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未来 >

炽热重生小说

炽热重生

炽热重生

10.0

手机阅读

编辑:花前月下

作者:怪山叔

时间:2020-10-16 19:48:20

一个锒铛入狱的犯罪咨询师,美女警察,却所以的一个案件,被卷进了一同再次穿越了40年,从冷战就阴谋之中,对外正式宣布统一销毁的前苏联能制造的超级核弹却被一个极端化组织意外发现其中秘密:所以分崩离析,并也没完全统一销毁!经过理论计算方法:1、的话投放量在莫斯科上空,会导致以第二章.唐哲庞瑟监狱关押的全是终身监禁的全球通缉犯或犯案极其严重的政治犯,监狱的高强将里面的灰暗世界与外界完全隔绝,在监狱里的一切永远是灰暗的,包括人的心灵。监狱旁的草,永远是枯黄的,一切的活力、生机、甚至于生命的色彩都在监狱的高墙边望而却步,高高狱墙只透过冰冷的寒风,狱警拿着卡宾枪在墙根下机械的巡逻着,没有人会在这里关系时间,所有的善良与爱意都远远逃离了这里,这里的所有人,都若僵尸一般,枯脆的落叶被警靴踩着发出擦擦的声响,增添了一丝悲凉。监狱里,正是犯人放风的时间,犯人们在操场上一群一群的闲逛着,松垮的囚服,脏兮兮的囚裤,一双永远也不会换的大头鞋。和很多监狱一样,大多数犯人开着低俗的玩笑,赌着各种可以赌的事儿,很多犯人还经营着各种小交易:香烟,酒,口香糖,毒品……但足以看出,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渴望着外面的世界,渴望像外面的人一样生活着,但大多数囚犯早已忘却了什么是自由,或者早已忘却了去寻求自由,他们的心灵早已被黑暗所夺取,他们只剩下一副骨架,这只是庞瑟监狱的地面,看似平静的地面。警报声响了,犯人们像往常一样涌向了监狱的门口,他们高呼着,喊叫着,议论着,以为是有新囚犯来了或者只是典狱长来宣布什么高谈阔论,给他们带来些新的赌注,可是这次进来的不是狭窄的囚车,也不是西装革履的典狱长,而是一辆福特野马警用跑车。汽车停在了监狱的门口,从驾驶室下来的是一位高挑的白人女性,她大约二十七八岁。身材相当的标志,一头耀眼的金发披在肩上,这金色并不是贵族的令人厌恶的奢靡之金,而是一种天然的,给人带来发自内心看着舒适的金。她的一件皮衣包裹了整个上身,特别突出了其胸部的丰腴与性感,其下身穿着一条包臀短裙,更是让两边的囚犯疯狂的趴着铁栏,她的一双高跟靴一直包裹到膝盖,红色的鞋底在灰暗天空的反衬下特别的耀眼。他每走一步,都有囚犯高呼着,毕竟,他们在监狱里几十年甚至一辈子都不曾见到过女性,更不说是这样令人倾心的女性。她涂着红的热烈的唇彩,抹着淡金色的眼影,一切一切都与之完美的身体轮廓相称,皮衣上一个盾徽胸针显得格外的闪亮,一切都与她白皙的皮肤显得十分般配。囚犯们吹起了下流的口哨,一位狱警中的长官走了上去,这位女郎和狱警热情的打了招呼,女郎也同时出事了许可证明。“我要见你们监狱里叫做唐哲的家伙。”“当然没有问题,包在我身上。”显然,这位狱警感到相当的愉悦,并且被这位女郎的美貌迷得神魂颠倒,事实上,他以为去见一个普通犯人并不需要多大的力气,毕竟,没有人会去记犯人的姓名。那狱警打开铁栏,尽力的挺起胸膛,装作英武的站在们的一边引着金妮思走进铁丝网,犯人们更是疯狂,而其他的几位狱警也走了出来,为这位女郎“保驾护航”,顺便也博取欢心,获得特殊的艳遇。但她并未注意哪位狱警的“神武”而是径直随第一位狱警走到一个地下囚室里。