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我是反派,我选择开摆 第一百三十二章 人在勾栏说教小说

我是反派,我选择开摆 第一百三十二章 人在勾栏说教小说

发表时间:2023-08-03 18:51:42 作者:老六下山

青石板铺成的街道上。这三日来,陈长应每天都会到柳城一趟。一边想办法继续打探其他四种药引的消息,另一边也会去轩宝斋询问情况,沿途看看沈燕有没有给自己留下标记。至于说青阳

>>>《我是反派,我选择开摆》章节目录<<<


《我是反派,我选择开摆 第一百三十二章 人在勾栏说教》精选

青石板铺成的街道上。这三日来,陈长应每天都会到柳城一趟。一边想办法继续打探其他四种药引的消息,另一边也会去轩宝斋询问情况,沿途看看沈燕有没有给自己留下标记。至于说青阳宗内部,他基本不指望了。经过一番探查,关于黑庚金、乌阴藤、无恨水、石中火这些天材地宝的特性介绍,自己已经了解的十分清楚。同样也搞清楚的就是,宗门丹阁并无这些药引的相关储备。所以,还是只能在外面想想办法。转过一处街角,随意的扫视着周围的情况。刹那间,他的目光不禁聚集在一处泛黄的墙根处。那里标记着以木炭为笔,自己专门只告诉过沈燕一个人的记号。终于要有消息了吗?在此之前,他一直未曾主动找过对方,也没有考虑过女子拿钱跑路的情况。毕竟那仅仅只是一百两银子,本来也只是灵光一闪的念头。如今,这对于陈长应来说,反而是意外之喜。凭借鼻属性千里追踪的能力,外加上那份独特的馨香。几乎没有耗费太多时间,寻至一处酒楼外,他看到了一个样貌普普通通的糙汉子。眼眸中划过一丝诧异,记忆中的气息明显就是从眼前这个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他和沈燕之间?带着这份疑惑,陈长应又仔细多打量了几眼。然后发现,对方的耳畔脖颈处有着细小的绒毛,这属于是未出阁女子才有的标志。这人分明就是沈燕。只不过用了些易容术而已。没有询问对方这样做的具体原因,他主动上前几步,语气平静道:“先进去吃个饭吧。”话罢,他便径直走向旁边的那间酒楼。望着那道白衣长袍的背影,沈燕以前已经见识过对方通过某种手段,轻松找到自己的能力。所以并没有感到太意外。迈开步子,保持着一个糙汉子应该有的姿态。她随即跟上那位公子,走进了酒楼。依然是一间隔绝于外的雅间。此处的布置,与先前两个人相谈的地方相差无几。在这里随便吃一顿饭,至少需要二十两银子。一天三顿,便足以抵得上自己领着那些弟兄们忙忙碌碌一个月。脑海中仅仅只是划过这样一个念头,并未再深想下去。她先是看了眼桌子上已经摆满的珍馐美食,然后询问道:“公子所说的乌阴藤,是不是一种形似水仙,可以在水中生长、也可以在泥土中生长。”“但如果种在泥土中又浇灌了水,便会化作藤蔓的一种天材地宝。”又是种在水里,又是种在土里,还有什么浇水之类的。这番描述,听上去感觉绕来绕去。但陈长应先前已经对这些药引有了较为充分的了解,所以他知道对方所说的都是真的。当初的随意为之,居然真的有了实质性的收获。他当即给出了肯定的答复:“没错,确实是乌阴藤。那东西现在在哪?”对于这句追问,沈燕也没有故意卖关子。或者趁着这个机会漫天要价。只是语气平静道:“柳城东街,翠坪巷子里的勾栏。有一位名叫娄巧的红倌人,屋内栽种着这样的天材地宝。”勾栏?红倌人?陈长应确实想不到,这东西居然会出现在某处风月之地。听完该消息后,他倒也不急于一时。主动拿起筷子,然后示意道:“现在先吃饭,待会你带我过去一趟。”相比于上次的谨慎小心,这次因为带来了极为有用的消息。哪怕没有某人这句话,沈燕其实也不会太客气。而且,当她知道已经自己在对方面前暴露。吃相方面,不再进行任何掩饰。仿佛真的就是一个糙汉子,虽然没有吧唧嘴之类的行为,但对比其他女子,她显得十分干脆爽利。……一碟盐花生,一壶清茶。二楼的雅间内,细帘将里面的情况遮了起来。吃完饭后,专门通过法宝面具也易了容的陈长应跟着沈燕,来到了对方所说的那处勾栏。目之所及之处,最前方的台子上,正进行着戏曲表演。时不时还能引得台下的众人,连声叫好。很显然,此地不单单只有皮肉生意。根据沈燕所述,这里白天基本上是清倌人献技,晚上才会有红倌人献身。