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凡人圣人之弑天小说

凡人圣人之弑天

凡人圣人之弑天

10.0

手机阅读

编辑:风月瘦如刀

作者:陈乐

时间:2021-02-18 08:06:02

一个怯懦的男孩踏往的修仙之路,是对但是错,是但是假,若这一切竹篮子打水却只意外发现原来是而已个错,他又该如何? 凡人圣人之弑天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王哲从桌上拿起手机,果然是杨平。“喂,杨平。”。

老师是圣人凡人还是什么人  圣人与凡人的不同之处是什么?  我是凡人不是圣人什么意思  我也是凡人不是圣人做不到  




点评:文章文笔优秀,精彩非常,引人阅读

  对于那个秘密他并不打算对王哲和妹妹保密,而对于王哲那断了的双腿,一直是那心中不可弥补的痛。他还记得三年前的那一天,或许说他永远也无法忘记,那一天是杨梦考上一中的时候,他们一起出去,途中他去买东西,意外就此发生。一辆大货车快速的撞过来,甚至在众人还没来得及的时候便撞向了妹妹杨梦,而他在百米外的商店门口,王哲在路旁。或许真的是宿命,尽管他一直都不曾相信那东西,却真的那样存在了。

  不待王哲询问事情,杨平继续道:“一个半……嗯,我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了,你们一定要在一个小时内一起过来……”

  王哲在车即将撞上来的时候飞快地将杨平撞出一旁,自己却被车撞断了双腿。而最让自己深深的下定决心,这一生都把他认做最好的朋友最好的兄弟的时候,却是他问王哲为什么的时候他回答的那个异常触动的话:因为我也曾有一个妹妹,我不想让任何人都像我一样失去她。这句话,王哲几乎是含着泪说的。

  “阿哲,快……”电话那头的杨平似乎很开心并且很急切的样子。

  好在后面几乎没发生什么意外,王哲很容易找到了杨梦所在的班级,因为杨平几乎不怎么出家门口,几乎一些关于杨梦家长的事都是王哲和王姨去的,所以很快地便给了杨梦请了个假,而杨梦似乎有些奇怪的样子,不明白怎么王哲会在上课时候找她,而且好像还很急的样子,一路上不停的问着,而王哲明显也不知道杨平有何事,只能楞楞地听着。

  王哲还有些没反应过来,而杨平似乎有什么很严重的事情,在说完之后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并在“一定”二字上加重了语音。

  “当你们见到这个投影的时候,我已经离开,请你们原谅我的不辞而别,我也不曾想到会有这样的一天,或许是我算漏了吧。不过你们不必担心,我只是去了一个更广阔的天空,也许那里才是我所应该存在的地方。我这一生尽管才刚刚开始了十几年,但我的思想却真正的令我自己都感到疯狂和自豪,早在八岁那年我便一直研究,终于让我研究出来了一个惊天的秘密。”杨平的虚影顿了一下,站了起来,向四周巡视了一下,走到房角的一个柜子前,不知道怎么的打开了最下面的抽屉,从里面搜寻半刻找出一封信,继续道:“尽管这个投影我还可以维持,但我还是觉得用信这种古老的语言更适合表达这个秘密的重要与伟大,一切的秘密就在这封信里面!”

  杨平现在非常的激动,表情上却明显的有些留恋的模样,也许他该是自豪的,甚至是骄傲的,对于自己领悟出来的那个秘密来说,这的确超越的世间所有曾被称天才的人!

