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影视动漫 >

寻寻觅觅终是归小说

寻寻觅觅终是归

寻寻觅觅终是归

10.0

手机阅读

编辑:青梅佐酒

作者:慬璟

时间:2022-05-14 11:30:49

往事如烟,丝丝入扣。苏觅我们走过漫长的旅程人生,生死轮回两世岁月。重头再来终究遇见了宁寻,一生一世一双人,携手并肩白头偕老。苏觅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可是前一秒明明是海水掩过自己双眸的景象,这一刻却是白色的天花板,难道被人救了?她坐起来打量四周。映入眼帘是前面的两张床,右转头间隔3米对面又是3张床并列,和自己坐的床成对称。低头是粉色hellokity睡衣睡裤,手旁边还有一部按键手机。她拿起那部手机按下中间那颗方框键,屏幕点亮的瞬间看见上面显示2011年8月7日。小说里俗套的剧情在她眼前上演了,她没有死但是她穿越回了5年前,回退到读大学的青春年华里。。

我们终其一生都在寻寻觅觅  终寻寻觅觅遇上你  寻寻觅觅无归处  寻寻觅觅终得妻  寻寻觅觅终相见  寻寻觅觅终不见  寻寻觅觅终是你下一句  寻寻觅觅终是你怎么回复  




点评:女主好可爱,被男主一步一步的陷阱套住了

苏觅是一个独生女,她的父母是在西南小县城里的普通工作人员,临近毕业市父母希望她挥剑斩断情丝回到家里做一个普通职员,享受慢节奏工作陪伴父母,再找一个合适的人家过着举案齐眉幸福美满的生活,而天平的另一边则是爱恋四年希望能够留下共度一生的罗明。流泪吵架天人交织的日子里,借酒消愁的苏觅却不小心和罗明越过雷池未婚先孕了。木已成舟,苏觅父母只好叹气顿足,大学一毕业两人办理了仓促的婚礼,成为“毕业证结婚证”双证在手的无业妇女。

   苏觅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可是前一秒明明是海水掩过自己双眸的景象,这一刻却是白色的天花板,难道被人救了?她坐起来打量四周。映入眼帘是前面的两张床,右转头间隔3米对面又是3张床并列,和自己坐的床成对称。低头是粉色hellokity睡衣睡裤,手旁边还有一部按键手机。她拿起那部手机按下中间那颗方框键,屏幕点亮的瞬间看见上面显示2011年8月7日。小说里俗套的剧情在她眼前上演了,她没有死但是她穿越回了5年前,回退到读大学的青春年华里。

在妇产科门口,柔柔摸着那微凸的肚子柔婉说道:我爱罗明,明明我们是一起认识的,凭什么你捷足先登。如果不是你算计怀孕,未必是你结婚进门。现在我怀了他的儿子,我不介意这样跟着明,你要是不能忍早点离婚。只是我觉得你还是早点离开多少有点体面。苏觅不容置信的看着柔柔,发高烧的遥遥又开始抽搐,柔柔嫌弃似的退后两步。说到真是个赔钱的病秧子,一天到晚都拖累明哥哥。罗明连眼皮都没有抬一次搂着柔柔绕开她们母女走了。

病的很重的遥遥容不得苏觅伤心,可是没有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恰巧苏母打电话来,得知苏觅窘况,赶紧跑去银行转款给苏觅,这才让遥遥住院了。夜色降临,遥遥的烧终于退下睡着,苏觅看见手机全是婆婆的未接,知道今日没有煮饭伺候全家的她面临的绝对是破口大骂甚至可能会巴掌。一年时光,婆婆早已失去耐心,经常毫不犹豫巴掌招呼。不曾想从小被父母捧在手心的苏觅也能有这样的光景,再想到今天亲密相间的罗明与柔柔。遥遥的梦语都是妈妈我怕。。泪水划破脸颊,是时候离开了,人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没有尊严,这样的环境并没有给女儿完整的爱,反而是恐惧。

  下了床打开衣柜,穿上十年前青春洋溢的衣服,来到外间洗漱台洗了把脸,看着镜子里胶原蛋白满满小麦色肤色黑框眼镜拥有前凸后不翘神采奕奕的自己,往日蓬头垢面肥头大耳,满脸色斑黑眼圈疲惫不堪的模样从脑海里漂浮而过。苏觅摇摇头告诉自己再也不要过这样的日子了。

