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搜查小说网!

首页 > 目录 > 《穿越之若只如初见》在线阅读 > 正文 《穿越之若只如初见》第五章 唐朝版的香妃

《穿越之若只如初见》第五章 唐朝版的香妃

梧桐阅读 2021-04-06
王妃欧阳云小说名字叫作《再次穿越之若只如初遇》,提供更多王妃欧阳云小说大结局,王妃欧阳云小说结局是什么。再次穿越之若只如初遇小说王妃欧阳云摘选:王妃洗簌了。”是纸鸢的声音。“出来也没啊,起,” “啪”门被拍开了,更本没插。 纸鸢气…...

王妃欧阳云小说名字叫做《穿越之若只如初见》,这里提供王妃欧阳云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穿越之若只如初见小说精选: 天还是灰蒙蒙的就有人把楚云裳的房门敲得山响。 “水云裳,起床了,该伺候王妃洗漱了。”是纸鸢的声音。“起来没有啊,起,” “啪”门被拍开了,根本没插。 纸鸢气冲冲地跑到床边一把拉起海在沉睡的楚云裳,“你以为你是谁呀,是千金小姐啊,快给我起床干活。” “不要嘛,还早啊,老妈,你总是起来的比鸡早也太累了吧。”楚云裳嘀咕了两句翻个身继续睡。 “昨晚陪王爷逍遥快活够了,今天又胆子充大了是吧,待会儿见了王妃有你好看的,快起来啊你!”纸鸢继续用力…

天还是灰蒙蒙的就有人把楚云裳的房门敲得山响。

“水云裳,起床了,该伺候王妃洗漱了。”是纸鸢的声音。“起来没有啊,起,”

“啪”门被拍开了,根本没插。

纸鸢气冲冲地跑到床边一把拉起海在沉睡的楚云裳,“你以为你是谁呀,是千金小姐啊,快给我起床干活。”

“不要嘛,还早啊,老妈,你总是起来的比鸡早也太累了吧。”楚云裳嘀咕了两句翻个身继续睡。

“昨晚陪王爷逍遥快活够了,今天又胆子充大了是吧,待会儿见了王妃有你好看的,快起来啊你!”纸鸢继续用力地拉扯着。

不知怎么,楚云裳听到“王爷”两个字一下做起来了,把一旁的纸鸢吓一跳。

“头好晕啊,酒是好喝,可不能贪杯啊。”楚云裳自言自语道。

“切!~”纸鸢从牙缝中挤出一丝冷笑。

“纸鸢啊,王妃不是已经钦点你了吗,怎么还会用我啊?”路上楚云裳打着哈欠问道。

“别忘了,你也是王妃的奴才,王妃什么时候用你就什么时候用你,做奴才的怎敢推三阻四的。”纸鸢不耐烦地说。

楚云裳觉得纸鸢变得好冷,隐隐觉得她没有初见时友善,也许是自己想太多了吧,楚云裳揉了揉脑袋,还是晕晕的,自己的酒量也太见不得人了。

天空才有些发白,欧阳云陪王爷去早朝了。

一道高墙之隔,一个向左一个向右,匆匆地擦肩而过。

穿过一个小角门就是王妃住的鸾凤殿了。

“到了,进去吧,”纸鸢的声音倒像在说,你死定了。让人不寒而栗。

楚云裳疑惑地踏进房门,“碰”门关上了。

“王妃,楚云裳带来了。”纸鸢快步走到刚从里面走出来的王妃面前。楚云裳发现王妃身边跟着好几个老妇人。这什么阵势啊!

“跪下!!”王妃的声音如利箭般刺向楚云裳。

楚云裳怔了一下,什么?下跪?有没有搞错?自己堂堂一现代大科学家的千金竟要给你一个古代的不知道死了几百年的王妃下跪,简直痴人说梦。

“不知王妃所为何事啊?”楚云裳尽量压抑着怒火。

“大胆,王妃让你跪你就跪,还敢顶嘴。”一老妇呵道。

“可是我确实不知道哪里得罪王妃你了啊!”

