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章 寻女心切小说

第十章 寻女心切小说

发表时间:2021-11-26 04:49:29 作者:丁菠萝

诬陷事件就这样以刘若水被捕入狱结束了了王国宝和贵妃对于这个结果也不算不满意。可经她这么一搅合,皇后的心境却突然发生了较为明显的变化,许久都没发一言。二皇子司马元也会觉得气氛挺尬尴的,便劝到“母后,这个宫女肯定是心智有问题,像条疯狗一样乱咬,舅舅的为人您很很清楚可经她这么一搅和,皇后的心境却发生了明显的变化,许久都没发一言。。

>>>《昼夜生》章节目录<<<


《第十章 寻女心切》精选

诬告事件就这样以刘若水入狱结束了

王国宝和贵妃对于这个结果也还算满意。

可经她这么一搅和,皇后的心境却发生了明显的变化,许久都没发一言。

二皇子司马元也觉得气氛挺尴尬的,便劝到

“母后,这个宫女一定是心智有问题,像条疯狗一样乱咬,舅舅的为人您很清楚啊,这么多年为朝廷尽心竭力,要说他有私心,我是第一个不信的,母后不必将一个宫女的话放在心上,息怒才是啊”

皇子开了口,群众这也才敢替王国宝说话

“是啊娘娘,王大人忠心耿耿,不会有问题的”

皇后听了许久,自己再不说点什么也不合适,终于朱唇轻启,淡淡的说

“本宫怎么会信不过王大人,王大人也是名门之后,世代忠烈,本宫都是看在眼里的”

郡主听这些话说的有气无力,察觉到皇后的心思不太对,便附和到

“是啊,王大人兢兢业业,为我晋朝培养出了多少栋梁之才,尤其是他家公子,我今日第一次见,便感觉这孩子了不得,日后也必能成为一代贤臣呢

皇后听完了,也没弄明白沁阳何意

郡主便接着说到

“皇嫂啊,您上午不是说要众皇子历练一年么,我到觉着吧,王大人家公子是贵妃娘娘的亲侄儿,也是元儿的表弟,并不算外人,不如一起带着?”

也许是又听到历练这两个字,小孩般的皇上顿时开心的异常,嘴里不断重复起了历练、历练,还拼命拿桌上的食物往嘴里塞,弄的满脸都是。

徐总管见状,忙去安抚了起来

皇上也就一时兴起,皇后并没有在意

她思量着郡主的话,拐了一个弯,才说到点子上

原来郡主希望把王祁放到自己的掌控圈里,万一王国宝真的通秦,王祁也算是一个牵制

“本宫没意见,不知王大人意下如何”

王祁随皇子一起去历阳?这件事如果放在平时,王国宝一定同意,他巴不得自己儿子多出去磨练磨练呢

可眼下谁都看得出,明显皇后对自己是不信任了啊,但如果自己不同意,又会不会显得心虚呢

罢了,去就去,皇后没有证据,不会把我父子怎样的

“啊……这当然是好事,只是祁儿生性顽皮,怕是要给皇子们添麻烦了”

“那此事就这么办吧,本宫乏了,歇息一会”

皇后虽然累了,可下面的大臣还不想放过她,纷纷盘算了起来

刚才的逼宫马上将成,谁知被这个宫女给搅了,王国宝的党人自然不甘心,其中一位便追问到

“皇后娘娘,那这北上之事……”

刚才百官逼迫自己下诏北上,差一点就随了他们的愿,然后发生宫女诬告这么一件事,自己何不趁此机会,缓兵回宫,再做打算呢

而现在正好出来一个不长眼的人,皇后便厉声喝到

“本宫乏了,你没听到吗!!”

这几个字将群臣震的是不知所措

唯有王谧与何牢之两人心里暗自高兴,看来南下的事情,还有转机。

皇后接着便站起了身,一抚自己的袖子

“摆驾回宫,此事改日再议”

皇后一句话,这宴席便算是结束了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没有办法,只能回去再说吧

贵妃见皇后如此震怒,也不敢多说什么

忙去搀扶皇上回宫,看到皇上的脸脏兮兮的,便关心到

“皇上,先随臣妾一起去洗脸如何?”

这皇上不知道哪根弦又搭错了

“哈哈,历练,历练”

“皇上,不是历练,是洗脸,臣妾带您洗脸”

贵妃纠正到

“历练,哈哈,历练,历练就交给你了”

皇上自己可能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十足一个刚学话的婴儿

“历练交给我?”

贵妃一脸吃惊,没想到还有意外之喜呢

不过她也知道,皇上的傻话算不算数,还是得看皇后的脸色才行,于是便朝着还未走远的皇后看去

不光皇后,多数大臣都听到了皇上的话,要将历练交给贵妃娘娘

皇后回头望去,这话毕竟是皇上当众说的,她并不想公然违背圣旨

“你看本宫做什么,皇上说交给你,你就要尽心尽力的办好才是。”

说完皇后便离开了

贵妃这一下,关于担心司马元受苦的顾虑,瞬间都没有了,历练之事交给自己管理,哈哈,简直是美滋滋。

就在这么一个戏剧性的事情中,上巳节庆彻底结束了

所有人来的时候兴高采烈,离开的时候却五谷杂陈

随着他们的远去,行宫又恢复成了平时冷清的样子。

………………………………

刘穆之在行宫之外,足足等了一天,没有见到自己女儿,也没有听到一丝关于她的消息

他并不知道刘若水早就被护卫从小路押走了,现在应该正身处地牢之中。

他就在远处瞅着,皇宫的车马一辆接一辆的从行宫驶出,直到最后人烟散尽,依然不见刘若水的踪迹

刘穆之的心开始慌了,这种情况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就是刘若水真的出了大事

极度懊恼的他开始后悔,为什么要让女儿参与进来,刘若水如果有什么不测,自己也就没有脸再苟活了

刘穆之认清现实之后,没有直接回京口的医馆,而是快马加鞭的去了建康

他要想尽一切办法打探女儿的消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可建康这么大,宫里的人又一个不认识,想要查出点什么,难于登天啊

