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冷剑离殇小说

冷剑离殇

冷剑离殇

10.0

手机阅读

编辑:书信起笔

作者:有生无涯

时间:2021-01-12 07:20:52

一名痴傻的少年,背后又有着怎样的风景?江湖纷杂,起起桑麻又会有着怎样的波澜?自小混进来天下第一庄的少年,身后又有着什么样的秘密?两名少女的离开家之路,将会渐渐发掘出出怎样一个惊天的阴谋?在生与死的考验中,背后总有一双漠然默默的目光注视,风云变幻,一个江相传至今,天剑山庄已为第四代家主,名为段凌,而天剑山庄通过不断联姻壮大,至今已有段、杜、唐、王、吴各家,分管山庄内务。段凌膝下无子,育有二女,至今年有十六,名为段凌月、段雨晴,眉清目秀,出落大方,虽未出山门,却已是江湖青年才俊争相示好的美人。一方面两人国色天香,长得一模一样,但性格却截然不同,姐姐段雨晴温文尔雅,常年跟随母亲唐雨欣学习持家之道,更是琴棋书画,样样皆通,虽然不善习武,但是从小聪慧过人,跟随母亲持家管理山庄,确是有模有样,头头是道。段凌月从小爱习武,活泼好动,天资聪颖,从小便习得祖传断空剑法,使得已有三分火候,在青年之年难有敌手,颇有段凌当年风采。江湖才俊无人不盼享得齐人之福,更能获得天剑山庄这一庞大嫁妆,故从二女适婚之龄以来,前来登门求婚之人,络绎不绝。。




点评:经历了对严酷的打击,爱人和友人的背叛,事业的没落,她还能怎么办?

  正当庄内众人皆为大寿之事忙得团团转之时,此时此刻,山庄内西厢院内,却有两名少女正在院中聊天,正是段雨晴、段凌月姐妹。

  “自然可以,为父几时有管过你们?”段凌捉狭一笑,接着说道:“不过门外方圆百里的青年才俊都齐聚一堂,都盼望着目睹段家姐妹风采,你们正好借此机会让他们看看,我段凌的女儿是否名不虚传。”

  段飞儿说也奇怪,总是时不时的走丢,一下子便失踪十天半个月,后面引起了段凌的注意,于是派人暗暗跟踪,多次跟踪下来倒也没发现什么问题,段飞儿不是在山中风餐露宿,就是在山下城镇中晃晃悠悠,不知是否是傻人有傻福,似乎颇受山下城镇众人喜爱,一见到段飞儿下来,总是有人热情的招呼道:“小傻子,来,新鲜的馒头,来一个?”而段飞儿从来不客气,有多少吃多少,后来多方打听,段飞儿不过是在附近几个城镇中讨吃讨喝,有时还干点苦活,虽然没有薪酬,但是倒也不愁温饱,这番模样虽然有辱天剑山庄形象,但是段飞儿向来痴傻,从来不会说自己是天剑山庄之人,二来一个傻子也不可能找人专门看住他,于是便随他去了,一来二去,段飞儿便成为段家姐妹了解外面的一个窗口,只是段飞儿痴痴傻傻,每次都说不出什么精彩的事情。

  扶冠之礼乃是中原习俗,每当少女到了十六岁,这就代表着已经成年,这时候家家户户都会杀猪宰羊,大宴四方,在典礼上亲自为少女戴上凤冠霞披,并为少女指明夫婿,当然选择夫婿的方式自然多种多样,有娃娃亲,抛绣球以及现场采取各种方式寻找夫婿的,而天剑山庄作为武林第一剑庄,段青云更是在大寿之日在各种豪杰中放话,在两姐妹扶冠之礼这一天,将会广邀各路青年豪杰召开比武招亲,无论贫富贵贱,只要夺得头筹并未婚娶,皆可娶得段凌月段雨晴二人之一,如果此人能在段凌手下十招不败,甚至可以坐拥齐人之福。

  “讨厌,又输了,爹,你也不让让我。”段凌月转身一把扑入来人的怀抱中,不断撒娇道。

  对于凌月雨晴姐妹来说,均是唐雨欣的心头肉,作为她们的母亲,从小便熟知二人性格,知道两人都不是愿意听从家族安排婚姻大事的人。无奈段青云从未跟任何人招呼,便突然在大寿之日天下豪杰面前放出豪言,短短三日便在中原掀起惊澜大波,眼瞅着已无收回的余地,便私底下把段凌数落的头大如斗。而作为父亲的段凌也不愿意如此草率决定姐妹俩的婚姻大事,于是在私底下偷偷找段青云,希望劝得老爷子收回成命,谁知道知子莫如父,老爷子方见段凌脸色便知自己儿子所思所想,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直接一棒子打将出来,后来派来下人传话说道,自古婚姻大事便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敢要我收回成命,除非你这逆子把为父气死。这下段凌见彻底傻眼,眼见没有任何回旋余地,这才无奈与唐雨欣一商量,跑来找两姐妹,希望做做二人思想工作,毕竟如果能在天下青年才俊面前夺得头牌,自身条件想必不会太差。

