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架空历史 >

风云乱国小说

风云乱国

风云乱国

10.0

手机阅读

编辑:青梅佐酒

作者:神风天下

时间:2021-02-21 15:36:29

要说异界大陆的战国时期时代,群国四起。战乱纷争。而张羽是生在这样的一个时代。也可以说是乱世造英雄。在大汉国的金碧辉煌的宫殿里,几道低沉的脚步声从远而近的越发来最响亮,抬头一看几道白色的身影突然会出现。随着白色身影会出现的。一个好的消息也随着带给。“你一般情况下,圣母上官银暗都是在她儿子.龙泽镜缘有危险的情况下才会出现,并且保护自己的儿子的,从来都不会主动出现,而这一次居然主动出现,因此龙泽镜缘感到非常奇怪。“孩子.你还记得晋国的暴君张心力吗?”上官银暗问道。“母后,儿臣当然记得了!”龙泽镜缘接着道:“不过可惜,让黑暗圣使把他救走了,可是当儿臣去的时候,发现他正在被黑暗圣使的邪黑水晶侵蚀灵魂。”上官银暗道:“这个母后知道,母后这次来,就是因为此事的。”上官银暗突然接着问道:“对了.这几天你有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异样的感觉!母后为何这样问儿臣?”龙泽镜缘不解的问道。圣母上官银暗道:“本座虽然已经死了,但是本座化成的五彩星暗石,可以感应到所有凡人即将成魔的讯息,而那个讯息也会反应到你的身上,你有没有突然觉得一些从未有过的,比如心痛或伤心的感觉啊?”“怪不得呢!儿臣就说嘛,儿臣是天界来的,并非是凡人,可是为何却平白无故的出现那些情况呢?原来是五彩星暗石在发出警告啊!”龙泽镜缘道。“皇儿,这次你恐怕要再次去一越晋国了,前晋王张心力的灵魂已经被邪黑水晶侵蚀一大半了.他的眼睛也渐渐的变了颜色,如今正在红蓝绿三色交替中,要是完全变成其中一种颜色,那么就会成人魔。不过这人魔也是有等级之分的,它们分别为,绿色初级人魔,蓝色中级人魔,而红色就是高级人魔,当然这要看那个被侵蚀的人,他自身灵魂的邪恶程度。本座想,那张心力灵魂本来就邪恶,并且性情残暴,那么有可能会成为高级人魔,因此你必须去阻止。”上官银暗道。“母后,你放心吧!儿臣尽快赶去晋国.阻止张心力成魔的。”龙泽镜缘道。“对了,皇儿!这次将公主也带去,稚典娜女神曾经踢予了公主一个法宝,名为昊天霹雳环.那法宝在关键的或许能够帮到你。”上官银暗道。在天极峰的时候,龙泽镜缘唤醒体内晶石之时,稚典娜女神得知他准备唤醒体内,被自己封印的晶石,于是就踢予了一个名为昊天霹雳环的法宝给公主。该神物不但能够增加主人自己布下的结界的能量,还能够将所有的攻击力量都给反射回去,并且它自身所带的攻击能力也是无法抵档的。“是.母后!儿臣知道了。”龙泽镜缘道。上官银暗接着又对龙泽镜缘道:“皇儿,路上小心啊!本座知道黑暗圣使一直都在想方设法的暗害你,并且还利用凡人对付你,本座想!这一次你去阻止张心力成魔,也一定会遇到不少阻碍,而陆邵峰也会照样用凡人对付你,能不能解决就要看你自己的智慧。至于使用法术!记在,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千万别在凡人面前展示自己的法术,否则就有可能让自己不是凡人的身份被暴露。好了!母后我也该走了,记得一定要小心谨慎,拿出你以前在圣域时的春智来。”