起初囚室还算干净,虽然墙角处有明显裂缝和虫蛀的痕迹,但总算能平稳的走下去,可越往下走,湿气便越重,本来砌好的楼梯也慢慢像老头的牙齿一般参差不齐,绕过几个转角后,下坡的楼梯竟然变成了石阶,很多石头都坑坑洼洼,站满了水,长满青苔,那狱警走几节台阶便要滑一下,本来狱警还想绅士般的扶一下女士,可不了那穿着高跟鞋的女郎走得比他平稳的多,此时,甬道两边的灯已经变得非常灰暗,从地面吹上来的风刮过泛黑的墙壁在反射撞击中发出呼呼的响声。“这是地牢,关押着全球最嗜血,最疯狂的犯人,已经很久没有活人下来了,连他们的饭菜,饮食,粪便都是用监狱里的机器运上来的,我们不能就这样下去,按照规定,我们得上去找帮手。”“不不不,我们的进度有点慢了,跟我下来吧,没事儿的。”那狱警显然不愿意再往下走。“你显然不知道下面关押的是什么人,这些可都是连人血都要喝的亡命狂徒啊,你穿着这样下去,会被撕碎的。”那女郎顺手从狱警的要带上抽出手电,并拉开皮衣的拉链,从里面抽出一本许可证。凑到狱警的鼻前。“我不是内务部的漂亮秘书,我是纽约凶案组警察,那辆野马不是我用来吸引帅哥的,是我用来工作的。”那狱警看了看证件,又看了看金妮思,怔在了原地。“嘿,别那么紧张,我们慢慢往下走好吧?若你不愿意,就当做是命令吧。”此时,狱警已经完全不能感受到金妮思的美貌与动人,而是完全沉浸在了惊讶,恐慌及很多情感的交融之中。他们又往下走了一段路,他们遇到了好几扇高耸的铁门,狱警颤抖着打开门。“他们是恶魔,是不应该来到地面的混帐。”在不经意间,狱警的背后已经闪出了一个极为高大的人影,整个人的人影都浸没在黑暗之中,但可辨别出他壮实肌肉上的疤痕。狱警打了个寒颤,颤颤巍巍的转过头,不等他转过头,那人便用巨大的手掌捏住了狱警的脖子,想要整个捏烂他的脑袋,突然,那男人尖叫了一声,一双看似纤弱却蕴含巨大力量的双手打在了那人手上,一股强大的冲击力迫使壮汉放下狱警,随即,还没有等壮汉反应过来,走在前面的金妮思已经双脚离地,双手撑着石墙,一个凌空后翻转,越过了像烂泥一样的狱警,15厘米的鞋跟直直踢向那壮汉的裆部,壮汉竟突然蔫掉了,一手捂着裤裆,一手撑着墙壁,金妮思并没有等他反应过来,一拳揍到那男人的后脑勺,并顺势用另一手的手肘狠狠顶住壮汉的腹部,壮汉立即吐出了一滩浑浊的血液。随即,壮汉便像烂泥一样倒在了石墙上。这所有的动作,金妮思都在眨眼间完成,狱警被震撼了,深深地震撼了,他不知道一个女人竟有如此不符合科学的力道。金妮思顺手拔出了壮汉手上的石刀。“看来你们监狱的墙壁已经用来做囚犯的武器了么,看来纳税人的钱又送到你们典狱长的口袋了吧。”金妮思玩弄着手上的刀,拿起狱警手上的手电,走向石阶的最底部。而令人感到奇怪的是,越走向底部,发出的呼喊声便越响,等到能看见甬道底部的光亮时,响声便已成了尖叫。金妮思走下了楼梯,昏暗的甬道变得灯火通明,金妮思才看见了这里的真正面貌:这里根本不是个监狱,而是老的墓室,这里没有牢房,没有狱警,没有防护措施,所有人都能在这个狭小的大厅及甬道内活动,这里的所有东西都是发霉的,散发着恶臭。发霉的墙角,发霉的被褥,发霉的饭菜,甚至发霉的制服,在很多角落里,甚至有腐烂的尸体。这里大多数都是壮汉,此时,他们已经慢慢围成了一个圆圈,两个身高1米9几的男人走到了圆圈中间,突然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你们谁会像那堆死尸一样躺在墙角呢?开始吧,为你们的生存斗争吧。”那声音无情的笑着。