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七章 姻缘乱定小说

第七章 姻缘乱定小说

发表时间:2021-11-26 04:49:28 作者:丁菠萝

刘裕走后没一会,贵妃的丫鬟也离开了了屋子,毕竟了,她可也不是去端菜的,这么多年与贵妃的彼此默契岂会不懂丫鬟迈着低沉的步子,径直亭子而去王国宝这一下午要说了不少,亭内的下级官员不时就来敬杯酒,相比较之下何牢之与王谧一方则看起来冷冷清清许多王国宝脸色微醉,这“略感不适?”。

>>>《昼夜生》章节目录<<<


《第七章 姻缘乱定》精选

刘裕走后没一会,贵妃的丫鬟也离开了屋子,当然了,她可不是去端菜的,这么多年与贵妃的默契岂能不懂

丫鬟迈着急促的步子,直奔亭子而去

王国宝这一上午话说了不少,亭内的下级官员时不时就来敬杯酒,相比之下何牢之与王谧一方则显得冷清许多

王国宝脸色微醺,这点酒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依旧与众人高谈阔论着

丫鬟躬身来到王国宝身边,凑近说到

“王大人,贵妃娘娘略感不适,想叫您过去看望一下”

这里毕竟满朝文武都在,即便声音很小,也生怕旁人会听到,所以丫鬟可不敢直说书信的事情。

“略感不适?”

王国宝嘴角一歪

“那你找太医去啊,找我有甚用”

对王国宝溜须拍马的人还真不少,一句接一句的奉承,一杯接一杯的美酒,让王国宝的心思根本无暇转向贵妃

丫鬟有些急了,开始拉扯他的衣服

“王大人,不要再喝了,真的有急事”

“放肆!!”

王国宝被丫鬟此举触犯到了,这不分尊卑的拉拉扯扯成何体统,忙将袖子一甩

“我正与诸位大人饮酒,不管何事都不要烦我,赶紧退下”

丫鬟见实在叫不动,也没了办法,只能回去找贵妃再议。

………………………………

刘若水和贵妃两人还在屋子里,她一直盯着贵妃,时刻也不敢放松,这会也许是缓了些神,心态也逐渐的稳了下来

“你……不是皇后”

贵妃也从之前看信的惊恐中恢复了不少

“你也不是宫女”

刘若水没有搭她的茬,自己是不是宫女根本不重要

“把信还给我,那不是给你的”

“信?什么信”

贵妃也知道,信落在自己手里,不可能再交出去了,所以故意装傻。

“信就在你身上,不要抵赖,赶紧还给我”

刘若水自然明白贵妃的想法,让她心甘情愿的还信是不可能了,趁着屋里只有她俩,不如直接抢过来。

贵妃见刘若水有所行动,便大声对着窗外喊到

“来人啊,有刺客,快来人”

屋外的护卫听到有刺客,纷纷闯了进屋,第一眼就看到了惊慌失措的贵妃,以及夺窗而逃的刘若水。

“她……是刺客,想要谋害我,速速击杀,莫留活口”

贵妃冲着护卫大喊,她知道这个宫女是必须要死的,即便信在自己手中,也怕留着她节外生枝。

当然了,听到有刺客的护卫可不止屋里这些,刘裕同样听到了

刘裕心里此时极度的纠结,刘若水的死活,跟他没有任何关系,王国宝是不是被扳倒,他也不在乎,就算刘若水被当做刺客杀死,自己大不了失职受罚,也不至于赔了性命,既然如此,又到底在纠结什么呢……

终究……刘裕还是没有放弃自己的良心,一面是祸国殃民的王国宝,一面是孤身闯穴的刘若水,既然已经救了她多回……也不差这一次吧

刘裕想完,将心一横,在门口冲着附近的宫女大喊

“有刺客,速速扶贵妃娘娘出来”

宫女们不知发生了何事,听到贵妃娘娘在屋里有危险,急忙放下手中的工作跑了进去

刘裕随她们一起将贵妃团团围住,就这样簇拥着贵妃出了房间。

众人到了院子里,才算是松了一口气,慌乱的贵妃稍微平复了一下情绪,随后从宫女堆里挤了出来

“刺客呢?死了没有”

出去追击的护卫都回来了,他们很是疑惑,因为刺客竟然不见了,并没有找到。

贵妃不信这个邪,大喊到

“怎么可能,她……她穿着宫女的衣服,一定是混进了宫女里面,马上给我搜!!一个也不要放过!!”

