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044章 还能过么?小说

第044章 还能过么?小说

发表时间:2021-10-15 02:43:59 作者:青铜穗

“因为不只是你们上的当,若也不是因为你们把话都说明白了了,朕十有八九也要上她的当。”皇帝负手看向他们,“现在的起码该明白了,有时候候心里有话直接说出,也算避祸手段之一了?”晏家一府皆躬了身子,又皆对着地下满眼喷火的英枝咬起牙来。“他们算是天衣无缝,听晏家一府皆躬了身子,又皆对着地下满眼喷火的英枝咬起牙来。。

>>>《金粉》章节目录<<<


《第044章 还能过么?》精选

“所以不止是你们上了当,若不是因为你们把话都说明白了,朕多半也要上她的当。”皇帝负手看向他们,“现在至少该明白,有时候心里有话直接说出来,也算是避祸手段之一了?”

晏家一府皆躬了身子,又皆对着地下满眼喷火的英枝咬起牙来。

“他们算得天衣无缝,听见衡哥儿母亲要寻短见便顺势而为,打算真让她‘寻短见’,昨夜里若得了手,留下的衡哥儿必然会为母报仇。靖王府从此家无宁日。

“这样一来,正值盛年,还能为国效力多年的父亲从此就得被家事缠身,更有无数破绽暴露出来为人所利用。

“换言之,冲着大宁朝堂来的,冲着坑朕来的,除去前周遗党,还能有谁呢?”

沈夫人羞愧不已,道:“是臣妾愚昧,请皇上降罪。”

“知道就好。”皇帝摆手让带了英枝下去,而后道,“有些事情是没有办法,崇瑛当年另娶,是朕乐见其成,不是他成心为之。

“你们不知道男人征战时的艰苦,没有家人,妻儿都死了,孤家寡人地,都不知道该为谁而奋斗。他那几年打仗,是真的舍了命在打,抱着死在战场的心态在打。

“也正因为不要命,常常挂彩,这才与衡哥儿母亲有了更多的接触。那种情况下,结合在一起不算对不住你们。

“若没有衡哥儿与母亲成为他的牵挂,他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更别说你们如今还能见上他,还能享受他拼命为你们搏来的荣光。

“他也许不够完美,但一个终年忙着杀敌的男人,他也不擅在内宅之间游刃有余,你也不能指望他能一下子变得多完美。

“你与晏驰对他的怨恨,不是不能有,但是在大局面前,在既定的事实面前,也该有所考量。你可以骂他,怪他,甚至是苛责他,也算是冤有头债有主。

“心思动到衡哥儿他们头上来,这算什么?这算是拎不清!

“衡哥儿母亲能做到把自己碗里的还分一半给你们,你们却还嫌不够,想把她的碗都抢过来,岂有这样的道理?”

皇帝端起茶盅,睨着他们道:“也不是朕偏心衡哥儿他们,今日若他们有这样的歹念,朕也不会饶他们。”

沈夫人跪下来:“但凭皇上发落!”

晏弘也跪地磕头:“晏弘谨遵圣训!”

皇帝望着他:“你身为长子长兄,是缺了些先见,但终究你心思端正,方才被诬蔑了还能心平气和地理论,也是个能担事的。

“朕就不罚你了,望你日后好生担起长兄之责,不要辱没了你晏家的门风,也不要糟踏了你父亲在战场上流过的那些血汗。”

晏弘伏地叩首。

“你们先在殿外等着吧。”皇帝道,“衡哥儿母子与崇瑛留下。”

晏衡望着沈夫人与晏弘出去,才收回目光。

事情走到这步,自然是要决断王府内宅的将来了。

晏衡对去留已经不是那么执着。林夫人愿意留,那他就留,她若不留,他就走,没什么大不了。

前世林夫人死因已经大白天下,从这个层面说,他的目的达到了,母亲救回来了,危机也解除了。此后这正妃之位要不要也不重要了。

沈氏母子既然没有染指林夫人性命,那么他也无谓在他们身上费什么心机。

至于前世究竟靖王对林夫人的死是个什么样的态度,又是否查出来林夫人是因何而死,他已经不想再挖掘了。

人性原本就是复杂的,他亲眼看到了他的父亲并没有负他的母亲,也没有偏心那兄弟俩,更没有搅和其中,这就够了。

也许他们夫妻有争执,也许父亲不是个体贴男人,但是,什么样的男人能算绝对值得托付的人呢?

