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六章 月下衷言小说

第十六章 月下衷言小说

发表时间:2021-11-26 04:49:30 作者:丁菠萝

明天就得去临川了,或许是所以兴奋,刘若水竟失了眠深更半夜的,回到永安宫院子里呆呆地。皎洁的月光洒下,她不由忆起了地牢中之刑的情景,同样的月色,心境却已大不完全相同。实际上地牢的经历也并不仅有苦痛,服下真言散那日,虽伏在地上难以张口,但她也明白,那皎洁的月光洒下,她不由得想起了地牢中受刑的情景,同样的月色,心境却已大不相同。。

>>>《昼夜生》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月下衷言》精选

明日就要去临川了,也许是因为激动,刘若水竟失了眠

深更半夜的,来到永安宫院子里呆坐。

皎洁的月光洒下,她不由得想起了地牢中受刑的情景,同样的月色,心境却已大不相同。

其实地牢的经历也并非只有苦痛,服下真言散那日,虽伏在地上无法开口,但她也知道,那个小子曾去探望过

通过之前徐总管所言,父亲是在将军府被偷偷带走的,所以刘裕当时说的一切安好,原来是欺骗自己,虽是谎言,里面却包含着善意

想到这里,刘若水更真切的感受到这个小子的可爱了

只是……他救过自己这么多回,却连一声谢谢都没有听到……

………………………………

我们都知道刘若水实为假死,可除了今夜屋里的几人之外,其他人并不知道

当然也包括刘裕。

将军府今日得到的刘若水死讯,刘裕知道后,也并未表现出不一样的情绪

除了同样的半夜看月亮发呆,他也不知,自己该做些什么了。

………………………………

刘若水多希望刘裕也能感受到此时的月光,好让他明白自己的感激之情

她闭着眼睛,伸手朝月光摸去,很显然,都是空的,什么也没有摸到

“若说这世上什么事物最公平,恐怕非日月莫属了”

如此静谧的夜晚,竟有人对自己说起了话,刘若水转头看去,原来是皇后娘娘。

“民女,拜见皇后娘娘……”

皇后抬手示意她起身,双眼向夜空望去

“这世上所有人,无论贫贱富贵,无论尊卑长幼,都沉睡在同一片月光下,不会因你的地位而多照耀你一分,这种境界,当是所有执政者最向往的”

刘若水并不敢与皇后讨论执政者的问题,当然她最好奇的是,皇后为什么会到这里来。

“皇后娘娘……是……是民女在院中将您吵醒了吗,民女……不是有意的,还希望您早点休息……”

刘若水一副犯了错的神色,皇后见状不禁笑了起来

“不怪你,明日又到朝会议政的日子了,本宫今夜实在没什么睡意,闻你在院里赏月,便想出来坐上一坐”

“哦”

刘若水低声应到

“那……皇后娘娘您慢坐……我……我就回去了,免得打扰您”

刘若水面对皇后,还是拘谨的很,毕竟自己只是普通百姓,哪里有与皇后同坐赏月的资格

“你就如此害怕本宫吗?”

皇后看出了她的心思,劝言到

“大可不必如此,你与英儿年纪相仿,不妨将本宫当成你的普通长辈,有什么心里话,都可以说出来的”

刘若水顿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可还是不能无视这地位阶层的差距

“民女……民女不敢”

“你一句不敢,真是道出了皇族与百姓之间最大的不公啊”

皇后可能是触景生情,也可能是心里压抑许久的话,始终没有诉说的机会

今夜只有她与刘若水两人,心思便不免的感性了一些

“本宫虽身为皇后,享受着最高规格的富贵与权利,可若有来世,本宫却绝不愿再入这帝王之家,宁可当一个寻常百姓,粗茶淡饭,吃饱就睡,何等的自由啊”

刘若水本对皇后还有畏惧之心,可听她这么一说,倒真多了几分亲切的味道

“皇后娘娘,做百姓哪里好啊,要是让我选,我就要当皇后……”

她说到这里,便发现这话也太唐突了,怎么能当着皇后的面,这般没有分寸呢

皇后莞尔一笑

“无妨,你继续说”

啊,这可是皇后让说的啊

刘若水见皇后没有生气,便继续说

“要是我当了皇后,像王国宝这样的人,见一个杀一个,见两个杀一双,像勾心斗角的秦燕、伺机而动的卢循之辈,我就自己带着军队,非把他们打的满地找牙,跪地上叫奶奶不可”

这番话可把皇后乐坏了,毕竟在宫里那种大环境下,除了司马英是没人敢这么说的

“你这个小丫头啊,皇后若是像你这样当,我晋朝也就离亡国不远喽”

“啊?”

