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搜查小说网!

首页 > 目录 > 《龙怨》在线阅读 > 正文 《龙怨》第一章 皇陵的守护者

《龙怨》第一章 皇陵的守护者

梧桐阅读 2021-02-23
龙怨小说名字叫作《龙怨》,提供更多龙怨小说,龙怨小说名字。龙怨小说龙怨摘选:天边的太阳洒下的金辉毫不吝惜的照在一位男人的脸上,那男人带着枷锁,正跪在一个圆形的台子上,身后壮汉手中的大刀正闪着寒光。男人迎着强光的太…...

龙愿

推荐指数:10分

《龙愿》在线阅读

龙怨小说名字叫做《龙怨》,这里提供龙怨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龙怨小说精选:天边的太阳洒下的金辉毫不吝啬的照在一位男人的脸上,那男人带着枷锁,正跪在一个圆形的台子上,身后壮汉手中的大刀正闪着寒光。男人迎着直射的太阳向四周看去,太阳的光辉并没有让他有丝毫的怯意,他反而打量着周围的一切。那是一队一队披着铠甲的兵士,银甲反射着太阳光,甚是夺目。而在这众多的士兵之中,有一位身披金色兽甲的男人,龙神看到他之后,不由得露出了凶光,那男人也不避他的目光,亦是迎了上去。“龙神,你还有什么话说么?”那男人显…

天边的太阳洒下的金辉毫不吝啬的照在一位男人的脸上,那男人带着枷锁,正跪在一个圆形的台子上,身后壮汉手中的大刀正闪着寒光。男人迎着直射的太阳向四周看去,太阳的光辉并没有让他有丝毫的怯意,他反而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那是一队一队披着铠甲的兵士,银甲反射着太阳光,甚是夺目。而在这众多的士兵之中,有一位身披金色兽甲的男人,龙神看到他之后,不由得露出了凶光,那男人也不避他的目光,亦是迎了上去。

“龙神,你还有什么话说么?”那男人显然道出了披着枷锁的男人的名字。

“天帝,我既然败给你,那我无话可说,要杀便杀,婆婆妈妈像个什么样子?”龙神显然也道出了说话人的身份,便是六界之首,至尊天帝。

“你还是当年的脾气,一点都没变”天帝似乎回忆起了什么,一时竟有些悲伤。

“少给我提当年,我当初真是认错你了”说到这里,龙神一时竟红着眼睛瞪着天帝“你屠我族人,我永世不忘,愿有来世,我定屠天界,报我族仇家恨!”

天帝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又生生止住了,摇了摇头便对壮汉摆了摆手,随后转过身去,龙神那句“愿有来生,我定屠天界,报我族仇家恨”一直在天帝脑中回荡。随着周围兵士一声声叫好,天帝慢慢闭上了眼,天边的残阳更加的红了。

一万年后,中国某地。

洞窟里的灯光很昏黄,石桌上的蜡烛燃起的光亮不足以让整个山洞都光辉起来,只能勉强看见周围有几个人影。

“一万年了,终于等到了!”,桌上的烛火明显跟着晃动了几下。说话的是一位浑身黑衣,蒙着面的人,他的声音久久在山洞中回荡,周围的八个人都在这一刻猛地低下了头,表示对说话人的尊敬。

“记得我们‘春’的目标吗?”,那人接着说道。

“复活龙神,尽屠天界,报我国仇家恨!”,周围的人都齐声的说道。

“记住,五年之期,万年不遇,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周围人都齐声应是。

“还有,我最近卜卦问成败,卦象显示有谭姓之辈坏我大事,你们往后见谭姓之人尽杀之,以免坏我大事”,说完这个,周围有一个人的身体明显抖了一下,可是他又随即恢复了原状。

可是就是这微小的变化,被说话的老者看在眼里:“怎么了嘲风?”。

“没什么,遵命”,刚才抖动的人恭敬答道。

“那就分头行动,蒲牢留下”,那人又继续说。其他人都退出去了,只有一个人没动。

“怎么了囚牛?”,叫蒲牢的人问道。

“我感觉嘲讽不太对,这件事还是你去做吧!你马上去关中,然后这样···”,说罢叫蒲牢的人点点头,也退了出去。囚牛转过身来,望着身后的盘龙雕像,久久的发呆。

关中某地,几个人围坐在一个蒙面人的身边。

“先生说的可是真的?”看起来是头领的人此时兴奋的问道。

“句句是实话”,被称为先生的是一位蒙面人,他此时面对一群哈喇子都快流下来的人,侃侃而谈。

“可是,怎么样进入,这座墓听说十分邪门啊,不会有危险吧?”。

“你们按我说的来,绝对平安发财”。

“那先生这么帮我们,到底是为什么呢?”。

“我想跟你们做一笔交易”。

“什么交易?”。

“用这墓中的财宝,换一老一少,两条人命”。

残阳铺在大地上,阴阳昏晓分明在一座孤丘,孤丘的阴影之中有一片薄地,一位老农仰头拭去头上的汗水,望了一眼天边的太阳,便起身去叫树下沉沉睡着的小孩。小孩此时正做着大梦,口水还挂在微微扬起的嘴角。

