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未来 >

基督的战争小说

基督的战争

基督的战争

10.0

手机阅读

编辑:长青诗

作者:任时光匆匆流去

时间:2020-10-18 19:48:44

故事讲诉了一场天堂与地狱的战争。在20世纪的初叶,撒旦在中东的某个地方呗释放出。他招集的曾经的的党羽,向至高无上的天堂主动发起了一场战争,并在众目睽睽之下战胜年迈体衰的上帝。  那时天堂了注定一生彻底沦陷,为留存实力,五百个婴孩被抛进了宫殿后方的湖泊当中这个故事,讲述的是天堂与地狱之间的战争。在十七年前,地狱军团重新回到了人类世界,并在七天的时间里击败了天堂。故事的主角,便是在天堂沦陷的那天出生的。他被装在一种球形的容器里,在海洋当中漂浮了差不多半年时间,才在个偏僻的海边被一位名叫奥森的神父捡到。神父把这婴孩带到了一座矗立在海岸边的教堂当中,从教堂的顶端可以直接望见波涛汹涌的大海以及一望无垠的草原。教堂里还住着二十三为居民,他们都是从二十公里外的大都市里逃出来的。其中有十六个女人和七个男人,除开米娅只有十九岁以外,其余的女人都超过了三十岁。另外这七个男人里面还包括了三个只有十岁左右的男孩,还有一个五十几岁的残疾人,是在逃亡过程中被巨蝗所伤。其余有三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和两个三十几岁的中年人。不过这已经是十七年前的数字了,如今教堂里只剩下了十三个人。死去的人无非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死于瘟疫,一种是死于巨型蝗虫之手。在教堂这地方,瘟疫是绝迹没法遇上的,因为教堂与世隔绝,根本没有病原,也就无从传播。到是偶尔会有零散的巨型蝗虫光顾教堂,其中一次直接造成了八人死亡,还把耗费了教堂里九成的弹药以及三枚手雷,才把那怪物给打倒,却不代表已经将他杀死。后来的两人是在去往城市的路程中被怪物杀害的,当时他们只是单纯的想要从城市里搞些弹药。不过他们甚至都还没有抵达二十公里外的城市,便被杀死在了半路。自此以后,再也没人提到去往城市的事情了。可今天早晨,返回城市的事情再次被搬了出来,原因还得从昨天晚上说起。当时已经是凌晨一点钟的时间了,三只巨型蝗虫光顾了教堂外的田野。从八月到现在的十二月,已经有三次巨蝗造访的记录了。而且每次都会是三只巨蝗同时来到,已经有人怀疑这几个月里光顾田野的是同一伙巨蝗。因为这些生物是相当聪明的,他们当中的有些个体,已经能够和人类的智力不相上下。更糟糕的是,他们每次来到,都会吃掉庄稼地里的大多数粮食,以至于教堂已经半年时间没有任何收成了。这些时间以来,大家都是靠着从前多出的食物过活的。可现在巨蝗一次又一次的光顾,已经使教堂面临了断粮的危及。他们必须有应对巨蝗的措施,否则他们就必须离开这挡风遮雨的教堂。与去城市里搞些武器的想法,才会再次被杰克警长提起。不过反对的意见还是很多的,首先是奥森神父,他是这样说的:“我认为提出返回城市寻找武器实在是愚蠢之极的办法。你们可能会想上次一样,还没抵达城市,就遭到了怪物的攻击。而且即便你们回到了城市,又怎么能够确保武器还在那里。”杰克警官驳斥道:“无不敢肯定是否能够顺利抵达,但我可以打包票,武器肯定还在警局的仓库的。当时离开的时候,是我亲自锁了门,而且钥匙至今还在我的手上。”奥森神父说:“难道警局里就你这一把钥匙吗?你怎么肯定没有其他的警员回去取走了武器?”杰克警官说:“绝对只有我手上这一把钥匙。