  “好!好!”。一旁的段飞儿也不知是否明白话中意思,一见段凌月指着他,大声拍手叫好起来。

  看着膝下这一对如花似玉的姐妹花,段凌不由得心花怒放,心里想道:虽然自古以男为尊,但是段凌月段雨晴两姐妹文才武略已颇有建树,如果山庄交由二人打理,未必不能创造出一个崭新的局面。只不过家族一向重男轻女,特别是段青云食古不化,始终认为山庄必须由男子主持,而这一次,两姐妹以及扶冠之龄,想起方才段青云在大堂上的一番话,段凌却不由得面色一苦。

  “姐姐,天天躲在这里好无聊,要不我们偷偷跑出去玩吧”段凌月嘻嘻笑道。

  “好啦,我这也不是跟你娘亲商量过了,距离你们扶冠之礼还有大半年时间,这几年我跟你们娘亲走南闯北也认识了不少人,他们的儿子也是人中之龙,你们一定会喜欢的,我们准备去找找他们,让他们的孩子到时来参加比赛,想必他们赢得比赛应该不会太困难。”段凌悻悻说道。

  “胡闹,父亲母亲正在为爷爷大寿操劳,这个时刻怎么可以给他们添乱”。段雨晴嗔道。

  “好什么好,我嫁给你要不要?”段凌一见段凌月如此模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冷哼一句,大袖一挥,一股柔风夹杂着暗劲向段飞儿袭去,吹得段飞儿在地上翻了几个跟头,谁知道段飞儿坐在地上,又开始拍起手来,大声傻笑道:“要!要!”这一下把绷着脸的段凌月逗得噗呲一声笑开了。

  “老虎、豹子、好!好!”段飞儿一听到老虎豹子,突然眉开眼笑起来,见到段飞儿痴傻的模样,段雨晴摇了摇头,但还是细心的把段飞儿身上的枯枝树叶拍扫下来。

  而近日,恰逢段家第三代家主段青云八十大寿,各大门派前来祝寿之人络绎不绝,更有人趁机提出男女婚配之事,让段凌、唐雨欣穷于应付。而段雨晴、段凌月姐妹,为了避免麻烦,只能整日躲在闺房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如果说段雨晴随母亲,那么段凌月性格明显就是随父亲了,大大咧咧直爽的性格仿佛跟段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颇得段凌喜爱。

  “是你呀,傻子,你怎么还学不会敲门!”只见段凌月身影一闪,一转眼来到灰衣小厮面前,伸出手在小厮额头轻叩了一下。

  “可是天天关在这里,真的好无聊,我都快无聊死了。”段凌月苦起小脸,抓起段雨晴胳膊一阵摇晃。

  相传至今,天剑山庄已为第四代家主,名为段凌,而天剑山庄通过不断联姻壮大,至今已有段、杜、唐、王、吴各家,分管山庄内务。段凌膝下无子,育有二女,至今年有十六,名为段凌月、段雨晴,眉清目秀,出落大方,虽未出山门,却已是江湖青年才俊争相示好的美人。一方面两人国色天香,长得一模一样,但性格却截然不同,姐姐段雨晴温文尔雅,常年跟随母亲唐雨欣学习持家之道,更是琴棋书画,样样皆通,虽然不善习武,但是从小聪慧过人,跟随母亲持家管理山庄,确是有模有样,头头是道。段凌月从小爱习武,活泼好动,天资聪颖,从小便习得祖传断空剑法,使得已有三分火候,在青年之年难有敌手,颇有段凌当年风采。江湖才俊无人不盼享得齐人之福,更能获得天剑山庄这一庞大嫁妆,故从二女适婚之龄以来,前来登门求婚之人,络绎不绝。

  “好啦,除了小姐还会叫点别的么?”段凌月一拍脑袋,做晕倒状,倒是旁边的段雨晴眼尖,一见段飞儿身上沾满枯草树根,不由细心的替段飞儿拾掇起来,同时责怪道:“小飞儿,你怎么又偷跑出去了,山上老虎豹子这么多,万一把你叼走了怎么办?”

  那小厮被敲了个响栗,哎呀一声,但却两眼无神,呆呆傻傻看着段凌月,呵呵傻笑了起来,口中念叨:“小姐,小姐。”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搜查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