老农悄悄潜了过去,拧了一下小孩的耳朵,便赶紧扛着锄头跑,小孩叫了一声痛,便睁开了眼,又叫了一声“爷爷!”便撒脚跑了出去。夕阳下,这幕小追老的闹剧显的十分的和谐。

我叫谭思,就是刚才追老农的那个,那个老农是我爷爷,叫谭福。我们世代生活在这里,就在那座孤丘之下,是我们的家。

我也曾经问过爷爷,为什么我们要一直住在这里,爷爷只是微笑着摸我的头,说我们在守护一个东西,我问爷爷是什么,爷爷告诉我是比我们生命更加珍贵的东西,等我长大就知道了,之后便不再说话,我很想知道我们守护的到底是什么,所以我想赶快长大。

至于我想长大的另一个原因就是我想见我的爸爸,我从一生下来就没有见过他,爷爷说他去了很远的地方,等我长大了就回来看我,我很好奇他去了哪里,爷爷不告诉我,我就要自己去问他。

回到家,爷爷便开始每天都要做的事,就是洗手,拿三根香焚给堂屋摆的排位,都是姓谭的,我们家的先祖。爷爷说过当年我们家可大了,有好多人呢,可是当我问起他们都去了哪里的时候,爷爷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我也就乖乖不问了。

然后爷爷又拿出香来,走到山丘之下的一个简易的香炉,焚了插上。最近爷爷总是一副不开心的样子,整天对着我唉声叹气,我并不懂发生了什么,毕竟我才七岁。

爷爷做好了饭便叫我去吃,饭间爷爷几次想要说话,却又生生咽了回去。

夜深了,爷爷帮我掖了下被角,便放下手中的针线,吹了灯准备睡了。爷爷以为我睡了,可是我没睡着,今晚不知道怎么了就是睡不着,心里堵的慌,总感觉有事要发生一样,而爷爷那边不一会儿就响起了呼噜声。不知过了多久,我渐渐失去了知觉,进入了梦乡。

只不过贪睡的我怎会想到,今晚我心里堵的慌是有原因的,眼前发生的事情令我的人生发生巨变。

望着倒在血泊中的爷爷,我怎会想到今晚竟是爷爷最后一次给我掖被角,我也不会想到今夜我会和爷爷阴阳相隔。

眼前的武士离我越来越近,手上的鲜血还未凝固,一滴一滴的往下滴,从未有过的绝望此时充满了我的身体。不过此刻知道自己下场的我竟释怀了,微笑着看着这一切,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爷爷已经在路上等我了,看来我要去陪爷爷了,我此时不禁想起了我和爷爷最后的时刻。

在我入睡之后,过了不知多久,我感觉到了一声不太明显的响动,和轻微的震动,我仔细听了好久,却又没了动静,我便又安心睡去,毕竟小孩子是贪睡的。

朦胧之中,我幽幽转醒,窗外已经露出微微的白光,我转头发现爷爷已经不见了,往常他也起的早,可是今天他居然没有叠被子,要知道爷爷平时可是很整洁的,从来不会不叠被子,今天或许忘记了。我爬起来走出里屋,手揉了揉太阳穴,昨晚睡的太晚,头有点发疼。我叫了一声“爷爷”,没人应声,我又喊了几声,同样没有回应。

突然我发现供桌上的用红线绑起来的铜钱掉了下来,我猛然记起我曾经尝试动过那个,却被爷爷发现并训斥了一顿,他不许我动那个,说是这个代表了我们守护的东西,一旦有动静,便要准备最坏的打算,我问什么是最坏的打算,爷爷也只是摸我的头,并不说话。

想到这里,我突然联系到了昨晚的预感,就赶忙跑了出去,一边找一边喊爷爷,可是回答我的只有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四周都找遍了,也没有找到爷爷,要是爷爷没有走远,那么就只有一个地方没有找了,就是我们依傍的山丘。爷爷从来不让我过去,他自己也不去,最多就是每天去香炉那边烧香。我远远的看着那座山丘,咬了咬牙,就慢慢向山丘走去。我一边想着爷爷的告诫,一边想着我和爷爷的点滴。

