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我是反派,我选择开摆 第一百五十一章 对手迷茫了小说

我是反派,我选择开摆 第一百五十一章 对手迷茫了小说

发表时间:2023-08-03 18:51:42 作者:老六下山

眼睛死死盯着,青阳宗仙二代手腕上的动作。尽量保持心静如水的状态。此时此刻,即便是空气流动的细微变化,他都能有所察觉。费继玄不相信对方再次出剑,仍能够完全绕过自己的感知。

>>>《我是反派,我选择开摆》章节目录<<<


《我是反派,我选择开摆 第一百五十一章 对手迷茫了》精选

眼睛死死盯着,青阳宗仙二代手腕上的动作。尽量保持心静如水的状态。此时此刻,即便是空气流动的细微变化,他都能有所察觉。费继玄不相信对方再次出剑,仍能够完全绕过自己的感知。一息、两息……噗的一声——就像第一次遭遇到的情况一样。他的衣领破开一道口子,一条细长的剑伤随即显现出来。随着剑气迸发,伤口处的痛觉连续袭来。保持绝对专注的费继玄,这时才意识到自己又中剑了。而自始至终,他都没有看穿对方有出剑的迹象。白色衣袍也仍然是自然垂落。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哪怕是他,当初在领路执事面前所展现的身法,也绝不可能完成到如此程度。心里面实在想不明白这其中的原因。另一边,陈长应的脑海中浮现出,自登上擂台以来第三次任务选项。【选项一:将擂台比试终结,选择用半枚道纹战胜对手,让在场众人感到震撼。完成奖励:龙骨丹-地级下品丹药】【选项二:收起封环剑,换一种方式打败对手,让在场众人明白自己的厉害之处。完成奖励:血影掌-玄级中品功法】【选项三:继续在挥出剑式之前,告诉对方自己即将拔剑。完成奖励:随机属性点+1】不需要过多犹豫,在浏览完上述系统信息后。他便直接开口说明道:“接下来是第三剑。”连续吃了两次暗亏,费继玄自然不可能继续傻傻的站在原地。当陈长应的话音落地,他右肩处的两道剑伤快速愈合,整个人也已经消失在原地。伴随着一连串移动中的残影。他下一刻现身时,已经出现在对方左侧两丈之内。早已结印完成的术法,准备直接打在目标身上。“天罡术。”周围的空气形成一股股乱流。封锁住对方的位置。只是他还没来得及进行下一步动作,陈长应当即挥出一剑。剑芒瞬间乍开,将原本的乱流强势抹去。鼓动着耳膜的破风声,犹如鼓槌般敲打在心底。仿佛若是再继续靠近半步,便会有生命危险。无数细密的剑气,则仿佛将空间破碎分割。见到这一幕,费继玄的眼睛里反而露出了几分轻松。只要看穿出剑时的动作,那便证明对方并没有那么可怕。脚尖随即轻点地面,踏出一片气浪,整个人急速朝着身后退去。当重新站定脚步,身上并未留下剑伤。这说明,自己成功躲过了对方的第三剑。心中的那一缕自信又重新回来。他看向对方,周身附近的灵气随即沸腾。准备宣布自己即将掌握后面的主动权,并做好了反击的打算。然而.噗的一声——先前的遭遇重现。衣袍再度破了数道口子,新添加的剑伤正在告诉他。自己又没能看穿对方出剑的动作。这家伙.在第三剑之后,紧接着又使出了第四剑吗。眼睛里带着几分躁动,他准备抛开杂念,不顾一切的全力进攻。耳边却传来了对方的下一句话语。“然后是第四剑。”然后是第四剑?那么刚才?费继玄下意识回忆起先前所发生的事情。自己施展身法,主动朝着对方靠近。再然后.他刚想表示,对方以剑式将自己逼退。记忆却在这时出现了错乱。当时,陈长应真的出剑了吗。光芒正盛的剑芒、锋锐尽显的剑气。可他偏偏记不起来,对方有出剑的动作。反而逐渐产生了一种,是自己主动后退,陈长应真的就只出了一剑的认知。而真正的那一剑,自己既没有躲开,也没有看穿。心口处剑气肆虐的剑伤,便是最好的证明。重新回顾完先前所发生的事情,费继玄浮动的情绪,瞬间变得有些低沉。紧接着,此时此刻在他眼中。又一次看到了对方出剑的动作。只见陈长应将那把造型奇特的剑对准自己,然后缓缓的举了起来。有了先前的错误判断。面对这一幕,他的心里没有因为察觉出,对方的挥剑动作而感到高兴。反而不断的思索,这次究竟是错觉,还是真实发生的事情。将指甲深深地陷入手心,与之而来的痛觉告诉他,这并非幻术。