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四章小说

第四十四章小说

发表时间:2022-09-24 02:29:18 作者:白茉丽

幸苦晚上,已是半夜,各自都去睡了。仅有卫翩若惊鸿一人守在父亲的灵堂,一直到快天黑时卫惊羽和燕霜雪领兵归来时。他们在门外接人,一行人骑着马,但是都稍显疲倦,但眉间却满是喜悦之情。卫惊羽看见了卫翩若惊鸿,抢先跳上马,看了看弟弟,拍了拍他的肩:“哟西的。”谢悯道:“他们在门外接人,一行人骑着马,虽然都略显疲惫,但眉间却满是喜悦。。

>>>《丞相宠妻如命》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精选

辛苦一天,已是深夜,各自都去睡了。只有卫惊鸿一人守在父亲的灵堂,直到快天亮时卫惊羽和燕霜雪带兵归来。

他们在门外接人,一行人骑着马,虽然都略显疲惫,但眉间却满是喜悦。

卫惊羽看见卫惊鸿,抢先跳下马,看了看弟弟,拍拍他的肩:“好样的。”

谢悯道:“诸位战士辛苦了,已备好庆功宴。”

没等他们进门,卫府门前的另一侧就策马奔来一队士兵。

卫惊羽和燕霜雪同时上前一步,握住了剑柄。

谢悯连忙道:“自家人。”

最前面的三匹马上是三个年轻男人,中间那位穿金色战甲的稍年长一些,脸上带着笑,看上去最平易近人。

三人下马,齐齐向燕思礼行君臣礼:“太子殿下——臣等救驾来迟,殿下受苦了。”

燕思礼道:“辛苦诸位将军了,里面请。”

燕霜雪也下马,燕思礼向前一步,两人对那穿金色战甲的男人行礼:“六皇叔。”

燕行知点点头:“嗯,都长大了。我们公主真是随了太祖,女中豪杰。”

两人陪着燕行知,又和沈飞白谢悯打了招呼,一路往府中进去了。

走在后面的两个年轻男人都穿银色战甲,一个是西边杻阳山的李家独子李徒,一个是南边乌苏城谢家,人称小谢将军的谢飞扬。

“飞白先生,沛衣公子,我们可有四五年没见了吧?”李徒是个直爽人,五年前是和沈飞白,谢悯一同在奉天城应考过的,只不过他天生不是个读书的料,没考上,后来就回了杻阳山,子承父业,成了李家的将军。

不过他没继承李老将军霸道凌厉的剑术,反而擅使铁锤,舞得出神入化,力气惊人,在战场上凭借李氏双锤让敌人闻风丧胆。

“是,已有四年了。没想到再见已物是人非了。”谢悯做了个请的手势,两人一同往里面去了。

“飞白先生。”谢飞扬一看也就十七八岁,少年意气,性格也活泼些,一看到沈飞白就开始两眼冒光了。

“你就是谢家的二公子谢飞扬吧?”

“如此玉树临风,潇洒帅气的天下除了飞白先生就是我谢小爷了。”谢飞扬从腰兜里掏了颗梅子含在嘴里,“有机会,能不能跟飞白先生请教剑术?”

“沈醉荣幸之至。”

谢飞扬点点头,往卫府里走的时候扭头看见走在一旁的素霓,问:“这位姑娘也习剑?”

素霓看了他一眼,对他怀疑的语气很不满:“姑娘怎么了,你们男人可以习剑,怎么女子不行?”

“好凶的姑娘。”谢飞扬咂咂嘴,“你背上的剑是白虹?这么有名的剑有点可惜。”

素霓叉腰,看着他冷笑道:“小子,剑配人的道理没听过?我能用白虹是因为我有资格。”

沈飞白说:“你可别小看女子,她们不比男人差。而且,这位好凶的姑娘剑法不在我之下,你还未必打得过她。”

谢飞扬说:“不可能。我不信,切磋过才知道。”

素霓看了眼谢飞扬背上的弓箭:“你又不用剑,在这儿唠叨什么?”

“我不是不用剑,我只是不经常用剑。整个燕朝谁不知道,我谢小爷是百步穿杨的神弓手?”