护卫纷纷表示遵命,便小心的对附近宫女盘查了起来

他们并不知道,刘若水逃出窗后,其实就简单的转了一圈,听到刘裕喊话,让宫女保护贵妃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刘裕的意思,然后随着宫女一起进了屋,而趁着贵妃刚出来还慌乱的时候,刘裕早已带着她人不知鬼不觉的离开了。

………………………………

刘若水被刘裕拉着,来到了一处偏僻的角落,她又被此人救回一条命,还是非常感激的,正要拜谢,就被刘裕挡了回去

刘裕心里还是很后怕的,此刻也不想听到什么没用的感激之词

“你闭嘴,听我说,你是余年宫的宫女,名叫若儿,进宫没几天,所以才被分到那个没人管,没人问的余年宫里去,因为有别宫的宫女病重,今日才来替班充数的,明白吗”

刘若水眨巴了下大眼睛,听了这么一长串,心里着急的默背着

还没等自己回答呢,刘裕的话又到了

“主宴就要开始,我得立刻回去当值了,没有时间再照顾你,你就在这里做点宫女该做的事,看看别的宫女怎么做,跟着学就成,遇到问话的护卫,尽量躲远点,再出事,我可就一点办法没有了,明白了吗?”

刘裕说完,回头看了看亭子的方向

“我得走了,自求多福吧”

刘若水的感谢还是没有说出口,这个小子就已经离开了,自己站在原地完全没有方向,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就像刘裕说的那样,自求多福吧。

………………………………

贵妃终究还是让刘若水跑掉了,她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回到了宴席中,一个劲的朝王国宝使眼色,

可王国宝压根没往这边瞧,这让贵妃心里又气又急。

外面抓捕刺客的事情自然也传到了皇后这里

“本宫怎么听说,刚才外苑出现了一个刺客?王贵妃,到底怎么回事啊?”

众人听到有刺客,纷纷警戒了起来

尤其是何牢之,此处的护卫布置可是他的工作,顿时压力十足。

贵妃心里七上八下的,这刺客的事情应该怎么和皇后说呢

如果是自己当时处死了刘若水还好,可毕竟让她给跑掉了,如果皇后严查此事,抓住了刘若水,后果也不堪设想

她心里便盘算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一定不能让皇后知道刘若水的存在

“回禀皇后娘娘,方才……可能是臣妾看差了,一个调皮的宫女吓到了臣妾而已,不是什么刺客,大家也不用惊慌,虚惊一场。”

皇后得知是虚惊,便也没有放在心上

“一个宫女都能吓到你……罢了,咱们还是接着奏乐、接着饮酒”

众人开怀畅饮之际,徐总管起身宣到

“禀皇上、禀皇后娘娘,荆州刺史桓玄派使者前来朝贺”

皇后放下了手中的茶杯

“呦,桓玄大人真是有心了,宣进来吧”

群臣见状也都安静了下来,静等着使臣上殿

提到这个桓玄,他可不是一般人,世居荆州,家门显赫

此人一直以来极不安分,仗着荆州天高皇帝远,便拥兵自重。

朝廷想管,奈何南北战事不断,实在有心无力,所以便对桓玄采用安抚政策,只要你不闹出大动静,朝廷基本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过去了。

荆州使者听宣后走了进来,还带着一座不算小的玉珊瑚

“微臣见过皇上、皇后娘娘,代桓刺史向皇上、皇后娘娘请安了”

“不必拘礼,起来吧”

皇后示意后接着问到

“桓大人近来可好?”

“有劳皇后娘娘挂心,我晋朝连年风调雨顺,荆州百姓无不歌颂皇后娘娘功绩,桓玄大人每念及此,心情分外愉悦,这身体也自然好的不得了,今逢上巳佳节,桓大人特派微臣前来朝贺,并献上东海玉珊瑚一座,希望我皇福如东海,我晋子民五谷丰登。”

“好,那本宫就谢过桓大人美意了”

皇后说完就让人将礼物抬下去收好

“你回去啊,也转告一声,皇上和我呢,都对桓大人思念的紧,让他有时间的时候,也来建康走走看看,这下面还坐着一帮他的老朋友呢”

“禀皇后娘娘,微臣回去定当转告”

使者说完,依旧站着没有动,似乎还有话要讲。

皇后也看出了他的心思

“还有何事,但说无妨”

