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搜查小说网!

首页 > 目录 > 《惟吾逍遥》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剑修Party

第五章剑修Party

微斯人也 2021-09-14 16:18:55
(2020/4/13修文)日出重云,朝霞千里,紫气东来。岚雾渐消,淡淡的湿气夹杂着草木馨香,飘飘盈盈渡重峦。险峰直入云霄,接天灵,钟地秀,皑皑白雪中蕴一天池,寒水万顷,雾气升腾,缥缥缈缈,好一派...

惟吾逍遥

推荐指数:10分

《惟吾逍遥》在线阅读

(2020/4/13修文)

日出重云,朝霞千里,紫气东来。岚雾渐消,淡淡的湿气夹杂着草木馨香,飘飘盈盈渡重峦。

险峰直入云霄,接天灵,钟地秀,皑皑白雪中蕴一天池,寒水万顷,雾气升腾,缥缥缈缈,好一派仙家气象!

各色遁光飘然而至,落在冰寒水面上,脚下光芒一闪,仿若水面骤然荷叶田田,托着仙人贵体,波澜不兴。

“诸位道友,值此出云秘境三十年一开之际,莅临我剑宗,明谕不胜欢喜!”一个清亮高昂的声音在蒙蒙雾中响起,四周一静——说话人乃是剑宗掌门,元婴后期大修士,明谕真君。

“明谕,百年不见,你还是一般无二,啰嗦!”大笑声响起,弈剑宗紫林真君抚剑而笑,“闲话少说,难不成我们还真是来聚会的?”

“先前我那徒儿非要赖着随我前来,说剑宗宴会,必是不凡,极想见识一番。”天剑宗玉瑶真君轻笑,“好容易才脱了身来,她现在定是埋怨我呢!”

“还是别带这些年轻人来,我们这不是一般宴会。”北斗剑宗宁康真君笑了,“别破坏他们心中对剑宗的美好印象。”

“行了吧你们,一群老妖怪,说正事,别磨叽!”杀戮剑宗霄清真君弹剑长啸。

“好了好了,别吵了,我们不提供酒水饮料,口渴了别怪我小气!”明谕真君提醒一句,终于开始谈论这次聚会主题,“想好了吗,这次我们去剿灭哪个宗门?”

“我还以为只有我绝剑宗连仙酿都买不起了,没想到剑宗也一样呀!”绝剑宗常源真君幽幽叹了口气,“这些年日子愈发难过了,再不干一票,我未来三徒弟的见面礼都没着落。”

“就魔门第十宫,尸傀宗吧。”霄清真君提议,他显然做了充足的准备工作,“尸傀宗最近灭了十几个小宗门,不仅制造了好几场血案,还很是发了笔横财,性质太恶劣了,我们可不能姑息!”

“不妥,那尸傀宗藏着好几个合体巅峰的老怪,还有一个大乘长年在宗内闭关,我们要速战速决,估计一时拿不下来。”

“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紫林真君轻哼一声。

“这可不是威风不威风的问题!”宁平真君反驳,“我们是去替天行道,顺便掠夺资源,当然是哪家最富抄哪家。”

“太华仙宗欢迎你!”诛邪剑宗言岚真君真诚建议。

“唉,他们道门九宗真是富得流油!”常源真君酸溜溜道,“十几年前我去东域,遇上好几个九宗的,个个身上流光溢彩,看得我差点没拔剑。”

“说起来,除了散修盟,就属我们剑门最穷。”明谕真君心有戚戚,“道门九宗自不必说,他们自给自足还能对外倾销;魔门十二宫也不差,隔三差五灭些小宗门小世家,宝贝都被收进怀中……就我们,打个架连丹药钱都赚不回来!”

“再这样下去,我们全宗都要去暗门当杀手赚赏金了。”霄清真君叹息不已。

“有道理!”

“是个商机。”

“可以一试!”

“别走题了!”剑宗明犀真君连忙把话题拉回来,“到底去对付哪个魔道宗门?”

