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四章白虹出鞘小说

第三十四章白虹出鞘小说

发表时间:2022-09-24 02:29:14 作者:白茉丽

素霓望着迎面而来走过来的那三人,艳鬼,小儿鬼,伶鬼,心中一声冷冷一笑,好巧很不巧,那就白给登门了,不杀怎么对得住周生孟明。秦细怜有些不安心,道:“我留下的帮白姑娘。”沈飞白说:“用不着,就这么几个小喽啰还还不够她塞牙缝的。走吧。”沈飞白几个人前脚刚走,就从秦细怜有些不放心,道:“我留下帮白姑娘。”。

>>>《丞相宠妻如命》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白虹出鞘》精选

素霓看着迎面走来的那三人,艳鬼,小儿鬼,伶鬼,心中一声冷笑,好巧不巧,既然白送上门了,不杀怎么对得起周生孟明。

秦细怜有些不放心,道:“我留下帮白姑娘。”

沈飞白说:“用不着,就这么几个小喽啰还不够她塞牙缝的。走吧。”

沈飞白几个人前脚刚走,就从树上落下一批戴青铜鬼面的人,个子都和小儿鬼差不多,看起来应该是他的下属。

素霓转头跟徐楚楚说:“离远点,我怕他们的血脏了你的裙子。”

小儿鬼记仇,一看见素霓立刻也认出她来了,怒意冲冲的要杀上来,旁边的伶鬼缩了缩脖子:“怎么又是她……”

素霓从随身带的布袋里抓了一把什么,手握成拳伸到半空,慢慢张开手掌,朝那批青铜鬼面人一撒,几只翩翩银蝶飞舞,绕着青铜鬼面人打转。

“刚做好的小东西,正好试试效果。”

素霓手里还握着一只银蝶,似乎是个机关,她一动,那几只银蝶霎时便飞出薄如蝉翼的细线,在青铜鬼面人之间穿梭,形成一道密密麻麻的线阵,而他们就像蜘蛛网上待捕的猎物,轻轻一动,便被细线穿透皮肤,割破喉咙,一点声音都听不见,人就死了个干干净净。

“效果不错。”素霓收回银蝶,很满意地点点头。

小儿鬼怒吼一声,杀上来,艳鬼和伶鬼也立即飞身杀过来,三人合围,将素霓困在了中间。

素霓跟小儿鬼过了几招,他的身法诡异,出招奇毒,她倒也不放在眼里,就他这点三脚猫功夫连出剑都不配。

不过伶鬼那琴声实在是难听得要命,把她惹毛了,反手拔了剑回身朝伶鬼一劈,气势如虹的剑气就把他的琴劈成了两半,还连带着砍了他两条臂膀。

“让你弹。”

素霓回头,小儿鬼的刺刀已近在眼前,她侧头躲过,旋身一转,身后的小儿鬼已经被他自己的刺刀刺穿喉咙,两眼一瞪,扑倒在地。

艳鬼在旁边看得触目惊心,短短一瞬她连杀两人,而且杀小儿鬼的时候她都没有看清她的动作。

她可不愿意送命在此,立即长袖一舞,一片粉红的胭脂香里带着剧毒,素霓呛了一口,咳嗽了一声,骂道:“下三滥。”

她迅速从布袋里抓了一把白色药粉驱散这片呛人的胭脂香身形一晃,就被素霓从后面追上,剑刃擦过她的侧颈,没等艳鬼逃出就一命呜呼。

“就你会用毒粉,姑奶奶玩这些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呢。”

剑上沾了血,滴入黄土,素霓取下酒囊喝了一口,对着剑身喷了一口酒,拿起桌上的抹布擦去鲜血,把抹布往地上一丢,把剑插回剑鞘,朝徐楚楚和小虞走去。

徐楚楚也是骑马出的城,素霓便带着小虞跟在她后面去救她说的那个人。

徐楚楚带着二人上山,到了一个山洞,洞口垂落藤蔓,把洞遮了个严严实实,倒是隐蔽。

洞口很狭窄很低,只能进一个人,还得弯着腰,要是稍胖一些,可能还没法进去。

洞里很黑,又湿又冷,徐楚楚擦亮火折子,带着她们继续往里走,听得见水滴答滴答的声音。

跨过一股细细的溪流之后,她们到了一块相对平坦的地上,借着火光能看到地上躺着一个人。

素霓蹲下来,把火折子对准了那人的脸,越看越熟悉。

“这不是公主么?”素霓回头看徐楚楚,“她不是去乌兰国和亲了,你去哪救的她?”