刘若水满脸疑问,不明白自己错在哪里

皇后很快就收起了笑意,对她解释到

“寻常人看来,皇后的权利至高无上,可同样,她面对的难处,也是常人所不能理解的,你们认为皇后可以自由的去做一切想做之事,可实际上呢,她不仅处置不了手下的臣子,甚至连亲生女儿的婚事……都做不了主啊……”

刘若水听完似懂非懂

皇后也许是说到了伤心处,便忙将话题扯开

“本宫方才听你说到秦燕和卢循,你一个丫头家,竟然也知道他们勾心斗角,伺机而动?”

“哦,我当然不太懂,只是家父时常提起,我便多少学了些……”

皇后没有想到,一对普通的民间父女,对南北战事也有如此研究

“那你父亲有提过,眼下朝廷是该北上,还是该南下吗?”

对于这件事,始终是皇后的一个心结

上巳节那日没有定下来,可明天的朝会议政,那帮人一定会再提的

自己已然打定了南下的主意,可以吴休之、王国宝为首的一党断不会轻易罢休的

倒不如听一听这位旁观者的看法,说不定能发现一些新颖的角度

刘若水想了一会,直言到

“父亲的确说过,但他的意思……无论北上南下,朝廷都可以应付,所以这并不是眼下最棘手的事情……”

“哦?”

“父亲说,眼下最棘手的事情……是桓玄”

皇后听完未置可否,只是微微闭上了双眼

刘穆之的这句话到底对不对,皇后心里清楚

司马英的婚事问题,和永安宫里那些关于荆州的书册,就足以说明一切了。

………………………………

一夜的时间很快便过,刘若水和王镇恶清早就踏上了去临川的路

皇后也已收拾完毕,打起了满满的精神

今日的朝会非常关键,所有人都不愿意将发兵之事再拖下去,皇后必须小心对待才是。

转眼便到了上朝的时辰,庄严肃穆的太极殿里,皇后居主位而坐,文武群臣分列殿中两侧,唯一特殊的人就是吴休之,皇后念他年纪大了,一直都让他坐着议政。

因为刘若水死了,而且也没有其他证据证明王国宝通秦,所以皇后便将他放了出来

王国宝重返朝廷,对他来讲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可对皇后来讲,重新信任王国宝,只是为了放松神秘人与临川方面的警惕心而已。

何牢之也知道今日会发生什么,可他却是一副并不太关心的样子

不知道大家记不记得,那日宴席之后,他为了避免王国宝真的通秦北上,在轿中给何无忌写过一封信

信的大概意思就是,王国宝通秦,让何无忌做好避免朝廷北上的应对

何无忌也不是傻子,自然会有办法的。

王国宝重获朝廷信任,心里难免傲娇了一些

我王国宝忠君爱国,任何指控在我这都站不住脚,自己还是朝中重臣,自己的外甥还是将来的皇帝,谁能拿我怎样!

“皇后娘娘”

王国宝生性就是冒尖的人,不是第一个说话他就难受

“微臣多谢皇后娘娘关爱,知道臣身体不好,便让臣在家里休养了这许多日子,这几日,臣虽不能进宫理政,可在家中也并没有闲着,而是一直在思考一件事情……”

众人听闻纷纷看去,也包括今日进宫述职的姜毅

他排在百官的最后头,只能稍微探出点脑袋,才能看到前面的王国宝

皇后也很好奇

“不知王爱卿所虑何事呢?”

王国宝成功将目光都吸引了过来,心里满意的很

“微臣在想,那日何将军说我家祁儿配不上公主殿下,臣一时气不过,才欲比剑的,可这几天在家中冷静下来,发现何将军的话并没有错,公主所嫁之人,必定是万里挑一的不可,我家王祁根本不及,思来想去,终于悟懂了郡主的那句玩笑话,桓刺史虽年纪稍大,但他正室夫人死后,并未续弦,而且他世袭荆州,官爵显赫,与公主也算门当户对,公主若能与之联姻,对我晋朝,实属幸事啊!!!”

众人听完,大部分都是很吃惊的,接着便纷纷讨论了起来

可这番话却把姜毅气坏了,奈何自己官微言轻,只能暗中忍下。

对于公主与桓玄联姻的事情,皇后也并非没有想过,只是今日竟被王国宝当众提了出来,不免心中一凉

之前只是有这个想法,可若真要付诸行动,让亲生女儿远嫁给千里之外的老头子,皇后也多少不忍心的

可是目前朝廷即将发兵,战事将起,安抚荆州一定是当务之急

皇后神色依旧淡定,她是不会让别人从表情上看出自己真实想法的

“众爱卿以为如何?”