上官银暗话一说完,她所幻化的影像就立即消失,从五彩星暗石发出的那道光束也暗淡了下来,此时房间里漆黑一片,而公主由于睡得太熟,因此对这一切毫不知情。“咦!刚才还有光呢,怎么都一下子就暗了啊?”负责皇宫安全的某一个侍卫道。“这有什么奇怪的?人家驸马和公主这么多天没有见面,小两口久别胜新婚,一定是说了很多话,现在累了,所以睡觉了坝!”另一个侍卫道。原来上官银暗出现时,所发出的那道光束,不料被巡逻的侍卫们远远瞧见,好在他们知道这是公主和驸马的房间,因此也就不敢前去打扰,要不然的话!就会出现大麻烦。只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公主和驸马并没有说多少话,公主就因为太疲倦,因此一早就睡下了。“对了!你有没有听见,公主和驸马,他们都说些什么啊?”那个侍卫问道。另一个发现光束的侍卫道:“我怎么知道?再说了,距离这么远,我又没有顺风耳。”就在这时.王公公突然走了过来。他阴声阴气的道:“大胆!你们不去好好巡逻,居然胆敢在这里偷听公主和驸马谈话,莫非都吃了豹子胆吗?”“小的不敢,还望公公怒罪。”那两个侍卫道。王公公又道:“既然如此!还不赶快去巡逻“是,是.小的这就去。”那两个侍卫道。两个侍卫向王公公鞠了一躬之后便去巡逻了,房间里的龙泽镜缘将这一切听得清清楚楚,他深深的吸了一口,并自言自语道:“好在没有在人在门口偷听,真是好险啊!”这时天渐渐的亮了起来,公主也从睡梦中渐渐的醒了过来,她一醒来就看见自己的夫君张羽坐在床边。她揉了揉眼睛.温柔娇羞的道:“羽哥.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干嘛不多睡一会?”“嗯!是啊,我醒了。”张羽回答道。张羽因为担心张心力成魔的事情,根本就是一晚上没有睡觉,不过因为不想让公主担心自己,便没有告诉公主自己一夜没睡的真相。“对了,玉儿!我们明天去晋国玩一下怎么样?正好现在的晋王石浩云,也算是我们的好朋友,干脆我们去看看他。”张羽对公主道。公主一听,高兴的道:“真是太好了,那我们赶快出发吧!”“那我们现在就去向父皇告一声吧!”张羽道。张羽和公主由那些太监宫女,伺候洗漱完毕之后,就一起来到未央宫的宣室殿,他们来到宣室殿门前,担心陛下正在处理一些朝政大事,因此就没有立即破门而入,而是让守在外面的太监进去向陛下禀报。张羽对那太监道:“麻烦公公去向我父皇禀报一下,儿臣有事情要找他。”守在外面的太监,一见是他们,于是道:“原来是公主和驸马啊,那你们先等等,奴才这就去禀报陛下。”那个守在外面的太监,立即进了宣室殿,并跪下来对秦皇道:“启禀陛下.骑马和公主来了,他们正在门口呢!”正在处理一些地方奏折的秦皇,一听是自己的宝贝女儿和驸马到来,于是对那个小太监道:“是骑马和公主来了,那赶快传他们进来!”“是,陛下!奴才这就去请他们进来。”那位公公回答道。“公主殿下,骑马爷,陛下叫你们进去。”那位公公出来对张羽他们道。于是张羽和公主刘玉便走进了宣室殿,他们二人一进入宣室殿之后,便双双向秦皇行了叩拜之礼。公主和驸马同时道:“儿臣.叩见父皇。”“羽、玉儿!朕的好女儿,好女婿,快快请起吧!”秦皇一边说,一边将他们二人扶了起来。对了,父皇,儿臣有事找父皇。”张羽道。秦皇刘希一听,随即问道:“羽啊!