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五章千里不留行小说

第三十五章千里不留行小说

发表时间:2022-09-24 02:29:14 作者:白茉丽

素霓给燕霜雪敷了几天药,吃了几颗药丸后她在第四天早晨醒了,而已身体还虚弱无力,没办法坐着,偶尔会站出来活动活动。她分外的沉默寡言,神色淡漠,与素霓之后没见过的那个心高气傲的公主判若两人。四人就在洞里住了十多天,都是徐楚楚回去采草药买吃食,再后来燕霜雪身她格外的沉默寡言,神色冷漠,与素霓之前见过的那个心高气傲的公主判若两人。。

>>>《丞相宠妻如命》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千里不留行》精选

素霓给燕霜雪敷了几天药,吃了几颗药丸之后她在第三天早上醒了,只是身体还虚弱,只能坐着,偶尔站起来活动活动。

她格外的沉默寡言,神色冷漠,与素霓之前见过的那个心高气傲的公主判若两人。

四人就在洞里住了十几天,都是徐楚楚出去采药买吃食,后来燕霜雪身体恢复了,也跟着出去活动活动筋骨,因为身份特殊,所以出门要戴竹斗笠。

“我看公主恢复得也差不多了,在这里待久了对白姑娘也不利,我们商量一下之后往哪去。”

小虞立即开口:“去鱼梁州。”

鱼梁州是燕朝最北边的一个边境小城,与多个异国接壤,所以商业贸易往来频繁,繁华热闹。

“你怎么知道鱼梁州的?”

“飞白先生走的时候告诉我的。他说让我们去鱼梁州找他。”

素霓脸上竟然一红,骂小虞:“他让你去你就去!”

小虞哼了一声,和她赌气,扭过头去玩自己的弹弓不说话了。

一直不曾开口说话的燕霜雪此时道:“我要去。”

徐楚楚问:“找你的剑?”

燕霜雪点点头,徐楚楚就和素霓解释说:“公主的剑原本也在那死人堆里,听说后来被一个商人拿走了,要去鱼梁州古玩市上转卖到他国。”

燕朝的剑历来出名,所以在古玩市上十分抢手。

素霓清了清嗓子,说:“既然这样,那就去鱼梁州,毕竟剑等同身家性命,丢不得。”

小虞在旁边偷偷嘀咕:“虚伪的女人,明明也想去找飞白先生。”

说定之后,四人白日修整之后,在晚上出发前往鱼梁州。

只有两匹马,所以燕霜雪和徐楚楚乘一匹,她原本的衣服也不能穿了,此时身上穿的也是徐楚楚的衣服,素淡的蓝却不衬她身上那骄烈杀伐的气质,而且燕霜雪身高与素霓差不多,徐楚楚比她们矮半个头,衣裳太短了点。

“等进了鱼梁州,给公主换一身衣裳。”

燕霜雪却道:“已经没有什么公主了。叫我燕霜雪。”

素霓自嘲地笑道:“也是,你也不要叫我白姑娘了,怪生疏的。从此,我们都是亡命天涯的人了。”

鱼梁州是燕朝最远的西域边城,与地处中原的奉天城距离一千里,路程遥远,没个十天半月的去不到。

天色微明时,遇到一家客栈,又小又旧,但这方圆十里都是密林,仅此一家,所以她们也只好将就将就了。

离奉天城越远,气温越低,此时天还没亮,冷风刮得冻骨头,徐楚楚带着小虞先进去了,燕霜雪和素霓去拴马。

客栈的木门缝隙里透出温暖的黄光,推门进去,一阵暖流扑面,驱散一身寒意。

客栈的柜台上小二趴在算盘上打盹,脚底下生着一盆火,柴已经烧尽了,留下黑色的炭。

小虞受不了的蹲在火盆边暖手,徐楚楚叫醒店小二。

小二打了个哈欠,咕哝着说:“今天是什么好日子,来住店的这么多……姑娘,只剩两间房了,你要几间?”

“都要了。”徐楚楚解下钱袋,付了钱。

小二带着她们上了二楼,开了最东边的两间房给她们就走了。

素霓一进这房就闻到一股潮湿的霉味,再一摸桌椅凳子,全是灰,房间也狭小,就一张床,一个圆桌子,一个洗脸架,上面有一个落满灰的铜盆。

好在被褥还算干净,没什么奇怪的味道。小虞困得眼睛睁不开,捶着腰一直抱怨说马颠得她屁股都开花了。

素霓一把拽住要往被窝里缩的小虞:“不准睡,先洗洗你这脸,还有你这手,干什么了,脏得跟煤炭一样。”

“哎呀,我不要!出门在外,亡命天涯的,你讲究什么嘛……”

素霓把小虞从床上硬拉起来,扯了她背着的小包的带子把她拴好,她一往后倒就勒脖子,只能站着等她回来。

素霓拿着铜盆出去了,下楼问小二要了热水。

紧闭的门突然响动了一声,脚边火盆里的碳灰被扬出去,落了一地。

素霓扭头看向门外,刚才一股剑气钻进来,她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

她站在二楼,把滚烫的热水放下了。倚在木柱上,往下面的院子里扫了一眼。

一个披着月白色披风的男人站在院子里,挺拔消瘦。

刚才她感觉到的那一股剑气此时从男人的侧边袭来,素霓看见一支细细的短箭在天光里闪着冷芒。

一只长袖从半空里飞出,果断截住那支短箭,卷起来往墙外一丢。

那披风男人这才反应过来,回头朝客栈里边看了一眼。

这不是谢悯吗?素霓眉梢一跳,谢悯在,沈飞白肯定也在,还真是躲不开了。

“公子,外面湿气重,还是回屋吧。”

