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三章僧客抱石小说

第十三章僧客抱石小说

发表时间:2022-09-24 02:29:05 作者:白茉丽

贾府里门外聚了许多看热闹的场面的百姓,素霓叫人把他们都驱走,随即跨进了贾府里的大门。一进屋就是枯山流水的庭院,亭台水榭,雕梁画栋,富丽堂皇中带着些文人之雅。只只可惜此时这般典雅的庭院中间全是横七竖八的尸体,被雨水加水稀释过的血在地上留下的了淡红的枯涸印记。“一进门便是枯山流水的庭院,亭台水榭,雕梁画栋,富丽堂皇中带着些文人之雅。只可惜此时这般雅致的庭院中间全是横七竖八的尸体,被雨水稀释过的血在地上留下了淡红的干涸印记。。

>>>《丞相宠妻如命》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僧客抱石》精选

贾府门外聚了许多看热闹的百姓,素霓叫人把他们都驱散,随后踏进了贾府的大门。

一进门便是枯山流水的庭院,亭台水榭,雕梁画栋,富丽堂皇中带着些文人之雅。只可惜此时这般雅致的庭院中间全是横七竖八的尸体,被雨水稀释过的血在地上留下了淡红的干涸印记。

“大人,贾府上下一共两百五十人,死了两百人,除了贾夫人外全是男人。”

“女眷都活着?”

孟明点头:“是,已经审问过了。大都是些丫头婆子,被吓得说话都说不明白。说昨夜有个背着把长剑,戴着斗笠的人进了贾府,一路杀到贾老爷卧房,但又不杀这些丫头婆子,随后就走了。”

素霓站在庭院中的一处荷塘边,荷塘中的水都是红色,荷叶和荷花上都有血干涸的印记。

她看完伤口之后站起来,沈飞白过来问:“发现什么了?”

“跟杀祁仲的是同一人。”素霓看着脚边一株被削掉一半的白牡丹,说,“僧客抱石,宿池剑。”

沈飞白说:“这次凶手似乎没有按照三日的规律来,这才第二日。也许抱石跟他们不是一伙,灭门案背后一般都是仇恨和报复。怕是是跟十年前贾老爷的女儿溺亡有关。”

“我只知道当时燕朝富甲一方的贾老爷死了女儿,其中还有别的缘由?”

“是十年前的旧事,那时你还未来奉天当然不知道其中缘由。抱石曾经是一穷苦书生,变卖家产进奉天赶考,考了数年都没考上,倒是与燕朝富甲一方的贾家独女贾寒芽相爱,可抱石不肯做赘婿,贾父也不愿女儿跟着他受苦,不同意两人婚事,将寒芽很快许配给了另一家书香门第的公子,不料贾寒芽郁郁寡欢,相思成疾,出嫁前便溺水身亡了,之后抱石就皈依佛门,再之后就没有了音信。”

素霓说:“这情情爱爱的纠葛最说不清了。”

周生跑上前来,似乎有事情要说,看了素霓一眼,又打住了,说:“老大,你官帽怎么是歪的?”

素霓深吸一口气,转头看了沈飞白一眼。

沈飞白连忙赔笑说:“我再帮你正一正?”

“走开。”素霓推开他伸来的胳膊,转头问周生,“什么事?”

“贾府二房的贾文章还活着,据说昨夜留宿在满庭芳,没回家,躲过一劫。”

正说着,贾文章就从他们后边进来了,看见院子里的情形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许是力使大了,一边掩面流泪一边暗自摸着膝盖吸冷气。

素霓走到他跟前去,见他嚎了半天脸上是半点眼泪都不见。

“白捕头,你一定要抓住凶手将他绳之以法以告慰家父家母的在天之灵啊!呜呜呜——”

素霓也懒得说什么,回去的路上对沈飞白说:“这贾文章演技也太差了,哭跟笑似的,生怕别人不知道全家灭门他最高兴。”

“这又怎么说?”

“我和这贾文章打过不少交道,都是拐卖良家妇女,调戏姑娘的案子,这人是贾府二房所生的庶子,早年丧母,不学无术,不讨贾老爷欢心,更不受家族同辈待见,怨恨深着呢。”

“那这贾府满门覆灭贾文章岂不是最大的受益者?贾府的财富岂不尽收囊中?”

“这就不好说了,别看贾文章那一脸猥琐样,却是个经商天才。要不是庶子的身份,恐怕早就接手贾家的生意了。”

素霓看见街边有人在挂花灯,有些奇怪:“怎么开始挂起花灯了?今天什么日子?”

沈飞白说:“不是今天,是明天,上元节。”

素霓一拍脑袋:“我办案都办糊涂了。”

“正好歇息一日,我请素霓逛花灯会去。”

素霓叹了声气:“你难道不知道每逢佳节就是我们奉天府最忙的时候么?刑明堂要配合城防楼维护城中秩序。尤其明日皇帝还要出巡,更是得戒严,一刻都松懈不得。”

素霓又想起什么,问他:“话说上元节有夜宴,飞白先生不去赴宴?”

“我认为说是燕渠王的马屁宴更合适些。”

素霓没再言语,看来沈飞白确实对燕渠王意见颇大。

因为上元节的缘故,素霓只能先暂时将查案放到一边,第二日一早便要出门巡街。

碧落端着刚煮好的元宵追在后边喊:“先吃两口再走啊,一忙起来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吃得上了。”

素霓已经快步朝马厩走去。

丞相宠妻如命

丞相宠妻如命

  • 状态:连载
  • 类型:霸道总裁
  • 作者:白茉丽

一个小捕快俘获丞相大人芳心,并成功成了丞相夫人,丞相大人宠妻如命,她被想调戏,他暴揍户部尚书之子,她被女眷被孤立,他为她靠山,把她宠到了骨子里。白素霓是奉天城总捕头,断案妙手,她不喜欢了三年的那位偶像是燕朝第一剑客,才高八斗爱喝酒时,放荡不羁爱自由的,一张画像就惹得天下女子钟情不己。可没想起她等了三年的第一次朋友见面房子就塌了,一场误会他了婚娶,果断脱粉。他醉酒后在她衣服上题句,把她错认作男子,没想起脱粉路人后这人又死乞白赖地缠上了她,拉她一同当“乱臣贼子”,怎奈情深,最后又成了他的沈夫人。再后来一场误会解开我——“你没婚娶?”“皇帝燕殇体弱多病,无心朝政,燕渠王摄政已久,野心昭昭,路人皆知。沉浸在奢靡中的权贵们还没有意识到这个曾经辉煌而庞大的王朝已经处在风雨飘摇之中。。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搜查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