你们夫妻二人同时来找朕,究竟所谓何事呢?”“是这样的.父皇!儿臣们想到晋国去一越。”公主和驸马同时道。“原来你们想去晋国啊,那好吧!反正如今的晋王和你也是兄弟,再说我们北汉也帮了他这么大的忙,尤其是你,不然他也坐不上晋王这个宝座。不过你到达那里之后.见到晋王石浩云.记得替朕向他问声好啊!”秦皇刘希道。张羽道:“放心吧!父皇,儿臣知道了。”“那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启程,朕好派人保护你们。”秦皇刘希道。张羽一听秦皇要派人暗中保护,但是他们那些凡人会在路上遇到黑暗圣使,而自己一旦和黑暗圣使交手,说不定就会暴露自己的身份,因此便拒绝了秦皇的好意。张羽连忙摆摆手,对秦皇道:“儿臣多谢父皇关心,谢谢父皇的好意,父皇不用派人保护了。”“这怎么行?万一要是再像上次那样,遇到埋伏怎么办?朕可不想让朕的宝贝女儿.以及这么好的驸马,在路上遭遇什么危险。”秦皇刘希道。张羽又道:“放心吧!父皇,上次是儿臣没注意。这次一定小心。”“不行.不行,朕不放心。”秦皇刘希摇摇头道。这时在一旁的公主,也上前来,对秦皇刘希撒娇道:“父皇,你就别派人暗中跟着我们了.我们会保护好自己的,好不好嘛?”秦皇刘希严肃的道:“不行!万一出事了怎么办?”公主刘玉见状,父皇都答应的,哭着道:“呜呜.…父皇不疼女儿啦!以前女儿说什想不到父皇这次还凶女儿,女儿从今以后,再也不理父皇秦皇刘希见状,连忙急着道:“好啦!好啦!朕的宝贝女儿,快别哭了,朕答应你还不行吗?”公主是秦皇最宝贝的女儿.他什么都不怕,最怕的就是他女儿不理他,因此只好无奈的答应了公主的要求。。

乱卷风云 小说  纷纷扰扰乱风云  风云漫画是哪国的  2012年风云2是国几  2010年风云2是国几  2011年风云2是国几  风云2号是我国第1颗  风云2号是我国第一颗  风云到后面怎么那么乱  风云关系好乱  




点评:帅气多金还专情,这样的男人是个女人都爱。

  话说异界大陆的战国时代,群国四起。战乱纷争。而张羽就是生在这样的一个时代。可以说是乱世造英雄。在大汉国的金碧辉煌的宫殿里,一道急促的脚步声从远而近的越来越来响亮,只见一道白色的身影突然出现。随着白色身影出现的。一个不好的消息也随着带来。“你说什么?紫雪贵妃和羽他们在回来的路上遭到伏击了?”秦皇一听公主刘玉的话,顿时焦急的问道。正在御书房里查阅奏章的秦皇刘希,见公主刘玉急急忙忙的跑来对自己说,贵妃紫雪和驸马张羽在路上遭遇伏击.一下子就慌了起来。公主刘玉继续道:“父皇.怎么办啊?快派兵去救救羽哥吧!”“对了,你怎会知道?他们遇到伏击,莫非玉儿一早就暗中派人悄悄的跟着他们?看样子你对你的羽哥还挺关心的嘛!都知道暗中派人跟踪保护他们的行踪了,你能知道你羽哥被人伏击,一定是你暗中派去一路保护的那个人悄悄告诉你的吧?”秦皇刘希疑惑的问道。秦皇刘希怀疑公主是因为担心驸马的安全,因此暗中派人一路保护驸马,而公主能够得知驸马遇袭.也一定是那个人悄悄告知公主的。“不是!不是!女儿没有请人暗中保护,是羽哥告诉我的。”公主刘玉道。秦皇刘希一听,更加疑惑起来,忙问道:“你不是说,你羽哥遇到伏击了吗?难不成他还会分身回来告诉你,自己遇到伏击的事情?”“这倒不是!”公主刘玉回答道。“既然如此.那你怎么说是羽哥告诉你,他遇到伏击的事情。”