当然,有些红倌人也会在白天接客。只是那位名为娄巧的女子,属于这里名声最大的一位,明显并不在此列。甚至每晚只接待一人。除此之外,再无其他规矩。当日价高者,皆可得之。没有表现得太心急,陈长应暂时将注意力放在面前的戏曲上面。听着听着,确实觉得有些意思。转眼间,便过去了两三个时辰。桌上的清茶,已经换了一壶。那一小碟盐花生,也已经吃得七七八八。至此,十几只华灯被勾栏内的伙计高高挂起。意味着夜幕已经降临。相比于先前的客人,如今的一楼大厅内多了许多嘈杂声。戏台上的清倌人,开始慢慢退场,结束了今日的献技表演。身着鲜艳服饰,抹着浓烈香粉胭脂的红倌人,纷纷开门接客。看着眼前的这番无缝衔接的转变,陈长应也逐渐收回了刚刚沉浸在戏曲中的心思。安静的等待着,那位名叫娄巧的红倌人现身。大概一刻钟之后。伴随着细软的吆喝,“娄巧姑娘出客,底价三百两银子。不知哪位爷,今夜能抱得美人归。”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二楼的楼梯口处,一位摆动着丰绰的腰间,老鸨打扮的女子,摇着手中的圆扇。至于那位名气极大的红倌人,却并没有出现在众人面前。察觉到了身边男人的目光变化,沈燕出声解释道:“那位娄巧姑娘,从来不曾当众示人。只有进到三楼左手边那间屋内的客人,才能单独会见。”“乌阴藤也就在那间房间内。”不轻易见人的红倌人。本来陈长应还觉得有些奇怪,但听到其他二楼雅间已经陆陆续续传来的叫价声。“三百二十两、三百六十两、三百八十两……”他才反应过来,这其实是极为高明的营销手段。没有着急跟着喊价,陈长应先是动用了自己的耳力,探听了一番目标屋子里的动静。几分钟后,他的眼眸中不禁浮现出一缕沉思。而此时此刻,价格已经被喊到四百八十两。众人纷纷选择退出。没有了新的竞价。眼看着老鸨准备开口,确定最终的人选。沈燕发现身边的男人在发呆,连忙提醒道:“公子,已经没有其他人喊价了。”听到这番话,陈长应才重新回过神来。他先是朝着那间屋子的方向望了一眼,然后变换着另一种声音道:“五百两。”原本已经张开口,准备宣布归属权的老鸨,眼睛里浮现出一道亮光,重新将嘴巴闭上。这种时候,根本用不着自己煽动情绪。安安静静的在一旁站着即可。果然,没一会二楼雅间内传来了新的叫价,“五百二十两。”“六百两。”俗世钱对于陈长应来说,基本上算是可有可无的存在。更何况,他是为了乌阴藤而来。“六百二十两!”“七百两。”下意识攥紧了拳头,庞超深深地望了眼非要跟自己争抢,位于正对面的雅间。如果是平时,他早就亮明自己红鹏帮头目的身份,让那个混蛋知难而退。但现在,帮派上下都在抓紧时间寻找,当初给巨角盟站边的人,要让他们统统陪葬。其中有几个家伙似乎提前得到消息躲得很隐蔽,也因此惹恼了二当家。他这次出来消遣,绝对不能太高调。否则,要是让二当家知道,恐怕小命难保。也正是考虑到这一点,他死死盯着那个和自己作对的雅间。并未有更多动作。准备事后再随便找个理由报复。至于现在,则是放弃了更近一步的喊价。摇动着园扇,老鸨妙目连连的看向最后喊价的雅间。整整七百两银子,人家虽然只在最后时刻喊了几回价格。但每次都非常的爽快干脆,明显就是不可多得的金主。待到再无其他人竞价,连忙示意伙计去拿钱。半刻钟后,看到伙计重新退出房间并点了点头,随即宣布道:“三号雅间的大爷,今晚可以在娄巧姑娘的房间里过夜。”话罢,她主动上前,莲步款款的走到雅间门口,准备亲自带路。不一会,当房门打开,一位白衣长袍的公子从屋内走了出来。单单就是这份气质,便能瞧出眼前的公子不同于常人。就是模样稍微普通了点。不过这也正常,如果人再长得俊俏些,哪还需要来这种地方。周围的许多看客,也同样将目光放在了从那间雅间走出的目标身上。想知道一言定乾坤,最终有幸进入娄巧姑娘房间内的,究竟是何人。只可惜,大家都不曾知道,柳城还有这样一位人物。心中稍稍有些失望,因为这等于是少了一个,今后可以胡吹乱侃的话题。不过,对于早早打定另外主意的庞超来说,在发现对方确实不是什么招惹不起的人物后,报复心思更盛。眼见着那个穿着白袍的男人,进入了本该属于他的房间。紧接着,原先的雅间内又走出一人。从模样来看,应该是一名小厮。