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八章公主骄烈小说

第十八章公主骄烈小说

发表时间:2022-09-24 02:29:07 作者:白茉丽

“我去你娘的!胡说八道!”燕霜雪踹踢翻桌子,站到大殿中间,腰板了腰杆,一点也不惧怕地与燕渠王对望着,“乌兰国人在我朝边境屠杀百姓,烧杀劫掠,无恶不作,更有甚者吃人肉,烹煮三岁小儿,奸虐八旬老妇,可恶可杀!”她扫过着殿中的那些老臣们,一脸的厌恶,激她就知道燕渠王这个贱人让她赴宴没安好心,特意把先帝赐给自己的剑带上了,要是真闹起来,她也不怕,这剑在她的公主殿中尘封多年,说不定渴血得很!。

>>>《丞相宠妻如命》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公主骄烈》精选

“我去你娘的!胡说八道!”燕霜雪一脚踢翻桌子,站到大殿中间,挺直了腰杆,毫不畏惧地与燕渠王对视着,“乌兰国人在我朝边境虐杀百姓,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甚至食人肉,烹煮三岁小儿,奸虐八旬老妇,可恨可杀!”

她扫视着殿中的那些老臣们,满脸的厌恶,激愤道:“我燕朝何时竟变得这般懦弱无能了,要靠和亲才能平定天下?我觉得这是耻辱!是我身为一个公主的耻辱,更是燕朝的耻辱!看看你们,整日只会溜须拍马,饮酒作乐,大敌当前,不去上阵杀敌,龟缩一隅,推我这个女子出去挡枪!”

“我要是你们,我恨不得立马悬梁自尽,人不要脸当真的天下无敌!我告诉你们,想让我去和亲,要么抬着我的尸体去,要么给本公主披盔戴甲,长剑烈马,一路杀到乌兰国,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燕霜雪说完,抬手把发髻上的公主玉冠和珠钗尽数摘下,用力砸到地上,随后转身从座位下抽出一把寒光闪闪的长剑,握在手中,看向四周目瞪口呆的众人。

她就知道燕渠王这个贱人让她赴宴没安好心,特意把先帝赐给自己的剑带上了,要是真闹起来,她也不怕,这剑在她的公主殿中尘封多年,说不定渴血得很!

“谁敢上前阻我一步,我立即让他成我剑下亡魂!”

燕霜雪提着剑转身走出了永和殿,她披散着长发,朝着殿外的风雨中走去,华丽的宫裙尾长长拖了一地,她视死如归的背影显得那般刚烈无畏。

……

燕霜雪走了之后,沈飞白在一片死寂中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来,把酒壶一丢,和谢悯一起大摇大摆地往殿外走了。

两人出了殿外之后谢悯说:“没想到公主这般刚烈。我以为无非是在殿上大闹一场就不了了之了。”

“你也不想想她是谁教出来的孙女。先皇征战沙场多年,一身英雄气概,教出的孙女自然也不是什么平庸之辈。先皇在世时便看不惯燕渠王和他母亲那小家子的心机做派,素来不喜欢燕渠王,也难怪公主看不上他。”

谢悯撑开伞,遮在两人头顶,两人一同走下台阶,雨水沾湿衣摆。

“公主虽然刚烈,但是败也败在心思单纯,她因为今晚她走了就能逃脱和亲的命运?燕渠王在殿上不发火,无非是看她还有利用价值。像公主自己说的,燕渠王是什么人,无耻下流的贱人,他的手段多得是。”

暴雨啪嗒啪嗒击打着伞面,谢悯听着这暴烈的雨声,道:“我看飞白兄还是先担心担心自己,燕渠王让你给他写列传就是想试探试探,你能否为他所用。你倒好,写了首诗指桑骂槐,飞白兄这一身才华反倒成了权臣斗争的工具了。你不肯,他自然也不愿意让你落到别人手中,恐怕已经起了杀心。”

沈飞白两步跨下台阶,浑不在意地说:“想杀我可没那么容易。悯悯也一身才华,可惜壮志难酬,这世道啊,究竟是个什么理!”

谢悯听见他这话,眼神一暗,随即又见沈飞白急急忙忙地跳下台阶,他跟不上他的步伐,只能看着他三两步跳下去,奔在雨里去了。

“飞白兄,着急忙慌地去做什么?”

沈飞白边跳边回过头,一身白衣在雨夜有如人间白月,皎洁无华。

他勾唇一笑,大声喊道:“我就不送你了!急着回去看我家爷爷!”

雨依旧未停,雷声隆隆,后庭河边的满庭芳在一片雨雾中显得朦胧而凄迷。

素霓推门进来,一脸的雨水,袖口和衣摆滴滴答答地淌水,香客们都整齐地扭头朝她看来。

老鸨看她一身官服,也不敢轻慢,就道:“大人,我这满庭芳只招待男客,也不收留避雨的人。您还是请回……”

素霓掏出腰牌往老鸨眼前一展,冷着脸说:“刑明堂办案。”

老鸨看她满身杀意,咽了咽口水,连忙说:“不知道大人要办什么案,我们都尽力配合。”

“我找秦细怜。”

老鸨转头对一个女人说了几句话,便带着素霓上了三楼。

“秦姐姐今日正好休息。在房中歇息呢。”女人敲了敲一间厢房的门,“秦姐姐,有位白大人找。”

“请进。”

秦细怜话还没说完,素霓已经一把推开门进去了,然后又迅速关上了门。

秦细怜正坐在桌旁插花,抬头见素霓一身潮湿狼狈的模样,微微一惊,放下花,起身去找了件干净的衣裳递给她。

“姑娘还是擦擦吧。”

“不必了。”素霓推开她的衣裳,“我有事问你。”

秦细怜坐下来,给她倒了杯热茶,问:“什么事?”

“艳鬼,水鬼,小儿鬼,伶鬼,我要知道他们的来历。”

丞相宠妻如命

丞相宠妻如命

  • 状态:连载
  • 类型:霸道总裁
  • 作者:白茉丽

一个小捕快俘获丞相大人芳心,并成功成了丞相夫人,丞相大人宠妻如命,她被想调戏,他暴揍户部尚书之子,她被女眷被孤立,他为她靠山,把她宠到了骨子里。白素霓是奉天城总捕头,断案妙手,她不喜欢了三年的那位偶像是燕朝第一剑客,才高八斗爱喝酒时,放荡不羁爱自由的,一张画像就惹得天下女子钟情不己。可没想起她等了三年的第一次朋友见面房子就塌了,一场误会他了婚娶,果断脱粉。他醉酒后在她衣服上题句,把她错认作男子,没想起脱粉路人后这人又死乞白赖地缠上了她,拉她一同当“乱臣贼子”,怎奈情深,最后又成了他的沈夫人。再后来一场误会解开我——“你没婚娶?”“皇帝燕殇体弱多病,无心朝政,燕渠王摄政已久,野心昭昭,路人皆知。沉浸在奢靡中的权贵们还没有意识到这个曾经辉煌而庞大的王朝已经处在风雨飘摇之中。。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搜查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