秦皇刘希公主刘玉道:“难道父皇忘记了,羽哥有特殊本领吗?他是用他的天爵传音术通知我的。”秦皇刘希听了公主刘玉的话,一拍脑门道:“对啊!朕怎么都忘了羽有特殊本领呢?”“对了,既然驸马有特殊本领,就算被人伏击也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吧!为何还要搬救兵呢?”秦皇刘希道。秦皇刘希心想“既然驸马有特殊本领.就算遭遇埋伏也是能够化险为夷的!”“父皇!羽哥就是因为,不能明着使用特殊本领,因此才暗中用传音术告诉我,叫女儿派救兵去相助的。”公主刘玉道。秦皇刘希不解的问道:“为何不能明着使用特殊本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我想羽哥,他应该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吧。”公主刘玉道公主刘玉其实知道驸马张羽,不能使用特殊本领的真正原因.是因为张羽用天爵传音术告诉自己,让自己派兵相救的时候就已经对他说了。公主之所以这样说,也是要替他保密自己的身份,毕竟在人间只有公主一个人,得知张羽的真实身份。也就是因为此!公主刘玉便只好对自己父皇说,张羽不能使用特殊能力,是因为有苦衷。“原来羽是因为有苦衷啊!”秦皇刘希道。就在这时.正好薛泽垂相也来到了御书房!“薛垂相啊!你回来了,朕让你去吴国办的事情,你办的怎么样啊?”秦皇刘立问道。薛泽薛垂相答道:秦皇刘希继续道:“还请陛下放心,微臣都办妥了。”“朕没有前去,吴王没有因此而生气吧?”“陛下放心吧!吴王说了知道陛下暂时抽不开身,因此吴王一也没生气。”“不生气就好!相你也知道,我们大秦、蜀国、吴国以及南平国之间的关系。”秦皇刘希道。薛泽薛垂相回答道:“是啊!陛下.我们这四国可是铁杆盟国啊。”“父皇,你叫薛垂相去吴国办什么事啊?”公主刘玉在一旁问道。原来在几天前,秦皇突然接到吴国皇帝钱欲的信函,说是邀请他去参加什么国宴,而那时候正好闽蜀交战,秦皇要忙着处理此事,因此便派了垂相去。“也没什么事情,只是参加国宴而已。”秦皇刘希对公主刘玉道。薛垂相突然向秦皇禀报道:“时了!微臣刚才在进来的时候,突然听说骑马和贵妃娘娘,在回来的路上遭遇了伏击,不如让微臣带兵去相助吧?”“如此甚好啊!那就让垂相带兵前去替驸马和贵妃解围吧!”秦皇刘希随即下令道:“薛泽,立即带一千人马去营救驸马和贵妃,据说他们在一片竹林里。”“是.陛下!微臣这就带兵前去。”薛泽薛垂相道。薛泽遵照秦皇的旨意立刻前往那片竹林,那竹林就在离汉国都城三四百里的地方,薛泽带着一千人马的军队迅速赶去,而黑暗圣使陆邵峰也在暗处暗中监视着紫雪和张羽。过了三个时辰之后,树林里那些人的穴全都自动解开了,他们一解开穴道就向紫雪再次发起了进攻,紫雪在经过了一阵的休息之后.也恢复了一些体力,一场激烈的打斗再次展开..…!这时张羽也立即从马车里出来助战,紫雪有了张羽的相助,大大的增加了一些优势,张羽一边和那些人对打,一边心想“要不是因为担心被陆邵峰暗中偷袭,要不是因为担心自己和紫雪的身份会被泄露,早就已经使用法术了。”“驸马,贵妃娘娘,微臣救驾来迟,还请驸马和娘娘怒罪。”薛泽薛垂相一路风尘仆仆,并急急忙忙的道。正当他们打得激烈的时候,薛泽薛垂相带领的一千人马也赶到了此地,那一千人马立即加入到战斗之中,不一会而,只听得一阵刀枪剑戟之声,那一两百人全都被放倒在地。