“你,你,”王妃花容失色,“纸鸢这里交给你们了,好好让她知道知道什么叫规矩。”说完打开门走了。

“是。”纸鸢和那些老太婆们个个磨拳搽掌,“想想昨晚干的好事吧。”

“昨晚?昨晚不就是喝多了吗?你们也不用这么关心我吧。”楚云裳边往后退边解释道。

“教训她,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勾引王爷。”纸鸢的声音好可怕。

“你们,你们谁敢过来,这又不是在拍《还珠格格》,我又不是小燕子,也不是香妃,你们,你们,别过来,我可是有功夫的,啊,救命啊——”

“雪岚姐。”是墨香。

“跑这么急干吗?有人追你啊?”雪岚驻足笑道。

“是真的吗?昨晚王爷真的带云裳去喝酒到半夜才回来吗?”墨香的大眼睛里满是好奇。

“听谁胡说的?!没有的事,我是王爷的贴身丫鬟,我会不知道?!”

“可是,她们”

“王爷回府——”

“王爷回来了。我得去伺候着了。先走了。”雪蓝说完匆匆去了,留墨香在原地犯楞。

王爷和欧阳云似乎在议论什么,看到欧阳云雪岚迟疑了一下,但还是迎上前去。

“给王爷请安,用过膳了吗?”

“没,哦不用了,府里,还好吧?”

雪岚当然知道王爷的意思,昨晚的事她当然知道,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说出来,“云裳好像不见了。”

“不见了,是什么意思?”王爷的语调邹然严冷。

“今天一大早我去看喊云裳起床,可看见门只虚掩着,里面根本没人,要说这个时候,她肯定还在床上呢,我找了好多地方了,都没见她人”

“欧阳,快,带人,把整个王府全搜一边,快去。”王爷的语气不容人迟疑。

“是,”欧阳云的眼中闪过一瞬担忧。

雪岚跟随这王爷脚步沉重地往念雨阁走去。

远远地看着坐在书桌前的王爷,雪岚不知道该说什么。也许此刻任何语言都比不上楚云裳的出现吧。雪岚在心里叹了口气,往事难道真的要重演吗?

书桌上永远摊着那幅画,一个少女的画像,画中人的音容笑貌至今历历在目,清晰可见,然而,却早已是物是人非而已了

王爷突然站起来,在屋里来回踱着,我不能在失去她,决不能。他这样想着,心里更加焦急。

“王爷,”欧阳云急急地走进来,“没找到,不过,卑职在回来时无疑发现,鸾凤殿的门是反锁的。”

不言而喻。

“走,去看看。”

众人匆匆往鸾凤殿赶,他们没发现王妃发现事情不妙,已从另一侧接近鸾凤殿了。

“王爷,您来看。”欧阳云引王爷上前拍了拍门。

“来人,给本王撞开。”

“是。”

“住手!”随着一个声音响起门从里面打开了。

“呃?!王妃?卑职见过王妃,给王妃请安。请恕卑职冒犯之罪。”欧阳云很是错愕。

“臣妾给王爷请安,不知王爷如此兴师动众所为何事啊?”王妃一副睡眼惺忪地问道。

“哦,哦,也没什么,随便转转罢了,听说过嫣儿身边有个丫鬟做的糕点挺不错的,刚好本王还没用膳,让她给本王做几样点心吧。”

“臣妾最该万死,不知道王爷要吃纸鸢做的点心,纸鸢和云裳两个丫头去集市给臣妾选购胭脂水粉去了。”王妃一脸愧疚。

“哦这样啊,”王爷似乎松了口气,“哦,本我那个突然想起还有些公务要处理,嫣儿歇着吧,本王走了。”语毕匆匆离去。

“臣妾恭送王爷。”要是在平日,王爷能来王妃恨不得乐道天上去,但今日,今日除外。

“纸鸢,你所的那个药真的管用吗?”王妃刚进里屋便问道。

“放心吧王妃,那位术士不会骗我呃,肯定有用。”纸鸢一脸自信。

“好,快,给她灌进去,趁现在后门无人进出,赶紧拖到郊外去。”

楚云裳已经是被折磨的遍体鳞伤,衣衫褴褛,此刻她被反绑着双手,惊恐地看着那个药瓶,难道是毒药,我可不能死在古代啊,猛然间她想起那个救命表,天哪。开什么玩笑:表不见了!抱着一线希望把屋里寻个遍,哪里有表的影子!楚云裳一下子绝望了,完了,完了,这下完了。

“我不要喝,着什么鬼东西,你们可真够黑心的,比容嬷嬷都黑心肝,你们早晚要下地狱的!”