虽然我不是专管武器库的警员,可我确定钥匙只有我这唯一一把。”这时另外一位男人说话了,他的名字叫威利,曾经是位律师,今年已经有四十九岁了。“其实我很赞成杰克警官的办法,可问题在于,就算你成功取得了武器并带回到了教堂,又怎么能去报不会把那些巨型蝗虫一块儿引来?据我所知,这些怪物能从五公里外嗅出人类的气味。我们能够活到现在,已经是天大的奇迹了。”杰克警官说:“好吧,既然你们一直否定我的看法,那唯一剩下的法子就是搬迁了。否则那些三头巨蝗肯定还会回来的,我敢保证他们是故意没有伤害我们,因为他们还打算从我们这里吃到更多的庄稼。”威利笑着说:“杰克警官,你大概过于高估他们了。毕竟聪明绝顶的巨蝗实在是太少了,我可不敢相信自己有那种荣幸可以预见。”警官说道:“可这次我们就真是预见了。他们绝对知道我们就躲在教堂里,即便是隔着那些用钢条和木板钉死的窗户,他们也绝对有能力嗅出我们的气味。按照你刚才说的五公里范围来看,我们早就不知道死过多少回了。”威利向后扬了扬脖子,说道:“如果敌人真有那种智慧,他们就应该料到我们有逃跑的可能性。如果我们真是跑掉了,他们不是立刻就随时了十三个成年人的点心了吗?”警官说:“可你又怎么肯定他们一定没有在外面盯着我们?或许我们走出这教堂不远,便会遭到他们的攻击。”威利说:“那么你就更加不能离开这里了,除非你打算白白送了性命。”警官说:“即使我只走出教堂十步就被他们杀死,也好过呆着这里坐以待毙。我担保他们还会回来,就在不久之后的某天。到时候他们吃不到东西,恐怕遭殃的就是我们了。”威利说:“别傻了,他们没那么容易进到教堂来的。看看那些钢条封死的窗口,还有那铁打成的大门。我绝对不会相信,那些用肉做成的巨蝗可以突破我们的防御。”杰克轻蔑地笑了起来,并说道:“呵,你大概还没真正见过那些三吨重量的巨蝗是怎么杀人的。他们可以轻松地掀翻一辆满载乘客的大客车,几条二十毫米粗细的钢条难道还能拦得住他们?”这时拉比神父说话了,他今年是五十一岁,是教堂里的第二位神父。拉比说:“听着,现在可不是争吵的时候。其实我是真正地同意杰克警官的说法,我们的确只有两种选择,其一是回到城市里的警局搞些武器,然后消灭掉那三头反复光顾的巨蝗。其二是立刻收拾包袱,离开这座倒霉的教堂。否则下次巨蝗再来的时候,我们就得统统完蛋了。即使他们还不打算吃掉我们,我们也会被饿死在这里的。”拉比把头转向了奥森神父,他知道说动了奥森神父,这事情就算决定了。“你怎么看,奥森神父?”奥森说:“这事我还得仔细考虑考虑,因为这事将关系到我们大家的生死存亡。”威利说:“说得对,万一巨蝗没有第四次回来呢?那么我们担着那么的风险出去,不是白白拿大家的生命开玩笑吗?”拉比着急起来,他看看奥森,又看看杰克,继续说道:“我们没有时间犹豫了,没人知道去往城市需要多少时间,这当中涉及到太多的不确定因素。如果要是晚了,说不定回来教堂的时候,大家都已经不在了。”杰克说:“我不管了,无论威利和奥森同意与否,我都一定会去城市。”威利说:“好啊,你这可恶的家伙,我早该看出你会如此不靠谱了。不过你绝对别想把这事情干成,因为我会第一个跳出来挡在你的面前,因为你这是在拿我的生命开玩笑。”杰克似乎完全不担心谁会站出来阻难,他只是轻飘飘地说了声:“好啊,你现在就可以站在我的面前试试,因为我马上就打算去仓库里收拾些路上的粮食。”威利没敢真正去挡住他的去路,因为他知道杰克身上携带着一把手枪,也是整个教堂里唯一的一把手枪。于是他没再发言,只是愤怒地望着转身离去的杰克。奥森神父说:“杰克警官,你先等等。即使真要去城市,也不可能是你一个人的事情。