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搜查小说网!

首页 > 目录 > 《祸水难求》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章 父女相见泪难干

第六章 父女相见泪难干

鲤白泽 2021-09-14
汾阳王是何其人物,几眼就看出昨日阮倾歌好像有些不对,他眉头一紧,挥退一旁的灵雨和其他婢女几人,看见前厅的大门被关上门后,扭头看向面色很复杂的阮倾歌。他心中有些忧虑,虽然想了想但是张口地说,“倘若会觉得难为,将来说父王也可。”他说着顿了顿,又继他心中有些担忧,但是想了想还是开口说道,“若是觉得为难,日后告诉父王也可。”。...

祸水难求

推荐指数:10分

《祸水难求》在线阅读

汾阳王是何等人物,一眼就看出来今日阮倾歌似乎有些不对,他眉头一紧,挥退一旁的灵雨和其他婢女几人,看到前厅的大门被关上后,转头看向面色复杂的阮倾歌。

他心中有些担忧,但是想了想还是开口说道,“若是觉得为难,日后告诉父王也可。”

他说完顿了顿,又继续说道,“歌儿,你要记住,只要是你的事,父王哪怕付出任何代价也会去做,明白吗?”

阮倾歌听到父王如此一番推心之言,又想到上一世父王为了自己不受族罚自愿放弃家主之位,而被陷害下狱,在狱中活活饿死,心中一时大恸,不禁走上前抱住汾阳王,呜呜地哭了起来。

阮倾歌哭了许久,把自己内心的痛苦、不安以及悔恨等百般情绪一股脑地发泄出来,她的泪水浸湿了汾阳王的衣服,那湿热的感觉让汾阳王一直紧紧地皱着眉头。

直到她哭干了泪水,哭声才渐渐停了下来。

汾阳王一直在安慰般地轻轻拍着阮倾歌的背,听到哭声变弱了,他低头一看,便发现阮倾歌在自己怀里睡着了。

汾阳王紧抿着嘴,动作轻柔地把阮倾歌抱了起来,走到侧厅,把她放在软塌上。他坐在一旁,看着女儿泪痕满脸,双眼红肿的睡颜,虽然不知道缘故,但还是心疼地无声叹了口气。

阮倾歌这一觉睡得很沉,她做了一个很美的梦。

她梦见上一世的自己,并没有爱上凌承玉而被他利用,没有在深宫中悔恨又痛苦地死去,而是潇洒地告别了家人,出门远行游遍了大江南北。

北至塞北看素雪白眉,南至江南看夜雨惊荷,西至红罗看苗女起舞,东至渔岛看汪洋浩瀚。游历诸国,尝尽民俗风情,阅尽山川河流、风花雪月之美。

而自己的父王和兄长也没有被关入牢狱而亡,父王依旧当着他权势倾天的汾阳王,大哥仍然当着他威风凛凛的少年将军,在自己要出门游玩闯荡的时候,他们还很是不舍的站在汾阳王府门口看着自己远去…

阮倾歌带着开心的笑容醒了过来,睁开眼的瞬间还有些迷糊,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她撑起身体,转头看见了坐在一旁的汾阳王,便一下子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

还未等她说些什么,汾阳王便开口了,“歌儿,你可还好?”

阮倾歌闻言,便感觉自己内心深处那一直压抑的沉重心绪,经过之前那番大哭后松快了许多,她抬头看着眼中满是关怀的汾阳王,声音嘶哑但是带着一丝轻松地说道,“歌儿让父王担心了。”

看着眼前的父王,阮倾歌真真切切有重新活过来的感觉。

她脸上绽放出满足的笑容,“歌儿只是突然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她觉得自己能够慢慢放下前世的那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能够卸下那一些压抑沉重的情绪。

然后,能在这一世好好地重新生活了。

她想实现所梦见的那一切,让自己这一世没有遗憾。

这样,才算真正意义上的重生,不是么?

汾阳王看着女儿笑了起来,放心了一些,便递上茶杯,“喝点水吧,你的嗓子都哑了。”

阮倾歌听话地伸手接过茶杯,捧着温热的茶水喝了起来。

她喝了几口茶水,发现父王还在皱眉看着她,不禁微微有些心虚,说道,“父王,歌儿已经无事了。”

汾阳王看到女儿似乎恢复了之前的模样,也没有查根问底的意思,只是点了点头道,“那我就放心了。”

他想了想又嘱咐道,“等会我有客人,你若是要在这边玩耍,不要去议事殿。”

“好的。”阮倾歌乖乖地答应。

突然她脑中出现了系统机械的声音。

“临时任务已下达,请宿主打开光屏查看。”

看到汾阳王已经转身离去,阮倾歌意念一动,打开了光屏,就看到在任务那栏中,主线任务下方多出现了几行字:

5.任务

一、主线任务(一):帮助凌承嗣登上东云国皇位

奖励:倾国礼包一份

任务失败惩罚:才艺属性清零

二、临时任务:巳时三刻前,去往汾阳王府东边荷塘偶遇凌承嗣

奖励:20属性点

任务失败惩罚:扣除40属性点

看完任务,阮倾歌挑了挑眉,口里轻轻地念道,“凌承嗣…”。

系统让她去和凌承嗣见面是有什么目的么?先不管有什么目的,这个任务是肯定要去做的,不然自己仅剩的40个属性点都会被扣完,而下个任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有呢。

而且,她也想去和凌承嗣见一面…

念到此处,阮倾歌便离开偏厅,唤灵雨进来。

灵雨等人一直候在前厅外。

阮倾歌开口问灵雨,“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灵雨想了想答道,“大概快到巳时了。”

只有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了,阮倾歌听罢便站了起来,步伐略快地朝外边走去。

灵雨赶忙跟了上去,在阮倾歌身后纳闷的问道,“郡主,咱们是要去哪?”

“我现在想去荷塘边赏荷。”阮倾歌离开了正德殿,感受着秋日温暖的阳光,声音轻快地说。

但现在荷塘都没有荷花了啊…灵雨在心里默默的说,一边快步跟着阮倾歌。

主仆两人步伐匆匆地出了正德殿,朝王府西南面走去,而汾阳王府的议事殿已经迎来了客人。

汾阳王大步走进议事殿,浑厚的声音远远传来,“本王刚才突有急事,让殿下久等了。”

“无碍,承嗣也刚来不久。”一声清冷的声音在殿内响起,守在议事殿门口的卫风低头上前,把门关上。

议事殿的门才关上没多久,远处边匆匆走来一个小厮,卫风定眼一看,发现是负责府外消息的卫羽,不禁心中一惊。

卫羽走近快速地在卫风耳边说了些什么,卫风默默点了点头,一咬牙把议事殿的门打开了,让卫羽走了进去。

没过多久,议事殿里果然传来脚步声,一个颀长的身影和汾阳王一同从门内出现,两人走出议事殿,卫羽紧随其后。

凌承嗣和汾阳王一同走到议事殿外,站在高台上俯瞰王府景观。

“不瞒殿下,刚才汾阳军传来紧急消息,本王现在急需去处理。”汾阳王面带歉意,朝凌承嗣解释。

今天的事情的确有些凑巧,要是旁人被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放鸽子,早就心生恼怒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冷宫庭前多残花 第二章 残花落尽为谁悲 第三章 重生与系统 第四章 系统与属性点 第五章 主线任务 第六章 父女相见泪难干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