大臣们私下讨论归讨论,皇后真问起来,反倒没人说话了,顿时殿中一片寂静。

皇后见状,也挺无奈的,既然不说话,那我就点名吧

“桓谦大人,今日可上朝了吗?”

“微臣在”

出来的正是桓谦,从这个姓就能看出来,他与桓玄是有关系的

“你与桓刺史是本家,此事,你认为如何?”

“回禀皇后娘娘,臣……”

桓谦一时也不知怎么办了,因为他根本没弄明白皇后的意思

王国宝是提了这个亲事,但皇后到底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呢,自己要怎么说才算好呢……

“……臣近些年一直在建康任职,从未返过荆州,与堂兄桓玄偶有书信往来,可臣……臣并不知道他最近的生活状况,臣实在不敢妄言”

“你这……说了跟没说一样”

皇后早就知道会如此

等了半天,还是没人说话

已经有些坐累的吴首辅,便想站起来活动活动

“皇后娘娘,老臣倒是觉得,王国宝大人言之有理,公主联姻荆州,于国于民,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下面的姜毅原来想着,这件事没人说话正好,让皇后回去再考虑考虑,说不定会有转机

可没想到吴休之居然冒了出来,此时他可忍不下去了

“臣不同意!!!”

百官都听到了这反对之声,不禁回头看去,到底是何人,竟敢和吴首辅意见相左

王国宝当然瞧到了

“呦,人群里站着我还没认出来,这不是被皇谱除名的公子殿下么”

这话说的阴阳怪气,众人差点笑了出来。

姜毅就知道会这样,满朝官员似乎没有一个瞧得起他的,可也不好说什么,毕竟谁都得罪不起。

面对姜毅的反对,皇后丝毫没有感到意外,现在她心里更加确定了,此人绝不能留在建康

“是毅儿啊,那你说说看,为何不同意呢”

“臣……臣就是觉得,桓玄大人年近半百,他的子女都比公主要大……如果公主嫁过去,岂不是……岂不是会受欺负……”

这话说完,皇后和吴休之还未表态,桓谦就第一个站了出来

“姜大人,你这话我可就不敢苟同了,本官与堂兄虽久未相见,可堂兄的家风人品还是摆在那里的,如何会有欺负公主一说!”

姜毅还是年轻啊,血气方刚,立刻回怼

“即便不受欺负,那也不行,公主正值妙龄,应当与适龄之人婚配,更何况荆州山高路远,皇后娘娘,难道您就不心疼吗?”

此话算是说到了皇后的痛处,如果自己是普通人,当然会按照姜毅的想法嫁女儿

对于老百姓来讲,这是最实在的

可问题就是……自己不是普通人,而是皇后!一切抉择都要建立在国家社稷之上,而非个人感情。

“罢了”

皇后也知道这样说下去,一定会动恻隐之心,所以这个话题必须马上停止

“此事……日后再议吧”

联姻的话题就这样结束了,姜毅还是很满足的

但他并不知道,为公主说话越多,自己留在建康的可能性也就越小了。

“毅儿,本宫听说你在豫州为官这几年,表现还是很不错的”

皇后关切了起来

“禀皇后娘娘,微臣不敢自夸,只求上报朝廷,下安百姓,中不愧对自己的良心罢了”

姜毅本来就是上朝述职,替公主说话也属于一场意外,现在最要紧的事情,还是留在建康才行

“皇后娘娘,微臣豫州官期已满,此番回来,还望皇后娘娘能给微臣一个留在建…………”

“毅儿啊,你能有这种觉悟,本宫实在替你高兴”

皇后当然知道他要说什么,所以必须立刻打断

“豫州与燕国接壤,实乃国之重地,而且你这几年为官也颇有口碑,本宫实在不愿此时将你调离,为了朝廷与百姓,你就继续留在豫州任职吧!”

姜毅话还没说完,自己的未来居然就这样定下了

他的满脸的不情愿,还想再争一下

“皇后娘娘,微臣……”

“对了,昨日本宫收到洛阳军报,事关北上国策,爱卿们,都听一听吧”

说完便叫徐总管宣读了起来。

姜毅话还是没有说完,可面对北上国事,自己的去留还有人在乎吗……

他明白此刻大势已定,皇后是铁了心要自己留在豫州,这让姜毅十分懊恼

一来又要和公主相隔千里

二来自己重返朝堂的目的似乎也遥遥无期了。

昼夜生

昼夜生

  • 状态:连载
  • 类型:科幻未来
  • 作者:丁菠萝

生逢若水,日夜生生不息,小女子身在乱世,谋成败,量得失,都言麻雀小,涅槃也可跃凤枝。东晋末年一个刘姓的小儿用这十个字来倾诉着自己的相思,思谁呢?不好意思,我不知道。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搜查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