纸鸢冷笑一声,把药瓶递给一个老妈子,楚云裳哪里是她们的对手,渐渐地失去了知觉

阴晦的天空让人压抑得要窒息,暮秋时节,秋雨是最纠缠人的,它先让天阴着,然后开始飘洒几滴几滴的小雨,再然后开始淅淅沥沥起来。

念雨阁里一片沉寂,这时雪岚推门进来,手里端着餐点,行至书桌前,放下。王爷背着她站在窗前。

“王爷,吃点东西吧。”雪岚似乎还有话要说。

“雪岚,”王爷突然转过身,“你去看看,她回来没有。”

“回王爷,还,还没有。方才奴婢去过她房间了,没人。于是又到鸾凤殿看了一下,纸鸢已经回来了,奴婢问她云裳怎么没一起回来,她说云裳因为看热闹和她走散了,她想着路又不陌生,等她玩累了就会回来了”

欧阳云已经冲出去了,王爷怔了一下,也随即跟出去。屋子里留雪岚一个人发呆,此情此景,多么相似。

大街上行人寥寥。这么寒瑟的秋雨里,恐怕没什么人愿意出来浪漫吧。只有那些为了生计而不得不奔波的人。秋雨绵延无尽,挥洒着清冷,也挥洒着哀伤。

欧阳云率手下穿越每一条大街小巷,可是一点结果都没有,站在萧瑟的街头,他剑眉深锁,鼻尖、额头上往下淌的不知道是汗水还是雨水。

你千万不能有事。他的心里这样想着的时候,有明显的疼痛从身体每一个角落弥漫开来。

“叩见王爷。”

欧阳云被手下的呼声惊醒,王爷什么时候在后面的?

“怎么样?还是没找到吗?”王爷神色极度担忧。

“请王爷放心,卑职一定会把云裳,云裳姑娘给找回来的。”欧阳云拱手道。

“还有哪里,还有哪里没有找的?”王爷明显的心急若狂。

“只剩郊外了。”不知是谁说了句。

“郊外郊外”王爷喃喃自语道,“快,去郊外。”

“是。”

躺在乱草丛中的楚云裳慢慢苏醒过来,在秋雨中瑟瑟发抖。好冷。楚云裳这才发现自己衣衫褴褛,着实吓了一跳,我的天,我被打劫了吗?!怎么搞成这副鬼样!我怎么会在这里?楚云裳试图爬起来,但钻心的疼痛让她无法如愿。我怎么了?我的腿怎么了?不会是断了吧?楚云裳害怕极了,开始求救。

“有没有人啊,谁可以帮帮我啊?”极度的虚弱让她的声音小得只有自己能听见。

这什么地方啊?是现代还是古代啊?楚云裳脑子里乱极了,身上的伤加上秋雨的寒冷,让她几乎再次昏倒。突然她开始想爸爸妈妈,人在最脆弱的时候总是特别想家。如果被他们看到她现在这副样子不知道会有多伤心呢,想起家里暖暖地被窝,还有那只叫艾米的小猫咪,以及老爸总是一副故作严肃的表情,老妈亲手煲的汤楚云裳禁不住痛哭起来,这什么破地方,一点都没有想象中那么好玩,不如先回去算了,想着伸出手臂,咦?我表呢?!难道被人劫走啦?楚云裳仿佛跌倒了万丈谷底,禁不住哭了起来,本来只是觉得好玩来玩玩的,谁知道,如今真的回不去了,真的就这样留在古代了吗?

“云裳姑娘。”

“云裳姑娘。”

等等,好像有人,云裳立刻停止哭泣,细听。

“云裳,你在哪里?”是王爷,竟然是王爷的声音。

“王爷,我在这里啊。”怎奈声音太小,谁能听得见呢。她努力抬起手臂,希望这样可以有人发现她。

果然。“王爷,那边有人。”

楚云裳觉得有个人影突然跳到眼前,一把抱住她,用宽阔的臂膀紧紧地围住自己,“云裳,感谢老天,你还活着。”是王爷,他的怀抱好温暖,让人好想睡觉,他的味道好好闻,楚云裳觉得自己真的很累要睡了,这样的怀抱里心突然变得好安静。