蓝天白云,阳光下的海浪呈现出令人心静的蔚蓝色,周遭的欢声笑语充盈在苏觅耳畔,那些快乐却进不了她千疮百孔的心,黑肿的眼圈留下一行悲痛欲绝的泪水。这些都是她的女儿最爱的大海呀,可惜。。。苏觅沿着海岸线从日出走到落日,人海沸洋到静谧之处,终于她一步一步走进海里,任由海水吞没。

如果说你觉得我这点做法让你这么愤怒,我觉得我们没必要再继续走下去了。苏觅的平静脸庞微凸的腹部,这样的平静让罗明晃神,毕竟是走过四年的曾相爱过的人。他镇定下来先是对他妈说了几句话,他妈妈看了他们几眼出去了,再转头对苏觅说原来如此,没必要如此大惊小怪,说着就出门离开。甚至连伸手扶一把苏觅的欲望都没有。当夜没有回来,苏觅一人流泪到天亮,心彻底凉了。

大学恋爱跨步婚姻殿堂,没有谁能够告诉苏觅婚姻不易之苦,也没有谁教过她如何来面对南北不同文化交融之下的冲突。她住在罗明家,听不懂那些叽里呱啦绕口饶舌的闽南语,罗明家也不愿用普通话和她交流,只是告知罗明让她早点学会闽南语。想吃辣椒,可是上顿下顿都是淡而无味的海鲜,那腥味让有孕在身的她呕吐不已。婆婆话里话外透露出苏觅的不自重未婚怀孕胁迫罗家迎娶,更是不满没有收入没有好嫁妆的穷酸样。苏觅有时候忍不住想要是没有怀孕会怎样,要是没有结婚会怎样,自己明明是父母精心培养的大学生哇,为何没有尊严的向男人伸手要钱。怀孕时苏觅也想斩断一切回到自己的高原上做一株怒放的山茶花,可也是罗明请求留下的呀,为何时间流转一切变了样?

想起当初三人初识时叶教授曾说过“一个人首先要学会的是自重自爱,方能在社会立足。如若人像“癫狂柳絮随风舞,轻薄桃花逐水流”般不自重,总归会受到世人指点不能立足于人世之间。为何她能牢记而那两个人却是如此。。她决定等遥遥一康复立马离婚回去自己家乡。苏觅在医院呆了整整七天,遥遥总算康复。出院在外等车的时候,罗明开车载着柔柔进医院产检,没成想遥遥一下子激动的奔过去“爸爸”,突然窜出来的车刹车不及当时撞飞遥遥。苏觅最后的画面是医生遗憾的摇头说“我们已经尽力了”。苏觅悲痛欲绝仰天倒下。

  这时她最爱的手机铃声“与你共乘”响起,她走过去看屏幕“小六-柔柔”名字闪烁着,她没有接听,响了一会后挂断,紧接着“哥哥--罗明”也响起。两个名字的闪烁,失去女儿撕心裂肺的痛无以言喻席卷全身,她忍不住蹲下抱头痛哭。

  他们三人的相识是在大一的一次马克思大课上,上课的是学校有名的叶青春教授,名字很青春但其沉着稳重的风格以及务实育人的教育理念声名远播,慕名而来的学生通常将能容纳200人的大教室围得水泄不通。这时候占位上课成为首要任务,苏觅寝室今日派出柔柔和老大晓玲两位大将解决此等重要大事。苏觅因为起晚了点赶到教室时看到密密麻麻的人顿时傻眼了,这是柔柔婉转声音”小觅觅“配上招手舞随音妖娆,成功让旁边的罗明不由得扑哧一笑。

他们在一起很久后苏觅询问罗明为何那时笑起来,罗明说明明是一名汹涌少女为何叫做“小咪咪”,苏觅当时脸色古怪忍不住锤了罗明。苏觅永远记得那一堂课,罗明递了一张纸条给苏觅,上面写了他的名字,QQ号,电话号码,以及想要结交为好友的请求。通过好友后,一言一语汇聚成为三人游,他们约会的时候总是带上柔柔。从后面女儿丧礼上柔柔愤愤话语来说,也许爱情魔幻般的萌芽就是在那些年时间浇灌之下破土发芽蔓延成海。

  她和烟里柔是舍友,来自天南地北的她们,从踏入学校的第一天因为爱好相同无辣不欢成为亲密无间无话不谈的闺蜜,阳光开朗的”小觅觅“和柔情似水的“柔柔”成了互相欢喜的称呼。更巧的是柔柔和罗明都是这座城市的本地人,大学前素未谋面却能因为苏觅成就一番熟识的缘分。苏觅来自西南小县城无辣不欢,人就像云贵高原上的一株山茶花,神秘的苗疆气韵,让不甚貌美的她却独有一份泼辣火热的吸引力。罗明身高173,炎热南方让他黑黝黝的皮肤在加上镜框下精明闪烁的眼神,犹如平凡的芸芸众生。

