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搜查小说网!

首页 > 目录 > 《金銮风月》在线阅读 > 正文 《金銮风月》第四章 心里有刺

《金銮风月》第四章 心里有刺

阅读王 2021-04-29 10:35:07
任老太太宗政伦小说名字叫作《金銮风月》,提供更多任老太太宗政伦小说大结局,任老太太宗政伦小说结局是什么。金銮风月小说任老太太宗政伦摘选:任老太太环视四下,心里什么滋味儿都有。 吃了几块枣泥山药糕垫饥,又喝了半盏老…...

金銮风月

推荐指数:10分

《金銮风月》在线阅读

任老太太宗政伦小说名字叫做《金銮风月》,这里提供任老太太宗政伦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金銮风月小说精选: 由丫头们服侍着洗手净面再更了衣,坐在暖暖和和的床上,任老太太环顾四下,心里什么滋味儿都有。 吃了几块枣泥山药糕垫饥,又喝了半盏老君眉,她这才觉得舒服了些,问看顾行李、安排起居的大丫环:“秋蓉,老大在忙什么?可来过了?” 秋蓉笑着回说:“大老爷吩咐人回府里取您日常用的东西去了。咱们带的东西虽然不少,可没打算过夜,还得回府去取些来。老太太您要见大老爷,奴婢这就使人去请。” 任老太太点点头,靠在大迎枕上养神。不一时,她便听见外头…

  由丫头们服侍着洗手净面再更了衣,坐在暖暖和和的床上,任老太太环顾四下,心里什么滋味儿都有。

吃了几块枣泥山药糕垫饥,又喝了半盏老君眉,她这才觉得舒服了些,问看顾行李、安排起居的大丫环:“秋蓉,老大在忙什么?可来过了?”

秋蓉笑着回说:“大老爷吩咐人回府里取您日常用的东西去了。咱们带的东西虽然不少,可没打算过夜,还得回府去取些来。老太太您要见大老爷,奴婢这就使人去请。”

任老太太点点头,靠在大迎枕上养神。不一时,她便听见外头有说话声,睁开眼便看见宗政伦绕过松柏梅兰纹大插屏大步走进来。

宗政伦脸上带着笑,给任老太太作揖行礼,兴冲冲地问道:“娘,方才儿子在外头听见您竟能得清河大长公主和鱼川亲王妃的另眼相看,可是真的么?”

儿子喜气洋洋,任老太太心里却非常憋闷。她叹了口气,示意宗政伦在床边的一张楠木圈椅里坐下,倚着大迎枕,神色淡淡道:“鱼岩郡王妃有些不高兴。”她不想儿子担心,并没有提起自己受了郡王妃搓磨的事儿。

宗政伦劝了两句,但见母亲的兴致始终不高,估摸着还有事,便问了问。任老太太又长叹一声,闷闷不乐地说:“你可还记得恪姐儿?就是你大哥夫妻留下的女儿。”

宗政伦便是一愣,片刻恍然大悟:“是了,恪姐儿好像就舍在鱼岩山的哪座尼庵里修行。娘您怎么突然想到了她?”

“惠通大师对我说,恪姐儿得了宿慧尊者的另眼相看,咱们家才得了第三柱法香。清河大长公主和鱼川亲王妃也是因她才对我这般客气,还再三邀请我带着她过府做客。”任老太太说完,见儿子又露出笑脸,不由气道,“你高兴个什么劲儿?”

宗政伦笑道:“当然是为恪姐儿高兴,没想到她能有这份佛缘。算一算,十年之期将至,她也该回府了。到时候娘您可要好好待她,否则两位贵人那里就说不过去。如今父亲正谋求回京任京官,恪姐儿若能从大长公主或者鱼川亲王那儿得到些助力,再有大伯父二伯父的筹谋,父亲说不定还能官升一级呢。”

见任老太太还阴沉着一张脸,紧紧抿住嘴不说话,宗政伦又劝道:“儿子知道当年大哥在时,与娘您的关系有些不睦。但大哥和大嫂如今都不在了,只留下恪姐儿这么一个孤女,她还不得好好孝顺着您?她有什么,便是咱们家有什么。不说父亲了,儿子也想在京里谋个好差使。愉姐儿及笄议亲,得找个好人家儿。栋哥儿需得找个好书院,但京里的好书院真真难进。娘啊,这些事儿,若有贵人相助,可都不是什么大事!”