………………………………

上巳节虽然结束,但席间留下的烟波还远未消散

刘裕的伤口处理完毕之后,就一直到行宫等着

直到散席,才跟随何牢之一起返回建康

他正要翻身上马,就被何牢之叫住,让他一起乘轿返回。

“刘裕啊,今日多亏有你,要不然,我可就酿成大错了”

何牢之每想到那一剑,心里都后怕的很

“属下职责所在,将军何必介怀”

刘裕回答的也很干脆

“不过将军,这好像不是原定的回城时间啊,发生了何事,竟这般急迫?”

刘裕受伤之后,席间的事情他是一无所知

“哎,一个宫女,当着皇后娘娘的面,说有什么……有什么王国宝通秦的书信,最后又说给了贵妃,这不就是明摆的诬陷吗,就被下了地牢,皇后心情不佳,想早些回宫了,不过这不算坏事,至少他们北上的算盘……”

刘裕只听了前半句,就知道一定是刘若水干的

心里暗想她最终还是没有沉得住气,这下可好,进了地牢,白白送条性命

何牢之后面的话他没怎么上心,当然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何牢之的语气,好像并不相信王国宝会通秦

“将军!”

“……啊?怎么了?”

何牢之还说着话呢,就被刘裕打断了

“将军,那封王国宝通秦的书信……是真的”

刘裕斩钉截铁的说到

何牢之听完一愣,有些不太敢相信

“你怎么知道?”

“属下在行宫巡查的时候,见过这个宫女,她哀求我要见皇后娘娘,书信也拿出来给我看过,我可以确定,这封信……是真的”

刘裕对何牢之还是十分信任,丝毫没有隐瞒

“真的?”

“真的!”

“她真的交给贵妃了?”

“没错,她误将贵妃当成了皇后,真的交给贵妃了!”

何牢之这一下子就沉默了

他一直以来,都认为王国宝不过是与自己有政见分歧,为人也是有些偷奸耍滑的小毛病,但万万没有想到,他真的会为了私欲通秦,这实在有些颠覆了他的认知

“将军,书信到了贵妃手里,想必已经烧毁,就算是真的也没什么用了,没有证据,一样扳不倒他”

刘裕说的也是实话

可何牢之却不这么想,他思考了许久,才缓声说到

“既然此事为真,那就更不能发兵北上了,你去取纸笔,我要给无忌修书一封”

………………………………

大队回宫的车马中,除了何牢之之外,还有一人心情更加的紧张,此人便是贵妃

“到现在我都没能与兄长单独说上话,叫他喝那么多酒,一点正事都没有”

贵妃在轿子里发起了牢骚,心里也是急的直打鼓

“娘娘,那您现在去王大人轿子里找他便是啊,你们是兄妹,同乘一轿,旁人也不会说什么的”

丫鬟提出了这个建议

“不行的”

贵妃神色慌张,脑子在疯狂的转着

“若是平时倒也没什么,可现在发生了宫女揭发的事情,我再去找他,让皇后娘娘知道,不会认为我们暗中互通吗?那可不行”

丫鬟想想也对,可她也没什么好办法

“诶?”

贵妃似乎想到了

“你……你一会下去,别跟我回宫,偷偷去他府里,将今日的事情告知于他,也好让他做些准备,日后皇后娘娘问起来,我俩可不能说岔了”

丫鬟觉得这个不错,便找机会下了轿。

………………………………

刘穆之在建康街头像魔怔了一般,抓到人就问见没见过自己女儿,尤其是身穿宫服的人

大家都以为他是个疯子,口头谩骂几句还算轻的

可刘穆之也不在乎,挨顿揍也没有什么,只要能找到刘若水,一切都是值得的。

这不,他又遇到一个看起来有些身份的人,也不管许多,抢上去就扯衣服,询问女儿的下落

这人脾气有些大,以为刘穆之是不入流的叫花子,便一脚踹到了地上,嘴里还念叨着

“哪来的老东西,讨打”

周围路过的百姓,看到这一幕都有些气愤

“你这个年轻人,他大你那么多,你也好意思下脚,不就碰了你一下么”

年轻人这就不太愿意听了,便和他们理论了起来

“怎么了?谁知道他是不是小偷啊,再说我乐意踢怎么了,你管我?”

刘穆之根本没有搭理他们,爬起了身,抓住这些为他说情的路人,挨个的问

“你们谁看到我女儿了,啊?说话啊,谁看到我女儿了”

何将军的车轿也进了建康,正往将军府赶去

何牢之在轿中与刘裕闲聊着,就听到了远处传来的一阵骚乱声

“外面这是怎么了”

刘裕顺着窗口看去,本想着下车瞧上一瞧,但竟发现人群里这位有些面熟

仔细一看,这不就是刘若水的父亲吗,他一眼就认了出来,毕竟前几天刚刚调查过刘若水,还偷摸去过京口的医馆。

刘裕没有敢轻举妄动,想要同何牢之商议一下

“将军,这个人……他就是那偷信女子的父亲”

何牢之听罢,思量了一番,说到

“速速带回将军府”

昼夜生

昼夜生

  • 状态:连载
  • 类型:科幻未来
  • 作者:丁菠萝

生逢若水,日夜生生不息,小女子身在乱世,谋成败,量得失,都言麻雀小,涅槃也可跃凤枝。东晋末年一个刘姓的小儿用这十个字来倾诉着自己的相思,思谁呢?不好意思,我不知道。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搜查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