“还是尸傀宗吧。”明谕真君想了想,“他们三个合体巅峰的老怪现在在躲天劫,不敢全力出手的。那个大乘,我们派三个去,杀得了就杀,杀不了就算了。”

“哪三家出大乘?事成之后资源怎么分配?”

“我剑宗出一个,杀戮剑宗出一个,”明犀真君道,“剩下那个诛邪剑宗出,你们的大乘老祖功法克制尸傀宗老祖。”

“杀戮剑宗没问题!”

“可以。”

“事成之后,一宗取一成,出了大乘老祖的宗门多取一成,有意见吗?”

“先说好,我弈剑宗要尸傀宗炼狱秘境的九幽阴玉。”

“我杀戮剑宗要九转阴轮花。”

……

“既然都没有异议,那就这么决定吧!”明谕真君总结陈词,“一月后,杀上九阴涧!”

“附议。”

“附议。”

……

“正事谈完了,走吧,别占着洗剑池了,再吵吵惊动了那位就不好了!”宁康真君提醒,语气中带着几分心有余悸,“最近这些年正是它的活跃期。”

“应该无事吧?”玉瑶真君倒吸一口凉气,脸色微白,“它若是不沉眠了,那便会去寻明泽真君的。”

紫林真君沉默了,几息后幽幽道:“我昨天在来的路上碰见明泽,他往南域的方向去了。”

明谕真君大惊失色,“他又随便出门!”

“明谕道友!”

“你又放这疯子出去了??”霄清真君惊愕不已,“这是要开战了吗?!”

“现在重点是这个吗?!”

“明泽不在,那……我走了!山水有相逢,不必相送!

“等等我!”

“要走一起走!”

“……”

刹那间,数道剑光冲天而起,寒池上方雾气依旧袅袅娜娜,仿佛不曾有客来访。

良久,一颗硕大的头颅浮出水面,金灿灿的双眸冰冷而威严。视线在四周转了一圈,仿佛发现什么,它冷冷哼了一声,长尾一甩,再度没入水中。

青云峰,青竹居。

万竿翠竹摩肩接踵,清风徐来竹海听涛,这是文人的风雅之所,是隐士避居之地,是侠客最爱的打斗场景,是墨天微的学生宿舍。

墨天微倚水而坐,双足濯水,享受从山间温泉引出的温热溪水带来的惬意,沐浴在萧萧风中,说不出的闲适自在。

来到剑宗已经一个半月了,开始她并没有把引气这件事放在心上,因为按照穿越者定律,哪怕穿的是个炮灰,引气入体也不是什么难事。

然而随着一次次引气入体的失败,墨天微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骨子里的几分好胜心也被激了出来——什么?这世上居然又有了一件墨天微无法办到的事情?那可不行!

是以这些天来,她的作息无比规律:早起洗漱——努力引气——昏睡过去——醒来吃辟谷丹——继续引气——昏睡过去——早起洗漱。

……实在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努力放空心思,总是过不了多久就会入睡,真是让人无奈。

因为接连多次失败,墨天微已经渐渐有些烦躁起来。这就好像玩游戏,输了一局往往会激发斗志,输十局会有必须赢一场的坚定想法,但输一百局则往往会弃游懒得玩一样。

“难道我真是废柴体质?”墨天微心中升起一丝不祥之感,“话说穿越党就没几个是天才吧?貌似都是走废柴逆袭路线?”

“可这也不对呀,按照剧情,我大概是阿泽的徒弟,剑宗未来的九大真传之一,资质怎么可能差?这不科学——呃,这不修真!”

“哎……”

墨天微悠悠长叹一声,有些发愁,难道真应了“不是女主,前途未卜;炮灰废柴,一片阴霾”这句话?

