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三章皇帝病危小说

第二十三章皇帝病危小说

发表时间:2022-09-24 02:29:09 作者:白茉丽

第三日,沈飞白和谢悯被燕殇秘密急召入了寝宫,说是已病入膏肓,怕是时日无多。两人入宫为了规避燕渠王策反在宫中的耳目颇费了一番功夫,基本上整个皇宫都在他的掌控之中,耳目众多,叫人心惊胆颤。此时的寝宫里仅有太子燕思礼近侍在燕殇床前,因不明白身边还有也没两人进宫为了避开燕渠王安插在宫中的耳目颇费了一番功夫,几乎整个皇宫都在他的掌控之中,耳目众多,叫人心惊。。

>>>《丞相宠妻如命》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皇帝病危》精选

第二日,沈飞白和谢悯被燕殇秘密急召入了寝宫,说是已病入膏肓,恐怕时日无多。

两人进宫为了避开燕渠王安插在宫中的耳目颇费了一番功夫,几乎整个皇宫都在他的掌控之中,耳目众多,叫人心惊。

此时的寝宫里只有太子燕思礼随侍在燕殇床前,因不知道身边还有没有燕渠王的人只得将所有婢女太监都赶了出去,若是那里头有燕渠王的人,恐怕不过片刻他便知道了,所以虞妃便早早出来站在宫门外的台阶上等沈飞白与谢悯二人。

燕殇在位也有二十多年,到头来身边竟然一个信得过的心腹都没有,着实可悲。

此时太阳已落了山,天边的红霞映着整座宫殿,仿若一片红色血雾。虞妃孤身一人立在台阶上,远远的,小小的,于这宽广的天地间不过一颗沙砾。

她望着那红色高墙外翘起的飞檐,有一只铜铃在摇晃,晃得红光像一把把长剑往她身上劈。想起往日的繁盛美好,不免心中一阵凄然。

这时台阶下出现了一个人,虞妃一喜,连下了数十级台阶,待到看清那人之后脸色顿时一沉,心中不安起来。

燕渠王走到虞妃跟前略微拜了拜,笑得倒很是温和:“外面风这般大,皇嫂当心着了凉。”

“有事么?陛下刚喝完药已经睡下了,有什么事明日再来。”

燕渠王见虞妃神色漠然,垂着眼不愿看他,便说:“我今早刚来见了皇兄,见他精神不大好,这不又来探望,还特地带了滋补的药膳来。”说着提起手里的食盒给虞妃看了看,“贱内的手艺皇嫂是知道的,倒还拿得出手。”

风把虞妃鬓边的黑发吹得有些凌乱,她低眉抬手往后捋了捋,燕渠王站在台阶下看着她,一时竟晃了神。

虞妃只想快些将他打发走,便伸手来接他提起来的食盒,哪知却被燕渠王握了一握,惊得她立马缩回了手,看着他的眼神更是冷漠厌恶。

燕渠王看风把她的红色裙角吹得像花开一般,在眼前晃来晃去,晃得他的心也开始不安分。他用痴恋的眼神将虞妃从头到脚打量了一边,最后目光停在她美丽的脸上。

“皇嫂厌恶我么?”燕渠王往上走了一级台阶,逼得虞妃直往后退,他俯身压下来,凑到虞妃眼前,道,“我倒是仰慕嫂嫂已久,若是你愿意,我也……”

“燕渠王自重!”虞妃看着他,嫌恶地冷笑着说,“你倒也配。”

“美人配英雄,没想到美人眼瞎,偏看上个病秧子。”燕渠王在风里闻到虞妃身上淡淡的香味,那是他从未在任何一个女人身上闻到的,那是独属于美人的女人香气。

他伸了手想去搭虞妃的肩,手刚伸到一半又突然顿住放了回去,对虞妃道:“不急。迟早皇嫂会是我榻上之人。早晚的事。”

虞妃被他气得脸白一阵红一阵,但好在他调戏了几句倒也放下食盒转身走了,她又松了口气。

燕渠王刚走,沈飞白和谢悯来了,三人便一同进了寝宫,燕殇躺在龙榻上,盖着薄被,面颊瘦得凹陷,脸色泛着青灰,沈飞白和谢悯对视一眼,都有些讶然。

怎么短短几日就病成这样,而且看这脸色,怕是连今夜都熬不过了。

虞妃蹲下来,凑近燕殇耳边和他说了几句话,燕殇才缓缓睁开眼,看了他们两人一眼又闭上了,喘了几口气之后说:“沈醉,谢悯……”

说完这句话又歇了好长时间才勉强能说第二句话,后来实在是说不动了,沈飞白便道:“陛下要说的,我与谢悯都明白,必不会辜负陛下所托。”

燕殇听见他这话才放下心来,叹了口气,看了一眼燕思礼和虞妃,伸出手去,三人便握着彼此的手,紧了又紧。

燕殇又看着沈醉,勉强扯出一丝笑:“能得飞白兄一知己,足矣。”

他侧过头去看着墙上挂的那幅山水画,那是他十六岁时,还未继承皇位去到江南一带的沧州游历时所画,画的是沧州最有名的山沧浪山和最有名的水沧浪江。

那是他心之向往,奈何生在帝王家。自此后,一生痴绝处,竟是无梦到沧州。

“若我不是皇帝该多好……多好啊……”

燕殇喃喃了一句,两眼一闭,便落了气。

床榻的虞妃和燕思礼早已哭成泪人,谢悯和沈飞白也红了眼。

丞相宠妻如命

丞相宠妻如命

  • 状态:连载
  • 类型:霸道总裁
  • 作者:白茉丽

一个小捕快俘获丞相大人芳心,并成功成了丞相夫人,丞相大人宠妻如命,她被想调戏,他暴揍户部尚书之子,她被女眷被孤立,他为她靠山,把她宠到了骨子里。白素霓是奉天城总捕头,断案妙手,她不喜欢了三年的那位偶像是燕朝第一剑客,才高八斗爱喝酒时,放荡不羁爱自由的,一张画像就惹得天下女子钟情不己。可没想起她等了三年的第一次朋友见面房子就塌了,一场误会他了婚娶,果断脱粉。他醉酒后在她衣服上题句,把她错认作男子,没想起脱粉路人后这人又死乞白赖地缠上了她,拉她一同当“乱臣贼子”,怎奈情深,最后又成了他的沈夫人。再后来一场误会解开我——“你没婚娶?”“皇帝燕殇体弱多病,无心朝政,燕渠王摄政已久,野心昭昭,路人皆知。沉浸在奢靡中的权贵们还没有意识到这个曾经辉煌而庞大的王朝已经处在风雨飘摇之中。。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搜查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