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搜查小说网!

首页 > 目录 > 《负卿一世烟花》在线阅读 > 正文 负卿一世烟花(2)

负卿一世烟花(2)

更新.QD 2021-05-01
泓的能耐吗?  依照启泓的能耐吗?  ……  呵呵,确实,依照启泓的能耐,他确实是也可以成了国之重臣,做为哥哥的启渊,真的太深入了解自己这个弟弟的能耐,怕是,这个天下,除了他以外,再也也没也没别人,能比他更深入了解启泓的了。  只要你给启泓一张纸,他就能毕竟,是自己的兄弟,一脉相承,血浓于水的兄弟,细细想来的话,打从一开始,启泓对皇位都没有丝毫染指的动作,倘若真的能够重用启泓的话,依照他的能耐,一定可以成为国之重臣。。...

  默认吗?

  启渊端详着身边的那个弟弟,那个明明年岁比自己小上好几岁,如今却耳鬓斑剥的弟弟,那个曾经力能扛鼎,如今却身材单薄,仿佛一阵风就能将其吹倒的弟弟……

  心头,某个不知名的角落,微微发颤。

  毕竟,是自己的兄弟,一脉相承,血浓于水的兄弟,细细想来的话,打从一开始,启泓对皇位都没有丝毫染指的动作,倘若真的能够重用启泓的话,依照他的能耐,一定可以成为国之重臣。

  依照启泓的能耐吗?

  依照启泓的能耐吗?

  依照启泓的能耐吗?

  ……

  呵呵,的确,依照启泓的能耐,他的确是可以成为国之重臣,身为哥哥的启渊,实在太了解自己这个弟弟的能耐,恐怕,这个天下,除了他以外,再也没有别人,能比他更了解启泓的了。

  只要给启泓一张纸,他就能写出最灿烂的诗歌,给他一支笔,他就能画出最夺目的画卷,给他一个舞台,他就能成为最耀眼的焦点……

  这就是启泓。

  这就是他启渊的弟弟。

  这就是他,这个皇帝,必须去驾驭,不得不去驾驭的臣弟。

  但,这样的人物,真的能被驾驭吗?真的能吗?

  当年,岳飞被秦桧陷害,韩世忠登门发难,问岳飞造反证据何在?秦桧只答了三个字:莫须有。

  莫须有,莫须有,莫须有。

  这三个字的回答,让无数人诠释,诠释的千百年。

  有人说,莫须有,是说“或许有”,岳飞造反,或许是有这回事。

  有人说,莫须有,是说“不须有”,把岳飞下狱,要不要证据,都无所谓。

  然而,无论是哪一种解释,说到底,都是宋高宗赵构的意思,否则,即便是朝廷宰相,也不敢动堂堂岳飞。

  有道是,怀璧其罪,不是说一定有罪,只是有那块碧玉本身,就是一项罪过。

  岳飞如此,功高震主,成为赵构心头的一根刺。

  启泓亦是如此,甚至比岳飞更糟糕。

  岳飞好歹曾经施展过拳脚抱负,可启泓呢?

  身为一个兄长,启渊知道,自己愧对这个弟弟,一身的本事,根本无处发挥,是自己亲手折断了他可以翱翔的羽翼。

  身为一个皇帝,启渊知道,自己不得不这样做,即便是“莫须有”三个字,但,那三个字后面带来的可能性,哪怕再小,再低,一旦真的发生,那就是百分之百地应验,是他启渊最恐惧的噩梦。

  这个噩梦,一直萦绕着启渊,哪怕如今,启泓形同软禁,哪怕如今,他启渊坐拥万里江山,哪怕如今,启泓背负着“酒色王爷”的诟名……噩梦,依旧是噩梦,从未醒过来。

  这样的噩梦,是启渊心里最深处,最不愿被人揭起的噩梦,以至于根本没有人敢提及,不单单是朝臣,哪怕是当年跟随启泓左右,由他一手提拔起来,现今取代启泓,身为镇北大将军的昭绳武,历年来京述职,也从未提及过自己的旧主,更不说前去探望,以至于启渊自己都纳闷了。

  “听说,你的名字,是由德王爷起的?”

  “是的。”

  跪拜在启渊跟前的昭绳武,都没有抬头,正宗的五体投地。

  “取自《诗经·大雅·下武》:‘昭兹来许,绳其祖武’。”

  其实,昭绳武想说的,不单单是这一句,还有……

  “媚兹一人,应侯顺德。永言孝思,昭哉嗣服。昭兹来许,绳其祖武。于万斯年,受天之祜。”

  身为兀贺屠人的昭绳武,原本怎么可能叫这个名字?他原本的名字,是叫耳哈默伽,兀贺屠语里,海东青的意思。

  海东青,那个迅猛的飞禽,连巨大的天鹅都能信手捕获的飞禽,却在见到了启泓后,成为了温顺的鸽子。

  在昭绳武还不叫昭绳武的时候,在他还叫耳哈默伽的时候,在他还是只海东青的时候……他的哥哥辛扎巴彦发动了叛乱。

  辛扎巴彦,在兀贺屠语里,是熊的意思,耳哈默伽从记事起,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见过任何一个人能够比辛扎巴彦更强壮,哪怕有一天,辛扎巴彦赤手空拳地猎得真的一头熊,耳哈默伽也觉得是理所当然的。

  的确,辛扎巴彦是强壮的,强壮的他觉得,自己不再是寻常人,而是更加接近于神灵,世代居住的漠北,虽然广阔,但,对于神来说,那实在太过于狭窄了。他的目光,聚焦在了遥远的南方,在口口相传的传说里,南方有着无数珍宝,大街上的铺路石,都是用金子做的,女人们如同水一样妩媚,上等的丝绸轻盈得如同羽毛一般……

  那里,才是真正配得上神的疆域。

  就在辛扎巴彦即将发动叛乱之时,德王爷如同神兵天降一般出现在辛扎巴彦的跟前,仅一人一骑一从,骑在若飞身上的启泓,居高临下地睥睨着辛扎巴彦,身材不甚高大的他,却让辛扎巴彦觉得自己是那么的矮小。

  “就是你要叛乱?”

  “是的。”

  辛扎巴彦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因为他知道,自己深处大漠的腹地,是自己的大本营,自己被族人所簇拥,他没有道理去惧怕势单力薄的启泓。

  “就是你们要叛乱?”

  启泓,马鞭一扫,没有丝毫的威胁的言语,却让周围人不禁后退了几步。

  “是的。”

  年轻的耳哈默伽虽然没有自己的哥哥那么魁梧强壮,但,有着不输于哥哥的一腔热血。

  年轻如他,都能坦然说出这样的话,后退的族人们又重新拢了过来。

  跟随在启泓身后的副将叶文广即便过了多年,依旧记得当时的情况,自己和德王二人,如同漫漫大海中的两粒米粟,不但不起眼,而且,随时都有被人海吞没的可能。

  冷汗,从叶文广背后的脊梁上,一点一点渗出,浸透了他贴身的衣物。

  可德王却将那些人视作空气一般,很平静地劝说。

  “还是别叛乱了吧,你们叛乱,不就是为了丰衣足食,我们天朝,待尔等一向不薄,有什么需要,只要说一声,马上我就可以派人给你们送来。这刀兵一起,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值得吗?”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负卿一世烟花(1) 负卿一世烟花(2) 负卿一世烟花(3) 负卿一世烟花(4) 负卿一世烟花(5) 负卿一世烟花(6)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