“从城外出来遇上一些仵作在烧尸体,从死人堆里扒出来的。”徐楚楚也蹲下来,问,“还能救么?她身上全是刀伤,大大小小,衣服都破得不成样子。”

素霓本想脱了她的衣服看看伤口,但是血和衣服黏在一处了,稍微一动衣服恐怕会加深她的伤口。

素霓从布袋里掏出一个小药瓶,倒出两颗小药丸塞进了燕霜雪的嘴里:“她的内伤不重,用我的药内调修养几日就可以了,麻烦的是她身上这些伤口。还得出去采药。”

徐楚楚知道她的顾虑,就说:“这倒没什么,我可以去采。”

素霓调运身体里的内力聚在手掌,帮燕霜雪消化那两颗药丸,说道:“我要的药在这座山很难采到,你要去兰亭山,那里稀奇草药极多,但是路程太远,来回就得一日。”

徐楚楚看着燕霜雪说:“无妨,辛苦些罢了。人几既是我救下的,应当负责到底。”

她这么说素霓也没话可说了,从布袋掏出一本方方正正的小册子折了页脚递给她。

徐楚楚起身出去采药,小虞拉着她的袖子说:“仙女姐姐,带点吃的回来哦。”

徐楚楚走了之后一直到太阳落山也没回来,洞里到了晚上想必更寒,对燕霜雪恢复不利,素霓便去外面捡了点枯树枝回来,生了火。

小虞在洞里东跑西跑,捡回来一个烂铁盆,就着盛了溪水在火上烧热了,用手帕沾了热水给燕霜雪擦干净身上的血。

小虞闲不住,捡了一堆石子,拿着她的弹弓到处打。

素霓困得不行,等她睡醒一觉,天已经黑了,徐楚楚踏着月色回来,背着个背篓,脸上身上都是泥,倒还是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

“哎,你这样我都要感动了。”素霓看着她从背篓里拿出捣药的罐子,两个茶碗,一个小铜壶,“你这些东西哪来的?”

“去茶棚找小二买的。”

“花了多少?”

“五两银子。”

素霓翻白眼,她就知道。

徐楚楚又说:“不止这些,还买了吃的,有包子和酥油鸡。”

“呜呼,有吃的了!”小虞冲过来,眼巴巴地盯着那只酥油鸡。

“看什么看,先捣药。”

小虞扭头幽怨地看着素霓,徐楚楚拿了药罐过来,说:“我来捣,你们先填肚子。”

“你跟燕霜雪也只是素昧平生,这怎么对她这么上心?”

徐楚楚说:“我把她从死人堆里扒出来的时候听说了一件事。乌兰国和亲使团在荒墓原被灭口,血流了三天,满地白骨。再看她身上的伤,估计经历过一场血战。虽然我与公主素昧平生,但凭这件事,就钦佩不已。这样英勇的女子死了岂不是可惜?”她对素霓笑了笑,“幸好遇到了白姑娘,想必也是上天不忍。”

素霓听她说完倒也对燕霜雪有些刮目相看,她在奉天城当捕快五年,对这位燕朝唯一的公主也有所耳闻,虽然没有什么交集,都是听来的,也没什么好话。更何况,她曾经心仪沈飞白,要驸马不成还把他给贬到了边城,导致她错过了见沈飞白的机会,她自然对她没什么好感。

夜似乎已经深了,小虞已经倒在藤蔓上睡着了,徐楚楚今日奔波一天,也累得疲倦,也靠着岩壁睡着了。她给燕霜雪上完药躺下怎么也睡不着。

思绪杂乱,一下想起沈飞白,想他们现在去到哪了,一下又想到以后,一片茫然。一夜之间,她就从奉天府第一捕快成了通缉犯,从此过上颠沛流离的生活。往深了想,恐怕从哪一夜宫变后,整个燕朝的百姓都要过上颠沛流离,战火纷飞的生活了。

燕朝平静了几十年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丞相宠妻如命

丞相宠妻如命

  • 状态:连载
  • 类型:霸道总裁
  • 作者:白茉丽

一个小捕快俘获丞相大人芳心,并成功成了丞相夫人,丞相大人宠妻如命,她被想调戏,他暴揍户部尚书之子,她被女眷被孤立,他为她靠山,把她宠到了骨子里。白素霓是奉天城总捕头,断案妙手,她不喜欢了三年的那位偶像是燕朝第一剑客,才高八斗爱喝酒时,放荡不羁爱自由的,一张画像就惹得天下女子钟情不己。可没想起她等了三年的第一次朋友见面房子就塌了,一场误会他了婚娶,果断脱粉。他醉酒后在她衣服上题句,把她错认作男子,没想起脱粉路人后这人又死乞白赖地缠上了她,拉她一同当“乱臣贼子”,怎奈情深,最后又成了他的沈夫人。再后来一场误会解开我——“你没婚娶?”“皇帝燕殇体弱多病,无心朝政,燕渠王摄政已久,野心昭昭,路人皆知。沉浸在奢靡中的权贵们还没有意识到这个曾经辉煌而庞大的王朝已经处在风雨飘摇之中。。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搜查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