  许奎向着王哲介绍着,那个拿着瓶子走向他的是云鹃,旁边的女子是云泣,看起来高大强壮的是云郜,模样为十七八岁男孩的叫云秉,而最后那个冷酷的男子则叫云暮。王哲不知道为何在许奎问他想成仙么的时候那么毫不犹豫,甚至一点也不怀疑他们的身份,只是觉得心里一直都相信着,仙,这是他的路!一股白雾缓缓地在房间里面凝漫,王哲眼前一片模糊,却感觉得到脚下的清凉,而在这个时刻他也从之前云鹃手中突然出现的那个绿色瓶子猜到了它的用途,原来,是将他的腿治好的东西么?仙啊,神奇的仙,终究自己也会成为的仙!鹃手中突然出现的那个绿色瓶子猜到了它的用途,原来,是将他的腿治好的东西么?仙啊,神奇的仙,终究自己也会成为的仙!白雾缓缓消散,王哲感觉双腿的地方火辣辣的,却隐约有了知觉,这是怎样的一种奇迹啊!透过白雾,王哲看到了杨梦与众人模糊的脸正缓缓清晰,只是愕然地再次发现了一个事情……这里的地方竟不知何时改变了,青山,绿水,鸟鸣,好一个仙境!是什么时候,已经从家里面到这里了?白雾生起的时候,还是刚刚?习惯地转头抬起一看,嗯?杨梦怎么变矮了,愣了一下,看到杨梦正看着自己一副不可致信的样子,突然想起了什么,低头往下面一看,嘶!自己竟是站着的,而那相陪伴了自己四年多的轮椅竟不见踪影!怪不得自己突然感觉似乎有了一丝触动,怪不得不过刹那时间甚至还未等他反应过来,脚下的清凉与火热已经消失,原来,都已经好得让自己可以安稳的站在土地上了么?王哲愣愣地看着自己双腿,许奎却不再言语,或许是不需要说了,这一切已经完全地告诉了他们,这就是仙的本领!“少宗、杨梦姑娘。”身旁的云鹃轻轻地开口道:“我们已经到了这地星的传送阵的地方,接下来我们还要进行长达半个月以上的传送,而到达宗门位置黑垩星那时也将是你们,成仙的开始。”云鹃的声音轻轻柔柔的让人生不起恶感,脸上带着淡淡的笑,相比起其他几人清新的笑。“我知道你们现在还有些疑问,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都会一一为你们解答,并且说明一些关于修真界的事情。”王哲脸上表现出的惊愣只不过短短几秒,尽管心里依旧不能平静,却也已经足以思考其他的事物,听到云鹃的话他只是点了点头,正要想起什么的时候却突然听到身旁的杨梦向着云鹃问道:“你们带着的是王姨的钥匙,那么……王姨也是仙或者修仙者么?”王哲听到这句话,只觉得耳中一阵轰鸣,脑中刹那空白,猛地用双眼看着云鹃,想要听着她的回答。王姨是修仙者么?如果是,那么为什么拥有通天彻地本领的她,却留不住芯儿,当年那个九岁的小女孩,单纯善良那么地在意他那个不懂事的哥哥的小女孩?如果不是,那许奎他们又如何会有王姨的钥匙,而王姨又去了哪里,为什么突然消失在他的面前,为什么在这个他知道她也许是修仙者的时候消失在他的面前?云鹃似乎并未看到王哲的表情,又或许是等到看到的时候已经说出口了:“十三长老当然是修仙者了,她在将你们交给我们带领回去之前已经独自前往宗门而去了……王姨,已经先走了么?是在害怕什么还是不敢面对自己?王哲双眼通红地看着云鹃问道:“王姨,她很厉害么?她也能和你们一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挥手间天崩地裂么?”云鹃看着王哲如此模样有些不知所措,看了一眼许奎迟疑道:“十三长老修为通天,据说达到了大罗玄仙之境,自然很厉害……至少比我们加起来都要厉害。”王哲眼中不知何时已经布满了血丝,果然啊,王姨真的修为通天,却没有能把芯儿留下,为什么啊?是她根本就不在乎芯儿么?不然为什么没有留下来与自己面对面说清楚,却独自先行离开?王哲抬头望了一眼天空,这天为什么没有昏暗?这天为什么没有像自己想象中的那样昏暗下来?王哲突然觉得心里很痛,心里那种伤痕也许就算是仙也无法让之愈合的吧!王哲痛苦地抱着头,突然觉得很孤独,这天地之间还有谁是真正在乎自己并且也让自己在乎的呢?曾经,芯儿是,可是没能留下,以前,杨平也是,可是也走了,而王姨,她那么深那么深地伤害了背叛了自己啊!山间吹来一阵微微的风,可是在这夏日的炎热天气里王哲却感觉很冷,冷的直透心底,这世界还有什么值得自己在乎的吗?这世界还有什么值得自己追求的吗?纵然是仙可是自己求它作什么?长生不老吗?可是那又有什么用处!只是让这痛无限无限的延长的让自己痛不欲生吧!王哲低着脑袋,仙!又如何?许奎看着王哲的模样在心里叹了口气,这样的人啊,走上仙路是否会是一个错呢?十三长老,先走一步或许是正确的呢,不然如此模样地他他又如何面对?拿什么面对?许奎撇了一眼身旁地云秉,示意让他把王哲敲晕,否则按王哲如此模样又如何肯继续走。云秉自然懂得许奎意思,二话不说轻轻地走过去。然而王哲竟像是知道他要干什么似的,抬起布满憔悴的脸,嘶哑着喉咙喊道:“别过来!”原来我早就已经失去了所有了么?原来……就在这一刻,一个怀抱紧紧地将他拥入,很温暖很温暖!王哲用着通红的双眼向上一看,杨梦……

