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章 引剑出窍小说

第十章 引剑出窍小说

发表时间:2020-10-19 07:16:52 作者:水煮江山

个小小的身影,站在悬崖边,紧紧地的拽着拳头,长啸嘶吼。在他的面上,有喜悦之情,有泪水。迅速,这一切便被冷风凝干,挂起了月梢。又是半年后。“张麻子,给,这是小铃儿的腿……”“谢谢您洛竹!洛竹,你不去看大门中大比吗?昨天是门中大比……”“张麻子,给,这是小月儿的屁股……”。

>>>《飞流逐仙》章节目录<<<


《第十章 引剑出窍》精选

  云奕十三山,变幻着颜色,摧老了雪,弄残了青。冬去春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半年后。

  “张麻子,给,这是小月儿的屁股……”

  “谢谢洛竹!”

  绿水绕青山,青山依旧还。小洛竹爬上了舍身崖,崖上早早的等候着茶凤图。两人对坐,一者说,一者依言而行。

  风吹过崖,带来了青草的味道,酒香随着风送出很远很远。突然,从那崖上传出一声大叫,这个声音欣喜若狂。

  “他大爷的,我终于炼气啦!”

  从下往上视,一个小小的身影,站在悬崖边,紧紧的拽着拳头,仰天咆哮。在他的面上,有喜悦,有泪水。很快,这一切便被冷风凝干,挂上了月梢。

  又是半年后。

  “张麻子,给,这是小铃儿的腿……”

  “谢谢洛竹!洛竹,你不去看门中大比吗?今天是门中大比……”

  “不去了!”

  崖上,茶风图十指绕风,缓缓的比划着剑式,小洛竹紧盯着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缕意念,自己也捏着法指。指印转换之时,识海似有五柄飞剑正在翻飞缠绕。他已经在开始温养剑魂并炼剑式了,这很不科学,可是茶凤图说,非常之人,当用非常之法。几回回历死经生,多少次血洒满地,剑魂呀剑魂!每一日,他都在那五柄小飞剑的折磨中惨呼、痛醒。

  如此往返。

  “洛竹,洛竹!大公主要去凌霄剑派了,今天就走!”润生远远的奔来,他如今已经是炼气中阶弟子,而小洛竹还在低阶最底层。

  像剪纸一般清丽无双的云落雪,随着那浩荡的剑势,飞走了。小洛竹遥望着她消失的天际,久久不语,半晌,他收回目光,重重的转身,迈向舍身崖。茶凤图的声音响在耳边:“五灵根修行,慢人十倍,耗材十倍。从今而后,你可愿意忍得,耐得,等得,拼得。”

  大雪,再次降临炊事山,小洛竹爬在茫茫的白雪之中,像极一只黑色的小蚂蚁。寒风灌进他的脖子,他举起酒,以浓烈似刀的酒意硬扛。酒意滋胆,胆魄生气,在他的体内,五柄飞剑,正在流窜,等着脱体而出的那一天。

  画面,在转换,残黄,青绿,白茫,以及那深红。舍身崖,他和他。酒中泡着汗水,酒中浸着失落,酒中更见证了无数次的生死徘徊。他在那风中狂啸,他在那雨中大吼,他在那雪中静默。

  他的身影,一点,一点的拔高。

  他的眼底神情,时尔沧桑,时尔欢愈,时尔孤寂。

  渐渐的,润生不再来了,他去了内门,那是个竞争更加激烈的地方,他必须得全力以赴。在去的那一天,润生十三岁,他十二岁。他们喝光了五酝酒,润生重重的拍着他的肩,浑浊的吐着气:“洛竹,洛竹!”他已经不再鼓励他了,因为他觉得那太过虚伪,入云奕派三年了,洛竹还在炼气低阶。

  渐渐的,云奕派再也没有人会想起他,就连小月儿都已经忘记,云奕派还有这么一个狂人,叫嚣着要娶大小殿下。当然,除了紫云和张麻子,紫云待他依然如故,落雪闻梅院的主人只要得空,便会到炊事山寻他、疑视他。而他依旧每天都在给张麻子画着,一个又一个美女,一个又一个的梦想。

  月明星稀,他孤坐于台,各色的流光,从他的头顶掠过。或许,那里面,便有着那个娇小而精致清澈的女孩,她十二岁了,已经辟谷高阶。听说,她在上一次的门派大比中,夺了同阶的第一名呢。而这一切,都离他好远,好远。他十四岁了,还在炼气中阶。

  又一年!