毕业就业在家族小公司的罗明看不见听不进,默默落泪的她没有一个朋友,想出去得报备行程获得批准。原来罗明家是一个像极了古代封建大家庭,女子在家操劳男子在外奔波。手机里的本地人柔柔隐身许久,电话联络也是很忙。罗明家是做鲍鱼生意的,开了一间小公司容纳几十人,趁着阿里浪潮做的风生水起,早出晚归。苏觅想回家,千里迢迢有孕在身怎可放肆,也不想她的父母亲担心。

孩子剖腹早产幸好母女无大碍,婆婆一见是个女儿扭头就走再也没有出现过,留下手足无措的罗明来面对暴怒的岳父岳母,看着那个她第一次爱的男人和她的父母不顾一切的脸红脖子粗再摔门而走没有出现过,苏觅心如死灰。苏觅的父母住在酒店且假期即将结束,而罗明家对苏觅两母女不闻不问,这样的情况下苏觅父母将苏觅和孩子裹的严严实实冒着寒风坐飞机带回了家。回到家苏觅就发高烧病倒送去医院,人仰马翻有惊无险熬过了月子,那安静的手机一次不曾响起。孩子3个月了,因为早产总是三天两头生病,苏觅靠着父母的帮助勉强熬了过去。却也迎来了罗明。

至此罗明经常不归家,长期卧床保胎的她越来越抑郁,一晃眼到了过年,按照习俗罗明家热热闹闹的庆祝,这份热闹让乡愁满满的苏觅更是苦恼不堪,她从来没有那么迫切的想家,和爸妈视频更是让她忍不住泪流满面。另一端的爸爸终于忍不住发脾气到“让你别嫁你不听,但是软下来说觅儿,如果你真的不幸福,我们苏家养得起你和孩子,回家吧”,那句回家吧,让苏觅忍不住大哭起来。却也触了罗明的不快,当即和苏觅吵起来,一气之下罗明推了一把苏觅,当即动了胎气早产。视频这边的爸妈看到争执且人被送到医院,大过年的立马买了机票赶到这里。

苏觅心里盘桓已久夜不归宿的答案浮出水面,可是为什么是柔柔?双重背叛被他们迎面出来打断,这是毕业后第一次三人面对面,柔柔挽着罗明的手也并没有放下。苏觅崩溃了,为什么?罗明往前一步把柔柔护在身后,冷冷的说道“你别像个泼妇一样动手动脚,你看你像个什么样子,娶了你是我倒尽了霉。你跟踪到这里来别想闹什么,柔柔怀了我的儿子,要是她有什么,我和你没完。”苏觅傻傻的看着他们,柔柔从身后站了出来对罗明说,明哥哥让我来和她说吧。

 正在食堂吃饭的苏觅,被焦急的罗明以及柔柔给找到了,以前不曾细致的她发现了他们焦虑的神色里一闪而过的不自然,可见她确实不够聪明,以至于蒙蔽在怀痛失所有。苏觅淡定的解释,哎呀我手机静音没有听见,心怀鬼胎的他们也接收了这样的解释信号,一起坐下来吃饭。表面淡然的苏觅内心恨不得撕碎他们两个,可是她不能做。因为这是过去,从某种角度讲这是没有发生的事,不能用现在来解决。饭后,苏觅推说不能和他们去晚自习,要去外面的网吧上网和妈妈视频,她想念她的妈妈了,他们欣然同意结伴而行晚自习。而苏觅并没有去上网而是兜兜转转来到学校后边的妈祖庙殿前台阶坐着。明亮灯光照在金壁辉煌大殿上,是如此光彩夺目。

苏觅昏昏沉沉悲恸无比办完孩子的丧礼,不曾露面的罗明家丧礼结束后递来离婚协议书,上面白纸黑字写明夫妻感情破灭且导致孩子死亡要求离婚,苏觅净身出户。大学同一寝室的燕玲告知苏觅,罗明现如今和烟里柔公然出现在大众眼前,亲亲我我丝毫没有顾忌。苏觅恨毒了他们两人却又无可奈何。女儿头七那天,苏觅昏昏沉沉来到曾经带女儿来玩的南日岛,这是女儿最爱的地方,她有时候婆婆去省会和她的朋友聚会时,带女儿来这里住一晚。几元的船票以及不到100元的住宿和美味的粥,足以扶贫心中难熬的沟壑。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搜查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