闭上眼的那一刻,楚云裳瞥见一旁的欧阳云,他的眼神为何如此哀痛?那是哀痛的眼神吧?可是为什么呢?楚云裳好累,就这样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你本就不属于这里,终究要离开的,所以我选择先离开。”一个似曾相识的白衣男子,手里握着把宝剑。

“我不允许你走,我不要你离开我,我不会回去的,为了你我不走,我哪都不去。”楚云裳眼角滑落一颗晶莹的泪珠,梦里却是失声痛哭。

此时一道光越来越强,刺得楚云裳睁不开眼睛,渐渐地男子不见了,楚云裳慌乱中惊醒。原来只是个梦。

“裳儿,你终于醒了!感谢老天爷!”雪岚见楚云裳醒了,赶紧擦了擦眼角笑着说道,“死丫头你吓死姐姐了,你都睡了三天了,药倒掉一碗又一碗。王爷每天都要过来看你有没有醒来,每天都是坐好久才走。今天估计也快来了,这下可好了,你终于醒了!姐姐的心总算可以放一放了。”雪岚握着楚云裳的手眼泪又快要下来了。

见姐姐这么心疼自己,楚云裳感觉好惭愧,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咋么会搞成这副鬼样子,真的一点都想不起来。正欲开口安慰一下雪岚,只听门外响起了一个声音:“云裳姑娘还没醒吗?都三天了呢?”是纸鸢的声音。

“是啊,她好可怜啊,身上那么多伤,一看就知道被人打了,就是不知道哇,云裳你醒啦?!”墨香刚踏进来一眼就看见床上的楚云裳。

纸鸢怔了一下,继而微笑着走过去,“云裳你终于醒了。把我们大家都吓坏了。”说着把手里一盘糕点放在桌子上。

“真不好意思,让大家担心了。”楚云裳抱歉地说道。

看来她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纸鸢在心里冷笑道。

“你们不知道吧,“墨香顺手抓起一块点心往嘴里塞,”因为王爷请太医给云裳诊治,惊动了老夫人,老夫人很是生气,也是哦,像咱们这种贫贱丫头哪里配得上让太医看病呢,”墨香顿了顿继续说道,“后来还多亏了王妃出面说好话,说王爷只是一时兴起,善待了一个丫鬟而已,其实这只是说明了王爷的宅心仁厚,是老夫人的福气。听听,几句话老夫人脸上就有了笑容。哎,其实说来说去,还是云裳你命好啊,咱们混一辈子,别说让王爷给请太医了,就是王爷冲咱们笑一笑,就恨不得乐三年呢。”墨香的话引来了大家的一阵嗤笑。

“来来,先别只顾着在那浑笑了罢,快把药喝了是正经。”雪岚把药碗端到床边。

“啊,中药!我不喝不要喝,超苦的。”楚云裳吓得想往被窝里缩。

“就知道你怕苦,姐姐早准备了饴糖,你喝完后即把糖含嘴里,保证不苦。”

楚云裳见雪岚果然那准备的有,于是鼓足勇气一口见底,然后抓起糖便塞个满嘴。

“哈哈,原来云裳和我一样,属狼的。”墨香得意地笑道。

“那不一样,”纸鸢接话,“你是野狼,人家顶多只是匹小狼。”说完自己噗嗤先笑了。

“看我不撕烂你饿嘴,让你胡说。”墨香把手里剩的点心全塞进嘴里起身追着纸鸢打。

“啊救命,不敢了,好姐姐饶了我吧,以后不敢了。”纸鸢一边跑一边回头求饶。

正闹得欢,冷不丁门口出现一个人,纸鸢来不及躲闪一下子撞进那人的怀抱。

“见过王爷。”墨香一边给王爷行礼一边偷偷地笑。雪岚也迎了过来。

“奴婢该死,冒犯王爷。”纸鸢扑通跪在地上。

“行了起来吧,本王不怪你。”王爷径自来到楚云裳床前,坐下。回头对她们说,“你们下去吧。”

雪岚会意,向王爷行个礼带领二人退出了房间。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穿越之若只如初见》第三章 充满神秘的王府 《穿越之若只如初见》第十章 就算没有你也可以 《穿越之若只如初见》第1章 人生初见 《穿越之若只如初见》第二章 爱管闲事 《穿越之若只如初见》第九章 不怀好意的开始 《穿越之若只如初见》第五章 唐朝版的香妃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