在临走之前,起码大家要先商量商量之后的事情。”杰克并没有因此而止步,他只是说道:“没什么可商量的,谁要是愿意同我一起,便来隔壁的仓库里找我。”拉比连忙跟了过去,说道:“我和你一起去,这事情总不能让你一个人去做。”之后那三位十七八岁的男孩发话了,他们也都争先恐后要去,并反复向他们共同的母亲征求意见。这三个孩子的名字分别叫米娅、维克、约瑟夫。其中米娅年纪最大,差不多快到二十岁了,维克刚好十八岁,约瑟夫才十五岁。起初母亲是不打算答应的,直到众人劝说了好久以后,她才终于答应让米娅和维克一同去。最小的约瑟夫被留了下来,他因此而苦恼了好些时日。不过同行的还有另外一位十分强壮的年轻人,他无疑是整个队伍中最有希望杀死一只巨蝗的人物。也许大家已经猜到了,这人便是奥森神父从海边捡来的婴孩,他名叫希克斯,今年正好是十七岁。按照希克斯自己的说法是,他其实更喜欢一个人呆在图书室里阅读,可上帝却偏偏赐予了他一副可能击败巨蝗的身体。他认为这实在是太浪费了,应该把这身体让给想杰克警官这样的人,而他自己应该去念世界上最好的大学。就连拉比神父也认为希克斯不太适合这次认为,因为希克斯似乎根本就没有发怒这种功能,他连杀死一只野兔也是办不到的。但杰克认为希克斯是最合适的人选,因为他那似乎没有极限的力量可以把更多的武器搬回教堂来,而且出发的时候也可以尽量多带些食物。显然希克斯会对杰克这样的想法十分不满,可看在奥森神父的面上,他是绝对不会拒绝杰克的。。

点评:到后来才会知道自己爱的是谁!

  这个故事,讲述的是天堂与地狱之间的战争。在十七年前,地狱军团重新回到了人类世界,并在七天的时间里击败了天堂。故事的主角,便是在天堂沦陷的那天出生的。他被装在一种球形的容器里,在海洋当中漂浮了差不多半年时间,才在个偏僻的海边被一位名叫奥森的神父捡到。神父把这婴孩带到了一座矗立在海岸边的教堂当中,从教堂的顶端可以直接望见波涛汹涌的大海以及一望无垠的草原。教堂里还住着二十三为居民,他们都是从二十公里外的大都市里逃出来的。其中有十六个女人和七个男人,除开米娅只有十九岁以外,其余的女人都超过了三十岁。另外这七个男人里面还包括了三个只有十岁左右的男孩,还有一个五十几岁的残疾人,是在逃亡过程中被巨蝗所伤。其余有三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和两个三十几岁的中年人。不过这已经是十七年前的数字了,如今教堂里只剩下了十三个人。死去的人无非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死于瘟疫,一种是死于巨型蝗虫之手。在教堂这地方,瘟疫是绝迹没法遇上的,因为教堂与世隔绝,根本没有病原,也就无从传播。到是偶尔会有零散的巨型蝗虫光顾教堂,其中一次直接造成了八人死亡,还把耗费了教堂里九成的弹药以及三枚手雷,才把那怪物给打倒,却不代表已经将他杀死。后来的两人是在去往城市的路程中被怪物杀害的,当时他们只是单纯的想要从城市里搞些弹药。不过他们甚至都还没有抵达二十公里外的城市,便被杀死在了半路。自此以后,再也没人提到去往城市的事情了。可今天早晨,返回城市的事情再次被搬了出来,原因还得从昨天晚上说起。当时已经是凌晨一点钟的时间了,三只巨型蝗虫光顾了教堂外的田野。从八月到现在的十二月,已经有三次巨蝗造访的记录了。而且每次都会是三只巨蝗同时来到,已经有人怀疑这几个月里光顾田野的是同一伙巨蝗。因为这些生物是相当聪明的,他们当中的有些个体,已经能够和人类的智力不相上下。