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020章 是自尽吗?小说

第020章 是自尽吗?小说

发表时间:2021-10-15 02:42:41 作者:青铜穗

晏衡立在灯下,不明白说什么好。“你父亲但是有三个儿子,对那两个他心里当然是内疚的,将来定是不可能会再明目张胆地偏心眼你一个。“可他这一次但是抢在你哥哥们来之后先终极考验你,是为了让你刨除祖荫之外,自己也先能入营有个成绩让人口服心服。”对母亲的选择诚然“你父亲虽然有三个儿子,对那两个他心里肯定也是愧疚的,日后定然不可能再明目张胆地偏心你一个。。

>>>《金粉》章节目录<<<


《第020章 是自尽吗?》精选

晏衡立在灯下,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父亲虽然有三个儿子,对那两个他心里肯定也是愧疚的,日后定然不可能再明目张胆地偏心你一个。

“可他这次还是抢在你哥哥们来之前先考验你,就是为了让你除去祖荫之外,自己也先能入营有个成绩让人心服。”

对母亲的选择固然能够理解,但提到父亲,晏衡的内心依然纠结。

林夫人心目中的晏崇瑛尽到了他的本份,是在他的能力之内做到了最好。

他也承认,在面对于晏家、于晏崇瑛有过莫大付出的沈氏时,任何内心良善的男人都不可能做到不管不顾,可是,前世的她毕竟是死了,而且还是死于“自尽”!

照林夫人的说法看来,接下来很应该是“妻妾”和睦,内宅平静,各自安好的势态。

可为何前世林夫人又会突然死去,而在她死后,原本说好的让他做靖王世子,又变成了世子是晏弘?

想到这里他又凝眉看着他母亲:“就算父亲如今是向着咱们的,可他与沈氏有结发之情,又是青梅竹马,万一他对沈氏情意未了呢?

“你又怎么肯定他不会改变主意负你?阿娘这么信任他,会不会太盲目?”

林夫人敛色:“他是我丈夫,我信任他本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你却认为是盲目?”

晏衡不置可否。

林夫人直起腰杆,严肃地道:“你从小到大跟在我们身边,难道没见过他为了救我们脱困,冒着万箭齐发的危险将我们娘俩带出枪林箭雨?

“没见他也曾恶战之后拖着一身重伤先背着你去附近庄子里找棉衣御寒?

“他几次重伤,昏迷之前都不忘把我们娘俩托付给可靠属下。

“你出生时,他高兴得一手抱着襁褓里的你,一手抱着我又笑又哭。

“你七岁过生辰前夕,敌军偷袭我们,他冒着风雪酣战了一夜,滴水未进,回来时战袍里却还捂着给你找回来的一包酱肘子……

“我们的情份可不是口里说说,是无数个朝朝暮暮堆积起来的。

“在一起这么多年,我们没红过一次脸,他几乎没有大声跟我说过一次话,总是念叨着我跟着他太苦了。

“我说的这些还仅仅只是这十四年夫妻生涯微不足道的一滴,若这些年的相依相守还不能使我信任他,那你说,我还要如何才能相信一个人?”

晏衡倚在窗台上,望着窗外抿唇未语。

这些桩桩件件他自然都记得清清楚楚,那是他曾经最敬爱的父亲,他会带着他去打猎,手把手教他拉弓。

会在他犯错时教训他,事后告诉他为什么挨打,也会在他有了点成绩后逢人就大声地说“这是我儿子!”。

这么样一个人,早就已经令他深深地认为他是他一个人的父亲,是满心里他崇拜的那个人。

他诚然也认为十四年的朝夕相处,生死相依,不可能会完全抵不上一个分离了十七年的发妻。

他若是有那么深爱他的发妻,那足能说明他不是个忘恩负义之人,他若不忘恩负义,便没有任何道理去罔顾陪他多年的继室了。

可是,若这些都合情合理,那谁又能来解释他把林夫人送离京师的行为呢?

他也不想罔顾这些,死钻牛角尖,但一切都还缺少些合理的解释,不是吗?

“他与我先后十五年,成亲十四年,若他的爱护只是逢场作戏,那也做得太累了吧?”

林夫人站起来,对着烛光望了会儿,然后道:“天色不早,早点歇息吧。”

晏衡凝眉,说道:“如果我放弃当世子,阿娘来当这个正妃呢?”

“傻孩子!”林夫人笑了,“我是正妃,你却不是世子,你觉得你日后能活得舒心吗?”

晏衡没吭声。

诚然,若让晏弘当了世子,跟前世的结局也不会有分别。

“就且这样吧。”林夫人拍拍他肩膀。

晏衡静立半日,最终嗯了一声,起身送她。

窗外灯笼摇摇晃晃,将一院花枝照出几分清寂。

隔墙的院子里传来几声咳嗽,不知是谁在这清夜里又染上了风寒。

晏稀望着林夫人落在地上的影子,渐渐又把脚停住。

他依然不明白,眼前的她胸怀坦荡,对未来一切充满笃定,她坚定,她自信,她也安然包容着来自于命运里的一些意外。

从她方才的话里也可见,她未必没有想过与丈夫的情份会有遭受考验的时候,那么即便是被丈夫舍弃,又怎么会想到去寻死呢?

前世他从始至终没有与她有过这样的一番谈话,甚至压根都没有涉及这样的话题,因而事后对她的死因他自是深信不疑。

可如今想起来,他并没有亲眼看到她如何割腕,也没有亲耳听到她要离开他前去赴死,他看到的仅仅是她的遗体,难道这里头就不能还有别的内幕?

换句话说,凭什么她就一定是自尽的呢?

“阿娘,”他喃喃出声,望着活生生走在前方的母亲。

林夫人回头。

晏衡内心里翻腾,不知如何出口。

假若她不是自尽,那凶手又是谁?

是他的父亲吗?

毕竟送林夫人回祖籍居住这句话,是晏崇瑛亲口说出来的,既然作出眼下这样的选择是他们相互商量好的,那晏崇瑛后来为什么他又要送她离开?

有了这种种,晏崇瑛的嫌疑似乎并不少。

但就算是他杀的,也得有个理由,若晏崇瑛是寻常人倒罢,他一个踩着万千尸骨过来的人,无数次危机时刻都是林夫人在陪伴他,就是颗石头也捂热了。

晏崇瑛又不是疯了,即便负她也就负了,他为什么要杀她?

“气色这么怎么不稳,是不是哪里不妥?”林夫人问。

晏衡垂眸,接而侧首避开了她的视线。

仲春的晚风吹到脸上,凉凉地倒是使人清醒。

是自尽还是被杀害,他尚且只是猜测,没有十足的证据。

此时此刻他反倒有些盼着沈氏母子到来,如今只有他们到来,前世的谜底才能揭开。

金粉

金粉

  • 状态:完本
  • 类型:影视动漫
  • 作者:青铜穗

快活容易走上人生巅峰的李南风,万没想起这一生会突然暂时中断在晏衡那黑心竖子的手上,醒过来后她准备好了之久三十页纸的人生攻略,矢志不移要为己为民除害……入夏以来这已是第三场暴雨,早上出门得急,也没顾得上看天象,此时斗大的雨滴敲打着马车上的油毡布,如同战马奔腾,情势紧急。。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搜查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