就更轻松了吗

可她也不会表现的这么明显,千万不能答应的太痛快,以免安儿看出来自己另有所图

“生辰啊……这个”

“公子,奴家求你了”

安儿说着就要哭了一样,也不知是不是真的对男装刘若水动了感情

“你别哭……别哭,我去就是了”

安儿见他答应,才算放下心,与刘若水又说了几句话,便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昼夜生

昼夜生

  • 状态:连载
  • 类型:科幻未来
  • 作者:丁菠萝

生逢若水,日夜生生不息,小女子身在乱世,谋成败,量得失,都言麻雀小,涅槃也可跃凤枝。东晋末年一个刘姓的小儿用这十个字来倾诉着自己的相思,思谁呢?不好意思,我不知道。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搜查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