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七章鱼粱城小说

第三十七章鱼粱城小说

发表时间:2022-09-24 02:29:15 作者:白茉丽

夜深,密林里蚊虫非常多,素霓被咬醒,从布袋里找了驱蚊虫的药撒在他们几人周围。沈飞白和谢悯紧靠着背睡得很香,燕思礼靠着秦细怜的胳膊,所以是风寒散了,睁着一双大眼睛,空空荡荡他望着她。这边徐楚楚靠着燕霜雪的肩也睡着了了,燕霜雪却没睡,而已闭着眼。素沈飞白和谢悯背靠着背睡得很香,燕思礼靠着秦细怜的胳膊,应该是风寒散了,睁着一双大眼睛,空荡荡地望着她。。

>>>《丞相宠妻如命》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鱼粱城》精选

夜半,密林里蚊虫十分多,素霓被咬醒,从布袋里找了驱蚊虫的药撒在他们几人四周。

沈飞白和谢悯背靠着背睡得很香,燕思礼靠着秦细怜的胳膊,应该是风寒散了,睁着一双大眼睛,空荡荡地望着她。

这边徐楚楚靠着燕霜雪的肩也睡着了,燕霜雪却没睡,只是闭着眼。

素霓从包袱里拿出仅剩的一个糖饼,递给燕思礼,他摇摇头。

素霓看着他瘦得尖了的下巴,不免感叹,十几天前见时还是个圆润的胖小子,才过了几日就瘦得皮包骨。

她把糖饼放回包袱,把倒在草丛里睡得流口水的小虞拽回膝盖上,也闭眼睡了。

树林上空有一轮弯月,一层稀薄的白云浮着,并没有风,但周围的树叶突然开始轻微地响动起来。

燕霜雪睁开眼,看见与秦细怜相隔两棵树的树干上有一个黑色人影。

她立即抽了剑朝那人影飞过去,一剑毙命,树上的人掉了下去。

秦细怜也醒了,朝后看了一眼,只见背后的树上立着黑色人影,八棵树,八个人。

一道剑光射向燕霜雪的眼睛,她从秦细怜身边踩着树干飞了过去,秦细怜也紧跟其后。

树上的几个人都手握长剑,戴着黑色鹰嘴面具,沉默而肃杀。

燕霜雪侧身躲过朝她喉咙擦来的剑刃,伸手抓住树枝的同时踩了一脚那人的肩膀,越过树梢,抽出插在树干上的剑,回身一扫,抵住同时劈下的四把剑。

秦细怜也被四人围在中间,她长袖翻飞,飞针毒镖从袖中射出,扫向四方。

整个树林里只听得见叮叮叮的兵器相撞声,看得见剑影乱飞,到最后剩下八具尸体,血腥气蔓延。

素霓站在燕思礼前面,看见燕霜雪一剑刺进杀手的咽喉,狠狠往树干上一扎,随后拔剑,血狂飙乱溅,心里啧啧个不停,好好一个公主转眼就成了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

她余光里瞥见燕思礼站在身侧,一把捂住他的眼睛:“小孩子看什么看,睡觉去。”

沈飞白把素霓的手拉开,说:“让他看,好好看,他以后承受的可要比这些鲜血强百倍。”

素霓倒是没想到沈飞白这个人整个地一散漫浪客,教导起小孩子来这么严。

她甩开沈飞白拉着她的手,回身坐回去了。

燕霜雪和秦细怜一身血污地回来,几人都没了睡意。

“有点奇怪。这次来的杀手是蛇灵的十二鬼客,而且除了死的那四人其他八个人全都来了。”

秦细怜胳膊上受了点伤,素霓正给她包扎伤口,问:“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满庭芳是什么地方,消息四通八达之地。我在满庭芳数十年,这些不过皮毛而已。”

“这次不是小打小闹了,恐怕事情有变。”谢悯看了沈飞白一眼。

素霓说:“他们不就是想知道天子剑的下落,不动真格是等着我们去找,好来个坐收渔翁之利。现在又突然派出鬼客,估计是有了天子剑的消息。”

沈飞白沉吟道:“我们得快些赶路了,我怕鱼梁州有变。”

第二日天未明,几人便上路了,接下来几日只稍作歇息,其余时间都在马不停蹄地往鱼梁州赶。而离鱼梁州越近,路上遇到的流民就越多,打听之后说卫家军与乌兰国交战一月有余,城外战火纷飞,田地尽毁,城内粮食因为交战所剩无几,这些百姓活不下去,只能往奉天走。

不过,也奇怪,自从那夜几个杀手之后直到他们已经在鱼梁州城门下了,也没再遇见一个杀手。

他们进了鱼梁州后不见传闻中的繁华喧闹,车马不息,只有空无一人的街道,损坏的门面,以及一地的枯草。

鱼梁州寒凉,他们到时是早晨,淡淡的白雾浮在城中的街巷里,更像一座凄凉的空城。

素霓走上前来,问:“卫府到底在哪啊,我都快饿死了,赶了这么多天路就只吃了些野果子。”

小虞也跟着附和:“是啊是啊,快饿死了。”

沈飞白回头安慰她们:“马上就到了,这不是雾太大,一时找不到了么。稍安勿躁,稍安勿躁。”

又在城中七拐八绕一段时间之后,沈飞白还是没找到卫府。

“飞白兄,你不是说你来过一次吗?怎么找不到?”谢悯都开始怀疑他了。

沈飞白面露尴尬之色,回头看向燕霜雪:“公主,你知道吗?”