突然,壮汉外围一个小个子看到了金妮思,大喊起来:“看!看!女,女人!”他似乎还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好好盯住金妮思看了看,待他确定后,他几乎发出了尖叫般的声音,所有的人都转过头来,他们一样在浑浊的眸子内充满了惊讶。所有人发狂般的欢呼起来,然后冲向了金妮思。“这是上帝的赐予。好好享用吧,孩子们。”那苍老的声音淫笑起来。第一个冲向金妮思的是个近两米的壮汉,金妮思眼睛也没眨,便迅速的将手中玩弄的石刀向前狠狠一甩,那刀竟像离弦的箭,冲向了壮汉,随即,刺刀了男人的大腿上,那男人如一头受伤的公牛,倒了下来,捂住鲜血喊叫着。所有人停了下来,全部又一次惊讶的看着金妮思,又是那个苍老的声音响起。“婊子!上啊,拿出你们当年杀的混蛋精神,上啊!”又一个壮汉出来带头,冲向了金妮思,并伴随着野兽般的喊叫。金妮思并没有做出任何动作,只是淡淡的扬了扬嘴角,那男人就离金妮思只有一步时,金妮思从腰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出一把女士手枪,定在了壮汉的脑门上。那壮汉瞬间呆在了原地,像石人一样,一动也不敢动,冷汗从额头上流了下来,而他后面的一群人,又一次,呆在了原地。“我不想和你们浪费时间,亲爱的,告诉我你们这谁是唐哲吧。”那壮汉倒是嘿嘿的笑道:“我们这没有名字,知道么?我们所有人只有一个代号,要么你把我们每一个人呢都好好服侍一遍,我会告诉你的。”“不,不,不,蠢货,你们这儿只有一个中国人吧。”金妮思道。金妮思的眼角瞥向了墙角,一个黑头发黄皮肤的中国人像醉酒一般靠在了墙上,墙壁的阴影将他遮掩了大半,火苗的影子在他身旁急促的抖动,他的头发又密又长,蓬乱得像一团野草,他的整张脸似乎都被与头发几乎一样乱的胡子所覆盖,只能在微弱的光下看出他脸型的轮廓,他是典型的东方人,但他的面庞却令人难以形容,可以说是粗犷中夹杂着一种细腻,但细观其眸子,便可以在黑暗中隐隐发现他的眸子似乎是监狱里唯一还保留着明亮而非浑浊的,虽看不清具体五官特征,但足以看出他长的确实有几番英俊,此时,大批的狱警准备着英雄救美般的冲下楼梯,其中还不乏穿着防弹背心,荷枪实弹的防暴警察,但他们惊讶的发现这里没有发生一切该发生的,在所有狱警目瞪口呆之时,金妮思指着那倒在黑暗中的中国人淡淡说了一句:“把他带走。”半个小时以后,警用跑车边还站了一个人,那人正是唐哲,一位狱警帮他解着手铐,女士大步流星的走来,然后打了个上车的手势,于是唐哲用一副十分标准的上流社会的样子帮女郎打开车门,然后坐进了副驾驶室,其动作的流畅丝简直与囚服形成了天地般的反差。女郎踩了一脚油门,一个漂亮的摆尾,映衬在一片烧胎而出的烟雾里,跑车消失在了尘土之中,只留下还未反应过来的狱卒和囚犯,所有人都迷茫的紧紧盯着正在天际消失的跑车。。

点评:文章剧情紧凑,跌宕起伏,发展曲折,吸引人阅读

  紫蓝色的夜幕渐渐吞噬了白昼,唯有天际还跃动着一丝虚弱的紫光,闪亮繁多的星辰不顾犹存的夕阳织上了天幕,太阳的余热已渐渐散去,当阳光还照耀大地的时候,拉萨几千年的虔诚,唯有在幽幽的晚风中古城才在月光的陪伴下回归原始的圣洁,才回到那番没有被污染过的模样,一切都寂静而又神秘,散落的高原上的百年的建筑的让这座城市保持着一贯的神圣与静谧,大多数人相信,这是最后的伊甸园。