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二章 阴森地牢小说

第十二章 阴森地牢小说

发表时间:2021-11-26 04:49:30 作者:丁菠萝

翌日清晨,御书房中,皇后正批阅奏章着奏折徐总管怕皇后受寒,便点上了碳盆,屋子里迅速就天气冷了出来“母后!”一个银铃般的声音传进,听这个称谓,就明白是司马英来了“母后,英儿来给您拜安了”皇后娘娘也也没看她,依然全神贯注的读着奏折,脸上却露着了些许喜悦之情司马英也不管什么宫廷礼节,直接伏到了皇后的背上,顽皮的很。

>>>《昼夜生》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阴森地牢》精选

翌日,御书房中,皇后正批阅着奏折

徐总管担心皇后受凉,便点上了碳盆,屋子里很快就暖和了起来

“母后!”

一个银铃般的声音传入,听这个称谓,就知道是司马英来了

“母后,英儿来给您拜安了”

皇后娘娘也没有看她,依然全神贯注的读着奏折,脸上却露出了些许喜悦

“你这个丫头,平日无事的时候不见你来,今日本宫忙了,你倒跑来拜安,我看你就是成心的。”

司马英也不管什么宫廷礼节,直接伏到了皇后的背上,顽皮的很

“英儿哪有,英儿每日都思念母后,今日……今日最甚,哈哈”

她这么一闹,皇后也正想休息一会,便放下手中的折子问到

“说吧,到底找我有什么事”

司马英松开了搂住皇后的手,开始在屋子里漫无目的的逛了起来

“也没什么事啊,我就是听说……我就是听说……表哥他回建康了是么?”

“表哥?”

皇后听到这个称呼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哦……你说的是姜毅啊,对,他在豫州的官期已满,回朝廷来述职的”

“母后,那你准备再给他什么差事呢?”

司马英故作镇静的问

“我准备……”

皇后刚想说就察觉有些奇怪,姜毅母亲死后,幼时的他在宫里呆过一段时间,当时还是自己代为照顾

这两个孩子那时候天天玩闹,有些感情也是应当

后来司马英虽替姜毅讨过豫州的差事,可这毕竟过去多年了啊,如今为何还如此的关心呢

想到这里,便准备旁敲侧击的问一问

“我其实也没想好,英儿觉得呢,当给他什么差事”

司马英仍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想努力营造出一种随口一说的感觉

“我没意见啊,一切都听母后的,只是……只是表哥他虽然入不了皇谱,可他毕竟是父皇的亲外甥,而且当年的是是非非,与表哥可是没有一点关系,他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呢”

皇后每一句都听的真真切切,司马英句里行间都充满了一种超越儿时感情的东西,莫非……

“母后,我觉着吧,表哥还是有能力的,将来一定会为朝廷做大贡献,所以您……您不如将他留在建康……”

司马英开始还算有些底气,可越往后声音越小,最后一句差点都听不清了

皇后现在可以确定,这俩孩子之间的情愫,已经生了根

姜毅的为人如何,是否能匹配公主,对皇后来讲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必须尽快将这个根切断才行。

这里插一句,在古代表兄妹之间是可以结婚的,只要不同姓,就没有任何问题

很典型的例子就是贾宝玉和薛宝钗,以及王语嫣嘴里念个不停地表哥慕容复。

“留在建康?”

皇后并没有将自己的担忧表现出来,还是一种母女之间日常聊天的状态

“我方才不过简单问你一句,你还真的要替母后做主啊”

“啊,当然不是,哈哈”

司马英也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多了

“随口一说,母后莫要放在心上”

“随口一说?那母后问你,昨日在行宫,荆州使者要母后书文的时候,你也是随手一送吗?”

皇后看到机会,忙将姜毅的话题岔开

“那当然不是了”

司马英想到这件事,心里出现了些小激动

“母后,那个桓玄大人在荆州总是给朝廷惹事,一点不守臣子的本分,所以我便送他了出师表啊,让他好好读读,学一下诸葛亮是怎么当臣子的,怎么,母后认为不妥吗?”

“妥与不妥,你已经都送出去了,母后还能拿你怎样”

皇后将她拉到了自己身边坐下,语重心长的说

“英儿,你想一想,在桓玄看来,朝廷送他出师表代表着什么?是不是代表,朝廷认为他不够忠心呢,这样一来,他是会高兴还是会更生气呢?”

司马英顺着皇后的话仔细一盘算,好像的确是这个道理,心里顿时发觉做错了事

“如此说来……此事确实……确实不妥”

“英儿啊,你也长大了”

皇后并没有怪罪她的意思,毕竟也不算什么太大的事情

“很多事情,决不能图一时之快,你要懂得顾全大局,明白吗?”