当那名小厮快要走出勾栏时,庞超终于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按照他起初的想法,是想让自己身后的两名手下,在这里盯着。自己重新找一名红倌人,平息下怒火。等明天一早再行算账。但现在既然看到了那家伙的随从,自然还是先讨要点利息再说。抱着这样一个念头,他领着身后的数名手下,脚步匆匆的离开雅间,跟了上去。喧闹的大厅内,此番行径并未引起其他客人的注意。陈长应这边,已经走进了屋子,当然更不可能想到外面还另有事情发生。此时此刻,他终于见到那位名为娄巧的姑娘。一弯淡淡的描眉,略施粉黛,翠绿簪子将长发高高盘起。如果旁人看见,绝对会忍不住赞叹一句端正漂亮。不过陈长应的眼眸平静无波,他当前所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情。从最初被沈燕指明,那位唤作娄巧的姑娘就在这间屋子时,他便稍微动用了一下自己的耳力。结果却没有从中听到任何动静。就连微弱的呼吸声都没有。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沉思片刻。以为这是因为隔音阵法所致。甚至还连带着思考,一个小小的勾栏内,居然还有这种东西。然而当他走进房间,专门留意过四周才意识到,此地并不存在什么隔音阵法。这反而更像某种幻术。所幸,自己当初在妖女构建的虚幻场景中待过两次。神识已经足够坚韧,也知道该如何破除一些简单的幻象。再下一秒钟,当他重新睁开眼时,发现这里面除了自己之外,根本一个人也没有。至此,他也终于明白那位所谓的娄巧姑娘,从不公开现身的真正原因竟是这样。而在房间旁边,布置着一个可以从隔壁房间打开的小窗。如今那个窗户便是打开的状态。一位霓裳美妇,此刻正站在窗边。身材丰腴,眉眼犹如丹杏。对方的目光并未放在他的身上,却明显是瞧着屋内的动静。而如果陈长应没有堪破幻术,恐怕根本无法知晓对方的存在。霎时间,小窗旁出现了新的动静。原先的老鸨从外面走进来,完全换了副语调,轻声说道:“柳姐,昨日的信息已经整理完毕,你看?”依然保持着现在的姿态,殷素柳并未回头。原先她之所以经营这处勾栏收集信息,是因为她要寻找自己失散多年的弟弟。不过几个月前,她得知自己的弟弟早在三年前就已经死了。如今,继续收集信息则成了一种习惯。一种不想改掉的习惯。幽幽的呼出一口兰气,殷素柳停顿片刻后,随后开口道:“我知道了,你出去吧。”面对这声回答,老鸨并未多问。转身便离开了房间。听着耳边响起的关门声,霓裳美妇也已经无心关注屋内的动静。她本身就只是为了确保不要出现意外状况。现在,既然里面的客人并未表示出任何异样。也就说明一切正常。懒得再多看屋内一眼,她伸出手准备将窗户关上离开这里。然而,就在她无意间晃过那个站在原地的客人瞬间,美眸却微微一愣。那道身影,仿佛与自己已经故去的弟弟重合。紧接着,她微蹙着烟眉。不禁忘记了彼此的身份问题,直接从一处暗门,走进了隔壁房间。准备好好进行一番说教。告诉对方不应该来这种地方。(本章完)

我是反派,我选择开摆

我是反派,我选择开摆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穿越重生
  • 作者:老六下山

一穿越陈长应便得知自己成了天命大反派,必将成为各路主角的磨刀石、踏脚石。 现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三个系统选项。 【选项一:反派逆袭之路。自即日起,争取进入淬灵池,受万箭穿心之苦,临彻骨切肤之痛。完成奖励:天灵根-修炼速度是普通修士的数倍】 【选项二:暂时蛰伏。向主角道歉,主动退让资源,并帮其追求师妹姜红璃。完成奖励:玄机劲-地级功法一部】 【选项三:任由事态发展,继续纠缠姜红璃持续十分钟。完成奖励:随机属性点+1】 这还用说? 陈长应选三,直接开摆。 然而,接下来的-------------------------------------------。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搜查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