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搜查小说网!

首页 > 目录 > 《负卿一世烟花》在线阅读 > 正文 负卿一世烟花(4)

负卿一世烟花(4)

更新.QD 2021-05-01 16:22:17
就制度一个“拖”字诀,尽可能会慢地行军,更有甚者也可以爆出风声,让兀贺屠人明白自己来攻,干掉略有戒备,自己严禁已退也是说得过去的的。  却,德王没让自己征战,德王要亲手出赛,这下好啊,叶文广反倒也没辙了。  德王因而丧命的话,不论自己怎么作出解释,说着,德王将腰间的虎符,连同令旗递了出来。。...

  难道,不是让自己奔袭,德王坐镇后方?

  “你对漠北比我了解,一旦有变,你替本王指挥全军。”

  说着,德王将腰间的虎符,连同令旗递了出来。

  叶文广这下,是彻底傻眼了。

  “替王爷你?那王爷呢?”

  隐隐地,叶文广心里觉得有几分不安,有不详的预感,慢慢升腾而起。

  “本王亲自率队与兀贺屠人谈判。”

  该死!预感真的变成现实了!

  若是德王下令自己出征,叶文广想尽法子也要找借口搪塞过去,实在不行,就实行一个“拖”字诀,尽可能慢地行军,甚至可以放出风声,让兀贺屠人知道自己来犯,对付有所戒备,自己不得已退回也是说得过去的。

  然而,德王没让自己出征,德王要亲自出战,这下可好,叶文广反而没有辙了。

  德王因此送命的话,无论自己怎么解释,自己身为副将,主帅身死,还是当今皇子,这责任追究下来,也是难逃一死。

  “本王已经递上奏折,说明是我自己要去,你已经再三告诫拦阻,一旦出事,与你无关,你放心好了。”

  “要不……我们等皇上的旨意好了。”

  普天之下,恐怕也只有皇上才能止住德王爷这个近乎自杀的念头了。

  “兵贵神速,等旨意到了,兀贺屠人早打过来了。”

  德王爷径自披挂,上马。

  “再说,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那奏折只是让你一旦事发,你能撇清干系,好好镇守。”

  一秒。

  两秒。

  三秒。

  ……

  叶文广牵来了自己的马匹,打马跟上。

  什么?

  被德王爷推心置腹的话所感动?

  别闹了,叶文广可没有那么天真。

  史书记载,当年吴起领兵,见到一位年轻士兵身上长了脓疮,亲自用口把脓给吸吮出来,别的人都恭喜士兵的母亲,说是得到将领如此厚爱,很是荣幸,惟独士兵的母亲抹眼泪,别人不解,母亲回答说,之前,年轻士兵的父亲也给吴起吸吮过脓疮,结果后来战死沙场,如今,吴起故伎重施,年轻士兵肯定又会和他爹一样舍生忘死,很难活着回来了。

  千百年前的老妪都懂的道理,他叶文广怎么会不知道?

  什么爱兵如子,说白了,就是收买人心,指望别人为自己死心塌地地卖命,有道是,没有三分利,谁肯起五更?

  要不是指望别人卖命,依照吴起为了功名不惜杀妻的性子——对待自己朝夕相处的妻子都能如此,何况别人,就这样的人还肯替士兵吸吮脓疮,肯定是别有所图。

  和吴起相比,德王上递的奏章,简直太小儿科了。

  想到这里,叶文广不禁微微一笑。

  说是要给他撇清责任,可责任是说撇清就能撇清的吗?

  这是贪赃枉法的责任?

  这是欺压百姓的责任?

  这是作战不力的责任?

  …………

  这是眼睁睁看着德王,眼睁睁看着这个皇子,眼睁睁看着未来可能会接任皇位的皇子,单枪匹马去送死的责任。

  这样的责任,又怎么可能靠着区区几页奏章就能把责任推诿干净的?皇帝要是得知德王的死讯,震怒之下,自己岂有活路?

  这样的举动,十之八九,属于吴起替人吸吮脓疮的行为,意图收买人心,退一步而言,即便德王没有那样的想法,叶文广除了跟过去外,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仔细想想,有几分可笑,要是德王一开始便命令叶文广跟去,叶文广尚能找借口推脱,反而德王不让他去,叶文广不得不跟过去了。

  横竖留下,没有活路,那么,只有跟随,如若说情况不妙,还可杀了德王,献给辛扎巴彦,不说富贵,但,自己这条性命,应该可以留下的。

  可是,情况不妙,到底是什么时候算是情况不妙?

  德王身陷兀贺屠人包围的时候?

  嗯,是德王不妙。

  德王下令放出火箭,发出信号,兀贺屠人骚动的时候?

  嗯,是兀贺屠人不妙。

  ……

  几次地,叶文广按在腰间佩刀上的手,抽出,又收回。

  直到最后,辛扎巴彦说出:“德王还在我们手里”的时候,叶文广这才确定了情况。

  看来,兀贺屠人倒不都是笨蛋,也有聪明人的。

  正如辛扎巴彦所说,德王孤身前来劝降,本身就是把一枚重磅的筹码,送到兀贺屠人的手上。

  呵呵,看吧,到底是个读死书的书呆子,只知道书本上的以和为贵,以诚待人,殊不知,是羊入虎口。

  没有道理再继续替德王卖命了,不是吗?

  “噌”地,叶文广拔出了佩刀。

  德王却抬手,似乎以为叶文广是要保护自己。

  “不急。”

  虽说,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可这德王的架势,分明是成竹在胸,让叶文广再次迷惘起来。

  情况,难道又变了?

  “你我距离不到十步,到底谁在谁的手上?”

  擒贼先擒王是不错。

  前提是,先要擒住。

  在擒住之前,到底谁是贼,谁是王,尚无定论。

  要给一个定论,唯一的办法便是——成王败寇。

  德王,坐于马上,冷冷地,冷冷地俯瞰着辛扎巴彦。

  辛扎巴彦虽然站在地上,却不见得比坐于马上的德王,矮上多少。

  双方都没有说话。

  双方都在笑。

  双方的眼睛里,都绽放出必胜的光芒。

  然后,风动了。

  风动,带着火动。

  马也动了,巨大的身体,如同泰山崩塌一样,向辛扎巴彦推倒过去。

  辛扎巴彦嘴角上的笑容更明显了。

  没有人会比兀贺屠人更了解马了,何况是他,辛扎巴彦,打小便是从马背上长大的,他知道马的威力,同时,他也知道马的弱点——马腿。再强壮的马匹,没了腿也是废物。

  辛扎巴彦动了。

  他没躲避,人的速度,怎么可能与马匹相提并论?

  他俯身,前冲,手里的长柄板斧也前递,狠狠地向马腿劈过去。

  赢了!

  辛扎巴彦在斧头劈砍的瞬间,心中不禁呐喊着。

  他的弟弟耳哈默伽也是那么认为,甚至他都喊出“赢了”这两个字来。

  但,也只是喊出罢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负卿一世烟花(1) 负卿一世烟花(2) 负卿一世烟花(3) 负卿一世烟花(4) 负卿一世烟花(5) 负卿一世烟花(6)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