他们躺在地上嗽傲直叫,虽然受伤,但是却毫无性命之忧,这一切都是因为张羽和紫雪下令不许取他们性命.要不然他们早就魂归西天了。“薛垂相,你们来得一也不迟,现在刚刚好。”紫雪道。“对了,贵妃娘娘居然也会武功?”薛泽薛垂相疑惑的道。原来薛泽带领人马赶到的时候,正好看见前面不远处的竹林有人打斗的身影,薛垂相仔细一看,原来是驸马张羽。而此时正好也有一个女子在和那些人搏斗,薛垂相以为是其他的路人在帮助骑马,可是一看她穿的衣服,才知道原来是贵妃紫雪,因此薛垂相非常好奇。“我当然会武功了!”紫雪笑着道:“只是一直未有怎么使用而已,再说了,皇宫里有陛下保护,本宫也用不着使用什么武功啊!并且皇宫侍卫那么多,垂相认为本宫还用得着使用武功吗?”薛泽薛垂相听了紫雪的话,也笑着道:“呵呵!那也是啊,皇宫侍卫这么多,贵妃娘娘是用不着使用武功的,只是不知道陛下,知不知道娘娘会武功?”“陛下只知道我会一些特异功能,但是并不知道我会武功,因此这件事情,还请薛垂相保密千万别告诉陛下。”紫雪对薛垂相道。薛泽回答道:“你放心吧!老臣不会告诉陛下的,只是老臣不知道,娘娘为何要瞒着陛下?”“这个,等以本宫在告诉你,现在我们还是赶快回宫吧!”紫雪道。“保护娘娘和}驸马爷回宫!”薛垂相一声令下道。薛垂相、紫雪、张羽、以及他们的大队人马,一路上浩浩荡荡的往着大秦都城的方向前去。紫雪、张羽、薛泽薛垂相他们经过一段时间的赶路,终于回到了北秦皇宫!"驸马爷,贵妃娘娘,垂相大人,你们终于回来啦,末将这就去报陛下。、’皇城门口负责守城的侍卫道。那侍卫话一说完,便立即跑去找秦皇.“等一下!不用禀报陛下,我们直接去就行。”张羽道。正当张羽要将那个小将叫住的时候,那小将早以跑远.之后.那小将带着秦皇刘希和公主刘玉来到了皇城门口。过了一会“爱妃,驸马!”秦皇道:“你们终于回来了.要不是守城门的小将跑来禀报朕,朕和公主都还不知道你们回来了呢?”紫雪故作娇羞的道:“陛下,我们也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嘛!”“呵呵!朕看啊,还是不需要什么惊喜了,你和驸马早已经给了朕惊喜,朕哪还敢要什么惊喜啊。”秦皇刘希故意严肃的道。“父皇!你和母后到底再说什么啊?有什么惊喜啊?”在一旁良久未说话的公主刘玉,突然上前问道。张羽见状,忙着道:“是这样的父皇!儿臣只不过是叫那个小将不要来报陛下和公主,因为儿臣是想直接来见陛下,好给陛下和公主一个惊喜。可是!谁知道那小将却还是跑去,向陛下禀报儿臣回来的消息。”“原来羽哥说的是这个惊喜啊!”公主刘玉道。张羽道:“当然是这个惊喜了.那你以为是什么啊?”“哦!没什么。”公主刘玉道。“羽哥,你知道吗?你不在的这几天,玉儿都想死你了。”公主刘玉话音刚一落下,就一下子扑在张羽的怀中。“其实我也很想你的!”张羽一边说,一边用手抚摸着公主长长的秀发。秦皇见他们非常亲热,心想“反正这小两口许久未见,亲热是应该的!可是当着这么多人楼楼抱抱的,这也太不像话了吧!就连朕也看不过去了。”秦皇刘希随即对紫雪道:“爱妃,走!我们到后花园去,羽,玉儿你们也回去休息吧!”“是!陛下,臣妾遵命。”紫雪回应道。于是紫雪和秦皇刘希便去了后花园,而公主刘玉和张羽也回到自己所居住的府邱,薛泽薛垂相也因为救驾有功.被赏赐黄金千两。