更糟糕的是,他们每次来到,都会吃掉庄稼地里的大多数粮食,以至于教堂已经半年时间没有任何收成了。这些时间以来,大家都是靠着从前多出的食物过活的。可现在巨蝗一次又一次的光顾,已经使教堂面临了断粮的危及。他们必须有应对巨蝗的措施,否则他们就必须离开这挡风遮雨的教堂。与去城市里搞些武器的想法,才会再次被杰克警长提起。不过反对的意见还是很多的,首先是奥森神父,他是这样说的:“我认为提出返回城市寻找武器实在是愚蠢之极的办法。你们可能会想上次一样,还没抵达城市,就遭到了怪物的攻击。而且即便你们回到了城市,又怎么能够确保武器还在那里。”杰克警官驳斥道:“无不敢肯定是否能够顺利抵达,但我可以打包票,武器肯定还在警局的仓库的。当时离开的时候,是我亲自锁了门,而且钥匙至今还在我的手上。”奥森神父说:“难道警局里就你这一把钥匙吗?你怎么肯定没有其他的警员回去取走了武器?”杰克警官说:“绝对只有我手上这一把钥匙。虽然我不是专管武器库的警员,可我确定钥匙只有我这唯一一把。”这时另外一位男人说话了,他的名字叫威利,曾经是位律师,今年已经有四十九岁了。“其实我很赞成杰克警官的办法,可问题在于,就算你成功取得了武器并带回到了教堂,又怎么能去报不会把那些巨型蝗虫一块儿引来?据我所知,这些怪物能从五公里外嗅出人类的气味。我们能够活到现在,已经是天大的奇迹了。”杰克警官说:“好吧,既然你们一直否定我的看法,那唯一剩下的法子就是搬迁了。否则那些三头巨蝗肯定还会回来的,我敢保证他们是故意没有伤害我们,因为他们还打算从我们这里吃到更多的庄稼。”威利笑着说:“杰克警官,你大概过于高估他们了。毕竟聪明绝顶的巨蝗实在是太少了,我可不敢相信自己有那种荣幸可以预见。”警官说道:“可这次我们就真是预见了。他们绝对知道我们就躲在教堂里,即便是隔着那些用钢条和木板钉死的窗户,他们也绝对有能力嗅出我们的气味。按照你刚才说的五公里范围来看,我们早就不知道死过多少回了。”威利向后扬了扬脖子,说道:“如果敌人真有那种智慧,他们就应该料到我们有逃跑的可能性。如果我们真是跑掉了,他们不是立刻就随时了十三个成年人的点心了吗?”警官说:“可你又怎么肯定他们一定没有在外面盯着我们?或许我们走出这教堂不远,便会遭到他们的攻击。”威利说:“那么你就更加不能离开这里了,除非你打算白白送了性命。”警官说:“即使我只走出教堂十步就被他们杀死,也好过呆着这里坐以待毙。我担保他们还会回来,就在不久之后的某天。到时候他们吃不到东西,恐怕遭殃的就是我们了。”威利说:“别傻了,他们没那么容易进到教堂来的。看看那些钢条封死的窗口,还有那铁打成的大门。我绝对不会相信,那些用肉做成的巨蝗可以突破我们的防御。”杰克轻蔑地笑了起来,并说道:“呵,你大概还没真正见过那些三吨重量的巨蝗是怎么杀人的。他们可以轻松地掀翻一辆满载乘客的大客车,几条二十毫米粗细的钢条难道还能拦得住他们?”这时拉比神父说话了,他今年是五十一岁,是教堂里的第二位神父。拉比说:“听着,现在可不是争吵的时候。其实我是真正地同意杰克警官的说法,我们的确只有两种选择,其一是回到城市里的警局搞些武器,然后消灭掉那三头反复光顾的巨蝗。其二是立刻收拾包袱,离开这座倒霉的教堂。否则下次巨蝗再来的时候,我们就得统统完蛋了。即使他们还不打算吃掉我们,我们也会被饿死在这里的。”拉比把头转向了奥森神父,他知道说动了奥森神父,这事情就算决定了。“你怎么看,奥森神父?”奥森说:“这事我还得仔细考虑考虑,因为这事将关系到我们大家的生死存亡。”威利说:“说得对,万一巨蝗没有第四次回来呢?那么我们担着那么的风险出去,不是白白拿大家的生命开玩笑吗?”