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七章小说

第四十七章小说

发表时间:2022-09-24 02:29:19 作者:白茉丽

李不才离乌巴图的人头前段时间,一股浓郁的血腥气直冲鼻子,他自幼便在奉天城,哪里没见过这阵仗,脸一白,嘴唇一浑身哆嗦,恶心呕吐了几下,两眼一翻,就晕过去的了。一时间,满朝堂的都是恶心呕吐声。燕渠王皱着眉,挥:“还不把李大人带一直这样,找太医来瞅瞅。”李不才被抬一直这样一时间,满朝堂的都是呕吐声。。

>>>《丞相宠妻如命》章节目录<<<


《第四十七章》精选

李不才离乌巴图的人头最近,一股浓烈的血腥气直冲鼻子,他自小便在奉天城,哪里见过这阵仗,脸一白,嘴唇一哆嗦,干呕了几下,两眼一翻,就晕过去了。

一时间,满朝堂的都是呕吐声。

燕渠王皱着眉,挥手:“还不把李大人带下去,找太医来瞧瞧。”

李不才被抬下去之后,燕霜雪看着众人,问:“诸位大人,还有什么要说的?”

“公主殿下真乃巾帼英雄,这乌巴图心思缜密,恐怕是借着和亲一事,妄图颠覆我朝。幸好被公主识破……”

“是是是,依我看,这乌巴图野心极大,这宫变恐怕也是出自他之手,害得太子殿下颠沛流离,飞白先生,谢公子被冤枉,实在该杀!”

沈飞白和谢悯对视一眼,不屑地一笑,这些老家伙,这么轻易就把把劫持太子,导致宫变的幕后主使,一切罪过都推给了乌巴图。

反正乌巴图已死,乌兰国的残余势力也溃散,死无对证,随他们一张嘴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燕行知瞧准时机,此时站了出来,对燕思礼道:“太子殿下,依我的意思,这事既然已经了结,就该赏罚分明才是。”

“六皇叔的意思是?”

燕行知看了眼燕渠王:“乌巴图一个异族人都能入我皇城,制造宫变,恰好说明了城防的缺失,宫中防守的薄弱,依我看,该好好治治那些拿俸禄不做事的昏官了。不知,三哥意下如何?”

燕渠王看着燕行知,这是给他台阶下了,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他再来硬的,恐怕牵连甚广,不如先顺着他们,日后再做打算。

“六弟言之有理。”

“还有啊。”谢飞扬说,“飞白先生和沛衣公子可是大功臣,你们不好好奖赏?”

燕渠王点点头:“嗯,小谢将军说得也不无道理。”

燕思礼问:“诸位大人有何想法?”

此时,蔡国公上前一步,道:“依我看,什么奖赏对二位公子都是屈才了。飞白先生与谢公子二人满身才华,治世之道,又都是曾经的状元郎,早就该入朝为官了。”

蔡国公旁边的定远侯府侯爷也点头同意:“蔡国公说得有理,我认为这官还不能是普通的官职,需得是干实事的官职,才能不负二位才子一身才华啊。”

“那蔡国公的意思?”

“这奉天书院翰林学士承旨一职我看对飞白先生就再合适不过,而太傅一职该由谢公子担任。”

“不妥!翰林学士承旨乃是未来丞相之选,飞白先生是大才,可也太年轻了些。还是该历练历练。”

“嗯,我同意刘大人说的,还有这太傅一职,我看也委屈了谢公子,倒不如来我工部好些。”

谢飞扬扭头骂:“你们说不合适就不合适?飞白先生十七岁中状元时你还在屡考不中,飞白先生的诗冠绝天下,一副丹青万国来求,你有这本事?还有谢公子,曾祖就是太祖皇帝的太傅,祖父还曾任丞相,他八岁就能写妙文章,十七岁中举,十八岁进奉天书院任书监,你又在哪?你算老几。”

谢飞扬骂得那两人哑口无言,脸色铁青地没再说话。

燕行知说:“我同意。”

燕渠王脸色不太妙:“我觉得此事恐怕还有待商议。”

要是让沈飞白做了翰林学士承旨,谢悯做了太傅,一个掌控朝堂,一个护佑太子,他还怎么下手。

再者,这太傅可不必翰林学士承旨差啊,太子的老师,如今皇帝已经死了,燕思礼继位是迟早的事,在燕朝这太傅入主中书省也不是没有先例。

到时候他们一个丞相,一个中书令,还有他什么事。

“兹事体大,还需……”