  阳光,晒在他的身上,照耀着他如刀削一般的脸,那漆黑如墨的眼中,透着狠戾与坚决。茶凤图坐在他的对面,紧紧的注视着他。茶凤图,越来越沧老了,满脸的褶皱,就像那秋天里的八月瓜一样,只是那眼神,却越来越凌厉,每时每刻都在向外透露着雄浑的剑意。舍身崖,没有任何人的神识敢探测这里。

  血,从小洛竹的嘴角,鼻孔,眼睛,耳朵流出来,七窍流血。他整个人渐渐的变成了一个血人,可是他的右手,却像鸡爪一样,撑开,缓缓的、慢慢的举向天空。在他的体内,五柄神剑正在汹涌,正在激昂,正在刺穿着他的奇经八脉。它们就如五条裂牙的毒蛇,将所有能看见的,统统撕碎。

  “师尊!”

  颤抖着的他,突然低唤。

  茶凤图紧咬着牙,低吼:“紧守神魂,引剑出窍!你行的,洛竹!”五年了,整整五年!他看着他只顾低头,只顾看脚,再不曾辩过天空的颜色,再不曾管过风雨冰雪,便是为了这一天。引剑出窍。

  “师尊!我不会死!”

  他微微一笑,可是,却看不出他的笑容,他所有的经脉都已经暴裂,面部已经成了一团血酱。突然,他觉得脖子一凉,似乎是风,好温柔。就像绿萝的手一样,好亲切。

  “我不会死!!!”

  他无声的嚎叫,右手猛力向上一托。

  “嘎嘎嘎!胳胳胳!滋滋滋!”

  那是骨骼的断裂声,那是血箭的喷射声,而他,就像一朵正在怒放中的血莲。不再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他觉得身子好轻,像是没有任何重量,他觉得浑身上下的钻心的痛楚正在远离,他似乎得到了解脱。懒懒的,软软的,绵绵的。他闭了眼睛,眼角的余光,看见了漫天飞舞的飞剑。

  “成功了!洛竹,你成功了!引剑出窍,引剑出窍。只有筑基期的修士才可以办到。可是你,刚刚辟谷……”茶凤图低语着,一颗又一颗的灵丹往他的嘴中灌着,自己却一边吐着血,一边以仅余的法力,导引着他的飞剑从其眉心而入,安抚、归流、静伏。他安祥的睡着,嘴角带着笑,有着婴儿般的满足。

  洛竹醒转,重重的跪在茶凤图的身前,仰视着他。这五年里,虽然,茶凤图对他残忍无比,但是,他也丝毫不悔,他的语音又沉又重:“师尊,我去了。一年后,我会参加门派大比!”

  “去吧,如果你挑战成功,我给你正名!”茶凤图孤立着,有风吹过他的乱发,他在那风中,惊若寒蝉,仿似下一个瞬间,就会倒下。

  “师尊!!!”洛竹的眼眶红了,他现在早就知道,师尊都为他做了些什么,师尊的生命在飞速的流逝。

  茶凤图淡然笑道:“你没有死,我也不会死。休得做此儿女之态,我还等着,某一天,你会把乾坤殿,竖立在凌霄剑派的山颠!”

  等风再来的时候,洛竹在茶凤图的目光中,走下了舍身崖。灵石,已经耗尽,一千颗灵石,堆就了一个辟谷的废材。在山泉中,他洗了个澡,把浑身上下的血迹污秽统统洗尽。水中有鱼,他弹指,一道白光闪现,灵巧的在那水中一扎。这是金云裂天剑!玩得兴起,他挥出五剑,五剑在那水中一阵激荡,水潭,冒起死鱼一片。

  “小小少年,没有烦恼,清早起床,放声歌唱……”

  唱首欢快的歌儿,浑身法力一震,身上的衣裳便干了。就着那水潭一照,赞道:“不错,是个帅小伙!”