爷爷千万不要出事。

山丘周围是有围墙的,不过时间太久了,只剩下残垣断壁,留下了一道浅浅的印记。我越来越靠近山丘,心中也越来越慌,这种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而且我闻到了一种气味,就像爷爷过年时放鞭炮一样的味道,我便顺着那股味道找了过去。

发现眼前赫然出现了一个大洞,那气味便是从其中传出来的。那洞口显得黑洞洞的,像一个无底洞一样,一眼看不到尽头,又仿佛野兽的大口,进去便会被当作果腹的食物,命丧当场一般。

我在洞口看了看,咽了一口口水,本能的恐惧让我停在洞口,我根本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地方,可是此时爷爷的面容又浮现在我的脑海里,爷爷是我唯一的亲人,如果爷爷发生了什么意外,我便是孤身一人。

这样的话,我宁愿去找爷爷,至少可以和爷爷在一起,爷爷说过他会保护我的,我相信爷爷会保护我的。于是,我壮着胆子走了进去。

走了一段距离,外面的光线影响不到里面了,黑暗此时迅速包围了我,我本能的开始向背后摸去,摸到墙的一瞬间,我便踏实了很多。我又向里面摸去,却好像撞掉了什么东西,那东西一下子掉到了地上,砸出的声响在这黑暗之中逐渐传向远方。

这时四周突然亮起了一盏盏的灯火,灯火发出冷青色的光亮,看着格外的瘆人,不过好歹有了明光,我可以看清这脚下的路。

这是一条长长的通道,一直通向深处,超出了目力所及,借着灯火,我便开始走进去。令人恐惧的寂静一直萦绕在通道之中,我小心翼翼的走进去,留下的只有我的脚步声。

尽管我已经很小心了,可是我还是被绊倒了,我慢慢爬起来,眯着眼睛仔细的向地下看去,随即被惊的大叫一声。是一个死人,死了有一段时间了,身上的血已经凝固了,身上有很多地方都插着箭矢,似乎一个刺猬一般,面容十分的狰狞,眼睛睁的大大的,死前定是受到了很大的痛苦。

我被吓坏了,大叫一声,便往回跑,谁知一下子撞在了什么东西上,这下把我撞的眼睛冒金星,嘴上感到一阵热,我一摸竟是鼻血。再定眼一看,分明是一堵墙,刚才进来的时候是没有的,我用手摸了摸,觉得不像是幻觉。

回头的路被堵死了我只能继续前进,可是那有一具尸体,我不敢过去。僵持了一会儿,我大口的喘着气,乱了的心开始恢复平静。

可是一看到那具尸体,我又害怕起来,于是我不去看他,大叫一声给自己打气,乘着自己的勇气还没有被消耗完,我闭着眼睛冲了过去,大约十五步,我的气也消耗的差不多了,便停下来弯腰大口的喘气,始终没有回望一眼,我怕自己再想起那具尸体。

缓了一下,我开始慢慢往里面走,借着微弱的灯光,我看到了很多散落在地上的箭矢,很明显它们并没有阻止所有人入侵。

再往里面便有了石像,他们都面目狰狞,身上披着坚甲,在幽火照耀下,明暗交错,给人一种发自本能的恐惧感。

而他们身后的墙上也留着一幅幅的壁画,多半是出猎或者出征的画面的,还有一些类似庆典的画面。这些画面有一个共同的主人公,是一位身穿布衣的书生模样的人,他散发不羁,一副英气之面。我一面看着,一面往里面走着,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一扇门前。

这是一扇十分高的石门,上拱下平。门上有众多的浮雕,基本还是武士的样子。门被硬生生的推开了一道缝,能有一人半的空间可以进出。

缝隙透出光亮,却是金色的那种,让人不由的想探头进去一探究竟。我也是好奇,更多却是对爷爷的踪迹的探寻,便走上去探头去看,想看清里面,也想看看爷爷在不在里面。

正当我准备窥探的时候,却突然被人捂住了嘴,猛的向外面拉去,我被吓坏了,眼泪猛的流了出来,而那人依旧将我往外拉去,这一刻,我真的感觉到了绝望……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龙怨》第二章 生死之间 《龙怨》第一章 皇陵的守护者 《龙怨》第六章 腾蛟 《龙怨》第四章 师父 《龙怨》第七章 苦战 《龙愿》第七章【战前】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