“谢皇后娘娘,确有一件小事……嗯……这个,娘娘想必也知道,桓大人自幼便喜好文玩字画,对于名仕书法,更是爱不释手,而娘娘又出身书法大家,造诣上也继承了双王风采,所以桓大人……特命微臣斗胆讨要一幅娘娘的亲笔书文,好挂于府中,以便子孙万世瞻仰。”

皇后的表情一直以来,都是喜怒不形于色,没想到听完这个请求,似乎有点绷不住了,竟也大笑了起来

“本宫小的时候,的确随父亲练过几日,可自从入嫁深宫……这书文之事,早就荒废了,本宫可不敢自比家祖羲之与家父献之的造诣,更不敢将自己的字拿出去丢人啊,实在是怕有辱家学。”

公主司马英在这里算是晚辈,一直没有她说话的机会,可听到皇后如此自谦,她便忍不住了

“母后太谦虚了吧”

然后冲着使者傲娇的说

“我母后的字可漂亮了呢,前几日还抄了一幅前蜀丞相诸葛亮的出师表送与我,如果桓玄大人喜欢,我转赠给他便是,如何?”

“英儿,休要胡闹”

皇后厉声制止到

使者听完就向司马英看去

“哦,这位就是公主司马英吧,荆州也有流传,说公主才貌无双,今日一见果然属实,如果公主愿意将书文割爱,桓大人必定会对公主感激涕零的”

这俩人,一个愿给,一个愿要,皇后也不好再说什么,而且送给桓玄的是一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出师表,也不知这司马英是巧合还是故意,便由着他们去了

使者得到了想要的东西,也告辞退了场。

除了桓玄之外,很多外地不能亲临的官员也都纷纷献礼,现场气氛一片和睦,其乐融融的。

尤其是司马英,很会调节气氛,总是能说出让大家开心的话来。

王国宝喝了不少酒,到现在都不知道书信的事情

他见司马英活泼爱笑,更是对这个早就瞄着的儿媳妇愈加的欣赏了

可反观自家的王祁,没有一日能让自己省心的,指望他靠自己的能耐做上驸马,根本就不可能,所以自己必须得多为这事操操心了。

王国宝借着醉意说到

“公主殿下也不算小了,到了婚配的年纪,不知皇后娘娘心里可有合适的人选?”

皇后没有想到他会问这么一句

“哦?王爱卿此话何意,难道你想做这个月老吗?”

“哈哈,皇后娘娘说笑了,给公主殿下做月老,可比管理国事还要难,以公主的条件,能与其匹配的人必然是文治武功,才貌双全,微臣虽自认为我家祁儿在同龄人中还算优秀,可也不及符合驸马条件的万分之一啊,哈哈,太难了”

司马英也没想到话题怎么转移到了自己的婚事上,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王爱卿未免也太高看英儿了,我养育她十几年,都不知她有这般优秀呢”

皇后当然听出了王国宝的意思,无非就是有意让王祁当驸马而已

“王祁这个孩子,本宫的确着实喜爱,可英儿的婚事,也不是本宫说了算啊,这还是要看姻缘造化才行,是吧,英儿”

司马英听罢更害羞了

“母后说什么呢,英儿听不懂”

皇后身边的沁阳郡主,对这个话题似乎有些兴趣

她听到了姻缘造化四个字,或许字面理解是一切都看天意,不由别人做主

但沁阳郡主可听出来了,公主的婚事的确不由别人做主,能做主的只有国家命脉,换句话说,就是政治联姻

“英儿为何如此羞涩,难道是心里有钟意的人选了吗?不妨说出来让我们听听,也好为你把把关?”

郡主的这番话,让司马英的脸埋的越来越低了

“姑母,你也笑话我,不理你了”

众人见此情景,纷纷大笑了起来

王国宝听郡主根本没理王祁的茬,心里暗自不爽,还想继续努努力

“我倒觉着吧……”

“诶?”

他的话没说完,就被郡主这一声打断了

“我倒是有个不错的人选……”

皇后也想知道郡主说的是谁,便静静的听着

郡主见全场鸦雀无声,都在等待自己的下一句,清了清嗓子,嘴里飘出来几个字

“荆州桓玄大人如何?”

昼夜生

昼夜生

  • 状态:连载
  • 类型:科幻未来
  • 作者:丁菠萝

生逢若水,日夜生生不息,小女子身在乱世,谋成败,量得失,都言麻雀小,涅槃也可跃凤枝。东晋末年一个刘姓的小儿用这十个字来倾诉着自己的相思,思谁呢?不好意思,我不知道。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搜查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