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六章风雨飘摇小说

第十六章风雨飘摇小说

发表时间:2022-09-24 02:29:06 作者:白茉丽

他哈哈笑道:“你是找他们吗?了死了!”素霓望着那人,手里的剑已发出咯咯的响声。伶鬼骂道:“落水鬼你个蠢东西,你惹她做什么!没见她手上拿的是青虹吗!”青虹拔刀,带着浓郁的杀意,肃杀之气的剑气搅起周围的沙石,卷过河里的水花,抬头一看几道寒光闪过,落水鬼的笑伶鬼骂道:“水鬼你个蠢东西,你惹她做什么!没见她手上拿的是白虹吗!”。

>>>《丞相宠妻如命》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风雨飘摇》精选

他哈哈笑道:“你是找他们吗?已经死了!”

素霓看着那人,手里的剑发出咯咯的响声。

伶鬼骂道:“水鬼你个蠢东西,你惹她做什么!没见她手上拿的是白虹吗!”

白虹出鞘,带着浓烈的杀意,肃杀的剑气搅动四周的沙石,卷起河里的水花,只见一道寒光闪过,水鬼的笑声戛然而止,他的喉咙被割开一道锋利笔直的口子,鲜血霎时喷涌而出。

其余三人立马转身逃窜,跑慢一步的小儿鬼被残余的剑气砍下了一条腿。

素霓已经无心去追那逃跑的三人,她收回剑,走到河边,把周生和孟明的尸体捞上来,不敢相信地摸了摸他们的脉搏。

没有跳动了。

她来晚了,还是来晚了,本就不该让只让他们二人去追的!

素霓心中悲愤,咬着牙,一拳砸在地上,浑身颤抖起来。

天上的月光照着周生和孟明苍白的脸,素霓从未觉得月光如此刻一般寒冷。

一道紫色闪电将奉天城上空的夜撕成两半,惊雷落下,狂风四起,因避雨而突然冷清下来的街道上,只见暴雨倾斜的水帘。

大雨中,素霓牵着踏云,一步一步地走向奉天府,马背上驮着周生和孟明的尸体,被她的披风盖着。

雨水从她的官帽之上淌下,淋湿全身,一脚踏入水坑,溅起高高的水花。闪电划过,照着素霓苍白而肃杀的脸,她的眼睛明亮冷厉。

走到奉天府门外,那里停了一辆马车,太监总管冯进忠提着盏灯笼,撑着伞等在一旁。

沈飞白回头见素霓满身雨水地走过来,手里牵着匹马,脸色阴郁,便撑伞走了上去。

“素霓,你这是?”

沈飞白看了眼马背,见黑色披风下露出两双脚,那是周生孟明的鞋,他认得,马镫上了无生气的垂着一双苍白的手,淡红的血水一滴一滴滴从他的指尖落下。

“周生,孟明……”

素霓声音沉沉地说:“死了。”

沈飞白看着素霓被雨水冻得发白的脸,叹了口气。

素霓没有在他身边停留,说完之后就再次走进了雨中,往奉天府的侧门去了。

沈飞白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单薄又倔强。

冯进忠出声催促他:“飞白先生,该走了,不然要误了宴会了。”

沈飞白回头皱眉骂道:“赶着投胎么?给爷催不高兴了就不去了。”

冯进忠只好讪讪一笑,没敢再吱声。

沈飞白向前走了几步,叫住素霓。

素霓缓慢地侧了身,回眸看着他,眼底竟有些泛红。

“素霓,等着我回来,好么?”

素霓没说话,转身继续走了。

沈飞白和冯进忠坐上了前往皇宫的马车,车上,冯进忠时不时瞅他两眼,嘴唇一动一动的。

沈飞白看得心烦,便道:“有屁快放。”

“也不是什么大事儿,老奴就是想给飞白先生提个醒,宴上公主也在。”

“在便在了,我还会怕她?大不了再贬一次,我宁愿去鸟不拉屎的边城也不愿在她那金笼子里做驸马。”

“今儿情况特殊。乌兰国将军携了两百多人的使臣要与我朝议亲,他们的太子有意迎娶霜雪公主。”

沈飞白想起燕霜雪那张脸,说道:“你们没告诉她乌兰国要来和亲吧?否则照她的性格不得拆了永合殿。”

“正是呢,所以老奴才先给飞白先生提个醒。万一到时候公主大闹起来,肯定要拿飞白先生开刀。”

沈飞白冷哼一声,闭目养神,没再言语。

乌兰国在边城骚扰百姓,无恶不作,而守卫边城的将领却只顾自己大鱼大肉,训练懈怠,才让乌兰那么一个拇指大点的小国都敢陈军边境,向燕朝宣战。

这个燕渠王看着手段阴狠,没想到也是个怂包。他跟谢悯就讨论过,这人就算坐上皇位也长久不了,因为这让人格局太小,只顾眼前利益,不顾长远大局。

就拿现下来说,乌兰国大军压境他不派兵去战,反而搞什么和亲,无非是担心将手里的兵权分出去削弱自己的实力。加上他一心只想坐皇位,忙着搞阴谋陷害,无暇顾及,朝中那些大臣早习惯了安逸,无人愿意带兵出战,压根指望不上。

于是就打起了和亲的主意,燕朝就燕霜雪这么一个独苗公主,自然非她不可。沈飞白倒是有些同情燕霜雪了,她除了性格骄纵些,其他也没什么挑剔的。她这么聪明的人,在宴会上一看到乌兰国人,必定什么都明白了。

丞相宠妻如命

丞相宠妻如命

  • 状态:连载
  • 类型:霸道总裁
  • 作者:白茉丽

一个小捕快俘获丞相大人芳心,并成功成了丞相夫人,丞相大人宠妻如命,她被想调戏,他暴揍户部尚书之子,她被女眷被孤立,他为她靠山,把她宠到了骨子里。白素霓是奉天城总捕头,断案妙手,她不喜欢了三年的那位偶像是燕朝第一剑客,才高八斗爱喝酒时,放荡不羁爱自由的,一张画像就惹得天下女子钟情不己。可没想起她等了三年的第一次朋友见面房子就塌了,一场误会他了婚娶,果断脱粉。他醉酒后在她衣服上题句,把她错认作男子,没想起脱粉路人后这人又死乞白赖地缠上了她,拉她一同当“乱臣贼子”,怎奈情深,最后又成了他的沈夫人。再后来一场误会解开我——“你没婚娶?”“皇帝燕殇体弱多病,无心朝政,燕渠王摄政已久,野心昭昭,路人皆知。沉浸在奢靡中的权贵们还没有意识到这个曾经辉煌而庞大的王朝已经处在风雨飘摇之中。。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搜查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