  王哲有些奇怪,杨平今天怎么了,快什么呀,不由地问道:“阿平,怎么了吗?”

  惊恐过后,杨梦终究是忍受不住心中的好奇和疑问,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摸向虚影,杨梦的手很理所当然的穿过了虚影,仿佛根本不存在的一般,杨梦松了口气,原来只是海市蜃楼。可是就当她刚将手伸回来的时候,那杨平模样的虚影动了起来,那虚影慢慢地转身,向四周看了一眼,在身旁的椅子上很自然地坐了下来,仿佛真正的人一般,坐下来的同时杨平虚影开口说道:“小蝶、阿哲,你们不用害怕,这个只是我的投影分身。”杨梦、王哲不自然地张开了口,还会说话,这到底怎么回事,就连在王哲背后站着地王姨也不由地微微惊讶,却并没有太大的反应,似乎见过这样的情景一般。

  时光悠悠,转眼十几天已经过去,可笑王哲本还有些兴奋地以为自己可以从此走上一条不平的道路,脱离了这凡俗人间的生活,却恍然才发觉这不过是一个幼稚的幻想,也许人生的确需要一些幻想才会完美,只是这幻想仅仅只是幻想。王哲依然每天坐在轮椅上面看着天空,天空很蓝,可是有云的时候却看不到那一片蔚蓝,王哲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才会有一阵风可以吹走这云,还他一片蔚蓝,只是这显然是需要一些时间的。这一天已是周末,杨梦一如既往地来到王哲家里,只是这天隐隐约约竟有些奇怪,因为每次杨梦到来的时候,王姨总是会从房间里面轻轻地递上一杯水,然后静静地站立在一边慈爱地看着王哲还有杨梦,而每次杨梦都会感觉到不好意思的样子,只是今天王哲却没有看到王姨在哪儿,仿佛消失了一般不见踪影。王姨没有儿女,至少王哲没有看到过王姨的儿女,据王姨本人说她是他那个神秘的外公身边的侍仆,从小到大一直待在王哲身边照顾他,或许应该说是照顾他和芯儿……王哲的外公一直都很神秘的样子,王哲记忆中只记得外公只来过一次,就是芯儿走的那次,而他从来没有去过外公家,只是隐约从外公身边的人的模样看出身份很高的模样。[br/]所以按理说王姨既然是外公身边的人那么应该也是极为神秘的,只是却不然,王姨从来都一副慈祥的模样,无微不致地照顾他。王哲见王姨竟然不在也是一愣,然后转过轮椅,打算亲自为杨梦甄一杯水,但杨梦看他的模样却抢先一步从桌上拿过一个杯子甄满了水,然后想了想趁着王哲一个不注意从他手中抢过那个杯子,将手中的那杯水放在他手里。[br/]王哲看着手中这杯水正要说话,却看到杨梦冲他甜美的一笑,然后也将手中的杯子甄满水,喝了一口一副满足的模样喊道:“啊,渴死我了!”王哲见此无奈,也是自己行动不便才让杨梦自己倒水,否则按照上门是客,哪有让客人亲自倒水的道理,即使他和杨梦的关系还挺熟。[br/]就在王哲和杨梦交谈的时候,却看到门口的方向传来了钥匙开门的声音,杨梦一听开心地道:“是王姨回来了!”她经常来这里,所以王姨对她很熟,说完甩下王哲走向门口,只是这一切竟并不如王哲与杨梦所想。只见门轻轻地被推开,一行六人径自走了进来。[br/]为首的是一个外表看着像二十七八岁的冷酷男子,他身穿着一身灰色衣袍,全身上下包裹的只剩下脑袋,如果不是在进门时候他将帽子摘下,或许真的就完全看不出了。王哲不懂得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隐隐约约间似乎心底猜到了什么,却想来想去也找不到那个本以为猜到的答案,这六个人给他的第一感觉是:不是人!无形的似乎有风吹动,明明感觉不到却恍惚地看到他的的衣袍在飘,仔细再看却依旧是那样子,好似错觉。