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七章公主难嫁小说

第十七章公主难嫁小说

发表时间:2022-09-24 02:29:07 作者:白茉丽

沈飞白到永合殿时,元宵夜宴了就了,庭上正鼓乐唱歌跳舞,他由一个小宫女引着到谢悯旁边坐定了。谢悯给他倒了杯酒,轻声道:“飞白兄,今天晚上但是你的鸿门宴。”沈飞白端起酒仰起头一饮而尽,漫不经心地笑了笑:“管他鸿门宴白门宴,真把我惹毛了,我让他溅血当谢悯给他倒了杯酒,低声道:“飞白兄,今晚可是你的鸿门宴。”。

>>>《丞相宠妻如命》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公主难嫁》精选

沈飞白到永合殿时,元宵夜宴已经开始了,庭上正在奏乐跳舞,他由一个小宫女引着到谢悯旁边坐下了。

谢悯给他倒了杯酒,低声道:“飞白兄,今晚可是你的鸿门宴。”

沈飞白端起酒仰头一饮而尽,漫不经心地笑了笑:“管他鸿门宴白门宴,真把我惹毛了,我让他血溅当场。”他拍了拍靴子,“太白剑在此,我看谁敢。”

谢悯道:“难道宫门外的侍卫没搜你的身?”

“我藏在靴子里了,再说了,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当真搜。”

谢悯抬头看了一眼四周,有些戏谑地说:“听说公主要去乌兰国和亲,飞白兄不再抓点紧么?毕竟做驸马的机会可是千载难逢。”

“去你的。”沈飞白往后一仰,斜倚在谢悯胳膊上,头靠着他的肩,拿起桌上的酒壶往嘴里灌酒,“我看你也颇有做驸马的富贵相。待会儿堂上闹起来你来个英雄救美,公主不就以身相许了么?”

谢悯连忙摇头:“不了。我还是喜欢温婉些的女子,公主这样的,实在招架不住。”

沈飞白哼了一声:“难道我就喜欢?”

两人正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燕渠王便端着酒杯对他道:“飞白先生,前些日子托人带话给你,给本王写一本列传,不知道意下如何了?”

沈飞白依旧懒洋洋地靠着谢悯,撇了眼燕渠王:“燕渠王大才!飞白才疏学浅写不出你的伟岸英明。”

燕渠王面不改色的继续道:“飞白先生乃我燕朝百年一遇的大才子,诗文画剑无一不精,若是你都才疏学浅,那我等岂不是目不识丁了?”

“我沈醉平生最不擅长的事就是拍马屁,燕渠王还是另寻他人。”

燕渠王的脸色有些微妙,毕竟当着乌兰国使臣的面被沈飞白下了面子,的确不是件畅快的事。

沈飞白喝完了一壶酒,诗兴大发,突然坐起身,脸颊带着一点桃花红,笑道:“不如我赠诗一首给燕渠王?”

燕渠王的脸色缓和了些,随即点点头,让人准备笔墨纸砚。

沈飞白坐在案前,拿起毛笔在砚池里点了点墨,下笔时顿了顿。

“拿酒来。”

冯进忠连忙递了一壶酒给他。

沈飞白举起酒壶咕噜噜灌了几口,用袖子一抹下巴上的酒水,落了笔。

他写字飞快,潦草张扬的草书不到片刻便成了。

自古功名亦苦辛,行藏终欲付何人。

当时黮黯犹承误,未俗纷纭更乱真。

糟粕所传非粹美,丹青难写是精神。

区区岂尽高贤意,独守千秋纸上尘。(注)

殿中的人传阅后,众人的脸色都不大好看,沈飞白实在是猖狂得无法无天,这诗说自古以来史书列传多为帝王将相粉饰太平所作,而那些真正的英雄名士却没有人完全准确记载他们的事迹。

还说糟粕所传非粹美,暗示燕渠王的列传是低俗的东西,即使在怎么流传也谈不上精美,不止如此,一句“独守千秋纸上尘”还顺便把朝中那些只会死守古书,不知变通,不愿革新的老头也给骂了。

乌兰国使臣见气氛有些不对劲,又想早点把和亲的事情定了,便开口说:“燕渠王还是与我等商量一下和亲的事宜,正好公主也在此处……”

没等乌兰国使臣说完话,燕霜雪便拍案而起,冷笑道:“我说怎么让我来赴宴呢,原来在这儿等着我呢?”

燕渠王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阴恻恻地看着燕霜雪,说:“公主是我燕朝唯一的公主,既生在皇家便要有自己的责任,去乌兰国和亲有利于促进我们两国关系,这是好事。”

“你想把我当棋子,倒也不看看自己配么?”燕霜雪此话一出殿中一片唏嘘,“一个靠阴谋下三流手段坐上摄政王的贱人你也配站在我跟前?别说你是摄政王,你就是皇帝了,我燕霜雪照样看不起你。”

“公主你这是犯了疯病了!”

燕渠王的眼神似要杀人般,死死盯着燕霜雪,要不是她对自己还有利用价值,他现在立刻就想上去割了她的舌头!

“公主莫要任性,和亲乃是为了国家的太平和百姓的安乐,再者,乌兰国太子也是真心实意求娶公主,公主去了那边也是如在我朝般的待遇。”

注:出自(宋)王安石,读史

丞相宠妻如命

丞相宠妻如命

  • 状态:连载
  • 类型:霸道总裁
  • 作者:白茉丽

一个小捕快俘获丞相大人芳心,并成功成了丞相夫人,丞相大人宠妻如命,她被想调戏,他暴揍户部尚书之子,她被女眷被孤立,他为她靠山,把她宠到了骨子里。白素霓是奉天城总捕头,断案妙手,她不喜欢了三年的那位偶像是燕朝第一剑客,才高八斗爱喝酒时,放荡不羁爱自由的,一张画像就惹得天下女子钟情不己。可没想起她等了三年的第一次朋友见面房子就塌了,一场误会他了婚娶,果断脱粉。他醉酒后在她衣服上题句,把她错认作男子,没想起脱粉路人后这人又死乞白赖地缠上了她,拉她一同当“乱臣贼子”,怎奈情深,最后又成了他的沈夫人。再后来一场误会解开我——“你没婚娶?”“皇帝燕殇体弱多病,无心朝政,燕渠王摄政已久,野心昭昭,路人皆知。沉浸在奢靡中的权贵们还没有意识到这个曾经辉煌而庞大的王朝已经处在风雨飘摇之中。。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搜查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