  帅小伙手上提着鱼,就着那阳光,走向山下,好像漫天的乌云都被拔开,好似五年的风雨,终究偿还。可是,他知道,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张麻子!”

  “洛竹,你今天还没给我画呢!”张麻子在树上晒太阳,依旧是那老样子,他这一辈子,恐怕也就止步于此,真正的唯美色是其追求了。修行到了筑基期,每上一个台阶,都是前期的数倍、数十倍。

  洛竹笑道:“小爷今天心情好,给你画两副!”

  “嗯?洛竹,难道你本事见涨,一天偷看两个!”张麻子跳下树,屁颠屁颠的凑过来,他今天也觉得洛竹有些不同,左辩右辩,惊呼:“洛竹,你辟谷了?”

  洛竹痞痞的耸了耸肩,晒然笑道:“然也,然也。没办法,谁叫我是天才呢,天天偷看美女洗澡,才能辟谷。嗯,我觉得,恐怕这才是,真正的暗合天地五行阴阳之道!”

  “是吗?你小子就吹吧……”

  “当然!”

  三日之后。初梅闻雪院。

  千里烟波怒涛生,落梅树下又逢君。紫云从天边飞来,如今,她已在两年前的那次门派大比中,成功拜入内门。本应常年在澜月峰居住,但是她贪恋这树梅花,便请托了齐沫,依旧把这里当作了别府。时尔,便会回来小住些时日。

  她收敛了泼雪般的剑光,正欲落入院中,眼光一掠,却骤然凝住。这时,从那远处的林间,缓缓走来一个英俊少年。少年穿着一身青布葛袍,身材颀长,面目如刀,刀刀皆是笔划,眉长且阔,唇薄似纸,脸上挂着懒懒的笑,这神情有些儿吊二郎当。在那双深幽似湖的眼中,又藏着莫名的沧桑与难言的骄傲。若是深视,极易陷入其中,很是复杂的一个人!

  “洛竹,见过紫云师叔!”少年郎单手按在胸前,弯着身子,行的稽首礼古里古怪,乱七八糟。

  “洛竹!哼!”

  紫云微微一愣,眼底似有水花闪过,却转身便走。两年了,整整两年,他再也没来过此地,她去找他,他也避而不见。若不是他今天来,恐怕她都会认为,他已经消失在这个世间。

  “师叔,师叔……”少年郎跟在身后唤着,脚步不停,随着便进了院子。

  紫云回过头,看着他嬉皮笑脸的样子,心中更恼,冷声道:“怎么着,你今天来,是让我给你兑换灵石,还是干嘛?”

  “洛竹是来给师叔送点东西的!”

  “什么东西?”

  “咯!”少年郎背后的那支手,伸到了前面,紫云一看他手中之物,愣了。

  “鱼!”

  少年郎笑道:“师叔,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说着,他硬将那鱼线塞到了紫云的手中,急切的说道:“师叔,这是我亲手烤的,味道不错。你尝尝,尝尝嘛!”

  紫云提着鱼线,烤鱼在她的手中晃来晃去,而她的眼睛,则随着那鱼转动。她完全蒙了,这小子!给一个筑基期的修士送礼,送烤鱼,亏他想得出来。半响,她“噗嗤”一笑,就如春花俏放,面上的寒色尽去,嗔道:“不错,你也辟谷了!唉,还算有点良心,知道烤鱼给我吃!说吧,今天要我帮什么忙?”

  洛竹笑道:“师叔,洛竹想去外事堂领任务!但是,听说那外事堂的任务,只有筑基期的弟子才能领,所以……”

  “哼!”

  紫云打断了他的话,轻喝:“你也知道外事堂的任务,只有筑基期的弟子能领。你一个刚刚辟谷的弟子,想去送死吗?”

  洛竹被她所喝,心中却暖意阵阵,知道她是在担心自己,便笑道:“师叔!可否闭了法阵!”

飞流逐仙

飞流逐仙

  • 状态:完结
  • 类型:玄幻奇幻
  • 作者:水煮江山

小小龟奴为追美而逐仙,一夕得入仙门,天堂和地狱一线间。闲步且闲步,可能会如愿以偿! 飞流逐仙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好好好!”。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搜查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