六人之中一共四男两女,为首的男子相貌普通,却带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脸上冰冷的不带一丝表情,让人一看就从心底生起一股寒气,王哲突然觉得很冷、很冷。身后的三个男子分别是一个高大胖子,壮壮实实的,却憨憨地没有一分凶狠模样,一个帅气的小男孩,看起来似乎十八九岁,却和那众人一样穿着一身黑袍,像是个非主流在搞酷,剩下这个男子和为首那男子差不多,长相非常普通,和为首男子不同的是别人看他一眼后不会再记得他,而为首那灰袍男子却仿佛带着与众不同的气质,尽管长相普通,但他的身影就好像认识了很久很久的人一样尽管可能记不清楚他的样貌,但他的身影却深深的刻在了心里,难以忘记。两个女子一个年纪相若,都好似二十一二的模样,一个带着一种清新脱俗的感觉,仿佛不是凡人,而是天上的仙子,另一个却带着一种凌厉,好似电影上面的女杀手。“你们是谁?”王哲并没有恐惧、慌张之类的情绪,不过心里多少还有点嘀咕。他和杨梦虽然一个是残疾人一个是女孩子,若是进来抢劫的肯定完蛋,但是没来由地两人心里却坚信着这六个陌生人不是抢劫的人,另外王哲还注意到了一个细节,他们是用钥匙开门进来的。钥匙在王姨、杨梦和他自己手里,如果说他们的确是抢劫的也没有必要抢了王姨的钥匙去特意开个门,因为他们只需要直接把门弄坏更方便。许奎很满意王哲现在这副冷静的模样,尽管对于这个一直生活在凡人生存的星球的小少爷仅仅只是一点兴趣,但作为宗主那个神秘女婿的儿子,并且还是宗主的亲属,甚至于已经堪达到了少宗,这样的身份重要程度绝对是不容任何闪失的,虽然此次自己的目的不过是将其送到宗门内,但在修真界内生存却不是一般凡人可以随随便便达到,一但一个凡人拥有了比其他修真者更好的优势,以这凡人的心性可以说在修真界走不远。许奎一脸的微笑,并不急着回答,反而饶有兴致地看着王哲,他想看看接下来他会有什么样的举动。王哲见几人都不作声,诧异地看了他们一眼,伸手向房间内椅子的位置一张,道:“坐。”杨梦轻轻地站在王哲身后的位置,带着些许疑惑地看着许奎等人,似乎对于他们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很感兴趣一般。许奎见此眼中一亮,淡淡地笑意无声无息地出现在脸上,缓缓在椅子上坐了下去,然后看着王哲二人终于张开了口。“你,就是王哲么?”他的声音轻轻地,仿佛不大,却飘啊飘似的在房间里面游荡地进了二人耳中。“我是。”王哲平静地回答着,眼神却在他们的身上游荡,带着淡淡的疑问淡淡的心。许奎笑了,让人琢磨不透地笑了,他轻轻地问道:“你,想成仙么?长生不老,与天地同寿,日月同辉,挥手震天,抬手灭地?”轻轻的话语,却带着另人震撼、心血沸腾的向往!仙!王哲、杨梦二人愕然,风在这一刻不知从何处吹来,卷起杨梦的长发,带着隐隐的清香划过王哲的脸,而王哲却呆呆地没有反应。仙,这是多么美妙的一个字,我可以么?不!我可以,总有一天我会和他话里说的一样,甚至超越,我要的,不仅仅只是震天灭地的仙路啊,而是灭天!芯儿……“想!”几乎毫不犹豫地,王哲、杨梦便开口道。他们,都是有着珍爱的人啊,而那些人,不在这人间。“好,你们自今天后,将拥有这个机会,修仙的机会。”许奎微笑着,而身后的人也跟着笑了,这是仙啊!跟在许奎身后的两个妙龄女子之一手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绿色的瓶子,轻轻地和着另一个女子向着王哲走来。

