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四章 暴雨将至小说

第十四章 暴雨将至小说

发表时间:2021-11-26 04:49:30 作者:丁菠萝

刘若水死了,王国宝虽仍被软禁,但贵妃相信,他离出来的日子不远了而且王祁的掌控权还握在自己手里,这些天的阴霾总算一扫而净,可以踏踏实实的放松一下了。贵妃心情不错,天气也很给面

>>>《昼夜生》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暴雨将至》精选

刘若水死了,王国宝虽仍被软禁,但贵妃相信,他离出来的日子不远了

而且王祁的掌控权还握在自己手里,这些天的阴霾总算一扫而净,可以踏踏实实的放松一下了。

贵妃心情不错,天气也很给面子,不到御花园走走,都对不起这三月的美景

“元儿也不知在厉阳过得如何,这都去多少日子了,就不想着来个信”

贵妃边埋怨,边采下一朵花闻了起来,随后便扔掉了

“这花也没有香味,种你何用”

丫鬟有些不懂,看着御花园中五颜六色的花海景象问到

“娘娘,花不就是供人欣赏的吗,看起来舒服就行了呗”

对此话,贵妃明显不赞同

“蜂儿采蜜可是寻着花香,哪里会管它长的如何,就像那个诬陷我兄长的宫女,脸蛋长的倒很精致,可惜一肚子坏水,到头来这个结局,也怨不得旁人了”

在贵妃看来刘若水是一肚子坏水,可在刘若水看来,贵妃又何尝不是这样。

丫鬟似懂非懂的,也采下一朵置于鼻下,使劲的闻了起来

天有不测风云,两人正悠哉的赏景,却霎时间一阵狂风袭来,丫鬟手中的花瓣也被吹零落了

“娘娘,这天……好像要下雨了,咱们快去亭子躲躲吧”

暴雨将至,天色瞬间就阴了下来,远处不时有电光闪过,接踵而至的雷鸣声让二人在亭子里都紧张的很。

正思索着如何回去,就见一个太监朝亭子跑来

“贵妃娘娘原来在这呢”

太监行了礼,之后说到

“皇后娘娘有事邀您去永安宫一叙,贵妃娘娘,请随我走吧”

皇后找我?贵妃很是纳闷

皇后找我做什么,是自己兄长的事还是那个宫女的事?宫女死了,牢头也安排出城,她不会查到自己头上来啊

“现在吗?这位公公,您看这天,已经都落雨点了,这让我怎么走啊”

暴雨的性质就是来得快,去的也快,两句话的功夫,雨就越来越大

“皇后娘娘有要事,耽搁不得,要不……奴才替您遮着点?”

贵妃嫌弃的瞧了一眼

“不用”

说完就冒雨出了亭子,向永安宫而去

………………………………

永安宫里,皇后的桌案上摆放了几本书,她正专心致志的读着

屋外的雷声偶有传来,但也丝毫没有影响皇后的兴致

贵妃与丫鬟两人走了进来,衣服都已经被淋透了

贵妃满肚子的怨气,但见了皇后,该行的礼还是要行的,跪下后言不由衷的拜到

“臣妾见过皇后娘娘”

按理来讲,拜完皇后该让她们起身,但皇后却并未说话,好像没听到一般,仍自顾自的读着

贵妃跪在地上,以为自己声音小了,又重新加大嗓门说了一遍

“臣妾见过皇后娘娘”

皇后依旧不理不睬,脸上也没什么表情,严肃的很

贵妃这就奇了怪了,刚刚淋了一通雨来见你,你却一句话不说,到底什么意思

可她也不敢质问,只是没好气的说到

“皇后娘娘,臣妾浑身都湿透了,担心将寒气传染给您,您若无事,我便回去了”