在后花园里.秦皇刘希和紫雪在一起闲谈起来。“朕给你说过,叫你别去,你不听!你看,怎么样?这不出事了吧!”秦皇刘立埋怨紫雪道。紫雪见状,连忙道:“陛下,臣妾不也是担心驸马嘛!你也知道驸马是公主的最爱,要是}驸马有什么不测的话,公主会很伤心的。”“呵呵!你担心}驸马有不测后,公主会伤心,难得你就不担心朕会伤心吗?”秦皇刘希道。“陛下,臣妾没那个意思!还请陛下不要怪罪臣妾。”紫雪一边说,一边跪了下来。秦皇刘希见状,一把将她扶了起来,并关切的道:“好了,爱妃!朕又没有责怪你,快起来吧。”这时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北秦皇宫的上空暗明星稀,而且气温也比白天的时候要低上许多,公主刘玉和}驸马张羽也双双上床歇息。公主不一会而就进入了梦乡,可是张羽却迟迟未有睡意!自从上次在那个洞穴里,看见黑暗圣使陆邵峰正在为前晋王注入邪黑水晶的邪恶力量之时,就一直担心那个前晋王,也就是晋国曾经的暴君,会不会被黑暗圣使陆邵峰变成人魔。事情正如张羽担心的那样,正在那个洞穴里被邪黑水晶逐渐侵蚀灵魂的,曾经的晋国国王张心力正在慢慢的变成人魔!只见他眼睛一会红,一会蓝,一会绿,这三种颜色相互交替着,而他的头发也渐渐变成了血红色。就在这时候张羽带在身边的五彩星暗石,突然一下子从张羽的怀中跳了出来掉在地上.并且一道金色的光芒照耀在张羽的脸上。那光芒还带有一丝暖暖的感觉,张羽顿时就知道,这是她母后所发出的慈爱之光!本来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的张羽,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就在这时那道光芒里顿时出现了一个女人的身影,那身影就是圣母上官银暗。张羽见状,开口问道:“对了,母后,你怎么会突然出现啊?以前不都是儿臣有危险的时候,母后才会出现的吗?再说了.这是皇宫,儿臣不会有什么危险约.为何母后会突然出现呢?”

  一般情况下,圣母上官银暗都是在她儿子.龙泽镜缘有危险的情况下才会出现,并且保护自己的儿子的,从来都不会主动出现,而这一次居然主动出现,因此龙泽镜缘感到非常奇怪。“孩子.你还记得晋国的暴君张心力吗?”上官银暗问道。“母后,儿臣当然记得了!”龙泽镜缘接着道:“不过可惜,让黑暗圣使把他救走了,可是当儿臣去的时候,发现他正在被黑暗圣使的邪黑水晶侵蚀灵魂。”上官银暗道:“这个母后知道,母后这次来,就是因为此事的。”上官银暗突然接着问道:“对了.这几天你有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异样的感觉!母后为何这样问儿臣?”龙泽镜缘不解的问道。圣母上官银暗道:“本座虽然已经死了,但是本座化成的五彩星暗石,可以感应到所有凡人即将成魔的讯息,而那个讯息也会反应到你的身上,你有没有突然觉得一些从未有过的,比如心痛或伤心的感觉啊?”“怪不得呢!儿臣就说嘛,儿臣是天界来的,并非是凡人,可是为何却平白无故的出现那些情况呢?原来是五彩星暗石在发出警告啊!”龙泽镜缘道。“皇儿,这次你恐怕要再次去一越晋国了,前晋王张心力的灵魂已经被邪黑水晶侵蚀一大半了.他的眼睛也渐渐的变了颜色,如今正在红蓝绿三色交替中,要是完全变成其中一种颜色,那么就会成人魔。