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五章 深宫密谈小说

第十五章 深宫密谈小说

发表时间:2021-11-26 04:49:30 作者:丁菠萝

初夜时分,两个皇宫侍卫押着一位黑衣人穿梭在宫内黑衣人的脸被头套遮挡住了,但是是早上,可侍卫也不想他被别人认出几人转辗了许久,回到了皇后娘娘的居所永安宫进了屋内,黑衣人的头套被摘下来,恍恍惚惚的瞧了一圈,想明白自己身在何处他第几眼就看见了坐在皇后言归正传到。

>>>《昼夜生》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深宫密谈》精选

初夜时分,两个皇宫护卫押着一位黑衣人穿行在宫内

黑衣人的脸被头套遮住了,虽然是晚上,可护卫也不想他被别人认出来

几人辗转了许久,来到了皇后娘娘的居所永安宫

进了屋内,黑衣人的头套被摘下,恍恍惚惚的瞧了一圈,想要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他第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正前方的皇后、徐总管,旁边是沁阳郡主,以及郡主来建康时,那队车马的领头将军

除此四人之外,侧坐上还有一位十分亲切的身影……刘穆之

“……父亲……”

黑衣人喊到

叫刘穆之父亲的,自然不是别人,刘若水……原来她并没有死

她看到父亲后兴奋的异常,直接跪在刘穆之脚下,吃了数日的牢狱之苦也算是没有白费,语气中充满了自责与悔恨,原本高兴的脸上,瞬间落了泪

“父亲,您还好吗,都怪女儿没用,信弄丢了,自己也因冲动入狱……”

刘穆之这心里激动的,此刻的感受是一言难尽啊,他也抹了抹自己的眼角,忙将刘若水扶起

“无妨……无妨……快快拜见皇后娘娘……”

刘若水这才真正的注意到皇后

眼泪还是没有止住,不停的流着,对父亲的思念一时半刻也说不完,而自己这个状态,在皇后面前也是很失礼

她虽想把情绪稳定住,可就是做不到,只能边抽泣边说话了

“民女……民女拜见皇后娘娘,拜见郡主……”

“不必多礼,起来吧”

刘若水缓缓起身,她此时的心境可不在乎什么皇后,什么郡主,最重要的还是珍惜眼前人,只要父亲平安,自己做什么都值得了

“你叫刘若水?”

皇后问到

“是的”

“你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这里吗?”

这个问题刘若水当然不知道,这几天究竟发生了什么,她此刻是纳闷的很

“民女不知……民女只知道那日……徐总管给我服下了真言散,还让我一天之后的午饭时故意假死,其余的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皇后娘娘,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父亲为什么也在这里”

这个问题,最有发言权的当属徐总管

他还是那张一成不变的笑脸,相比于审讯贵妃丫鬟时的不寒而栗,此刻的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充满了慈爱

他细心的解释到

“那日席间,你说王国宝通秦,而证据被贵妃毁掉,当时皇后娘娘也并非完全不信,所以才将你送进地牢,以防遭受王国宝的迫害,而在我回宫之时,正遇到你父亲在建康街头寻你,确定了身份后,我原想带他回宫的,确被刘裕那小子抢了先,将你父亲带回了将军府,因为你父亲事关重大,我也不敢让他受到除皇后娘娘之外一切人的审讯,便拿了些金疮药,以皇后赏赐之名跟了过去,在我同何将军谈话之时,偷偷将人带走了”

“哦”

既然如此,刘若水也算安心了下来,又回望一眼刘穆之

“父亲,那您近日没有受苦吧”

刘穆之的心情逐渐平复,慈父的笑容重新回到了脸上

“没有,没有,徐总管照顾的好着呢,你呢,若水?这些天可是委屈你了”

“不委屈的,父亲”

刘若水虽然受了些皮肉之苦,可现在父女团聚,那些苦根本就算不得什么了

说到这几天的经历,她不禁想起了自己喝下的真言散

“对了,徐总管,我服下真言散至今已有三日了吧,现在皇后娘娘可以相信我的话了么?”

这话一出,皇后等人纷纷笑了出来

徐总管又解释到

“傻丫头,这世上哪有什么真言散啊,我是骗你的,你喝的不过就是短暂失声的药物罢了,如果真有此散,那朝廷还设置府衙做什么,一人一杯,不全都交代了”

刘若水听完一头雾水

她原来是想着自己喝下真言散,只要皇后信了自己的话,那王国宝还是会倒台,然后大仇得报

可没想到,真言散居然是假的

“徐总管……这……这到底何意?”

“哈哈……哈哈”

徐总管放声笑到

“此事你就有所不知了,那日你被押下去之后,郡主建议将王祁送去历练,也是方便皇后娘娘牵制王国宝,可后来皇上竟把历练之权交给了贵妃,为了重夺此权,我便放出了真言散的风声,这样一来,贵妃畏惧你的真话,才会着急对你起杀心的,她的丫鬟以为人不知鬼不觉的除掉了你,实际上我早就偷偷盯着呢,而后抓回了牢头,逼得丫鬟认罪,贵妃这个历练的权利,自然也就夺了会来”

刘穆之听的格外仔细,对于这件事的谋划者徐总管,瞬间肃然起敬

“如此一盘大棋,徐总管下的真是妙啊”

“刘先生过奖了”

刘若水也大概听懂,可心里还有些疑问,依然没有得到解答

“皇后娘娘,民女虽活了下来,但那王国宝呢,没有证据,您就不打算办他了吗?”