皇后的眼睛还是停留在书上,完全将贵妃当成了空气

别说是回去,皇后没有发话,她俩起身都不敢

贵妃抬起头见皇后压根不瞧自己,便看向了旁边的徐总管,希望他能点拨一下,自己究竟如何惹到皇后了

徐总管当然明白贵妃的意思,冲着下面一摆手,一个人便被押了进来

此人也扑通就跪在了皇后面前。

两人看去,顿时花容失色,惊的差点叫出声来

因为这个人,就是毒死刘若水,并已经带着十万两银子跑路的牢头。

贵妃惊讶的情绪,瞬间便收了回来,心里默念,我不认得此人,我不认得此人

待心绪稍稳,便故作镇静的问到

“皇后娘娘……这是……这是何意?此人是谁啊,臣妾从未……从未见过”

丫鬟的心理素质明显就差一些,跪在地上,脸埋的很低,紧张的大气都不敢喘

牢头也看了看这她俩,对于贵妃,他倒没说什么,毕竟刘若水的事情,贵妃没有直接露面

他关注的则是这个丫鬟,虽然丫鬟低着头,可再怎么藏都是没用的,牢头直接认了出来,并充满委屈的喊到

“皇后娘娘,就是她,就是她让我在菜里下毒的,皇后娘娘,奴才说的都是实话,娘娘饶了我这条狗命吧,娘娘……”

“你……你……你胡说什么?”

丫鬟被指认出来,自然不肯承认

“我……我也没见过你,你是谁啊,什么……菜里下毒,你到底再说什么?”

皇后也许是有些累了,打了个哈欠,还是看着自己的书,任由这三人在下面对质,一点想管的意思都没有

贵妃虽慌到了极点,可还是要强撑着装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皇后娘娘,他说的……菜里下毒……究竟是何意,臣妾并未做过啊,这宫里……是有人被毒死了吗?臣妾怎么不知道,皇后娘娘可不要听此人一面之词就怀疑臣妾啊,臣妾走得正,行的端,从未有过半点害人之心啊”

徐总管知道贵妃是打死都不会说,便径直走到丫鬟面前,将她的头抬了起来

笑里藏刀般的表情看的丫鬟直哆嗦,也不知是雨水的缘故,还是汗水的缘故,丫鬟的衣服越来越湿了

“贵妃娘娘不认得,难道你也不认得?”

丫鬟根本不敢与徐总管对视,忙又将脑袋低下

“奴婢……奴婢……当真不认得”

“你知道对付嘴硬的人,我可什么招都使的出来”

徐总管说话不紧不慢,虽然笑着,可还是让人不寒而栗

“想一想那个宫女,服下真言散后是什么样子,你若也想尝尝,我倒愿意成全,只是现在自愿说真话与几日后被迫说真话,这个性质……可就不一样了。”

丫鬟当然清楚徐总管的手段

她的脑汁搅了半天,一直在想如何应对,话也说不出来,或许是寄希望于贵妃能说点什么,好将自己救下,但这个也不现实,贵妃目前都自身难保呢。

徐总管也不愿久等,见她还是不肯说,便招呼了几个护卫进屋,一股要拉下去言行逼供的架势

“皇后娘娘!!”

丫鬟此刻才知,这一劫,怕是躲不过去了

“奴婢说,奴婢都说!”

此话一出,贵妃被惊的魂不附体,呆呆的看着丫鬟,不知道她要说些什么

“皇后娘娘”

丫鬟又将身子伏到了地上

“奴婢……奴婢……认得他,正……正是奴婢让他下毒的,此事……此事……都是……此事都是……”

贵妃屏气凝神,眼睛张的溜圆,死死的盯着丫鬟,她若将事情抖出,自己该怎么办!!

“此事……都是奴婢一人所为,皇后娘娘,那日宴席之上,我见那宫女诬陷王大人与贵妃娘娘,心里便对这个宫女恨透了,贵妃娘娘……贵妃娘娘善良敦厚,从未讲过此人的任何坏话,可越是这样,奴婢心里就越是生气,所以便……便未经娘娘允许,擅自做主,收买了牢头,将此人毒害,皇后娘娘要罚……就罚我好了,奴婢甘愿领死!”