事关丈夫儿子孙子孙女儿的前程,任老太太心里那根刺虽然还死死地扎着,到底她打算暂时视而不见。默了默,她又问宗政伦:“清净琉璃庵离慈恩寺不远,我想着趁法会间隙去看看她,你可同去?”事已至此,也由不得她不正视这个孙女的存在了。

宗政伦先点头表态同去,又替近十年未曾谋面的侄女向母亲解释:“论理,该当她这个孙女儿前来拜见您才对。不过,当年儿子听父亲提起过,那位大师说了让恪姐儿一步也不能离开清修的庵堂。清净琉璃庵如何,您也是知道的,戒律最是严格。她离家近十年,又吃了这么久清修的苦,您以后就多疼爱些吧。”

任老太太撇撇嘴,嘟哝:“小小的人儿,恁的金贵!”又没好气地道,“行啦,不用你劝,娘还能不知轻重?!修哥儿与娘不亲,那也是过去的事儿。当年修哥**妇对娘还是恭敬的,娘心里都有数。恪姐儿回府之后,娘会好生看顾她!”

“娘您是有名的活菩萨,百姓们都知道您的善名儿,儿子当然知道您会好生照顾恪姐儿。不过她到底失了父母,日后该教的您还是要教,该管的您还是得好生管着!”宗政伦笑着说完,起身走上前,跪在任老太太膝边,双手给她按捏膝盖,笑道,“娘受了郡王妃的搓磨,儿子心疼极了,给您好好捏一捏。”

任老太太不提,宗政伦却仍然知道了此事。他心里自然心疼母亲,但也无可奈何。倘若父亲未曾丁忧,还是正四品的高官,就算孙氏再怎么得郡王的宠爱,也不敢使出这般下作手段。

儿子的孝顺之举,任老太太颇为受用,这才展颜一笑问道:“寺里可安排好你的住处了?”

宗政伦点头道:“娘您放心,都安排得妥妥当当的。对了娘,刚才儿子没找着您,就擅自作主令回去取铺盖行李的下人把愉姐儿和悦姐儿都接了来。到底这不是咱们家惯常住着的院子,地方紧窄了些,否则便将您两个**妇和孙子孙女们都接过来才好。”

任老太太哼了一声儿,不满道:“恪姐儿若是真得了尊者的另眼相看,怎么不帮咱们换到常住的地方去?只接了愉姐儿和悦姐儿来,回头老二媳妇又得说酸话,吵得我头疼。”

宗政伦无奈地笑道:“娘啊,您就知足吧!咱们原先那院子,如今可是住着好几户人家。您这儿一套三间,儿子在外院也住着单间儿,这已经不错了。”

瞪了儿子一眼,任老太太赌气道:“你倒是向着你这个侄女儿,一个劲地给她说好话儿。”宗政伦只能又劝,不过两句便将话题岔到宗政愉的及笄礼上,三言两语便让任老太太重开笑颜。

母子俩正说着话,秋棠捧着孙王妃赏赐的那个紫檀描金木匣进来,福身行礼之后说:“老太太,清净琉璃庵的恪姑娘打发人来给您请安了。”

任老太太和宗政伦都颇为意外,宗政伦便笑道:“母亲您看,恪姐儿真有孝心。她自己不能来,这不打发人来给您请安了么。”

任老太太面无表情,却没再说什么,宗政伦便示意让人进来。

宗政恪打发来请安的是个整洁利落的三旬妇人,穿着灰扑扑洗得发白的旧缁衣,带着同色旧尼帽,头发盘起藏在帽子下。这妇人,任老太太很陌生,便问:“你是?”

