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七情七绝传小说

七情七绝传

七情七绝传

10.0

手机阅读

编辑:渐渐春风老

作者:箫瘾

时间:2021-02-20 08:06:11

佛曰,人生有七苦:生,老,病,死,怨憎恶,爱离别,求严禁。我们生而平凡普通,求死而伟大的。人生总总,但是一抔黄土,掩尽倜傥。 六欲七绝传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天衍七情,仙佛可期;地练七绝,众生拜服。”又有传言,七情乃一剑,本是天地间无数喜,怒,哀,惧,爱,恶,欲熔炼所得,若能参透其中天地至理,便可立地成仙,破碎飞升;七绝便是一刀,融合世间生,老,病,死,怨憎恨,爱别离,求不得之苦而成,锋利无比,无物可当,当世无敌。。

七情七绝掌  




点评:不要被表面的现象给欺骗了,一点都没错。

  “可是我听说你这刀疤不是个别人打架自己不小心踩到石头摔出来的吗?”一个小孩疑惑的说道,随即又露出思考的表情,好似在内心权衡哪个版本更为可信。

  而另一半,刀疤夏扛着木棍回到了自己的茅草屋中,揭开米缸,发现里面已经空空荡荡,里面唯一几粒米正被一只老鼠享用,不觉气从中来。“嘿,夏爷的饭你也敢吃?吃了夏爷的米那夏爷我今天就吃你了。”说着手伸进了米缸一手抓住了老鼠的尾巴,将老鼠提了出来。缸内黑暗看不清楚,刀疤夏将老鼠提出米缸时才惊奇的发现,这竟然是一只罕见的白毛小鼠。更为惊奇的是这只白鼠被人抓住之后也不挣扎,反而平静的用一对小巧的眼睛看着刀疤夏。刀疤夏被盯得有些慌了,随即扔掉白鼠。白鼠在空中翻转两圈后又落到了米缸的缸沿之上,然后竟双腿直立,目光依然望着已经慌神了的刀疤夏。

  “去去去,这是哪家的孩子?你哪儿听来的胡言乱语?我夏爷是什么人你也不打听打听,我会自己摔倒?笑死我了,回家去回家去。”刀疤夏好似不想再与这些孩子言语,转身就走,扛着自己平时上山打猎的木枪,逃离似的离开了这个地方。说是木枪,其实就是一根木头棍子上面绑了一块铁片而已,这似乎也是刀疤夏所有的财产了。

  “是,师傅。”白鼠简短的回答,似乎还没从这血腥中回缓过来,跟着女子的脚步离开,一恍惚之间,皆已消失不见,似乎此地从来没有出现过二人一般,只留还躺在地上,望着镇子的刀疤夏好像还在控诉这一切。。。

  于是世间便有人,妖,蛮终生寻其踪影,或求成仙长生,或求一统神州。奈何传说本就无迹可寻,更何况此天地之物,纵使三族寻遍神州,甚至走向东方海域,北方寒地,皆无所得。

  话回中州大陆,为抵抗妖蛮入侵,人族早已团结合作,八千年前人族内乱不休,外地环视,眼看即将灭族之际,人族一修士横空出世,该修士先诛人族叛逆,建立大夏王朝,后又带领人族反攻妖蛮,打得妖蛮居深山沟涧而不敢出,至今元气未复。该修士姓名无人知晓,只知后人皆称之为“帝鸿大帝”,为大夏之祖,而他所建立的大夏王朝依然沿袭至今,时刻抵抗着妖蛮二族,护佑人类。

  大夏王朝西南部,蜀中之地,因四面环山,灵气充裕,故山间偶有生灵吐纳灵气,开得智慧,化而为妖,又因人族强盛,此地距西方妖族本营尚有距离,故而常影与山间洞中,不敢现于人前。但时有小妖牛犊,不知恐惧,或被人类血食诱惑,出山为祸,多被周边修士斩杀。

  “哦,我知道了爹爹,对了爹爹,石弓山上真的有妖怪吗?他们长什么样,妖怪真的要吃人吗,他们为什么要吃人,他们。。。。。。”

  “你放过我?哈哈哈哈,还我哥哥命来。”说完只见白鼠一跃而起,竟凭空飞行,那双小巧的眼眸竟然泛起了骇人的怒火和杀戮的欲望,就此冲向刀疤夏。而刀疤夏见此,本能的挥枪反击,这是他多年在深山中打猎所练就的本能反应,而木枪前那铁片上竟泛起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白光,竟是中州修士所具有的灵力。而白鼠也丝毫不惧这横来的木枪,身上也泛起阵阵青光。若木枪上的光芒如萤火,这白鼠身上的光芒便如烛火一般。只听“咔嚓”一声,木枪应声而断,而刀疤夏的胸口也被洞穿,刀疤夏木然的望了望这跟陪伴了自己多年的老朋友,又望了望自己被洞穿,血流不止的身体,然后就此倒在了自己的家里,目光最后停留在了门外,仿佛要再看一看自己生长的梓柏镇。这平静的小镇以后恐怕再也不能平静了。

  刀疤夏是镇内有名的混混,多数人并不知道他的真实名字,只因他向人吹嘘是说自己有大夏皇室血脉,而脸上有一道因年轻时好勇斗狠而留下的刀疤,所以镇上人都称之为刀疤夏。

  “爹,娘,刚才刀疤夏说他的刀疤是打妖精。。。。。。”

  “天衍七情,仙佛可期;地练七绝,众生拜服。”又有传言,七情乃一剑,本是天地间无数喜,怒,哀,惧,爱,恶,欲熔炼所得,若能参透其中天地至理,便可立地成仙,破碎飞升;七绝便是一刀,融合世间生,老,病,死,怨憎恨,爱别离,求不得之苦而成,锋利无比,无物可当,当世无敌。

  “锦儿,走吧。如果被大夏的士兵发现,弓石山恐怕就不能平静了,跟我回宗门,安心修炼。”一个一身白衣的女子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已被鲜血染红的白鼠身边,此女子目光清冷,貌似不食人间烟火,白衣胜雪,冰肌玉肤,貌似所有赞美的词句都能用在她身上一般。

  “哦,我知道了爹爹”李别看到自己父亲这脸色知道自己不该再问了,不然又逃不了一顿板子,随即乖乖吃饭。

  弓石山是蜀中一座不起眼的小山,因此山石头多而形似弓而得名,山下有一小镇,名梓柏镇,而我们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李别,回家吃饭啦。”远处传来母亲的呼喊。“哦,好。”李别回应道。李别便是刚才提出疑问的孩子,和小伙伴们纷纷告别之后便小跑回到了家中。

  梓柏镇来源已不可查,只知此地民风淳朴,世代以捕猎耕地为生,又因靠近弓石山,需时刻提防妖物作乱,故而民众血脉中也带有一丝野性。

  “想当年夏爷我年轻的时候,那也是英俊潇洒,玉树凌风,镇里的小姑娘哪个见了我不心动的?可惜了那晚上我遇到几个修炼成精的妖精,他们居然想祸祸我们梓柏镇的居民,你说夏爷我能忍吗?我当时冲就上去和他们干了起来,三个妖,我一个人就打死俩,还有一个跑了,这个疤也是那个时候留下的,真是可惜了老天爷给的这么一张俊俏的脸啊,哎!”刀疤夏正在和镇内的几个孩子述说着自己的辉煌往事,一边说着一边还轻轻抚摸着自己脸上的疤痕,露出一副痛心的表情。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搜查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