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八章宿池剑小说

第八章宿池剑小说

发表时间:2022-09-24 02:29:03 作者:白茉丽

沈飞白一路跟随素霓,问题颇多。“爷爷,我们这是去何处查案?”“春禧客栈。”“不是后庭河边的命案么?”素霓看了一眼周生,他立即会意,挤到沈飞白身边,解释道:“那是三日前的案子,现在

>>>《丞相宠妻如命》章节目录<<<


《第八章宿池剑》精选

沈飞白一路跟随素霓,问题颇多。

“爷爷,我们这是去何处查案?”

“春禧客栈。”

“不是后庭河边的命案么?”

素霓看了一眼周生,他立即会意,挤到沈飞白身边,解释道:“那是三日前的案子,现在这是另一个。今早春禧客栈店小二送茶去敲门无人应,一推门,人躺在地上,没气了。”

“每三日一起,连环杀人?凶手是同一人?”

素霓道:“目前据我的推测不是。白云剑门的云机和翎剑山庄的弟子死因不一致,一个死于染毒,一个死于窒息。”

几人到了春禧客栈门前,沈飞白就被几个书生围住要和他讨论诗词,素霓说:“凶案现场血腥,飞白先生还是在外面等的好。”

死者的房间在客栈二楼,春禧客栈是奉天城叫得上名的客栈,是历年官府专门为参加剑会的各大名门剑派弟子们准备的留宿处。

他们这一进去,客栈里各个剑派的剑士都把目光盯在了他们身上,周生和孟明霎时便觉得如芒在背。

素霓走上二楼时对着盯着她的众人道:“与本案无关的人统统回屋去。”

“一个小小捕头好大的官威!接连死了三名剑士,你们奉天府连凶手的影子都没摸着,倒是在我们这些小老百姓跟前狐假虎威。”

素霓回头瞧着说话的那人:“你当查案是泻药,吃下立马就拉么?”她握了握手中的白虹,“妨碍本官办案可别怪白虹无眼。”

那人一听白虹的名号立即便闭上了嘴巴,朝她拱手一拜道:“在下有眼不识泰山,前辈见谅。”

其余人也朝她拱手一拜,听话地回房间去了。

素霓便畅通无阻地往死者房间去了,看来还是白虹的名号管用。

燕王朝在各国中素来以剑闻名天下,出了无数剑术大师,铸剑宗师,少年天才的剑士更是数不胜数,所以剑士于燕王朝乃是国之根本,人人都以习剑为荣。

自古名剑配名士,在这些习剑人当中向来把手持名剑的剑士奉为前辈榜样,不论年龄,不论贫贱,也不论身份。素霓的白虹出自铸剑大师欧介子之手,是天下十大名剑排在第五的名剑。欧介子一生只铸过五把剑,天子,风残,拈花,太白,白虹,这其中的珍贵自然不言而喻。

能驾驭此等名剑之人的剑士必定剑术高超,在习剑之人中备受尊崇。

客栈老板引几人到了凶案房间,素霓进门时并未闻到十分浓郁的血腥味,甚至死者倒地的四周都只有很少的血迹。

死者还穿着白色内衫,头发散乱,虽是睁着眼,但表情并不痛苦,甚至十分安详,他的手中还握着自己的佩剑,剑鞘还放在屋中的剑台之上。

素霓瞧着这人很是眼熟,却又一时想不起,只依稀记得这人似乎也是个颇有名气的剑士。

“大人,死者的同伴在门外。”

“叫进来。”

孟明往后对站在门外的人道:“姑娘请。”

素霓回头,借着门外熹微的天光看见一位身穿月白衣裳的女子缓步走了进来,她那衣裳的颜色说不出的好看,是天将明的浅浅蓝和月朦胧的淡淡白,乌黑秀发上插一支素净的兰花玉簪,嫩白耳垂上戴一对白色水滴玉耳饰。

她身后背着一把纸伞,对她略一点头,抬起一张温婉秀气的脸,一双秋水眸淡淡朝素霓看来,眼神有些清冷,看不出悲喜。

素霓在心里暗叫了声神仙姐姐。她虽然不佩剑,但身上背的那把伞却有着肃杀之气,必定沾过血。

“大人。”

“你说说死者。”

“死的是我在剑会上认识的祁连山弟子祁仲,我们昨日参加完剑会回到客栈后便不曾出过门。”

“祁仲?”素霓点点头,“我说怎么有些眼熟。”这个祁仲曾经是她的手下败将,不过这人心胸开阔,并不嫉妒,听说他回去闭关苦练继续参加下一届剑会,没想到这次再见竟然已是阴阳相隔。

那个神仙姐姐蹲下来看了看祁仲身上的伤口,回头对素霓道:“大人也是剑士,想必也认识这伤口出自剑士,而且还是剑术精湛的剑士。”

素霓点点头:“祁仲身上的伤口只有两处,喉咙和心脏,都十分细小,不仔细看还看不出来。看祁仲持剑的手肯定也跟凶手过过招,却一点也没惊动客栈里这么多的剑士,这个凶手很不简单。”

“绵里藏针,杀人无形。”

素霓眼皮一跳:“宿池剑?”

神仙姐姐接话道:“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

丞相宠妻如命

丞相宠妻如命

  • 状态:连载
  • 类型:霸道总裁
  • 作者:白茉丽

一个小捕快俘获丞相大人芳心,并成功成了丞相夫人,丞相大人宠妻如命,她被想调戏,他暴揍户部尚书之子,她被女眷被孤立,他为她靠山,把她宠到了骨子里。白素霓是奉天城总捕头,断案妙手,她不喜欢了三年的那位偶像是燕朝第一剑客,才高八斗爱喝酒时,放荡不羁爱自由的,一张画像就惹得天下女子钟情不己。可没想起她等了三年的第一次朋友见面房子就塌了,一场误会他了婚娶,果断脱粉。他醉酒后在她衣服上题句,把她错认作男子,没想起脱粉路人后这人又死乞白赖地缠上了她,拉她一同当“乱臣贼子”,怎奈情深,最后又成了他的沈夫人。再后来一场误会解开我——“你没婚娶?”“皇帝燕殇体弱多病,无心朝政,燕渠王摄政已久,野心昭昭,路人皆知。沉浸在奢靡中的权贵们还没有意识到这个曾经辉煌而庞大的王朝已经处在风雨飘摇之中。。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搜查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