当她因前途无亮而发愁时,不远处忽地响起一串的银铃般的笑声。

墨天微好奇地偏过头去,却见溪水对岸的小径尽头,不知何时多出了一群衣着华美钟灵毓秀的少年少女们,他们轻裘缓带,漫步于山林之中,谈笑间潇洒自如,行动处别具风姿。

“还是躲开吧。”她皱了皱眉,穿上鞋打算先走为妙。

众所周知,落单的时候遇上一群就差没在脸上写“我师傅是XXX”的修二代,运气好如女主会有人英雄救美或是依靠自身人(主)格(角)魅(光)力(环)折服群众,运气差如雄起前的男主通常会被“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踩在脚下”,至于配角们么……长得好的可能遭遇言语调戏、行动猥亵,严重可能遭遇毁容、被杀等恶性事件;长得差的……不好意思,长得差的作者都懒得写。

所以目前又黑又瘦(达成成就【采药一个月】后解锁的珍藏绝版皮肤)的非洲难民墨天微,将会遭遇什么,实在是难以想象。

但她实在是低估了无聊之人的找茬功力,只听其中一名少女眼唇轻笑,“顾师兄,那里怎么还有个凡人?”

正准备溜走的墨天微微微一惊,开始怀疑她是不是有了穿越附加的仇恨光环,怎么到哪儿都能遇到找茬的?

她装作没听见的样子,朝着来路返回。

“诶诶,说你呢!”少女身后一人大喊,“停下!”

喊话的同时,他扬手一张一阶的冰霜符打来,将一个仗势欺人炮灰男的形象刻画得入木三分。

几乎只是眨眼之间,墨天微只来得及涌起一阵强烈的不安,就被天外飞符困在原地动弹不得,一层冰霜从脚下蔓延至肩膀,冻得这位弱小的凡人打了个哆嗦。

“你跑什么?!”他快步来到墨天微身前,冷笑,“没听见李仙子的话么?!”

墨天微眨眨眼,看向这群不知何时已经挡在她前路的人,决定在继《解析修真之原理》《论击杀位面之子的可行性与必要性》这两个课题后,再开一个新课题,名字就叫做——《修士在修行中的小概率事件研究——以智商骤降为例》。

“请问各位找我所为何事?”她装作一脸单纯的样子问道。

“你跑什么?”少女不满地瞪了她一眼,不过因为长得玉雪可爱,看起来倒是不讨厌,“凡人,你怎么会在这里?”

“邀天之幸,侥遇仙缘。”墨天微努力想了几个让自己显得有文化的词,以此总结这段时间的经历。

“哦?”少女又一次笑了起来,这次那银铃般的笑声中带着几分高高在上的优越感与不屑一顾的鄙夷,“原来是剑宗这一届准备参加考核的人啊……”

绝大多数修士对凡人总有种天然的优越感,少女这般态度其实很正常。

她拖长了尾音,微微歪头看向旁边一个冷酷剑修,“靖哥哥!最近剑宗宗域里找不到好苗子了么?竟连个凡人也有资格入住青竹居等候入门考核?”

墨天微心中涌起一丝微妙之感——大概可以称之为智商上碾压的快感吧,这位妹子真是很纯很天真,站在别人家地盘上地图炮人家一整个宗门,这是嫌自己死得不够快的节奏?据她所知,剑修可都是一言不合就是干的典型呀!

靖哥哥额角跳了跳,仍旧维持着一张冷酷面瘫脸——虽然墨天微隐约察觉他心中在思索怎么让这妹子优雅地回城复活,但他的嘴炮技能看来尚未点亮,半天才憋出一句:“李仙子多虑了。”

“嘻嘻!凡人,刚才我们喊你,你却置之不理,你这是不将我们放在眼里吗?”少女又将矛头对准了墨天微。

这倒不是因为女人之间天生气场不和,少女眼中,现在的墨天微就是一个黑矮挫凡人(性别男),随便欺负欺负,就像路上看到只蚂蚁踩两脚一样,就是无聊一时兴起。

——在这个没什么人权的世界,要欺负一个人,只要乐意就好,哪里需要什么理由?

