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八章 流觞之祸小说

第八章 流觞之祸小说

发表时间:2021-11-26 04:49:29 作者:丁菠萝

桓玄??让公主嫁给桓玄??众人听完皆是一脸懵这个桓玄都太大年纪了,比皇上还得大上几岁,郡主这是疯了吗?大家伙心里这么想,可嘴上没一个人敢这么说的。听完这个人选,吴休之的表情则与大部分人都不像,一点儿惊诧都看不见。皇后并也没第一时间回应郡主的听完这个人选,吴休之的表情则与大部分人都不一样,一点惊愕都看不到。。

>>>《昼夜生》章节目录<<<


《第八章 流觞之祸》精选

桓玄??让公主嫁给桓玄??众人听完皆是一脸懵

这个桓玄都多大年纪了,比皇上还要大上几岁,郡主这是疯了吗?

大家伙心里这么想,可嘴上没一个人敢这么说的。

听完这个人选,吴休之的表情则与大部分人都不一样,一点惊愕都看不到。

皇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应郡主的话,而是直接看向了司马英,发现她现在不是害羞,而是有些生气了,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罢了,此事到此为止”

皇后不知心里作何想法,可能怕这个话题耽误了喝酒的雅兴,便不想再聊下去了

她看着亭中案前的曲水,提议到

“不如我们效仿先人,曲水流觞如何?”

曲水流觞,是古时文人墨客很喜欢的一个游戏,将酒杯放到水流中,停在谁的面前,谁就要作诗一首,做不上来的话,就要将酒饮下,类似于现代行酒令的一种。

皇后既然说了,大家当然称好

这种作诗的游戏对于文臣来讲,并不算什么,可就是难为了何牢之、王国宝这些文学层面欠佳的人了,于是他们也就做好了干喝酒的准备

皇后将酒杯置入到水中,看着它随流而下

一路上走走停停的经过了不少人,他们要么作诗,要么饮酒,都还算干脆

这一回,酒杯不偏不倚的停在王国宝面前,这可把他愁坏了,但却没有直接饮掉,而是想挑战一下自己,便有模有样的思考了起来

不就作诗吗,好诗不会,打油诗还不会吗?他思索片刻后说到

“今天景色是美不胜收,我就献个丑,以这美景为题作首诗,你们可不要笑话我才行”

大家一阵憨笑,纷纷表示不笑话他

“一江……一江春水……两岸……青,三月杨柳……三月杨柳……这三月杨柳……陪我喝酒,罢了,我实在不是作诗的材料,还是好好喝酒吧”

说完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众人笑的更厉害了

王国宝喝完,又将新酒杯放了进去

看着它漂啊漂,最终漂到了皇后面前

皇后也没什么表情波动,既然是游戏,还是要按规矩来的,她想了一会说到

“本宫平日只喝茶水,不胜酒力,所以也只能选择作诗了,既然王爱卿方才起了个头,本宫就顺着说下去吧”

她回头看了看亭外远处的江水,斟酌了一番说到

“一江春水两岸青,三月杨柳,弄尽春风,浓雾隐去孤帆影,梦回却醒,蝉惹蛙鸣,燕掠琴丝人嫌扰,芦荡鱼惊,江波几重,多情已随江水去,奈何此景,余情又生”

诗作完毕,众人无不惊叹,纷纷夸赞皇后娘娘的文化修为,短短时间竟有如此佳作,让人敬佩不已,

然而吴休之听罢,却暗自摇起了头。

这一幕被下面的王谧捕捉到,于是发问

“首辅大人是认为此诗欠佳?”

“哦,当然不是”

吴休之解释

“那大人为何这般神情呢?”

吴休之苦笑了一番,依旧捋着胡子

“老夫同诸位一样,都觉得皇后娘娘此作甚佳,可难道你们就没有听出皇后娘娘在诗中藏起来的深意吗?”

这话一出,大家都愣住了,深意?什么深意?