拉比着急起来,他看看奥森,又看看杰克,继续说道:“我们没有时间犹豫了,没人知道去往城市需要多少时间,这当中涉及到太多的不确定因素。如果要是晚了,说不定回来教堂的时候,大家都已经不在了。”杰克说:“我不管了,无论威利和奥森同意与否,我都一定会去城市。”威利说:“好啊,你这可恶的家伙,我早该看出你会如此不靠谱了。不过你绝对别想把这事情干成,因为我会第一个跳出来挡在你的面前,因为你这是在拿我的生命开玩笑。”杰克似乎完全不担心谁会站出来阻难,他只是轻飘飘地说了声:“好啊,你现在就可以站在我的面前试试,因为我马上就打算去仓库里收拾些路上的粮食。”威利没敢真正去挡住他的去路,因为他知道杰克身上携带着一把手枪,也是整个教堂里唯一的一把手枪。于是他没再发言,只是愤怒地望着转身离去的杰克。奥森神父说:“杰克警官,你先等等。即使真要去城市,也不可能是你一个人的事情。在临走之前,起码大家要先商量商量之后的事情。”杰克并没有因此而止步,他只是说道:“没什么可商量的,谁要是愿意同我一起,便来隔壁的仓库里找我。”拉比连忙跟了过去,说道:“我和你一起去,这事情总不能让你一个人去做。”之后那三位十七八岁的男孩发话了,他们也都争先恐后要去,并反复向他们共同的母亲征求意见。这三个孩子的名字分别叫米娅、维克、约瑟夫。其中米娅年纪最大,差不多快到二十岁了,维克刚好十八岁,约瑟夫才十五岁。起初母亲是不打算答应的,直到众人劝说了好久以后,她才终于答应让米娅和维克一同去。最小的约瑟夫被留了下来,他因此而苦恼了好些时日。不过同行的还有另外一位十分强壮的年轻人,他无疑是整个队伍中最有希望杀死一只巨蝗的人物。也许大家已经猜到了,这人便是奥森神父从海边捡来的婴孩,他名叫希克斯,今年正好是十七岁。按照希克斯自己的说法是,他其实更喜欢一个人呆在图书室里阅读,可上帝却偏偏赐予了他一副可能击败巨蝗的身体。他认为这实在是太浪费了,应该把这身体让给想杰克警官这样的人,而他自己应该去念世界上最好的大学。就连拉比神父也认为希克斯不太适合这次认为,因为希克斯似乎根本就没有发怒这种功能,他连杀死一只野兔也是办不到的。但杰克认为希克斯是最合适的人选,因为他那似乎没有极限的力量可以把更多的武器搬回教堂来,而且出发的时候也可以尽量多带些食物。显然希克斯会对杰克这样的想法十分不满,可看在奥森神父的面上,他是绝对不会拒绝杰克的。

  于是人选便这么决定了,他们收拾了一些行李和食物以后,便踏上了前往城市的路途。出发的时候,正好是下午三点整。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三天以后便能抵达。开始的路上大家还是有说有笑的,连维克和米娅也是兴致勃勃的。不过希克斯却始终没有加入他们的交谈,只有在大伙问到他的时候,他在勉强的回答几句。你们可不要误认为他是内向或者是故意不愿说话,其实他当时是读着一本小说而没有功夫去搭理他们。大约到了傍晚的时候,米娅和维克才泄了气了,他们不时的叫累,才推掉了担在他们身上的行李和食物。当时希克斯已经独自抗下了过半的东西,虽然他根本不显得累,而且还很有功夫来读一把小说。可杰克还是不好意思再让希克斯多担些重量,于是他只好让拉比和他一起把那点东西给分担了。到了夜里八九点的时候,天上偏偏下起了不大不小的雨点,于是杰克只好觉得找个地方躲避一阵。正好他们路过一处遗弃的工厂,便觉在那工厂里面休息一会儿。到了地方以后,大家便把粮食和武器放了下来。之后杰克提议在这工厂里面搜索一圈,一来确保这地方是安全的,二来可以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有用的东西。