燕霜雪冷漠地回答“不知道。”

这街上也找不到一个人问路,几个人正坐着发愁,路边跑过一个小乞丐,沈飞白立即上前喊住了他。

小乞丐正在啃油腻腻的鸡腿,忽然看见沈飞白,一下子瞪直了眼睛,大叫一声:“你是飞白先生!”

“正是沈醉。”沈飞白拉他到一边,问,“小兄弟,问一下卫叔恭将军府上怎么走?”

“我刚从那里出来,带你们去。”小乞丐很热情地走在前面,一个劲儿表达对沈飞白的崇拜之情,“飞白先生,我会背你的诗,会好几首呢。还有我们好多小乞丐都会背,简直滚瓜烂熟。”

沈飞白摸摸他的头顶,笑道:“多谢多谢。小兄弟,你到卫府做什么?”他看了眼小乞丐手里的鸡腿。

“我这不是偷的。”小乞丐立马说道,“是卫府办丧事,城里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我好几天没吃东西了,到卫府帮忙他们给我的。”

沈飞白心里咯噔一下:“谁的丧事?”

“卫将军。跟乌兰国交战时死的,听说只有他回来了,还是他的马给驮回来的呢,他小儿子好像还被抓走了。”

几人到了卫府门前,只见白绫高挂,两只白色灯笼在飘来荡去,两个戴白孝的小厮跪在门口接待吊唁的客人,可实际上这座空城里也没有多少人了。

小厮听说他们是从奉天来的,立马进去通禀,很快就把他们迎了进去。

灵堂设在庭院里,黑棺停在堂上,棺前竖着卫将军的惊鸿剑,只有几人跪在旁边烧纸,看起来像是府里的婢女和小厮。

卫叔恭也曾是燕朝叱咤风云的四将军之一,戎马一生,没想到最后战死沙场,灵堂下竟跪不满十人,吊唁的人也没有。

素霓跟在谢悯身后,问他:“这卫将军也没有个女主人么?”

谢悯低声道:“卫夫人生第二个孩子时难产去世,她与卫将军鹣鲽情深,卫将军后来也没有再娶女子,独自教养两个儿子长大。一家人守在这苦寒的边城,还能让它如此繁华,已是难得。”

正说着,一个身着铠甲的高大男子从灵堂一侧走了过来,与沈飞白和谢悯拱手拜了拜:“飞白先生,谢公子。”他看向后面瘦弱苍白的燕思礼,行了一礼,“太子殿下。”

“卫公子不必多礼。”燕思礼说话声音虽小,却倒有几分威严的贵气。

几个人在卫叔恭的灵前上香跪拜之后,卫惊羽把几人引入灵堂另一侧的厢房中。

“宫里的消息一传出,父亲就猜到太子会来此,原本打算亲自前去迎接太子,谁想到这时候乌兰国竟然陈军边境,说是我朝没有诚意和亲,还杀光了使团两百多人,就此开战。父亲和我只得先以大战为重,故此没有去接太子,还望太子见谅。”

燕思礼说了句无妨,卫惊羽看了一眼跟随的几个人,眼中有戒备之意。

沈飞白便解释:“都是自己人。这几日都是他们护送太子至此。”

谢悯问:“卫将军身经百战,怎么会战死于乌兰国,这其中是否有蹊跷?”

“谢公子明鉴,虽然家父年事已高,但从军几十年,从作战到杀敌都十分厉害,可就在前几日,他带兵突袭敌军营帐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竟然战死,我弟弟惊鸿也被俘虏,生死未卜。”

沈飞白看了素霓一眼,对卫惊羽道:“不知道是否方便,可以让我们素霓帮忙查验一下卫将军的尸身。”

“当然方便。不知这位姑娘是?”

“奉天前总捕头白素霓。”

卫惊羽没想到她一个女子竟然是奉天的捕头,不免有些刮目相看,起身道:“有劳白姑娘了。”素霓站起来拍了沈飞白胳膊一下:“谁跟你我们了,你这人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

沈飞白笑着说:“你是飞白爷爷,怎么不是自家人了?”

素霓推开他,往前走:“别挡爷爷路。”

几人又来到灵堂开馆验尸,素霓不是仵作,不会他们那套验尸的法子,但看的死人多了也懂不少。

“卫公子,乌兰国人用的是什么兵器?”

“弯刀,月牙状,刀尖有钩子。”

“可是卫将军身上的伤口不是弯刀所致。如果是弯刀所伤,伤口应该是极细的,而且你说刀尖还有钩子,皮肉不应该是完好无损的,起码也要有类似小刺一般的伤口。但是这些都没有。”

丞相宠妻如命

丞相宠妻如命

  • 状态:连载
  • 类型:霸道总裁
  • 作者:白茉丽

一个小捕快俘获丞相大人芳心,并成功成了丞相夫人,丞相大人宠妻如命,她被想调戏,他暴揍户部尚书之子,她被女眷被孤立,他为她靠山,把她宠到了骨子里。白素霓是奉天城总捕头,断案妙手,她不喜欢了三年的那位偶像是燕朝第一剑客,才高八斗爱喝酒时,放荡不羁爱自由的,一张画像就惹得天下女子钟情不己。可没想起她等了三年的第一次朋友见面房子就塌了,一场误会他了婚娶,果断脱粉。他醉酒后在她衣服上题句,把她错认作男子,没想起脱粉路人后这人又死乞白赖地缠上了她,拉她一同当“乱臣贼子”,怎奈情深,最后又成了他的沈夫人。再后来一场误会解开我——“你没婚娶?”“皇帝燕殇体弱多病,无心朝政,燕渠王摄政已久,野心昭昭,路人皆知。沉浸在奢靡中的权贵们还没有意识到这个曾经辉煌而庞大的王朝已经处在风雨飘摇之中。。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搜查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