当游人的热情随着彻底的黑暗而消失之时,拉萨城已沉入了梦乡,唯有幽暗昏黄的街灯在拉萨古朴的老街上拉出一条条狰狞的影子,远远望去,几间酒吧还闪烁着微弱的光芒,一轮新月映照着悠悠的雪山,一切都是无言,拉萨城,沉入了梦乡。一架没有呼号,没有航灯的L-100“大力士”运输机在拉萨上空三万三千英尺以三百六十英里每小时的速度巡航着,这架洛克希德公司生产的远途运输机本是应退出了历史的舞台,它曾与目前依旧在美军服役的C-130齐名,然而,他却没有C-130那么好运,它过早退出了历史的舞台,颇令人惊讶的是,本应存留在飞机墓地的“大力士”却在全世界除了耶路撒冷以外几乎最圣洁的地域上空飞行,它平稳的划过天空,只有淡淡的航迹云使飞机在夜幕中留下浅浅的一行脚印,这架大力士完完全全隐没在,飞机几乎与夜空融合在了一起,如幽灵一般飞行着。机舱里陈设很奢华,却无一点儿浮夸炫耀之感,机舱每隔一段就放着正燃烧着的印度的香炉,幽幽香气弥漫着整个机舱,那不是一种令人失去理智,飘飘欲仙的化学香味,而是一种能令人陶醉,回归自我的香气,每一盏过道灯下都端正摆放着来自中国南部的景德陶瓷,每一件陶瓷的工艺都极为精湛,灯光从上往下打进瓷器里,瓷器的釉面便能投射出柔和的光线,飞机里有很多陈列柜,这些柜子的每一寸都雕刻着真正非洲南部的土著木雕,这种已经几乎消失于世界的雕刻手法居然出现在了这家飞机上,着实令人咂舌……但最吸引人的是来自各国的甘醇美酒,其中不乏冷冻柜里的慕尼黑生啤,法国波尔多农庄生产的特级拉菲,日本关西的清酒……这已不再是一架飞机,而是某个中世纪贵族的酒庄,然而这又不像是王公贵族的浮华之地,一切的陈列都显得极其谦逊,并不像在显摆。机舱里里出奇的安静。机舱的末端,有一张用红木雕刻的吧台,抛光的桌面镶嵌着一圈精致的翡翠,无论是人们看得见的地方还是看不见的地方,统统雕上了花纹,其雕刻纹路只精湛,早已可以和18世纪英国王室家族的用品所媲美。桌边站着一位穿着极为讲究的男士,他身高约莫一米八几,是一位典型的西方绅士,他身着晚礼服,精心定做的意大利礼服显示出了他双腿的修长,虽他精心进行过化妆,但是仍能从他的面容及眉目之中透露出一股令人胆战心寒的霸气,远远便看得出他一定不同凡人,他喷着上好的古龙水,戴着来自瑞士日内瓦百达翡翠生产的全世界少有的奢华腕表,他摇晃着手里的红酒。而站在他身边的另一位男士则大不相同,他饮着一瓶威士忌,穿着松垮的迷彩裤和布满着泥斑的军靴,一件紧身的上衣突出了其肌肉的紧致,饱满,他的存在与机舱的豪华陈设显得格格不入。头一位男士静静地摇着手中的威士忌。“这个活出多少钱?”喝着朗姆的男士醉醺醺的问道。男人伸出五个指头。两人似乎很有默契,一起放下酒杯,走到机舱尾部,这架飞机显然已经被改装过了,本来除了驾驶舱外全部都是货仓的机舱已经被格成两层,上半部分已经变成了酒吧,机舱尾部有一道经过雕刻的桐木活板门。头一位男士做了个请的手势,另一位身着迷彩裤的人则大摇大摆得向前走着,走下活板门后的楼梯,仿佛置身于另一个世界,灯光随着其的脚步慢慢打开,映入眼帘的即是琳琅满目的装备,各种型号的重型机枪,狙击步枪,手枪,榴弹,地雷,手斧,军刀……那上前去的男人随意的从架子上拿下把巴雷特M82A1重型狙击枪:“好家伙,这玩意儿都搞得到,几百码之内上半身直接搬家,你到底是谁?如今已大力士的货仓已经被改装过了一番,随着二人的脚步,两旁的白炽灯慢慢自动打开,男人拍了拍手,灯在瞬间全部点亮,那肌肉男的青筋剧烈抖了一下,然后嘴角完全狰狞的咧了开来,他向另一位男士看了看,痴痴笑了笑,又朝前呆呆看了看,六辆亚光的兰博基尼蝙蝠整整齐齐的停成三排两列,全车都是黑色,只有犀利的大灯反射出白炽灯发出的光芒,和两人的身影,那肌肉男几乎抽搐着的笑着。