拉比认为,他独自去巡查是十分危险的事情,于是便决定同他一起去。果然他们发现了一些被单和衣服,看起来是被遗弃在这里的。于是拉比神父返回原地,叫上了希克斯,与他们一起去取被子和衣服,以便能够度过一个暖和的夜晚。如此一来,便把米娅和维克留在了空旷的车间里面。这两个孩子忽然突发臆想,决定在这车间里燃起一堆篝火来,以便可以取暖。正好附近有些废弃的木箱和沾满灰尘和油渍的手套和工作服,两人便很快在这车间里燃起了篝火来。他们点燃了一处觉得不够过瘾,便又点燃了第二处、第三处、第四处、第五处,并因此而洋洋得意。在隔壁办公楼里收拾物品的希克斯忽然听到了什么,于是便跑到窗户边观看,见到下方大半个车间都被照亮起来。他大吃一惊,立刻扔下手上的东西,飞快地往车间的往楼下奔去,并大声地喊道:“不好了,米娅和维克在车间里玩火!”这话也吓坏了杰克和拉比,他们也紧随着跑下了楼梯。等这两人来到车间的时候,希克斯已经扑灭了三堆篝火。杰克和拉比分别抛向了其余的两处篝火,用刚刚捡来的衣服和被单疯狂滴拍打火堆,把那些燃烧的木块踢得到处都是。杰克愤怒地说道:“是谁允许你们在这里玩火的?难道你们不知道这样会把巨蝗引来吗?”米娅连忙委屈地说道:“对不起,我们没有考虑到巨蝗的事情。”拉比说:“算了,别责怪他们了。”希克斯说:“我认为最好是立刻离开这里,谁知道这火是不是真把巨蝗招来了。”拉比说:“恩,我也是这么看的。赶紧收拾起东西,我们现在就走。”于是大家便有拿起了各自的行李,匆匆忙忙的离开了工厂。这时雨已经下得很大了,很快便把大家的衣服湿透了。维克开始嚷着要回家,却招了了杰克更加严厉的呵斥。这次拉比神父也没有再为维克说些什么,而是认为带错了这两个孩子,没想到他们都十八九岁的年纪了,还是如此的不明事理。大约又走了半小时的路程,雨中忽然传来了巨型蝗虫的嘶叫声,和他们从前听过的声音是一模一样。杰克开始着急了,他确定大伙是被巨蝗给盯上了。于是他更加愤怒地责备起了两个孩子,并拿希克斯和他们作比较。拉比却认为这时候不是责备两个孩子的时候,而是应该加快行进的速度。之后大伙便有快步行进转换为了小跑行进,他们深一脚浅一脚的踩踏着,经常都会有人摔倒。已经上了年纪且不经常锻炼的拉比神父开始吃不消了,而且他在一次摔倒的过程中,把脚腕给扭了。拉比神父说道:“我想我快不行了。”他刚说完便停了下来。“你们先走,不要管我,我会保护好自己的。”他一面说,一面紧张地攥着那把已经很久的斧子。杰克说:“你不是个虔诚的天主教徒吗?怎么连这么一点小小的伤痛就把你给打倒了?你还有脸去天堂见上帝吗?”他说着便一把抓住了拉比神父湿透的大衣,并奋力把他从地上拽了起来。可拉比神父还是很快又瘫了下去,并大口地喘着粗气。“听着杰克,看在上帝的份上,你一定要好好保护着三个孩子。无论是他们当中的哪一个,你都一定要带他回海边的教堂去。我是真正不行了,或许是上帝看我还不够虔诚,所以才降下这灾难来,要把我打入地狱。”杰克说:“我简直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要是论到虔诚,我才是最坏的一个。也就是说,这灾难不是上帝降在你身上,而是你自己已经放弃了自己!听着伙计,你必须马上从地上站起来。把我们的包袱给希克斯,我可以背着你前进。”要是他又伸手去扶拉比神父,可拉比神父却拒绝了他的好意,并大声喊道:“我教你快走!难道你不明白我的意思吗?难道你打算让我们大家都死在这里吗?听着,今天晚上一定有人的死,不是你就是我,否则就是这些孩子。