吴休之见大家还是不解,便给挑明了

“皇后诗中说,燕掠琴丝人嫌扰,芦荡鱼惊,江波几重,这分明就是在讲,燕和秦扰的我心烦意乱,还有个姓卢的,也让我受了惊吓,皇后娘娘,老夫可猜的不错?”

听完他这么一解释,群臣恍然大悟,纷纷将目光投到了皇后身上

皇后见状也笑了起来,对着吴休之说

“你这个首辅大人啊,本宫分明只是即兴所做,哪里有这许多层的意思”

到底有没有这层意思,皇后心里自然清楚

王国宝这会也品出来了,当然,他就算没品出来也没关系,因为是吴休之说的,所以他也会顺着话柄继续下去

“皇后娘娘即便无心,可此诗也确实道出了目前我晋朝的处境啊,北有燕国频繁扰境,南有卢循日益壮大,我们实在不能继续等待了,依微臣所见,我们应该联合秦国,共同发兵,将燕国灭掉之后,再南下收拾卢循,不出五年光景,我晋朝定再无内忧外患。”

王谧在这宴席上干坐了半日,终于等到了盼望许久的时刻,只是他和王国宝的意见还是不一样的

“王国宝大人所言,不再等待,即刻发兵,我也十分赞同,只是这先北上,我担心我们在燕国靡战之时,这卢循怕是都打到建康来了”

何牢之听完王谧的言论,也有些坐不住了,上言说到

“王谧大人说的没错,臣也有此同感,卢循发展的势头过于猛烈,断不可再不管不顾,末将愿亲率兵马即刻南下,将卢循一党彻底扫除,而北方洛阳有我儿无忌镇守,就算燕国想要趁火打劫,也过不了洛阳这关”

皇后心知,早前郡主所说难以尽兴喝酒的时候,已经到了

王国宝这一上午已经喝了很多的酒,他现在是酒劲上来了,说话就比平时冲了一些

“何将军,你若提到自己的儿子,那就更不能先南下了,你们父子一个在北边,一个去了南边,而且都带着大军。这让朝廷,让天下如何放心!”

何牢之万万没有想到,王国宝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

政见不合可以理解,但他这话的意思,可就是说何家心有歹念啊,自己一生忠君报国,岂能容他这般羞辱

“匹夫之言,我何牢之纵有千般不是,但昭昭忠心,天地可鉴,我儿无忌守卫洛阳数年,军功无数,说他之前,先想想自己的儿子吧,刚才我又不是没听出来,你还不是想让你家王祁当驸马?让公主做你家儿媳妇,痴心妄想!!”

“你你你!!!”

这把王国宝气的,话都不会说了

他一边念叨着你你你,一边就寻摸着自己的随身兵刃,想要与何牢之一决高下,可这皇驾面前,兵刃早就卸掉了,由此可见他已经气愤成了什么样子

下面发生的一切,皇后自然看在眼里

“怎么,还想当着本宫的面动武不成?”

这话说完,王国宝才回过了神,气势汹汹的他虽然针对的是何牢之,但毕竟皇后还在,自己是不敢放肆的,忙跪了下来

“微……微臣……不敢”

王国宝虽然给皇后服了软,但何牢之似乎并不想就此算完

他也朝着皇后跪了下来,双手抱拳

“皇后娘娘,这席间奏乐歌舞,实在无趣,大家早就看乏了,不如末将就和王大人比试一番如何,也算是给大家助助酒兴!”

