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八章小说

第三十八章小说

发表时间:2022-09-24 02:29:15 作者:白茉丽

素霓指指卫将军胸前的伤口道:“看这里,除了脖子上,腹部,胳膊上,这些伤口更像是剑伤。并且这把剑……我望着除了点面熟。”卫惊羽问着:“你的意思是,家父是被剑客所杀?”素霓扭头看向徐楚楚:“楚楚,你还记得我你那个好友祁仲吗?”徐楚楚上前去看了几眼卫惊羽问道:“你的意思是,家父是被剑客所杀?”。

>>>《丞相宠妻如命》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精选

素霓指着卫将军胸前的伤口道:“看这里,还有脖子上,腹部,胳膊上,这些伤口更像是剑伤。而且这把剑……我看着还有点眼熟。”

卫惊羽问道:“你的意思是,家父是被剑客所杀?”

素霓转头看向徐楚楚:“楚楚,你还记得你那个好友祁仲吗?”

徐楚楚上前来看了一眼伤口,点点头:“记得。他身上的伤口和卫将军的一模一样。”

“这是僧客抱石的宿池剑,他曾在奉天灭了富商贾家满门,没想到又跑到这里来了。”素霓又仔细看了看卫叔恭身上的其他伤口,他身上的剑伤很多,可以推测生前必定经历一场艰难的死战。

“但是……我还是觉得只凭抱石一人恐怕杀不了卫将军。这里,”素霓指着卫叔恭腰侧的一处剑伤,“这个伤口又和宿池剑造成的伤口不同,但是我也看不出来这是什么剑。”

卫惊羽听她说了半天也没怎么听明白,问:“你们说的僧客抱石是?”

“燕渠王的杀手。”

“他怎么会和乌兰国的人搅合到一处?”

沈飞白说:“这也不难理解。燕渠王在奉天已是权势滔天,但也不等于高枕无忧,他还有一个最大,也是最致命的顾忌,就是卫李谢燕四家,虽然你们镇守边城,但手中有兵权,单看倒不足为惧,若四家齐心,便是他最大的威胁。”

“再者,卫将军曾是欧介子大师的大弟子,现在天下都在争天子剑,你卫家当然成了关键。燕渠王一路上来并没有下死手,打的也是等我们打听出天子剑的下落再一网打尽的主意。”

卫惊羽怒砸了一下身后的柱子:“他和乌兰国搅合,这是叛国啊!边境这么多百姓,因为他的私心流离失所,我们卫家死了那么多兄弟,他这样的人若是做上了皇位,岂不是天下百姓的不幸!”

谢悯温和劝道:“卫公子,燕渠王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相信你也有所了解,他手段狠辣,有野心,虽然在一些政务上颇有建树,但他心中无民,鼠目寸光,始终难当大任。”

沈飞白道:“还有一事,卫将军的义妹,虞妃娘娘也已在宫中自刎了。”

卫惊羽攥紧了拳头,努力镇定下来,看向两人,道:“我知道了。眼下几位是如何打算?我弟弟被抓,我原本是打算今夜就整顿兵马杀到乌兰国营帐去。”

“他们要知道天子剑的下落,固然不会杀二公子,但只怕你此去会中计,我们还是商量商量为好。”

“好,我听飞白先生和谢公子的。”

几人来时饿了一路,卫惊羽叫厨房给他们做了些简单的饭菜,他们个个吃得津津有味,他却因为弟弟还不知在何处,有没有受刑苦而忧心忡忡,看着面前的白饭馒头,实在没有胃口。

沈飞白咬着半个馒头,伸手去拿卫惊羽面前的咸菜,抬眼扫了他一眼,劝道:“我劝大公子还是吃点的好,有了力气才能做事。”

谢悯拿起筷子放到他手里,道:“大公子不必担心二公子,乌兰国人不敢为难他,毕竟他们还要靠二公子逼迫你说出天子剑下落。”

沈飞白道:“你今晚不去救二公子,他们比你还急。他们已经带兵驻扎在鱼梁州数月,粮草恐怕已快用尽了,速战速决对他们最有利,所以,我猜,明早他们一定会有动静,等着吧。”

卫惊羽觉得他说得有道理,冷静下来认真想想,确实如此,他们与乌兰国人已交战数月,近几天来他们的行动确实增多了,显得十分急切,而这个时候,他们越急,他就更不能自乱阵脚。

吃饱之后,他们各自回房住下,素霓和小虞住一间,她打了热水要给自己和小虞洗洗澡。出来这么多天,身上都有味道了。

有人敲门,素霓去开门,是卫惊羽的夫人。

卫夫人是个哑巴,对着素霓比划半天,她才明白,原来她是问她要不要换洗的衣裳。

素霓摆摆手,卫夫人笑了笑,往燕霜雪的房间去了。

她盯着卫夫人的背影看了许久,觉得有点奇怪。看卫夫人的长相模样,还有行为举止,一点也不像常年住在边城的人,她的手指纤细,白白嫩嫩的,一看就像是会弹琴的大家闺秀。

她观察过这卫府里的女人,除了她,所有人的脸上都有风吹日晒留下的红斑,皮肤也略显粗糙,但她却不一样,皮肤细腻光滑,脸色苍白的程度倒不像是气虚体弱导致,而是常年不见日光。

“你在想什么?”