就是他自己,还在前世里把他妻子给弄得没了生路呢……

从这点上说,他也许得承认李南风说的,晏家男人在对待女人上,还真的都不咋地。

“说完他们,就到你了。”皇帝的声音将晏衡的心思召唤了回来。他目视着林夫人,“你跟崇瑛十四年夫妻,你相信他吗?”

林夫人抿唇望着地下,不说话。

“明明你听到的是沈氏与晏驰在针对你,你出了事,一进宫就嚷着要和离,难道是因为你发现你男人也想杀你吗?”皇帝面上无怒无喜,看不出来什么态度。

林夫人有些犯窘。她虽然恼着丈夫,但要真说怀疑他会杀她,那倒还是不至于的。“当时那种情况,臣妾自然首先怀疑的会是他们,那母子仨都是他晏崇瑛的,不和离,臣妾这日子还怎么过得下去?”

“那如今呢?如今真相大白,还能往下过么?”

林夫人咬唇不语。

靖王看着发急,跟皇帝道:“当然往下过,您又不是不知道,她就喜欢耍小性儿。”

“我不是耍小性儿。”林夫人道,“矛盾不解决,日后的纷争也少不了!”

皇帝道:“这话有道理。”

“我会另外安置弘哥儿他们,以后就咱们仨过日子!”靖王说。

林夫人道:“你这是想让人指我脊梁骨么?”

“那你究竟让我怎么做?”靖王着了急。

林夫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没有被仇恨和愤怒逼到不能清醒的份上,如今想来,沈氏跟晏驰谈话时的态度也并没有多么有恨意,晏驰是坏,但晏弘瞧着还是个端正的,他一个病秧子,没有母亲和哥哥撑着,也折腾不出什么浪花来。

但如今都闹成这样了,就算她能接受,沈氏又能否不介意?能否再保持过去相安无事的心情与她共处?

她心里都没有底。

可若是真和离……

“衡哥儿和你父亲先出去,朕跟你母亲说两句。”

晏衡颌首。

皇帝等他们走了,才与林夫人道:“和离的话,轻松自在,也不错,朕也能准你。不过你得想好,和离的话先不说你不会有诰封,眼下世情如此,没有男人当家,一个妇道人家要支撑门户还是不那么容易,尤其当你的丈夫也在京师。

“你若是说可以离开京师过活——衡哥儿已经十三岁,再过两年就能成家立业,这次崇瑛于沧州来信极力推荐让他入营,说他如何沉稳。况且昨夜他也让朕也见识了。

“你要带着他走,他这辈子要爬上来,大约得费百倍工夫。

“总之没他老子这层身份,他前途命运必然大受影响。朕虽然能极力提拨他,也看重他,可也断不可能再有机会让他成为我朝第二个累世传承的异姓王。

“朕可以说,到时候就算随便一个勋贵子弟,日后走的路都要比他轻松得多。”

金粉

金粉

  • 状态:完本
  • 类型:影视动漫
  • 作者:青铜穗

快活容易走上人生巅峰的李南风,万没想起这一生会突然暂时中断在晏衡那黑心竖子的手上,醒过来后她准备好了之久三十页纸的人生攻略,矢志不移要为己为民除害……入夏以来这已是第三场暴雨,早上出门得急,也没顾得上看天象,此时斗大的雨滴敲打着马车上的油毡布,如同战马奔腾,情势紧急。。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搜查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