这女人的声音也熟悉,素霓扭头,看见客栈门推开,出来个紫衣女人。

素霓这才回想起,那日在奉天城外的茶棚也见着秦细怜跟他们在一起,沈飞白和谢悯还有燕思礼易了容,她倒是没有,看来这个看似身不由己的花魁懂得的门路还不少。

沈飞白这招揽人的本事倒真好,秦细怜什么时候也跟他们混到一起了,乱臣贼子,那可是要杀头的,更何况这一路杀手不断。

“沛衣公子,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我们也不欺你,叫飞白先生出来一叙,我们只要太子。”

墙头上乌压压站了一圈黑衣面具杀手,跟那三个装神弄鬼的不同,看身形气势能看出这十几个人都是用剑高手,这么悄无声息地出现,内力和轻功必定不弱。

“叫我出来的代价你们承担得起么?”沈飞白走到院子里,一身扎眼的白衣。

他看了秦细怜和谢悯一眼:“你们进去,这几个人给我练练手。”

素霓倒是有些兴趣了,看沈飞白出剑可是稀罕事。

沈飞白的太白剑通体玄黑,剑长而细,刻云纹,剑柄下是一只振翅高飞的鹤,扶摇直上青天。

素霓的白虹又是白剑,同样的剑长而细,她曾经听过她老师傅说,欧介子铸的五把剑中有双剑,一黑一白,即太白与白虹。

沈飞白虽然佩剑,不过剑却不出鞘,所以她也不知道他的太白剑竟然和自己的白虹是双剑。

素霓正思绪飘荡着,底下一阵剑影狂闪,她只看到沈飞白身形飘忽,步伐极快,白衣若雪,宛如游龙般穿过几个杀手,剑下已然多了十几个亡魂。

素霓看得呆住了,听说沈飞白十步杀一人是一回事,亲眼看见又是一回事。她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沈飞白,他站在倒地的尸体中间,眉眼间尽是狂傲和少年杀意。

果然,果然……沈飞白就是沈飞白,真是举世无双,玉树临风啊。

素霓把能想到的那些词都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见着沈飞白洒脱地收了剑,喝了一口酒,朝客栈内走来,脸上微微地红了。

“你在上面看那么久也不夸我几句?”沈飞白仰起头看向她,脚踩着井口,飞身而上,一个翻身,安稳地抓着木栏坐下了。

素霓往旁边退了一步,不想被他拦在木栏里边,气氛实在是有点不对劲。

“爷爷,怎么不说话?”沈飞白见素霓扭过身去,不搭理他,扯了扯她的袖子。

“爷爷烦着呢。”

“怎么了?”

素霓说:“还不是又遇到你这个狗皮膏药了。”

“难道你不想来见我?”

“不想。”

沈飞白啧了一声,伸手拨弄着她剑鞘上挂着的那个小木牌,说:“还带着这个呢,看来爷爷对飞白实在是情意深厚啊……”

“跟你有什么关系!”素霓转身瞪他,见他笑得一脸温柔,耳根又默默地红了,“你笑什么笑?”

“这不是见到素霓,心花怒放么。”

素霓的心跳咚咚咚地跳得有些快,转念又想到他家那位贤妻,又怒气冲冲地说:“心花怒放个屁!自己出来逃难也不带妻子,男子汉大丈夫的,你丢不丢人?”

“谁说我没带?”沈飞白看着她笑了一下,站起身,冲着自己的屋子吹了声口哨。

素霓回头,看见一只雪白的鹤从他房间飞了出来,扑棱着漂亮的翅膀,落在他肩上,高傲地昂着头,眼睛盯着她。

“这是……”

“我家中的贤妻。”

“啊?”素霓一脸问号。

“我说它的名字叫贤妻。”

素霓的脸忽地一下就红透了:“所以你没娶妻?”

“这不是等着娶素霓么,你在,我哪还看得上旁人。”

素霓又是高兴又是羞恼,弯腰端起铜盆,转身往房间里去了。

“你神经病,谁给只鹤取名叫贤妻。”

沈飞白倚在栏杆上,解下酒壶,仰头喝了一口,伸头看着外面的月色,情不自禁地也笑起来,自己的耳根子其实也红了个透。

丞相宠妻如命

丞相宠妻如命

  • 状态:连载
  • 类型:霸道总裁
  • 作者:白茉丽

一个小捕快俘获丞相大人芳心,并成功成了丞相夫人,丞相大人宠妻如命,她被想调戏,他暴揍户部尚书之子,她被女眷被孤立,他为她靠山,把她宠到了骨子里。白素霓是奉天城总捕头,断案妙手,她不喜欢了三年的那位偶像是燕朝第一剑客,才高八斗爱喝酒时,放荡不羁爱自由的,一张画像就惹得天下女子钟情不己。可没想起她等了三年的第一次朋友见面房子就塌了,一场误会他了婚娶,果断脱粉。他醉酒后在她衣服上题句,把她错认作男子,没想起脱粉路人后这人又死乞白赖地缠上了她,拉她一同当“乱臣贼子”,怎奈情深,最后又成了他的沈夫人。再后来一场误会解开我——“你没婚娶?”“皇帝燕殇体弱多病,无心朝政,燕渠王摄政已久,野心昭昭,路人皆知。沉浸在奢靡中的权贵们还没有意识到这个曾经辉煌而庞大的王朝已经处在风雨飘摇之中。。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搜查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