燕思礼打断:“我觉得很妥当。吏部可以拟定名单了。”

燕行知和谢飞扬的目光落到燕渠王身上,他只得低头咬牙应了声是。

散朝后,燕渠王出了宫门回府。

他刚坐上马车,两个大臣就找上来了。

“王爷,您看今日朝上这事儿可怎么好?难不成真要让沈醉和谢悯……”

“就是,我看今天这早朝摆明了就是太子那伙人意图分化王爷您的实权,这沈醉和谢悯年纪虽轻,可城府心机不在你我之下,王爷可不能对他们掉以轻心。”

这两个大臣都是他的心腹,当下他便道:“二位大人尽管放宽了心。沈醉与谢悯还轮不到我给他们找麻烦。”

“这……王爷的意思是?”

“树大招风。我朝丞相一职早已空缺许久,且不说这朝中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光是奉天书院里那群恃才傲物的才子们就不会给他好果子吃。随他们去,想找他们麻烦的多得是。”

“王爷英明,书院那群学生公子,恐怕还需得我们暗中煽动,只要让他们挑起事端,哼,沈醉的麻烦可就多了。”

燕渠王笑了笑,掀开车帘,看着外面的街道,愉悦地咂咂嘴:“这奉天城,可要热闹了。”

散朝后,谢悯和沈飞白一同出宫,一路上都有大臣前来道喜,直到出了宫门,到了大街上,各自回府,才剩下他们两人。

“飞白兄,我看今天早朝这事还是有些草率。”谢悯心思细腻,想得也多,“奖赏一事是六王爷提出的,他难道会不知道树大招风的道理?”

“六王爷的意思……他许是急着把这里安定下来,好回自己的焉支山。他这个人,我听先皇提过多次。年轻时,他与先皇就最要好,因为二人志趣相投,无心争斗权利,后来先皇继位,他也自请去往边城,图个自在,先皇还曾想诏他回来,他几番推脱,不肯回奉天城。你多虑了。”

“但愿如此。”谢悯还是忧心忡忡地,“我比起你倒还好些。太傅虽说有机会进中书省,可现在太子未继位,我也就是个闲职。倒是你,未来的丞相,这朝里多少人盯着这个位置,你倒好,一来就占了,恐怕有些人要对你恨之入骨,除之后快了。”

沈飞白喝了一口酒,漫不经心地笑道:“随他们去。我沈飞白怕过谁?他们要是把注意力都转移到我身上,你就安生些。”

“我还是觉得太过草率。飞白兄,你什么都好,就是有一点不好。”

“哪里不好?”

“太过傲气。”

沈飞白又灌了两口酒,抬起袖子擦了擦下巴的酒渍:“傲气有什么不好。这就是我沈飞白。”

“算了,我说不过你。”谢悯看了看四周,“我们去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

谢悯正找他们常去的那家酒楼,却看见告示栏上还贴着素霓的通缉画像,便道:“素霓姑娘这事儿说大不大,可说小也不小。毕竟她杀了人,还是奉天府府尹。”

沈飞白对他拱手一拜:“这事儿我早就打算好了。今日恐怕没时间跟你吃饭喝酒了,我还有要事要办。”

没等谢悯说什么,沈飞白已经转身走了。

丞相宠妻如命

丞相宠妻如命

  • 状态:连载
  • 类型:霸道总裁
  • 作者:白茉丽

一个小捕快俘获丞相大人芳心,并成功成了丞相夫人,丞相大人宠妻如命,她被想调戏,他暴揍户部尚书之子,她被女眷被孤立,他为她靠山,把她宠到了骨子里。白素霓是奉天城总捕头,断案妙手,她不喜欢了三年的那位偶像是燕朝第一剑客,才高八斗爱喝酒时,放荡不羁爱自由的,一张画像就惹得天下女子钟情不己。可没想起她等了三年的第一次朋友见面房子就塌了,一场误会他了婚娶,果断脱粉。他醉酒后在她衣服上题句,把她错认作男子,没想起脱粉路人后这人又死乞白赖地缠上了她,拉她一同当“乱臣贼子”,怎奈情深,最后又成了他的沈夫人。再后来一场误会解开我——“你没婚娶?”“皇帝燕殇体弱多病,无心朝政,燕渠王摄政已久,野心昭昭,路人皆知。沉浸在奢靡中的权贵们还没有意识到这个曾经辉煌而庞大的王朝已经处在风雨飘摇之中。。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搜查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