刘穆之察觉到这个口气听起来略显不敬,皇后岂是你如此逼问的

便清咳了两声,示意刘若水说话注意点分寸

皇后微微一笑,也并不在乎

“所以,这就是让你装死的另一层原因了”

刘若水不太懂,王国宝和自己装死有什么关系

“本宫听你父亲所言,与王国宝通信的,是城南一家绸缎庄,而这个绸缎庄在宴席那日当晚,就关门走人了,当时王国宝已经被软禁府中,那么通风报信的一定另有其人,而且这个人也必定参与了那日的宴席,说明他身份不低啊,所以为防事情败露,本宫也只能暗中调查了”

皇后说的风轻云淡,可她心里深知,朝廷内部出现了异心者,这是很要命的

此人隐藏的极深,真正的较量,或许才刚刚开始……

郡主接过皇后的话,说到

“因为此人的存在,宫中的人再继续调查下去,也是无用的,反而会打草惊蛇,而我身边的王镇恶将军来自蜀地,那日宴席也并未参加,相信这个神秘人并不会将注意力放到他的头上,我便派他暗中查访,后来得知城南的绸缎庄也不过是掩人耳目罢了,真正的幕后联络人,其实在临川”

郡主所说的王镇恶,是蜀地的一位将军

那日刘若水被王国宝府人追赶,摔倒在郡主轿前,手持长刀前来包围的就是他了

再插一句,镇恶这个名字依然不是抄袭金庸先生,在古时,人们认为五月五出生的孩子是身怀不详的,并不是一个好的兆头,所以家人便给他取名镇恶,希望将这种恶兆镇住。

皇后言归正传到

“你既然已死,神秘人也就对你没有了戒备之心,你又对王国宝有国仇家恨,那日席间,你敢当着百官之面控告他,而且还替本宫解了这发兵北上之围,也足以见你胆识过人,于公于私于情,你都是再合适不过的调查人选了,与王镇恶将军一起去趟临川,你可愿……”

“民女愿意!!!”

刘若水随即又跪了下来,自己曾将证据弄丢,没想到又出现了新的转折,看来是老天也在帮助自己,如此一个报仇的机会,岂能轻易放过

她连皇后的话都没听完,就急忙应允。

她虽然答应的如此痛快,可旁边的刘穆之却坐不住了

“若水啊,你……你……此去临川,都不知道等待你的是什么,前路有多凶险你清楚吗?你……你……你就这么答应了?”

刘穆之似乎是用一种哀求的眼神望着自己女儿,毕竟刚刚团聚,可这又要去冒险,任哪个父母都接受不了吧

刘若水没有想到这层,她只想着如何为母亲报仇,却忘了自己这一去,父亲又要担心不止了

面对父亲的问话,一时竟不知说些什么

“没关系,你若有苦衷,本宫不勉强你”

皇后说到

刘穆之面容憔悴的很,他一想到女儿要再去临川,眼眶不禁湿润了起来

刘若水也许很久没有认真观察过父亲的脸了,陪伴了十几年,总觉着他的样貌从来没变化过,可今日为何发现父亲脸上的皱纹平白多了数道

看着刘穆之湿润的眼睛,忙拂起衣袖,小心的将眼泪擦拭了去

“父亲,您别这样啊,女儿……女儿是犯错在先,未能替母亲报仇……女儿只是想弥补过错而已,并没有想离开您……”

王镇恶听了许久,也知道这对父女情深,便劝到

“先生放心就是,有在下与刘姑娘同去,定可护她周全,先生莫要担心。”

很显然,王镇恶对自己的功夫还是很有自信的

“父亲……”

刘若水既不想刘穆之悲痛,也不想愧对母亲在天之灵,而目前毕竟不可兼得,她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了

刘穆之思虑再三,认真的想了一下

若要给亡妻报仇,此去临川的确是个好机会,不能轻易放弃

而刘若水经过行宫的教训,心性也当有所收敛,不会再轻举妄动了

再加上王将军陪同,该不会出什么大事

皇后说的没错,于公于私于情,刘若水都是最该去的那个人

“也罢,既然如此,就有劳王将军照顾了……”

刘穆之的语气中还是有明显的不舍,刘若水岂能听不出来,便安慰到

“父亲好生在家等我,女儿的命大着呢,地牢关我数日,贵妃谋我性命,我这不也活的好好的,之前是你我二人与王国宝斗法,现在可是连皇后娘娘都出手相助了,父亲还有何可担心的”

刘穆之也明白这个道理,苦笑的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临川之事就这样定了下来,两人明日出发

而皇后与王国宝的对抗,也算是前进了一大步

她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交给刘若水,便对徐总管说到

“取出来吧”

徐总管从怀中掏出一件玉佩,递到刘若水手上

“这是王国宝的贴身之物,皇后娘娘借王祁去厉阳会想家之名,从王国宝大人那讨来的,你此去带上它,说不定会派上用场”

刘若水谢过皇后,便小心收了起来

她现在的心思已经完全跑到临川了,开始考虑起明日的装扮,要怎么才能最掩人耳目

她被安排在宫内暂住一夜,只待明日出发了。

昼夜生

昼夜生

  • 状态:连载
  • 类型:科幻未来
  • 作者:丁菠萝

生逢若水,日夜生生不息,小女子身在乱世,谋成败,量得失,都言麻雀小,涅槃也可跃凤枝。东晋末年一个刘姓的小儿用这十个字来倾诉着自己的相思,思谁呢?不好意思,我不知道。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搜查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