耳边冷不丁想起一道声音,素霓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沈飞白,吸了口气,道:“你走路没有声音吗?”

“我在你身后站半天了,你都不理我。”

“有事?”

“无事,来看看。”

“看什么?”

沈飞白笑着指着她:“你。”

素霓拍开他的手,进了屋子,把门关上了。

第二天一早,天还蒙蒙亮,还睡得迷迷糊糊的素霓就听见外面杂乱的脚步声和吵闹的说话声。

她穿好衣服出去看,听见一阵号角声远远地传过来,而整个卫府中的将士正在往门前聚集。

她开门的同时,隔壁的徐楚楚和燕霜雪,秦细怜也出来了,几人对视一眼,看见沈飞白和谢悯都在卫府门前,便走了过去。

“公子,出什么事了?”秦细怜走到谢悯身边,问道。

“乌兰国来犯,就在城下。”

倒还真给沈飞白说中了。

所有人都整装待发,几人也跟着去,牵了几匹马正要走,卫夫人突然从府中跑出来,奔到卫惊羽身边,把一个荷包塞给他。

卫惊羽一边接过荷包一边连忙抬手给她挡太阳,十分呵护,两人打手语,素霓不知道在说什么,不过大概能猜到,夫君出去保家卫国,战场厮杀,总是要说些离别的话,因为谁也不知道这一面是不是最后一面。

秦细怜在旁边感叹道:“卫公子和他夫人的感情真是让人羡慕又心疼。”

“这话怎么说?”

“卫夫人看起来不像这里的人吧?”秦细怜见素霓点头,又继续说,“她原本是江南四州一个官吏人家的千金小姐,后来有一年卫家经过江南时在那里待了一个月,卫夫人与卫公子相识相爱,卫夫人家是想要卫公子留在江南,凭他的本事,做个从三品武将不难。”

“可是卫公子不愿意,他要随父亲去边城守疆卫土,边城苦寒,又时不时有敌军来犯,上了战场就是生死有命,他也不愿辜负卫夫人。本以为两人缘分就此尽了,谁知道,就在卫家军走了三个多月之后,卫夫人竟然孤身一人从江南走到了鱼梁州,走了三个月。”

“这卫夫人原本也不是哑巴,是因为卫公子的事与家里人闹翻,被关起来,她自己喝了毒药想一死了之,又被救下,捡回一条命,又被逐出家门,后来,千里之行,来赴卫公子。”

“怪不得我就觉得她与这里有些格格不入。原来还有这样的故事。”

“卫公子把她爱护得很好,重活累活一律不让她碰,她又是娇弱的千金小姐,从江南走到鱼梁州的途中落下了病根,身体更差。说是晒不了这里的阳光,一晒皮肤就会溃烂。”

素霓见卫惊羽把卫夫人送回台阶上,让小厮撑了一把伞。

她站在大门里,看着他们远去的方向,素霓落在最后,看见她一直站在那里,目送着卫惊羽。

素霓问秦细怜:“你说卫夫人与卫公子相识不到一月,她要有多喜欢卫公子才会放弃安逸富庶的生活,走了三个月,到这苦寒的边城?”

秦细怜看着前面那个人的背影,淡淡笑道:“谁知道呢。也许,这世上总会有一个人让你心甘情愿地为他死,为他活,或者,为他背叛一切。”

素霓勒了勒缰绳,道:“我不这么想。”

秦细怜侧头看向她,对上素霓一双晶亮的眼睛,她说:“人活着很不易,何必为了一个人随意放弃自己的生命。我与喜欢的人,要活一起活,要死一起死。”

她说完,抓紧缰绳,骑着踏云哒哒哒地往前去了。

“可这世上哪有那么多人能掌控自己的命呢?”

丞相宠妻如命

丞相宠妻如命

  • 状态:连载
  • 类型:霸道总裁
  • 作者:白茉丽

一个小捕快俘获丞相大人芳心,并成功成了丞相夫人,丞相大人宠妻如命,她被想调戏,他暴揍户部尚书之子,她被女眷被孤立,他为她靠山,把她宠到了骨子里。白素霓是奉天城总捕头,断案妙手,她不喜欢了三年的那位偶像是燕朝第一剑客,才高八斗爱喝酒时,放荡不羁爱自由的,一张画像就惹得天下女子钟情不己。可没想起她等了三年的第一次朋友见面房子就塌了,一场误会他了婚娶,果断脱粉。他醉酒后在她衣服上题句,把她错认作男子,没想起脱粉路人后这人又死乞白赖地缠上了她,拉她一同当“乱臣贼子”,怎奈情深,最后又成了他的沈夫人。再后来一场误会解开我——“你没婚娶?”“皇帝燕殇体弱多病,无心朝政,燕渠王摄政已久,野心昭昭,路人皆知。沉浸在奢靡中的权贵们还没有意识到这个曾经辉煌而庞大的王朝已经处在风雨飘摇之中。。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搜查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