  但若是如此,那么人的衰老,乃至死亡又作何解释呢?我想,人的身体就如同一台机器,机器的零件就如同人的器官,向外界吸收能量来的同时那些器官也需要能量才能运行,而因为一些原因能量逐渐减少,一点一点的,过了几十年的时间,能量甚至已经减少到了连运行器官的能量都不足的程度,因为如此人便陷入了长久的能量不足状态,此时也就是常人所说的死亡!那么,又是什么原因使得人的能量在一点一点减少呢?

  没有丝毫犹豫地,王哲向房间中喊道:“王姨,和我去下一中找杨梦。”他清楚的知道杨平定然有事情找他们,虽然并不知道有的是什么事,但从认识杨平的第一天开始,他就没有见过杨平开玩笑,记忆中的杨平似乎总是淡淡的一副思考模样。

  王哲正有些发愣,杨平这是在搞什么鬼,可是这时候杨平却已经挂了电话,重播了一遍想要问清楚,却有些愕然的听到电话里面传来“对方已关机”的声音,王哲突然有些紧张,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要知道杨平可是他最好的朋友,并且也是他心中最重要的人之一,如果不算上他妹妹杨梦的话就是他唯一的一个朋友了。

  杨平虚影轻轻地将信放在桌面之上,脸上自然而然地露出一抹微笑。“最后,阿哲,好好照顾小蝶。可惜,你那双腿……罢了,也就十几天的时间,自然会有人帮我完成这个心愿的……”虚影在说完这句话之后逐渐变淡变淡,最后变的透明,若不是桌子上还留着信件的话仿佛根本没有出现过一般。

  王哲静静的坐在窗前,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很平静的,似乎这世界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让他触动了。就在王哲仿佛深深的思考中的时候,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缓缓地王哲转动座下的轮椅,这双腿已经断了有些年了,都已经快要忘记还用着双腿走路的时候了。还未到桌前王哲便知道了打电话的人,那是杨平。他的手机号码只有三个人知道,一个是从小陪在自己身边照顾自己的王姨,另外两个便是杨平、杨梦两兄妹,很显然杨梦正在学校上着课呢,不会给他打电话。

  杨梦路上一直没能找出王哲无缘无故帮她请假出来的原由,要知道现在她上的可是高三,这样的话便只能找自己的哥哥杨平询问了。

  突然想起杨平之前的话,不由地拨起手机上仅有的两个号码中的另外一个,杨梦。却没有意外地再次传来“对方已关机”,也是,如果杨梦手机可以拨通杨平就自己找了。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搜查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