“不用商量价钱了,都是自己人,就凭这几辆车,这活我做定了。”那男人冷笑了一笑。“还没有结束呢。”他们走过兰博基尼,那肌肉男的目光还紧紧地锁着几辆车子,而眼前的一切,令他的青筋又一次抖动了。巴雷特,沙漠战术M4,PSG-1,……最重要的是,一批经过改良的AK47,这种老式步枪出现在二人眼前的是完全不同的样式,原来30发7.62毫米口径子弹弹夹改装成了60发的双排10毫米口径狙击弹,原来的四条膛线被改装成了六条膛线,更惊人的是,上世纪40年代的老枪竟已经装上了最先进的光学瞄准镜。那肌肉男凑到了枪前,如抚摸宝贝般的抚摸着整把枪,小心翼翼,好像生怕伤着了枪,那一边看着的男士只是微微一笑,把玩着手里的高脚杯。在这些枪支之外,还准备了数不清的各式装备,肌肉男一件一件的抚摸,甚至于亲吻,这些枪简直令人眼花缭乱,那一旁的男士,并没有等肌肉男把武器看完,便硬扯着他走回了机舱。“你到底是什么人?你从阿富汗的美军那弄来的吧,还是你也去卡扎菲那里发了一笔横财?”“这只是样品而已,更多的后备补给将会后续该你们送到。怎么样,这活还那么棘手么?”“当然不会,当然不会,我们一定帮你搞定”“做任务的时候再好好赞叹吧。”那男人按住了墙壁上的一个开关,瞬间,有两个人的资料被三维立体投影展示到了机舱内,男人指着其中一个女人道:“这人叫金妮思,是个纽约警察,就无非是个小角色,不知道为什么会把这样的三流警察扯进来,惹我讨厌的家伙,总之这个是第一个目标,很容易解决。”那男人又与肌肉男说了说金妮思之前的档案,肌肉男淫笑了几声但也觉得无非是个普通的凶杀案警察.“这样的人在美国一抓一大把,根本没必要注意,也许是联调局想出我们意料吧。”金妮思的资料跳出来速度很快,但二人并没有注意,另一个男人的资料并没有搜索完毕,所显示的,不过是一张上世纪80、90年代拍的很模糊的照片和唯一一个头衔:犯罪咨询。服务器在剩下几分钟的搜索后,只跳出来一条信息:在中国被逮捕,后击毙。那男士道:“女的资料很详尽,不过这男的,要靠你们了,全世界的资料库都没有他的踪迹,我原本不相信,但这是事实,没有照片,没有资料,甚至没有血性,指纹或者医疗记录,但我们有线报称他还活着,在世界的某个角落,这次,你们要解决的就是这两个人,你们要特别注意这个男的,我对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任务的详细资料和补给武器的地点都在第一辆兰博基尼的手套箱里,我不会跟着你们的,但是要是我知道有人拿了我的钞票却不办事或者耍什么花招,我一定会让我和我的人把他和他的人作成肉泥。”“你不信任我?”男人靠上前来,低沉的笑道,脸上添了几分怒气,我知道,我们干这行的,要的是信任,想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无非是个有钱的混混罢了。“这是我的飞机,你还是不要闹事的为好,就这样吧,时间不早了,不送。”