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章沛衣公子小说

第十章沛衣公子小说

发表时间:2022-09-24 02:29:04 作者:白茉丽

他们刚回府中,碧落就而言有位公子来找沈飞白,了在茶室等了半个时辰了。“谁找你?”素霓问沈飞白。“素霓跟我一同去看一看不就明白了。”素霓说:“要不然你们要不然商议些什么谋逆举兵的我去听了怕是不太好。”“来吧,素霓。”沈飞白勾唇笑,“不妨事。”素霓“谁找你?”素霓问沈飞白。。

>>>《丞相宠妻如命》章节目录<<<


《第十章沛衣公子》精选

他们刚回到府中,碧落就来说有位公子来找沈飞白,已经在茶室等了半个时辰了。

“谁找你?”素霓问沈飞白。

“素霓跟我一起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素霓说:“万一你们要是商量些什么谋反起兵的我去听了恐怕不太好。”

“来吧,素霓。”沈飞白勾唇笑,“无妨。”

素霓嘴上是这么说着,但还是跟在沈飞白后边去了。

到了茶室外,素霓还没进门就从敞开的雕花木窗里看见一身形高挑清瘦的男子正站在案几前,侧脸清俊,双手背在身后,低着头教坐在椅子上的小虞写字。

死丫头。

“悯悯。”

沈飞白叫了那男子一眼,男子直起身,转过头来,先是看了眼沈飞白,随后目光落到了素霓身上,对她礼貌地点点头。

男子穿着天青色锦衣,长袖的袖口处绣有竹子的纹样。头戴玉冠,肤色微白,眉目如画,十分俊秀。他神色温和,儒雅斯文,一身的书卷气。

“这是谢悯,沛衣公子。这位是奉天府总捕头白素霓。”

“在下谢悯,见过白大人。”

谢悯的声音温柔清澈,带着一丝丝沙哑,十分悦耳动听。

素霓都有些呆愣愣的,半晌才连忙道:“沛衣公子,久仰。”

要说奉天城的名门闺秀们最理想的夫君人选除了沈飞白就是这位沛衣公子谢悯了。

素霓虽然没有见过他真人,但是对他的了解可一点不比沈飞白少。

这位沛衣公子也是年少成名,据说八岁便能写出治理家国的妙文章,那一年与沈飞白同中进士,他摘榜首状元,沈飞白榜眼。

两位少年天才一同进了奉天书院,又因志趣相投,成了至交好友,也是奉天城的一桩美谈。

不过据素霓所知,自从燕渠王摄政后,曾试图拉拢谢悯,却被婉拒,而丞相严嵩涛又极为赏识谢悯,谁知两党斗争激烈,又有许多小人嫉妒他满腹经纶,有经天纬地之才,多次暗中使绊子,谢悯厌烦与这些人打交道,便又回了奉天书院做个闲散抄书匠。

素霓看人向来很准,这个谢悯虽然有些书生的柔弱,但眼神坚定清亮,虽说一直做抄书匠但她料定他心中必定不服,暗藏着一股韧劲儿。

这位大才子虽然成名很早,但仕途却颇为坎坷,倒是唏嘘。

“小虞,自己去外边玩去。”素霓赶她。

小虞气嘟嘟地拿着宣纸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你是为丞相的事来的?”沈飞白问谢悯。

谢悯神色严肃地点点头,道:“丞相问斩前我去看望,他对我说,事之当革,若畏惧而不为,则失时为害。丞相对日后燕朝的前途十分担忧,如今燕渠王摄政,权势滔天,丞相之死恐怕只是他血洗朝政的开始。”

沈飞白道:“前日御史台的朱哲,盛寅两位大人不过在朝堂上劝诫了摄政王几句,要严惩昏官污吏便被杖责八十,就在今早,我听说燕渠王不知道哪里得来一份名单,都是支持丞相变革之人,其中就包括朱哲,盛寅,被抄了家,现在还在大牢里关着。”

谢悯说:“听说当时两位大人在牢狱中受了刑,仍然不屈,高喊要支持丞相改革变法。”

两人皆叹气。

素霓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也说道:“燕朝从曾经的辉煌走到如今衰微,原因也并非只有权臣当道,贪官盛行。陛下病弱只是他因,最重要的是他的心思全不在治国理政上,他要不是皇帝那必定是个大艺术家,可偏偏又生在皇家。这才让燕渠王和小人们钻了空子,趁机揽权,笼络人心,导致今日腐败根深蒂固。”

“丞相的变革我也略有了解,对治理现在燕朝的腐败来说确实一针见血。但是最终结果你们也看到了,落得个头点地,诛九族的下场。”

谢悯朝她投去颇为赏识的目光:“白姑娘请细说。”

“那些贪官一环套一环,我办案可见识太深了。所以燕朝内部的腐败比你们想像得深得多,已经是一棵大树,落地生根,想要连根拔起,采用柔和的手段怎么会有效?你们若真想拔起这棵树,必须得用斧头。”

沈飞白拍掌:“说得好,素霓不仅侠义心肠,还见解独到,有大才……”

素霓摆手:“打住。我还是那句话,我不愿做乱臣贼子,别拉我入伙。”

谢悯微笑道:“看来素霓姑娘对他们还心存一丝希望。”

素霓沉吟道:“可以这么说。”

丞相宠妻如命

丞相宠妻如命

  • 状态:连载
  • 类型:霸道总裁
  • 作者:白茉丽

一个小捕快俘获丞相大人芳心,并成功成了丞相夫人,丞相大人宠妻如命,她被想调戏,他暴揍户部尚书之子,她被女眷被孤立,他为她靠山,把她宠到了骨子里。白素霓是奉天城总捕头,断案妙手,她不喜欢了三年的那位偶像是燕朝第一剑客,才高八斗爱喝酒时,放荡不羁爱自由的,一张画像就惹得天下女子钟情不己。可没想起她等了三年的第一次朋友见面房子就塌了,一场误会他了婚娶,果断脱粉。他醉酒后在她衣服上题句,把她错认作男子,没想起脱粉路人后这人又死乞白赖地缠上了她,拉她一同当“乱臣贼子”,怎奈情深,最后又成了他的沈夫人。再后来一场误会解开我——“你没婚娶?”“皇帝燕殇体弱多病,无心朝政,燕渠王摄政已久,野心昭昭,路人皆知。沉浸在奢靡中的权贵们还没有意识到这个曾经辉煌而庞大的王朝已经处在风雨飘摇之中。。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搜查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