然而前几次采取各种各样的办法,都没有看穿陈长应出剑的动作。如今,为何又能做到。或者说,对方为何要让自己能够看见。不知不觉间,他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失去了找出破绽的信心。满脑子想得都是,该如何识破眼下的错觉。眼前陈长应挥剑的动作,一定是假的。真正的第四剑,肯定还藏在后面。这样的念头始终无法消除,他站在原地未动,眼见着陈长应将剑落下。噗的一声——几乎是在亲眼见证了剑刃落下的瞬间,衣袍再度破开了一道极长的口子。从左肩贯穿到右腹,一条剑伤显现出来。感受着疼痛感的刺激,费继玄的眼睛里闪过一道茫然。又猜错了。刚才自己居然眼睁睁看着对方,然后硬挨了一剑。目光游离的打量着四周,眼角的余光则是瞟见,擂台上犁出了一条深约三寸的剑坑。起始点是陈长应剑下的位置,终点则是在自己脚下。这明显是刚才那一剑所发挥出来的威力。如此威力之下,自己居然没有躲避,反而一直怀疑这是幻象。从那位起初被自己看不起的青阳宗仙二代走上擂台,再到现在。对方总共出了四剑。自己也硬生生挨了四剑。除此之外,两个人实际上并未进行过真正的较量。但眼下,费继玄的战意全无。他甚至都没有再管身上的剑伤。停顿片刻,最终默然道:“这一场是我败了。”话罢,他便径直走下擂台。整个人显得还有些恍惚。而这样一场比试,对于台下的许多弟子来说,同样不是很明白。在他们的视角里,只看到陈师兄提前说明,准备出第三剑的时候。那位无常宗弟子决定先发制人。但最后时刻,不知为何又主动收手,退了回去。然后身上便多出了一道剑伤。再就是陈师兄提到要出第四剑的时候。大家明明全都看着手中的那把剑已经举起,剑气甚至直冲云霄。云层之中都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沿途之处,直接将这么多天都没受到丝毫损害的擂台,犁出了一道剑坑。谁知道,无常宗弟子居然就站在原地,选择硬抗。原本大家还以为,对方或许是准备了什么恐怖的绝招应对。结果,要不是陈师兄主动留了几分力气。这人恐怕都要被斩成两半。以至于,不少人不禁产生了某种大胆的假设。会不会对方明知不是对手,故意寻死来着。脑海里冒出诸多不解,有些人的目光逐渐由擂台上,转移到了特定的同门弟子身上。这些师兄弟,都有一个共同之处。那就是先前表明过,自己能看到陈师兄出剑的动作。最终,一位有些名气的内门弟子忍不住询问道:“樊师弟,刚才擂台上的情况,你应该看得很清楚吧。可否帮忙讲解一二。”尽管某位当事人还在现场,但由于对方长久以来的风评。哪怕大家对于这位青阳宗仙二代的实力,有了全新的认知。也不敢当面询问。而听到这番话,作为被请教对象的圆脸弟子,神情稍稍一愣。刚开始并没有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意思。不过当他环视一圈,发现投来的目光不再少数。都在等待自己揭晓某个谜底时。脑海中突然想起,在此之前,众弟子当中存在着两种不同的观点。许多人表示,完全看不出陈师兄有出剑的动作。反倒像自己这种刚入内门不久的弟子,将当时的情况尽收眼底。在过去,宗门长老虽然一直强调同门之间应该团结互助。但事实上,修行界本身就是以实力为尊。修为比较低微的弟子,很难得到重视。如今,在这种机缘巧合之下,自己居然有机会成为众人竞相请教的对象。感受着大家的尊重,圆脸弟子清了清嗓子说道:“先说好,我不能保证一会所说的话,完全不存在偏差。”“毕竟陈师兄的出剑动作我虽然能看清楚,但没办法理解其中的剑意。”在众人看来,后面那句基本等同于废话。如果这位樊师弟能领悟剑意,青阳宗恐怕又要多出一位剑修天才。只是,大家肯定不会将这番心里话说出来。因为还要靠着对方讲解详细经过,有人连忙出声宽慰道:“没关系的,樊兄。你愿意帮我们解答一二,便已经非常感谢。哪还会有更多的要求。”称谓从樊师弟,变为更为亲近的樊兄。圆脸弟子也不再卖关子,当即开口讲述道:“当陈师兄上台后,他第一次提到要出剑时。大概过了十五息之后,便做出了这样一个动作。”说到这里,这位樊师弟有样学样的,摆出了当时的剑招。嘴边则是继续道:“当时我能非常清晰的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剑气。