“我不知道。”素霓懒得搭理他,往前走了。

谢飞扬追上去,不服气地要和她打一场。

庆功宴上,他们边吃边商议之后的打算。目前有了四家做靠山,燕渠王是肯定不敢轻举妄动了,可是如果要回奉天城,他们四家必须跟着回去,否则很难压制燕渠王。

沈飞白和谢悯眼下的任务就是说服这四家跟着他们一起回奉天。卫家这边应该没有问题,他们帮卫惊羽救出了他弟弟,可以说服他让卫惊鸿跟着去。

而且,谢悯记得,卫家之前两代都是皇帝身边的贴身侍卫,只不过后来因为燕渠王分化了朝中实权,四家去了边城,这个惯例也就失效了。

卫惊羽端起酒碗,说:“因为父亲尸骨未寒,所以庆功宴只能简单些,还望各位海涵。”

“大公子说的什么话,我接到沛衣公子的书信,说燕渠王和乌兰国人有勾结,害死了卫老将军,我真是气得一口气没喘过来!这个狗贼,数年前把我们四家逼走,现在又意图谋反,谋害太子,等见到他我一定一锤砸他个脑袋开花!”

燕行知道:“李徒的话有道理,眼下我们还不能掉以轻心。听说燕渠王已经在赶来的路上?”

谢悯点头:“是。再过两三个时辰大概也就到了。形势严峻,更需四位合力护送太子回奉天城,燕渠王一时忌惮,也就不敢贸然行事,我们才有机会拿回皇位。”

李徒道:“护送肯定没问题。包在我们身上,他燕渠王要是敢动太子殿下一根汗毛,我一锤砸他个脑袋开花。”

谢飞扬丢了颗花生米在嘴里,道:“我说李徒,你是不是就会这么一句啊,翻来覆去的,没文化就叫你多读书。”

“谢飞扬,你少跟我杠。信不信我一锤……”李徒哼了一声,“我不跟你个毛头小子计较。”

“你说谁毛头小子?”谢飞扬拍桌子站起来。

燕行知叹气:“行了,你们两个吵一路了。这是什么地方,太子殿下还在,卫老将军的灵柩还停在你们身后呢,安静点。”

卫惊羽说:“谢公子,飞白先生,你们有什么就直说吧。”

“那我就直说了。”沈飞白扫了一圈几个人的脸色,“我想四位跟我们回奉天城。”

李徒一听就不干:“这个我可能不行。我就是个粗人,脾气又暴,跟奉天城那群老家伙处不来。”

谢飞扬也犹豫:“我得跟我大哥商量商量。”

燕行知也道:“我知道二位是为了太子殿下,不过此事确实有些突然,可否容我们想想?”

“这个自然。”谢悯笑道,“几位是该好好想想。”

入了奉天城,其中势力庞杂,局面更是错综复杂,稍有不慎,都有可能命丧于此,而且,他们进城后是肯定不能带自家兵马的,这样一来,一方面是牵制住了燕渠王,只要他敢动手,这四家一定挥师下中原,直逼奉天城;另一方面却也给了燕渠王威胁四家的软肋,若是沈飞白与谢悯两人走错一步,都有可能全盘皆输。

走出这一步确实需要很多深思熟虑。

沈飞白还有一个顾虑,这四家虽然是站在他们这边,可时隔多年,谁知道他们是不是各怀心思,早已离心呢?

丞相宠妻如命

丞相宠妻如命

  • 状态:连载
  • 类型:霸道总裁
  • 作者:白茉丽

一个小捕快俘获丞相大人芳心,并成功成了丞相夫人,丞相大人宠妻如命,她被想调戏,他暴揍户部尚书之子,她被女眷被孤立,他为她靠山,把她宠到了骨子里。白素霓是奉天城总捕头,断案妙手,她不喜欢了三年的那位偶像是燕朝第一剑客,才高八斗爱喝酒时,放荡不羁爱自由的,一张画像就惹得天下女子钟情不己。可没想起她等了三年的第一次朋友见面房子就塌了,一场误会他了婚娶,果断脱粉。他醉酒后在她衣服上题句,把她错认作男子,没想起脱粉路人后这人又死乞白赖地缠上了她,拉她一同当“乱臣贼子”,怎奈情深,最后又成了他的沈夫人。再后来一场误会解开我——“你没婚娶?”“皇帝燕殇体弱多病,无心朝政,燕渠王摄政已久,野心昭昭,路人皆知。沉浸在奢靡中的权贵们还没有意识到这个曾经辉煌而庞大的王朝已经处在风雨飘摇之中。。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搜查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