那肌肉男先是一惊,突然,那手中穿着绅士的男人将高脚杯原地旋转抛向上空,然后整个人仿佛在瞬间消失,只是见到白色的领结在周围闪过,又在瞬间出现在了那肌肉男的身后,他露出了一种比魔鬼撒旦还要令人胆战心寒的微笑,那是一种仿佛经历过地狱的厉鬼拷打后已经对于生命超之度外之后的微笑,但仔细移开,其实那男人面部肌肉完全没有动,只是咧开嘴而已,其瞳孔在一瞬间如虎豹一般露出了嗜血的光芒,并且无比黑暗空洞,就像已经无视于生命生死,他将手反过来,此时那肌肉男才发现戒指的表面并不圆润,而是布满了细小尖锐的片状沟纹,但为时已晚,戒指朝着肌肉男的颈部狠狠插了进去,然后极快的拉出一条血口,那肌肉男在一瞬间所有静脉暴起,眼球像是要冲出眼眶,同时也是在一瞬间,男人的戒指已经拔出肌肉男的咽喉,未见一滴血光,干净利落,只有戒指圆弧形的表面残有与红色宝石混在一起的血色,一切,只有一眨眼的功夫,却像是过了几百年,那绅士再一步跨回接住马上就要落地的高脚杯。那男人瘫倒在地上,他死亡的那种表情是完全无法想象的,恐惧,害怕,惊讶……面部肌肉已经抽搐到了畸形的地步。随即,那绅士从内袋里拿出手机,命令打开机舱门,将尸体抛了下去,留给雪山清洗痕迹。在打开机舱门的一瞬间,强风灌入机舱,幸亏机舱内的所有东西都已经被固定才未被吹走,但穿着西装的男士竟然没有扶着任何东西稳稳当当得站着,其力量之大简直令人咂舌,接着,那男人充满着怪异的笑容。天空还是如此的平静,只是不知即将有厄运来临。

  第二章.唐哲庞瑟监狱关押的全是终身监禁的全球通缉犯或犯案极其严重的政治犯,监狱的高强将里面的灰暗世界与外界完全隔绝,在监狱里的一切永远是灰暗的,包括人的心灵。监狱旁的草,永远是枯黄的,一切的活力、生机、甚至于生命的色彩都在监狱的高墙边望而却步,高高狱墙只透过冰冷的寒风,狱警拿着卡宾枪在墙根下机械的巡逻着,没有人会在这里关系时间,所有的善良与爱意都远远逃离了这里,这里的所有人,都若僵尸一般,枯脆的落叶被警靴踩着发出擦擦的声响,增添了一丝悲凉。监狱里,正是犯人放风的时间,犯人们在操场上一群一群的闲逛着,松垮的囚服,脏兮兮的囚裤,一双永远也不会换的大头鞋。和很多监狱一样,大多数犯人开着低俗的玩笑,赌着各种可以赌的事儿,很多犯人还经营着各种小交易:香烟,酒,口香糖,毒品……但足以看出,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渴望着外面的世界,渴望像外面的人一样生活着,但大多数囚犯早已忘却了什么是自由,或者早已忘却了去寻求自由,他们的心灵早已被黑暗所夺取,他们只剩下一副骨架,这只是庞瑟监狱的地面,看似平静的地面。警报声响了,犯人们像往常一样涌向了监狱的门口,他们高呼着,喊叫着,议论着,以为是有新囚犯来了或者只是典狱长来宣布什么高谈阔论,给他们带来些新的赌注,可是这次进来的不是狭窄的囚车,也不是西装革履的典狱长,而是一辆福特野马警用跑车。汽车停在了监狱的门口,从驾驶室下来的是一位高挑的白人女性,她大约二十七八岁。身材相当的标志,一头耀眼的金发披在肩上,这金色并不是贵族的令人厌恶的奢靡之金,而是一种天然的,给人带来发自内心看着舒适的金。她的一件皮衣包裹了整个上身,特别突出了其胸部的丰腴与性感,其下身穿着一条包臀短裙,更是让两边的囚犯疯狂的趴着铁栏,她的一双高跟靴一直包裹到膝盖,红色的鞋底在灰暗天空的反衬下特别的耀眼。他每走一步,都有囚犯高呼着,毕竟,他们在监狱里几十年甚至一辈子都不曾见到过女性,更不说是这样令人倾心的女性。她涂着红的热烈的唇彩,抹着淡金色的眼影,一切一切都与之完美的身体轮廓相称,皮衣上一个盾徽胸针显得格外的闪亮,一切都与她白皙的皮肤显得十分般配。囚犯们吹起了下流的口哨,一位狱警中的长官走了上去,这位女郎和狱警热情的打了招呼,女郎也同时出事了许可证明。“我要见你们监狱里叫做唐哲的家伙。”“当然没有问题,包在我身上。”