我们必须做出选择,让我来死,因为只有你才直到那该死的装满武器的仓库在什么地方。我会尽量地拖延时间,即便我死了,巨蝗也还的花些时间来消化我的尸体。”杰克说:“不,我绝对不允许这事发生。听着,今晚我们谁都不会死去,相信我,我从前还在城里的时候,就和这些巨蝗打过交道,没人比我更了解他们。”他再次试图扶起拉比神父,这次却遭到了拉比神父挥开斧子攻击。当然拉比是没有真想伤害杰克,所以斧子也只是在杰克面前晃了一晃。“我已经说了,让你带着他们离开。我不喜欢反复只说一句话,请你不要再来逼我。”杰克也终于明白了拉比神父的决心,于是说道:“好吧,我们这就走,你要好好保重。”于是杰克便转过了身,招呼三个孩子离开。临走时,他曾反复地回头去看拉比。最后一眼看到拉比的时候,他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用斧子支撑着身体,脸上全是惶惑。之后的路程当中,大伙便加快了前进的步伐。他们越跑越快,几乎已经忘记了疲劳。也巨蝗的嘶叫声却始终不曾摆脱,有时甚至能听见巨蝗翅膀拍打的声响。杰克预感到了灾难的降临,他不怕自己就此死去,而是愧疚没能把米娅、维克、还有希克斯带回到教堂里去。他觉得自己辜负那位母亲的期望,辜负了所有教堂居民的期望。到了凌晨一点的时候,巨蝗终于赶上了他们。那怪物肥硕的身体忽然从天而降,溅起一片密集的泥浆。之后那家伙直接迈步向大伙过来,迫不得已之下,杰克终于点亮了手上的电筒。当那光线照射过去的时候,巨蝗的一只手臂已经当空打了过来。杰克也没来得及躲避,而是直接朝巨蝗的脸上开了枪。怪物似乎遭受了十分惨重的打击,连那一拳也给打歪了地方,不过仍然是击中了杰克,把他打出五六米远,摔在了泥水当中。米娅和维克已经乱了阵脚,只有希克斯冲了上去,抡起那消防斧便朝巨蝗的后心上砍去。第一斧砍去的时候,巨蝗只是痛苦地叫唤了一声,第二斧过去之后,便遭到了怪物猛烈的还击,直接把希克斯打翻在了地上。这时杰克的电筒光线再次回到了巨蝗身上,他看见那怪物似乎少了一只眼睛。换句话说,刚刚那枪正好是打在了他的眼睛上,难怪那怪物会如此痛苦。于是杰克便躺在泥浆中再次朝巨蝗设计,两枪都打在了怪物的脑袋上。怪物似乎是真正的发怒了,他伸出六只手来,飞快朝杰克走去,似乎是打算把他活活掐死。杰克连续开了七八枪,直到打光了第一版弹夹。他以为自己死定了,并慌忙地掏出预先装好的另一版弹夹来,试图装到手枪里面。平时再见到不过的动作,今天却也连续失误了两次,才把弹夹给放了进去。可巨蝗已经离的很近很近了,光凭一把手枪,无论如何是不能阻止他了。就在他绝望之时,光线里忽然又有了希克斯的身影。这回的一斧子,砍在了巨蝗细长的左腿上,差不多是膝盖的位置。虽然没能当时把削掉巨蝗的左腿,却也对巨蝗造成了十分要紧的一击,使巨蝗站立不稳,直接摔到了下去。趁着巨蝗一时找不着北的关头,希克斯有连续挥出了三斧子,差点就要把巨蝗的左腿给卸了。不过这怪物毕竟是相当顽强的生物,他没有因此而被击败,而是伸手抓住了希克斯的衣角。由于地面湿滑的缘故,希克斯很容易便被巨蝗给拉到了。同时巨蝗也支撑起了半个身子,并把另外一只手臂伸向了希克斯。这时维克忽然冲了上来,用一把砍刀疯狂往巨蝗抓着希克斯的手臂上挥砍过去,致使巨蝗被迫放开了希克斯。巨蝗似乎是被打怕了,他挣扎着后退,并奋力拍击起翅膀来,很快便飞上天空,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搜查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