不过这人魔也是有等级之分的,它们分别为,绿色初级人魔,蓝色中级人魔,而红色就是高级人魔,当然这要看那个被侵蚀的人,他自身灵魂的邪恶程度。本座想,那张心力灵魂本来就邪恶,并且性情残暴,那么有可能会成为高级人魔,因此你必须去阻止。”上官银暗道。“母后,你放心吧!儿臣尽快赶去晋国.阻止张心力成魔的。”龙泽镜缘道。“对了,皇儿!这次将公主也带去,稚典娜女神曾经踢予了公主一个法宝,名为昊天霹雳环.那法宝在关键的或许能够帮到你。”上官银暗道。在天极峰的时候,龙泽镜缘唤醒体内晶石之时,稚典娜女神得知他准备唤醒体内,被自己封印的晶石,于是就踢予了一个名为昊天霹雳环的法宝给公主。该神物不但能够增加主人自己布下的结界的能量,还能够将所有的攻击力量都给反射回去,并且它自身所带的攻击能力也是无法抵档的。“是.母后!儿臣知道了。”龙泽镜缘道。上官银暗接着又对龙泽镜缘道:“皇儿,路上小心啊!本座知道黑暗圣使一直都在想方设法的暗害你,并且还利用凡人对付你,本座想!这一次你去阻止张心力成魔,也一定会遇到不少阻碍,而陆邵峰也会照样用凡人对付你,能不能解决就要看你自己的智慧。至于使用法术!记在,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千万别在凡人面前展示自己的法术,否则就有可能让自己不是凡人的身份被暴露。好了!母后我也该走了,记得一定要小心谨慎,拿出你以前在圣域时的春智来。”上官银暗话一说完,她所幻化的影像就立即消失,从五彩星暗石发出的那道光束也暗淡了下来,此时房间里漆黑一片,而公主由于睡得太熟,因此对这一切毫不知情。“咦!刚才还有光呢,怎么都一下子就暗了啊?”负责皇宫安全的某一个侍卫道。“这有什么奇怪的?人家驸马和公主这么多天没有见面,小两口久别胜新婚,一定是说了很多话,现在累了,所以睡觉了坝!”另一个侍卫道。原来上官银暗出现时,所发出的那道光束,不料被巡逻的侍卫们远远瞧见,好在他们知道这是公主和驸马的房间,因此也就不敢前去打扰,要不然的话!就会出现大麻烦。只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公主和驸马并没有说多少话,公主就因为太疲倦,因此一早就睡下了。“对了!你有没有听见,公主和驸马,他们都说些什么啊?”那个侍卫问道。另一个发现光束的侍卫道:“我怎么知道?再说了,距离这么远,我又没有顺风耳。”就在这时.王公公突然走了过来。他阴声阴气的道:“大胆!你们不去好好巡逻,居然胆敢在这里偷听公主和驸马谈话,莫非都吃了豹子胆吗?”“小的不敢,还望公公怒罪。”那两个侍卫道。王公公又道:“既然如此!还不赶快去巡逻“是,是.小的这就去。”那两个侍卫道。两个侍卫向王公公鞠了一躬之后便去巡逻了,房间里的龙泽镜缘将这一切听得清清楚楚,他深深的吸了一口,并自言自语道:“好在没有在人在门口偷听,真是好险啊!”这时天渐渐的亮了起来,公主也从睡梦中渐渐的醒了过来,她一醒来就看见自己的夫君张羽坐在床边。她揉了揉眼睛.温柔娇羞的道:“羽哥.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干嘛不多睡一会?”“嗯!是啊,我醒了。”张羽回答道。张羽因为担心张心力成魔的事情,根本就是一晚上没有睡觉,不过因为不想让公主担心自己,便没有告诉公主自己一夜没睡的真相。