显然,这位狱警感到相当的愉悦,并且被这位女郎的美貌迷得神魂颠倒,事实上,他以为去见一个普通犯人并不需要多大的力气,毕竟,没有人会去记犯人的姓名。那狱警打开铁栏,尽力的挺起胸膛,装作英武的站在们的一边引着金妮思走进铁丝网,犯人们更是疯狂,而其他的几位狱警也走了出来,为这位女郎“保驾护航”,顺便也博取欢心,获得特殊的艳遇。但她并未注意哪位狱警的“神武”而是径直随第一位狱警走到一个地下囚室里。起初囚室还算干净,虽然墙角处有明显裂缝和虫蛀的痕迹,但总算能平稳的走下去,可越往下走,湿气便越重,本来砌好的楼梯也慢慢像老头的牙齿一般参差不齐,绕过几个转角后,下坡的楼梯竟然变成了石阶,很多石头都坑坑洼洼,站满了水,长满青苔,那狱警走几节台阶便要滑一下,本来狱警还想绅士般的扶一下女士,可不了那穿着高跟鞋的女郎走得比他平稳的多,此时,甬道两边的灯已经变得非常灰暗,从地面吹上来的风刮过泛黑的墙壁在反射撞击中发出呼呼的响声。“这是地牢,关押着全球最嗜血,最疯狂的犯人,已经很久没有活人下来了,连他们的饭菜,饮食,粪便都是用监狱里的机器运上来的,我们不能就这样下去,按照规定,我们得上去找帮手。”“不不不,我们的进度有点慢了,跟我下来吧,没事儿的。”那狱警显然不愿意再往下走。“你显然不知道下面关押的是什么人,这些可都是连人血都要喝的亡命狂徒啊,你穿着这样下去,会被撕碎的。”那女郎顺手从狱警的要带上抽出手电,并拉开皮衣的拉链,从里面抽出一本许可证。凑到狱警的鼻前。“我不是内务部的漂亮秘书,我是纽约凶案组警察,那辆野马不是我用来吸引帅哥的,是我用来工作的。”那狱警看了看证件,又看了看金妮思,怔在了原地。“嘿,别那么紧张,我们慢慢往下走好吧?若你不愿意,就当做是命令吧。”此时,狱警已经完全不能感受到金妮思的美貌与动人,而是完全沉浸在了惊讶,恐慌及很多情感的交融之中。他们又往下走了一段路,他们遇到了好几扇高耸的铁门,狱警颤抖着打开门。“他们是恶魔,是不应该来到地面的混帐。”在不经意间,狱警的背后已经闪出了一个极为高大的人影,整个人的人影都浸没在黑暗之中,但可辨别出他壮实肌肉上的疤痕。狱警打了个寒颤,颤颤巍巍的转过头,不等他转过头,那人便用巨大的手掌捏住了狱警的脖子,想要整个捏烂他的脑袋,突然,那男人尖叫了一声,一双看似纤弱却蕴含巨大力量的双手打在了那人手上,一股强大的冲击力迫使壮汉放下狱警,随即,还没有等壮汉反应过来,走在前面的金妮思已经双脚离地,双手撑着石墙,一个凌空后翻转,越过了像烂泥一样的狱警,15厘米的鞋跟直直踢向那壮汉的裆部,壮汉竟突然蔫掉了,一手捂着裤裆,一手撑着墙壁,金妮思并没有等他反应过来,一拳揍到那男人的后脑勺,并顺势用另一手的手肘狠狠顶住壮汉的腹部,壮汉立即吐出了一滩浑浊的血液。随即,壮汉便像烂泥一样倒在了石墙上。这所有的动作,金妮思都在眨眼间完成,狱警被震撼了,深深地震撼了,他不知道一个女人竟有如此不符合科学的力道。金妮思顺手拔出了壮汉手上的石刀。“看来你们监狱的墙壁已经用来做囚犯的武器了么,看来纳税人的钱又送到你们典狱长的口袋了吧。”金妮思玩弄着手上的刀,拿起狱警手上的手电,走向石阶的最底部。而令人感到奇怪的是,越走向底部,发出的呼喊声便越响,等到能看见甬道底部的光亮时,响声便已成了尖叫。金妮思走下了楼梯,昏暗的甬道变得灯火通明,金妮思才看见了这里的真正面貌:这里根本不是个监狱,而是老的墓室,这里没有牢房,没有狱警,没有防护措施,所有人都能在这个狭小的大厅及甬道内活动,这里的所有东西都是发霉的,散发着恶臭。发霉的墙角,发霉的被褥,发霉的饭菜,甚至发霉的制服,在很多角落里,甚至有腐烂的尸体。