“我有耳疾。”墨天微十分诚恳,起码在她看来是这样的,“时常听不见人说话。”

——这也不是她瞎编的,因为她是个智障,人牙子买下她纯粹因一时疏忽,后来货砸手上卖不出去了,人牙子一心烦就拿她出气打耳光什么的,以致于她的耳朵确实不大好使。

“哼,没想到你们剑宗连这种残废也要。”少女显然没有上过什么思想品德课。

“李仙子,不过一个凡人,何必如此斤斤计较。”靖哥哥这次的确很不高兴,“况且他只是来参加入门考核,不是已经入门,且算不得我剑宗之人。”

少女被怼了,心情很不好,似乎仍想说什么,但被旁边那位顾师兄阻拦,“静莹!”

李静莹瘪瘪嘴,“师兄,你凶我,你居然为了一个凡人凶我!”

顾师兄:“……”

#同门美貌师妹是智障,单身的我该何去何从??#

墨天微:“……”她都有点同情这位师兄了,竟遇上这么个倒霉师妹。

顾师兄深吸一口气,稳住声线,“适可而止!”

李静莹恶狠狠地瞪了无辜躺枪的墨天微一眼,扭头就走,一副“本宝宝委屈,本宝宝不想和你们说话并向你发出一个【来追我呀】信号”的样子。

顾师兄用眼神向靖哥哥道了个歉,追了上去。

于是一群人呼啦啦追随而上,地方一下子空了出来。

靖哥哥一言不发,作为东道主总不能让客人无人指引到处乱转,于是他也追了上去。

人一下子就走光了,墨天微松了口气,感觉连空气都变得格外清新起来——不仅清新,而且还很凉爽呢。

等等……凉爽?

——他们走之前还没给她解掉那个冰冻魔法!

开始身体上只是附了一层冰霜,但现在冰霜已经成了冰块,将她脖子以下所有不可描述的部位冻得结结实实,连一身凡人衣物都被冻得很有质感。

墨天微生无可恋地含泪望着众人远去的方向,不管是什么人,先给我解冻一下呀!

然而并没有人听见她的恳求,这地方本就偏僻,除了青竹居的人基本没多少人会来——而青竹居的人本来就少。

墨天微只好安慰自己,君不见,被冰封起来的都是大美人大反派,自己也算是享受了一把VIP待遇了(虽然并不想要)。

不过她忘记了,那些冰封的大美人大反派,都是整个儿冰封的,没有像她这样露个头在外面的,这造型更像是被活埋沙地中只剩一颗头留在外面等死的炮灰。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墨天微已经冻得嘴唇发青,封住她的坚冰终于渐渐有了融化的迹象,让她重新燃起些许希望。

又过了大概一刻钟,冰霜终于消融殆尽,她此时已经完全是个废人了,冻得生活不能自理,直接腿一麻就瘫地上了。

也许因为已经冻得没了知觉,坐在冰水混合物中也没感觉很冷。

渐渐恢复知觉后,墨天微叹了口气,心想宅一点还是有好处的,这不出来透个气就差点回不去,外面的世界真是太危险了,还是早点回去洗洗睡吧。

回去竹屋的路上,她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鼻子也有点塞住了——可恶,不会是冻感冒了吧?

墨天微一想,这完全有可能啊,一个营养不良身娇体弱的儿童被扔冰窟冻半个时辰从而引发感冒实在不是什么超自然事件。

她的心顿时提了起来,听说古代医疗条件十分落后,不知道会不会有事……不过这是修真世界,一个感冒而已,不要紧的吧?

心中忐忑地回到竹屋,匆忙换了一身衣服,也没工夫去打水洗个热水澡,因为头已经有些晕晕乎乎的了。

“扑通!”

墨天微一头栽榻上,卷了被褥,蜷缩成一个球,意识渐渐混沌,不知何时竟已悄然睡去。

另一边,终于完成了导游任务的王靖回到了自己在碧落峰的洞府,开始入定。

半晌,他皱着眉睁开眼,不知何故,今日心绪不宁,竟是入定不成。

“感觉好像有什么事情被我忘记了……”

王靖喃喃自语,依旧百思不得其解,只好悻悻放弃入定,改去万剑峰剑窟练剑。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种田流走起! 第三章仙人抚我顶 第四章苍天误我! 第五章剑修Party 第二章美人神棍 第六章修仙套路深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