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架空历史 >

负卿一世烟花小说

负卿一世烟花

负卿一世烟花

10.0

手机阅读

编辑:执伞青衣袖

作者:更新.QD

时间:2021-05-01 16:22:15

人类一去思考,上帝就忍俊不禁。是的,是的,上帝在忍俊不禁,在忍俊不禁,在尽情地取笑着偷吃了区区一个苹果就之意完全掌握了智慧的愚不可及物种。每个人,每个人,都在上帝部分设计的棋局里竭尽全力的,用自己指出最错误的的方式生存,或许,某个时刻,赢了,洋洋得意了,我以为世界是核心主题着自己是的,元宵节。。

烟花一世女尊txt  是谁在城看一世烟花繁华  不是帝王给不了你一世烟花  许你一世烟花前一句  许你一世烟花  




点评:这是一本很有意思的古言小说,希望读者会喜欢。

  曾经平起平坐的兄弟,跪拜,叩首,口中的“臣弟”与“陛下”,无声地告诉兄长,皇位,是你的,请放心。

  更让启泓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居然有一天,一掷千金,把颜美清迎回府中。

  呵呵,的确,依照启泓的能耐,他的确是可以成为国之重臣,身为哥哥的启渊,实在太了解自己这个弟弟的能耐,恐怕,这个天下,除了他以外,再也没有别人,能比他更了解启泓的了。

  记得,这“笑千金”的名头,还是当年德王爷启泓赠予的,其实,也谈不上赠予,他只是偶然来戏楼里听戏,听到颜美清的唱腔,然后,合着拍子,用手指轻叩香炉,慢慢吟了一句:“恒敛千金笑,长垂双玉啼。”

  这个噩梦,一直萦绕着启渊,哪怕如今,启泓形同软禁,哪怕如今,他启渊坐拥万里江山,哪怕如今,启泓背负着“酒色王爷”的诟名……噩梦,依旧是噩梦,从未醒过来。

  那里,才是真正配得上神的疆域。

  跟随在启泓身后的副将叶文广即便过了多年,依旧记得当时的情况,自己和德王二人,如同漫漫大海中的两粒米粟,不但不起眼,而且,随时都有被人海吞没的可能。

  那时候,还真是年轻啊。

  有道是,怀璧其罪,不是说一定有罪,只是有那块碧玉本身,就是一项罪过。

  又怎么可能放心,如何能够放心,黄袍加身的故事,启渊不是没有听过,启泓不反,他手底下人撺掇的话,他能不能继续不反?这样的问句,不能够存在,不允许存在。

  辛扎巴彦,在兀贺屠语里,是熊的意思,耳哈默伽从记事起,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见过任何一个人能够比辛扎巴彦更强壮,哪怕有一天,辛扎巴彦赤手空拳地猎得真的一头熊,耳哈默伽也觉得是理所当然的。

  的确,辛扎巴彦是强壮的,强壮的他觉得,自己不再是寻常人,而是更加接近于神灵,世代居住的漠北,虽然广阔,但,对于神来说,那实在太过于狭窄了。他的目光,聚焦在了遥远的南方,在口口相传的传说里,南方有着无数珍宝,大街上的铺路石,都是用金子做的,女人们如同水一样妩媚,上等的丝绸轻盈得如同羽毛一般……

  区区几只鹿是可以这样不分彼此,别的呢?也能不分彼此吗?

  “愿君臣无猜嫌图强不衰。”

  这样的噩梦,是启渊心里最深处,最不愿被人揭起的噩梦,以至于根本没有人敢提及,不单单是朝臣,哪怕是当年跟随启泓左右,由他一手提拔起来,现今取代启泓,身为镇北大将军的昭绳武,历年来京述职,也从未提及过自己的旧主,更不说前去探望,以至于启渊自己都纳闷了。

  思来想去,启渊迟迟没有想好应该如何。

  有人说,莫须有,是说“不须有”,把岳飞下狱,要不要证据,都无所谓。

  身处深秋京城的启泓,听到兄长的这句话,瞬间觉得自己是在凛冽的漠北。是啊,怎么来了?身为人子,千里奔丧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可是,身在帝王家,寻常百姓家的伦理道德,根本无法适用,因为除了父子兄弟的关系外,他们还多了一层关系——君臣。

  启渊没想过,甚至可以说是不敢去想。

  无论是启泓,抑或是颜美清,都没有想到,这看似无心插柳之举,居然不胫而走,成了她的名头,甚至有段时间,她的本名颜美清,反而没有人知晓,更多的人知道的是“笑千金”的称号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搜查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