皇后认为何牢之此举明显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本来其乐融融的宴席,都被这俩人搅合混了

她刚要斥责,身旁的沁阳郡主则低声耳语到

“皇嫂莫急,这两个人正是代表了南下和北上双方,既然他们要比,那就让他们比,我们也好借此机会观察一下其他大臣们,究竟支持谁……”

皇后听完迟疑了一下,转念一想,这话并没有错,抬起的手也慢慢的放了下来

话锋也随之一转

“嗯,本宫也正有些乏了,既然将军有此雅兴,那就依了你们,不过,点到为止,切不能伤了同僚之情啊”

宴席已经进行了大半,但还有不少菜肴陆陆续续的被宫女端了上来,虽然大部分人已经吃饱了,但该走的流程还是要有的。

自宴席开始后,刘裕一直在亭边当值,里面发生的一切他都是知道的,现在何牢之与王国宝比剑,他也不禁紧张了起来,打起精神,随时预防意外的发生

二人也没有多说,提起护卫的佩剑便比试了起来。

何牢之是久经沙场的武将,王国宝虽然也当过兵,可毕竟远离战场多年,功夫也大不如从前了,胜负根本没有悬念,

但王国宝硬是撑住一口气,左劈右挡,前几个回合还真的不落下风。

观战的众人纷纷为两人喝彩,但很明显,大部分都在为王国宝加油,为支持何牢之的人寥寥无几

皇后发觉差距如此之大,也暗自皱起了眉。

随着时间流逝,何牢之的体力和经验优势就显现了出来,王国宝也只能被动防守了

一剑向下盘刺来,王国宝双腿勉强躲开,紧接着这第二剑就到了,直向王国宝的面门劈去,他忙将剑横在了身前,希望将其挡住,可能是何牢之劈下去的力道太大,竟硬生生将王国宝的剑劈碎了

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一块剑的碎片鬼使神差的朝着皇后飞去……

就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之际,刘裕已经冲了过来,直接挡在了皇后面前,剑片也随之扎进了他的胳膊,顿时血流不止。

何牢之与王国宝见状,谁都没有想到,吓得将剑扔掉,忙跪了下来,大喊罪该万死,请娘娘赐罪。

宫女们本还在对菜肴进行补充,可发生了这种情况,吓得她们也都原地跪下,低着头不敢做任何动作。

众人几乎都被这个场面吓住了,万幸的是皇后无碍。

皇后定了定神,自己并未受到伤害,多亏了面前这位替自己挡剑的年轻人

“传太医来,速速救治”

太医很快就到了亭里,对刘裕进行紧急包扎

趁着包扎的功夫,皇后问到

“你叫什么名字?”

“禀皇后娘娘,末将名叫刘裕,是何将军部下”

刘裕伤在胳膊,这对于习武之人根本不算什么,几天就又可以生龙活虎了

“刘裕!”

皇后着重的念了一遍这个名字

“好,本宫记住你了。日后在将军府好好效力,本宫定少不了你的赏赐”

刘裕刚想抱拳行礼,却似乎忘了胳膊受了伤,痛叫了一声,也只能用一只手代替了

“末将不求娘娘赏赐,只求娘娘不要怪罪何将军,他……他也不是有意为之”

“都这个时候了,还不忘给别人求情,真是个重情义的孩子,你放心吧,本宫心里清楚,不会怪罪他们的”

皇后当然分得清,这场意外只是无心之失,谁也不想这样

“谢娘娘”

刘裕接着说到

包扎的差不多了,皇后见状吩咐到

“送他下去休息吧”

随后太医便扶着刘裕向亭外走去,端菜的宫女们此时还跪在门口,见刘裕要出去,便向两边挪了挪,给他让出一条路来

刘裕路过的时候,发现有一个宫女似乎在偷偷抬头瞧着自己,他便下意识的朝宫女看了一眼……

惊讶的发现这个宫女不是别人,居然是……刘若水

刘裕的脑袋嗡的一下就大了。

昼夜生

昼夜生

  • 状态:连载
  • 类型:科幻未来
  • 作者:丁菠萝

生逢若水,日夜生生不息,小女子身在乱世,谋成败,量得失,都言麻雀小,涅槃也可跃凤枝。东晋末年一个刘姓的小儿用这十个字来倾诉着自己的相思,思谁呢?不好意思,我不知道。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搜查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