司马英默默的点了下头,好像是懂了

可皇后看得出来,她根本没懂,话中的顾全大局四个字,一方面说的是送桓玄书文,另一方面说的是……她与姜毅。

“罢了,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忙,你也别在这叨扰了,拜了安就回去吧”

皇后看着积压的奏折,也想要快些批完才是

“哦,那英儿……就回去了,改日再来看您”

司马英来这一趟,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让姜毅在建康当差的事情,只能以后再说了

她拜过皇后,便离开了

司马英走后,皇后还是会不由自主的去想姜毅的事,到底怎么做才是正确的,其实……她也不知道

“皇后娘娘”

徐总管边给炉子加碳,边说到

“皇子们历练一事,已经安排妥当,明日便会出发去厉阳”

“知道了”

皇后十分的平静,认真的批阅着奏折

“还有王国宝大人的府邸……大皇子也已经安排好了”

“嗯,知道了”

皇后只是淡淡的回答,似乎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徐总管在旁看了一会,还是没有忍住

“皇后娘娘,老奴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皇后斜眼看他一下,知道如果没有重要的事情,他是不会插嘴的

“说吧”

徐总管正了正身子,就说了起来

“王国宝大人被软禁在府,难道……难道皇后娘娘真的是信不过他么”

“你这个老东西”

皇后看似在骂,脸上却笑了

“你比本宫还要长上许多岁,这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事情,难道经历的还少吗”

“皇后娘娘说的是,也正因如此,昨日才会应允王祁公子一起去厉阳的,方便牵制王大人,只是……只是后来皇上将历练之事交给了贵妃娘娘,那王祁公子……”

徐总管总算说到了正题

皇后听到这,眉头不禁又皱了几分,心想是啊,贵妃是王祁的姑母,让她掌控历练一事,不就等于是去过家家了么

可昨日毕竟是皇上亲口说的,那可相当于圣旨,皇后也不能置皇上的话于不顾

“那你说,该当如何”

徐总管笑了笑,可能是早就想好了

“皇后娘娘,您若想重新夺回对王祁的掌控,其实也不难,老奴……老奴是可以帮上忙的”

皇后听罢,将手中的奏折扔到了桌案上,笑骂到

“你这个老狐狸,都可以做本宫肚里的蛔虫了”

徐总管在皇后身边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不懂她的心思,没有这个智商,如何在这暗波汹涌的宫里混下去呢

提到王祁,皇后瞬时又想到了一件事情

“王祁不比皇子,毕竟是外人,孤零零的,到了厉阳难免会思念家里,你一会去趟王国宝那,叫他取一些信物让王祁带着,以解思家之苦吧”

徐总管答应了下来,便出去办事了。

………………………………

刘穆之到底去了哪里,现在谁也不知道

一个大活人,片刻功夫就在将军府里失踪了,刘裕是百思不得其解。

但除了刘穆之,他此刻最关心的就属刘若水了,她在牢里到底过得怎么样,同样不得而知。

地牢不比寻常官府的牢房,这里是谁都不让进的,想要探监,门都没有

当然了,当时法律是这样写,但实际上……还真没有花钱办不了的事。

刘裕乔装打扮了一番,他可不想让别人认出是将军府的人,免得被刘若水牵连

他花了大价钱才得到了探监的机会,走进去发现里面阴森森的,寻常牢房还有人扒着栏板喊冤,可是这里却异常的安静,因为这里的犯人……一个个都缩在角落,根本没有喊话的力气了。

刘若水也不例外,甚至比旁人更加的虚弱

刘裕走到栏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看到刘若水趴在脏兮兮的地上,嘴里不知道念叨着什么,声音小的压根就听不清,表情十分痛苦,还有没有自我意识都无法确定了。

刘裕简直恨透了这里的狱卒,别说他已经把刘若水当成朋友,就算是陌生人,见此场面也不会不动容

“刘姑娘……”

刘裕轻声的唤着

刘若水仿佛听得到,但也只是微微的将头转了过来,其他的部位根本动弹不了

刘裕心里难受极了,实在不想见她这个样子

“……刘姑娘……你……”

他原本想问你感觉怎么样,可这不明摆着,感觉十分痛苦啊,还有什么可问的,而且就算问了,她也必然无法回答。

刘若水也看到了刘裕,大眼睛缓缓的眨巴了一下,以此算是回应

刘裕见她都听得到,还能眨眼睛,这……这也勉强算是一种交流吧

“刘姑娘,你一定要坚持住,我也会想办法救你出去,你父亲……你父亲他也很好,你什么都不用担心……”

刘裕实在说不下去了,说要救它,可拿什么救?说她父亲很好,可人都不见了

不过话说回来,此刻不这样骗她还能怎么办呢,如果谎话能让她好受点,自己甘愿说一辈子

刘裕在这里说了许久,心始终放不下来,刘若水也只能呆呆的望着,其余什么都做不了

很快,规定的时间就到了,牢头走了过来,要带刘裕离开

“你呀,就别白费功夫了,这几天她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

刘裕听完火气就不打一处来

“就算她是犯人,也没必要下此狠手吧,案子还没审完呢,人死了算谁的?”

“哎呦,脾气还挺大”

牢头轻松一笑,毕竟这样的场面见的多,也就不当回事了

“不过我可告诉你,这位,可不是我们打的,她是被灌了真言散,闭言三日,三日之后问什么说什么,一句假话不带有”

“真言散?”

刘裕长这么大从未听说过这种东西,不禁疑问到

“你别问我,我也没听过,上头来人给灌的,说她诬告王国宝,嘴还硬,没办法才用这招,其实啊,我也想看看这东西到底好不好使呢,你也别打听了,赶紧走吧”

牢头也不想再耽搁时间,直接撵人

刘裕没有办法,只能揣着疑虑,不情愿的离开了

昼夜生

昼夜生

  • 状态:连载
  • 类型:科幻未来
  • 作者:丁菠萝

生逢若水,日夜生生不息,小女子身在乱世,谋成败,量得失,都言麻雀小,涅槃也可跃凤枝。东晋末年一个刘姓的小儿用这十个字来倾诉着自己的相思,思谁呢?不好意思,我不知道。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搜查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