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搜查小说网!

首页 > 目录 > 《负卿一世烟花》在线阅读 > 正文 负卿一世烟花(6)

负卿一世烟花(6)

更新.QD 2021-05-01
直接表达忠心,取悦于一人。”  “那一人又是谁?”  “普天之下,莫也不是王臣,率土之宾,莫也不是王臣。”  这是昭绳武第一次获知,自己名字全部的意思。  原来是,德王让自己承继历代勇武精神,也不是要他誓死效忠自己,不是誓死效忠朝廷,誓死效忠那个他素未从未谋面的王。  面“绳武,你可知晓,你名字的由来?”。...

  叶文广的意思,没有说出口,可德王又怎么会不知道。

  “绳武,你可知晓,你名字的由来?”

  已经成为德王左右手的昭绳武张口便吟道:“《诗经》里的‘昭兹来许,绳其祖武’。”

  “前面还有的。”

  德王虽然没有看叶文广,可这话,分明是说给他听的。

  “媚兹一人,应侯顺德。永言孝思,昭哉嗣服。昭兹来许,绳其祖武。于万斯年,受天之祜。你可知道,什么叫‘媚兹一人’?”

  昭绳武摇头。

  “要对一个人效忠,表达忠心,取悦一人。”

  “那一人又是谁?”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宾,莫非王臣。”

  这是昭绳武第一次知晓,自己名字全部的意思。

  原来,德王让自己继承历代勇武精神,不是要他效忠自己,而是效忠朝廷,效忠那个他素未谋面的王。

  面对小心翼翼试探着自己口风的启渊,昭绳武有点哭笑不得的感觉。他真的很想对启渊说,要是争的话,启泓早就争了,何苦等到现在,启渊都坐稳皇位近十年,他有什么好担心的,为了让他安心,启泓都老老实实地当一个闲散王爷,明明满怀韬略,却在府中虚度光阴。

  “昭卿家,好像你从来不曾去见过德王。”

  不是不想去见,而是不敢去见,怕见,生怕自己见到那个雄心壮志的德王,变了样子……

  “你就不关心德王是否平安吗?”

  关心?那有何用?不平安的话,通过关心,能变得平安吗?能让一个王爷不平安的因素,能是他一个边关大将所能解决的吗?

  “陛下,微臣不去见德王,德王才能平安,微臣才能平安,陛下……也才能平安,不是吗?”

  看着重重叩首的昭绳武,启渊笑了。

  看样子,自己是真的没有选错人来镇守边关。

  可是,同样的人,同样都是昭绳武,在三年后,却成了错误人选。

  “饭桶!蠢材!废物!”

  御书房新装上去的玻璃,在启渊的咆哮声中,嗡嗡作响。

  先皇一直告诫启渊与启泓兄弟二人,每临大事有静气,冲动,往往会蒙蔽双眼,看不清事情的本来面目。

  然而,现在的启渊,就觉得一股热血直往脑门上冲。

  不是他不想冷静,而是他没法子冷静。

  怎么冷静?

  怎么冷静?

  怎么冷静?

  五国联军都打到距离京城仅有百里的天栈了,就打到家门口了。

  这个时候,什么压箱底的家底,能用上都用上了,真国破了,家底再厚也失去了意义。

  实际上,启渊也当真是把所有的家底都给用上了。

  但,压根没有家底给他用。

  京师的锋锐营与武建军,原本是卫戍京城的精锐,从名字上就能看出历代国君对这两支军寄予的厚望。

  然而,真的五国联军打来的时候,启渊反而不敢让这两支军队上阵了。

  怎么上阵?

  锋锐营与武建军已经不是当年创立初始时的锋锐营与武建军了,启渊都不愿意去回忆,在秋围时,锋锐营统帅济察都不会骑马,武建军统帅夏宇耀好点,骑上马,可没跑几步自己就从马背上摔下来了。

  统率的将领都是这样,底下的士兵的战斗力可想而知。

  其实,这也不能怪他们。

  锋锐营与武建军驻扎京城,历年来被视为皇帝的御林军,无数贵族子弟削尖脑袋想钻进去,不是为了保家卫国,而是为了光耀门楣。

  可想而知,那些个养尊处优的纨绔子弟,到了锋锐营与武建军里面,哪里肯吃苦,又有谁敢给他们苦吃,战斗力不下降那才是咄咄怪事。

  如果说,锋锐营与武建军不能抵御五国联军的话,那靠谁?

  “陛下,不如从漠北大营抽调军队过来……”

  启渊抬眼看了下说话的那人,是宰相章之炀,这点倒是让他有点意外。

  章之炀自己也感到意外,意外于自己有一天,不得不把自己亲手收入笼中的猛兽德王启泓给放出去,而且,是最糟糕的方式,连他的根本都一同弄到京师,自己的相位,摇摇欲坠。

  可是,眼下,除了这个法子外,又有什么办法呢?

  他不是没有努力过,而且,他一直都在努力,努力去超越德王,想用事实去证明,自己一点都不比德王差,甚至要更好,在满朝文武跟前好好证明自己。

  不知道是谁说过,越是不自信的人,越是想要证明自己。

  是的,不自信,而且,是相当不自信。

  换上任何人,给人公开指指点点,拿来和德王相比较个若干年,都会变得不自信。

  当然,可能会有人去设想,要是当初登基继承大宝的,是德王启泓,而不是启渊……单单是这样的设想,便是一个谋反大罪,满门抄斩。

  相比那个风险,更多人愿意去设想,设想辅佐启渊的是德王,而不是章之炀。

  说来真是好笑,越是想要证明自己,越是发现自己的确不如德王,他尽管不知道德王会有什么主意,但,德王应该不会和他似的去找太平道吧?

  是的,太平道,堂堂朝廷宰相,章之炀居然去找太平道帮忙了。

  没人能够说清楚太平道究竟是何时兴起的,一如没人能够说清楚太平道的教义究竟是什么,从名字上来看,太平道应该是与道教有关,可实际上,在太平道的体系里,有太上老君,有释迦牟尼,甚至有基督耶稣。

  按照太平道教主秦可诚的说法,当年太上老君骑青牛过函谷西去化胡,到了印度那收了个徒弟,叫释迦牟尼,然后,继续往西,到了欧洲,刚好遇到基督耶稣降世,亲手给他洗礼。秦可诚都搬出《圣经》来佐证,没看耶稣降生后,有东方三圣为之洗礼,可太上老君不是一个人没,怎么是东方三圣?没关系,秦可诚能圆过来,太上老君不是能一气化三清嘛,刚好三清对三圣,数字对上了。

  真是太扯了,以至于章之炀始终无法理解,太平道是怎么形成眼下在全国范围内如火如荼的形势的。

  有人把太平道的兴盛,归结成他们的慈悲为怀。

  有人把太平道的兴盛,归结为他们悬壶济世。

  有人把太平道的兴盛,归结为他们法力无边。

  ……

  法力无边吗?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负卿一世烟花(1) 负卿一世烟花(2) 负卿一世烟花(3) 负卿一世烟花(4) 负卿一世烟花(5) 负卿一世烟花(6)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