“奴婢是老太爷安排服侍三姑娘的徐氏,给老太太和二老爷请安了!”徐氏恭恭敬敬地给任老太太和宗政伦磕了头,得了允许才从地上站起来又道,“三姑娘不能亲自来给老太太请安,已经在庵里冲着慈恩寺的方向磕了头,又嘱咐奴婢替她当面再磕几个以表孝心。”

说罢,她又跪下去磕了三个响头,嘴里还道:“恪姐儿给祖母请安,愿佛祖保佑祖母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佛国本在东海大岛之上,岛中间有一座绵延极广、海拔极高的山名为南山。这句祝祷真真是情深意重、孝心可嘉。

任老太太再度叫起之后,徐氏才敢飞快地看了对面一眼。只见一个面相富态的圆脸老妇人坐在床上,皮肤白皙、发黑如墨,前额勒着祥云蝙蝠纹抹额。她上身穿着暗红底色绣福禄寿字的缎面夹袄,腰部以下被姜**裂纹呢面毛毯盖着,手里捧着鎏银手炉,神态安祥恬和,瞧着慈眉善目的是个和善人。

徐氏知道任老太太年已过五旬,但她生活如意、保养又好,看上去不过四旬许人。她身旁那男子与她长得极像,若说不是她的儿子,是她的弟弟,恐怕也会有人相信。

心里一酸,徐氏想到方才一路过来,瞧见宗政家的丫环仆妇也多有穿绫着缎、插金戴玉的,思及自家受了那么多磨难的三姑娘,她真是有满腔的不平。

她是宗政老太爷安排去服侍三姑娘的人,这不错,但她来自三姑娘亲生母亲萧氏的娘家,曾经是萧氏跟前的大丫头,颇有脸面。她在萧氏出阁之前嫁了人,可惜丈夫得病死了,她又没有一儿半女,婆家说她克夫无子,她的生活过得很艰难。

当她听说自家姑娘与姑爷皆遇了害,只留下一个女儿,思及姑娘往日的恩情,她便去寻了萧氏的母亲,自告奋勇要来照顾失去父母、又被送到尼姑庵清修的三姑娘。这么多年过去,她将三姑娘视如己出,真真是命根子一般,自然乐其乐、苦其苦。

徐氏方才那番话才一说完,任老太太便立时掉下泪珠子。领着徐氏进来的秋棠急忙递过去喜鹊登枝月白绸帕子,她便一边擦泪,一边哽咽道:“可怜了我的好孙女儿,小小年纪便远离家人,住在那清冷的尼庵里,也不知受没受搓磨,叫人心疼得不行啊!老大啊,我得去瞧瞧她才能放心!”

说罢任老太太便要下床,却身子猛地一歪,差点栽倒在宗政伦身上。宗政伦吓得急忙抱住她,连声让秋棠过来帮忙扶着点儿,对徐氏道:“老太太今儿实在累得狠了,你回去给恪姐儿带话,明儿我便陪老太太去探望她。”

徐氏急忙道:“老太太挂心三姑娘,是三姑娘的福份。但若是为了三姑娘让老太太受了累,那便是三姑娘的不是了!三姑娘说了,万万不敢劳动老太太去瞧她。左右不过半个月她就会回府,到时她一定来给老太太磕头,请老太太恕她这么多年未在膝下尽孝之罪!老太太还是多多保重身子骨儿,以后有的是让三姑娘孝敬的时候呢!”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金銮风月》第四章 心里有刺 《金銮风月》第五章 绝色小贼 《金銮风月》第三章 人未见先承情 《金銮风月》第八章 仙人抚我顶 《金銮风月》第二章 被遗忘的孙女儿 《金銮风月》楔子 鲜血在燃烧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