“对了,玉儿!我们明天去晋国玩一下怎么样?正好现在的晋王石浩云,也算是我们的好朋友,干脆我们去看看他。”张羽对公主道。公主一听,高兴的道:“真是太好了,那我们赶快出发吧!”“那我们现在就去向父皇告一声吧!”张羽道。张羽和公主由那些太监宫女,伺候洗漱完毕之后,就一起来到未央宫的宣室殿,他们来到宣室殿门前,担心陛下正在处理一些朝政大事,因此就没有立即破门而入,而是让守在外面的太监进去向陛下禀报。张羽对那太监道:“麻烦公公去向我父皇禀报一下,儿臣有事情要找他。”守在外面的太监,一见是他们,于是道:“原来是公主和驸马啊,那你们先等等,奴才这就去禀报陛下。”那个守在外面的太监,立即进了宣室殿,并跪下来对秦皇道:“启禀陛下.骑马和公主来了,他们正在门口呢!”正在处理一些地方奏折的秦皇,一听是自己的宝贝女儿和驸马到来,于是对那个小太监道:“是骑马和公主来了,那赶快传他们进来!”“是,陛下!奴才这就去请他们进来。”那位公公回答道。“公主殿下,骑马爷,陛下叫你们进去。”那位公公出来对张羽他们道。于是张羽和公主刘玉便走进了宣室殿,他们二人一进入宣室殿之后,便双双向秦皇行了叩拜之礼。公主和驸马同时道:“儿臣.叩见父皇。”“羽、玉儿!朕的好女儿,好女婿,快快请起吧!”秦皇一边说,一边将他们二人扶了起来。对了,父皇,儿臣有事找父皇。”张羽道。秦皇刘希一听,随即问道:“羽啊!你们夫妻二人同时来找朕,究竟所谓何事呢?”“是这样的.父皇!儿臣们想到晋国去一越。”公主和驸马同时道。“原来你们想去晋国啊,那好吧!反正如今的晋王和你也是兄弟,再说我们北汉也帮了他这么大的忙,尤其是你,不然他也坐不上晋王这个宝座。不过你到达那里之后.见到晋王石浩云.记得替朕向他问声好啊!”秦皇刘希道。张羽道:“放心吧!父皇,儿臣知道了。”“那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启程,朕好派人保护你们。”秦皇刘希道。张羽一听秦皇要派人暗中保护,但是他们那些凡人会在路上遇到黑暗圣使,而自己一旦和黑暗圣使交手,说不定就会暴露自己的身份,因此便拒绝了秦皇的好意。张羽连忙摆摆手,对秦皇道:“儿臣多谢父皇关心,谢谢父皇的好意,父皇不用派人保护了。”“这怎么行?万一要是再像上次那样,遇到埋伏怎么办?朕可不想让朕的宝贝女儿.以及这么好的驸马,在路上遭遇什么危险。”秦皇刘希道。张羽又道:“放心吧!父皇,上次是儿臣没注意。这次一定小心。”“不行.不行,朕不放心。”秦皇刘希摇摇头道。这时在一旁的公主,也上前来,对秦皇刘希撒娇道:“父皇,你就别派人暗中跟着我们了.我们会保护好自己的,好不好嘛?”秦皇刘希严肃的道:“不行!万一出事了怎么办?”公主刘玉见状,父皇都答应的,哭着道:“呜呜.…父皇不疼女儿啦!以前女儿说什想不到父皇这次还凶女儿,女儿从今以后,再也不理父皇秦皇刘希见状,连忙急着道:“好啦!好啦!朕的宝贝女儿,快别哭了,朕答应你还不行吗?”公主是秦皇最宝贝的女儿.他什么都不怕,最怕的就是他女儿不理他,因此只好无奈的答应了公主的要求。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搜查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