贵妃没想到这丫鬟的话锋转的真快,看来她是要自己揽责了

心里暗喜的同时,也对丫鬟产生了极大的同情,可没有办法,自己是如何都救不了她的。

徐总管听完,让护卫们又下去了,继续问到

“你说是你自己的主意?与贵妃娘娘无关?”

“是,都是奴婢自己的主意”

“那也不对啊”

徐总管接着盘问

“城门外可是有十万两银子等着牢头呢,你一个区区丫鬟,哪里弄到的这十万两银子,以你的薪俸,怕是十辈子也攒不出来吧”

“这……”

丫鬟倒是没有想到这层,不过既然自己已经招供了,都是一死,不如继续编造下去

“这银子……也是奴婢,平日有很多大人、公公前来孝敬,可贵妃娘娘廉洁守规,从未拿过他们的一分一毫,奴婢……奴婢便起了私心,将银子尽数收下,藏了起来,这件事……这件事贵妃娘娘也并不知情”

“你说的可都是真话?”

“徐总管,奴婢所言句句属实”

丫鬟心里清楚她的话都是假的,她也清楚徐总管手里可是有真言散,如果给自己服下,那么日后还是会连累贵妃,所以便豁出去了

“奴婢深知如此办事,对不住贵妃娘娘,今日既然已经败露,奴婢……也无颜苟活于世,贵妃娘娘,奴婢……先去了”

说罢,丫鬟便站了起来,朝着宫门的柱子,毫不犹豫的扑了过去,顿时鲜血喷涌,人自然也死掉了。

徐总管见状,也是没有想到,这个丫鬟竟如此刚烈

现在她既然已死,那这件事情也就算到头了,再想往贵妃的身上查,可就没了办法,死无对证,查无可查。

很快现场就被处理了干净,牢头也被押了下去。

贵妃或许是被吓傻了,刚才还与自己赏花的丫鬟,现在竟天人两隔

这丫鬟家人的后半辈子,自己当然会负责到底,可眼下还想不了这么多

“皇后娘娘……这……这丫鬟,居然背着我做过这么多事,臣妾……臣妾是一件也不知道啊,臣妾教人无方,还请……还请皇后娘娘责罚!”

自从贵妃二人进这屋,一直到丫鬟自尽,皇后楞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闷声读书,仿佛下面发生的事情,与自己没有关系似得,她读的什么谁也不知道

现在像是读完了,便缓缓将书合上,幽幽说到

“你也知道自己教人无方啊,一个丫鬟在你宫里翻了天,都毫无察觉,管理下人况且如此,本宫又如何放心让你管理厉阳的皇子们,今日开始,厉阳的事情,你就别再过问了,好好回宫反省去吧”

这个结局,也许是贵妃能想到的,最好的结局了

一来刘若水已死,二来皇后也没有查到自己头上,虽然损失了一个丫鬟,以及对王祁的掌控权,但也是划算的

刘若水这个潜在威胁没有了,兄长王国宝自然很快就能重返朝廷

“臣妾……臣妾知错,甘愿受罚”

皇后看了半天的书,可能是意犹未尽

“这书还没写完,居然就结束了,实在不够尽兴,你们再去找找,还有没有关于荆州的册子了,本宫想再看上一会”

徐总管应了一声,便差人去寻,同时也将贵妃送了出去。

昼夜生

昼夜生

  • 状态:连载
  • 类型:科幻未来
  • 作者:丁菠萝

生逢若水,日夜生生不息,小女子身在乱世,谋成败,量得失,都言麻雀小,涅槃也可跃凤枝。东晋末年一个刘姓的小儿用这十个字来倾诉着自己的相思,思谁呢?不好意思,我不知道。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搜查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