这里大多数都是壮汉,此时,他们已经慢慢围成了一个圆圈,两个身高1米9几的男人走到了圆圈中间,突然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你们谁会像那堆死尸一样躺在墙角呢?开始吧,为你们的生存斗争吧。”那声音无情的笑着。突然,壮汉外围一个小个子看到了金妮思,大喊起来:“看!看!女,女人!”他似乎还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好好盯住金妮思看了看,待他确定后,他几乎发出了尖叫般的声音,所有的人都转过头来,他们一样在浑浊的眸子内充满了惊讶。所有人发狂般的欢呼起来,然后冲向了金妮思。“这是上帝的赐予。好好享用吧,孩子们。”那苍老的声音淫笑起来。第一个冲向金妮思的是个近两米的壮汉,金妮思眼睛也没眨,便迅速的将手中玩弄的石刀向前狠狠一甩,那刀竟像离弦的箭,冲向了壮汉,随即,刺刀了男人的大腿上,那男人如一头受伤的公牛,倒了下来,捂住鲜血喊叫着。所有人停了下来,全部又一次惊讶的看着金妮思,又是那个苍老的声音响起。“婊子!上啊,拿出你们当年杀的混蛋精神,上啊!”又一个壮汉出来带头,冲向了金妮思,并伴随着野兽般的喊叫。金妮思并没有做出任何动作,只是淡淡的扬了扬嘴角,那男人就离金妮思只有一步时,金妮思从腰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出一把女士手枪,定在了壮汉的脑门上。那壮汉瞬间呆在了原地,像石人一样,一动也不敢动,冷汗从额头上流了下来,而他后面的一群人,又一次,呆在了原地。“我不想和你们浪费时间,亲爱的,告诉我你们这谁是唐哲吧。”那壮汉倒是嘿嘿的笑道:“我们这没有名字,知道么?我们所有人只有一个代号,要么你把我们每一个人呢都好好服侍一遍,我会告诉你的。”“不,不,不,蠢货,你们这儿只有一个中国人吧。”金妮思道。金妮思的眼角瞥向了墙角,一个黑头发黄皮肤的中国人像醉酒一般靠在了墙上,墙壁的阴影将他遮掩了大半,火苗的影子在他身旁急促的抖动,他的头发又密又长,蓬乱得像一团野草,他的整张脸似乎都被与头发几乎一样乱的胡子所覆盖,只能在微弱的光下看出他脸型的轮廓,他是典型的东方人,但他的面庞却令人难以形容,可以说是粗犷中夹杂着一种细腻,但细观其眸子,便可以在黑暗中隐隐发现他的眸子似乎是监狱里唯一还保留着明亮而非浑浊的,虽看不清具体五官特征,但足以看出他长的确实有几番英俊,此时,大批的狱警准备着英雄救美般的冲下楼梯,其中还不乏穿着防弹背心,荷枪实弹的防暴警察,但他们惊讶的发现这里没有发生一切该发生的,在所有狱警目瞪口呆之时,金妮思指着那倒在黑暗中的中国人淡淡说了一句:“把他带走。”半个小时以后,警用跑车边还站了一个人,那人正是唐哲,一位狱警帮他解着手铐,女士大步流星的走来,然后打了个上车的手势,于是唐哲用一副十分标准的上流社会的样子帮女郎打开车门,然后坐进了副驾驶室,其动作的流畅丝简直与囚服形成了天地般的反差。女郎踩了一脚油门,一个漂亮的摆尾,映衬在一片烧胎而出的烟雾里,跑车消失在了尘土之中,只留下还未反应过来的狱卒和囚犯,所有人都迷茫的紧紧盯着正在天际消失的跑车。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搜查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