那股剑气,集中在一点。”“后面那家伙受伤,剑伤也就只有一个圆点。”认真的点了点头,这确实符合刚才看到的场景。擂台旁,几名证道阁执事同样或多或少将注意力放在,那位出声讲述的弟子身上。原因简单,就连他们这些元婴期修士。在动用神识的情况下,居然没有完全看清楚,刚才的那场比试过程。也需要从那位新入门不久,仅仅只有炼气期的弟子口中,寻找一些答案。当然,他们不需要像其他弟子那样,直接凑上去。只要将神识扫过去即可。因为几名证道阁执事,不约而同都采取了相同的做法。所以,当发现彼此的神识时,也不觉得尴尬。作为众人当中的临时焦点人物,圆脸弟子讲解得十分用心,偶尔还会穿插一些自己的看法。不多时,便谈到了第三次出剑时的场面。这也是许多同门弟子,乃至执事有些不明所以的地方。“那位无常宗弟子主动冲上前,陈师兄并没有做出太明显的反应。”这与其他同门弟子的视角,以及执事利用神识观察到的情况,基本一致。也就是说,那个名叫费继玄的无常宗弟子,真的是自己莫名其妙收手。相关的念头刚刚才众人的脑海里冒出。圆脸弟子停顿片刻后,便又接着补充道:“不过,当时陈师兄的周围散发着很强烈的剑气,让人完全无法靠近。”“这也是对手,最后不得不退回原地的原因。”强烈的剑气?这一点,众人倒没有任何察觉。不过,除了第四剑,前三剑大多数人并未发现剑气之类的存在。仅仅只能从无常宗弟子受伤,判断陈师兄已经出手。所以这倒不算特别意外。唯独现场的几名证道阁执事,眼睛里划过一丝慎重。经过神识探查,从第一剑到第四剑的动作,他们全都看在眼里。却完全不知道陈长应周遭,还围绕着浓浓的剑气。这一点,真的连元婴期修士也能瞒过吗?他们不禁回想起,当时那位无常宗弟子脚尖点地,仿佛遇到什么麻烦,急速后退的场景。似乎佐证了樊姓弟子的说法。至于最后令对方认输的最后一剑,也就是第四剑。圆脸弟子所说的言语,和众人所看到的没什么区别。大家只能认为,那家伙心态出现问题,当即决定放弃比试。云层之上。五长老看了眼自己长袍上的碎边。这是刚才观察擂台比试时,太过专注。没想到陈长应那小子,居然能将剑气直冲云霄。一时闪躲不及,长袍受到了一点点损坏。不过,无论有着怎么样的理由。能够悄无声息,让他感受不到任何预兆以及威胁,便波及到自己。这对于一名筑基期修士来说,绝对值得称赞一番。外加上经过整场比试观察,他最终确定道:“看样子,陈长应真的就是当初引动雷劫的弟子。”同样没有再犹豫。三长老看了眼老友受损的长袍,又悄悄地将自己衣角上面,一处极为细小的剑气缺口藏在身后。然后附和道:“能确定目标人选,是一件好事。”听到三长老也给出相同的看法。五长老不禁有所意动,看向准备离开的陈长应,出声询问:“那我们现在将人直接带过去?”望着那道白袍背影。思索片刻后,三长老却摇了摇头,“暂时不着急,先回去商量商量。”“陈长应本来就放纵惯了,最近虽然有所改变,也还是要从长计议。”(本章完)

我是反派,我选择开摆

我是反派,我选择开摆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穿越重生
  • 作者:老六下山

一穿越陈长应便得知自己成了天命大反派,必将成为各路主角的磨刀石、踏脚石。 现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三个系统选项。 【选项一:反派逆袭之路。自即日起,争取进入淬灵池,受万箭穿心之苦,临彻骨切肤之痛。完成奖励:天灵根-修炼速度是普通修士的数倍】 【选项二:暂时蛰伏。向主角道歉,主动退让资源,并帮其追求师妹姜红璃。完成奖励:玄机劲-地级功法一部】 【选项三:任由事态发展,继续纠缠姜红璃持续十分钟。完成奖励:随机属性点+1】 这还用说? 陈长应选三,直接开摆。 然而,接下来的-------------------------------------------。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搜查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