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搜查小说网!

首页 > 目录 > 《奈何夜雪残碎》在线阅读 > 正文 《奈何夜雪残碎》解围

《奈何夜雪残碎》解围

阅读王 2021-02-22 17:28:20
凌略冷倾小说名字叫作《怎奈夜雪残碎》,提供更多怎奈夜雪残碎,怎奈夜雪残碎小说深度阅读。怎奈夜雪残碎小说凌略冷倾摘选:凌略在那里坐着喝酒时,名副其实一副恭候大驾多时的样子。 “你们来了多久了?”沐言碎雪自己找了个地方坐。 “碎雪,你为…...

凌略冷倾小说名字叫做《奈何夜雪残碎》,这里提供凌略冷倾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奈何夜雪残碎小说精选: “碎雪……”萧宇森想说,你能给我一点面子不? “校长、叶先生,对于叶雨琦,我讨厌就是讨厌,不要告诉我什么误会不误会的。我只能说,我只相信我在诺匙所看到的一切。至于什么歌,她还没有资格让我作曲配乐。因为我嫌脏!”沐言碎雪每一句话都说的铿锵有力。 “沐言同学,我已经说了,琦琦只是任性!”叶晨始终在为叶雨琦辩解。 “要不我也在叶雨琦身上任性一回?”沐言碎雪笑得很危险。 叶晨知道沐言碎雪不是在开玩笑,所以没有再说话了。 沐言碎雪看着被蒙在…

  “碎雪……”萧宇森想说,你能给我一点面子不?

  “校长、叶先生,对于叶雨琦,我讨厌就是讨厌,不要告诉我什么误会不误会的。我只能说,我只相信我在诺匙所看到的一切。至于什么歌,她还没有资格让我作曲配乐。因为我嫌脏!”沐言碎雪每一句话都说的铿锵有力。

  “沐言同学,我已经说了,琦琦只是任性!”叶晨始终在为叶雨琦辩解。

  “要不我也在叶雨琦身上任性一回?”沐言碎雪笑得很危险。

  叶晨知道沐言碎雪不是在开玩笑,所以没有再说话了。

  沐言碎雪看着被蒙在鼓里的萧宇森,说道,“明天陌陌和寒会去看你。”

  在叶晨的皱眉和萧宇森的疑惑中,沐言碎雪走出了办公室。

  回到教室,还没有踏进门口,便被伊哲拦住了。

  “为什么不给琦琦配乐?”质问的语气,沐言碎雪不喜欢。

  “我嫌脏!”嫌弃的口吻,沐言碎雪毫无保留的皱起伊哲面前把对叶雨琦的厌恶表现了出来。

  “你……”伊哲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一股力道推开。

  是苏宁和任意两人,他们来找沐言碎雪,结果发现沐言碎雪被伊哲拦在了教室门口。

  当然,动手的是苏宁,任意依旧在旁边看着。

  “你们干什么!”伊哲还没有受过这种气,火一下子就上来了。

  “伊哲,若是你再挡道,我就去收拾叶雨琦。”漫不经心的一句话,止住了伊哲的所有动作和语言。

  “你敢!”没有人敢动叶雨琦,至少在a市没有人敢。

  “你怎么知道我不敢?要不我做给你看。”沐言碎雪笑了,笑得有些诡异。

  让伊哲的脊梁骨冒着一股寒气,最后还是离开了大四(A)班。

  “哎哎哎!碎雪,你都不怕他吗?”苏宁很疑惑,平常女生遇到这种情况不应该是喊救命吗?

  “她要是怕,就没有胆子说那些话了。”沐言碎雪还没有回答,任意的声音已经飘了过来。

  沐言碎雪笑笑,没有说话。

  “对了,碎雪你的歌什么时候能写好?”苏宁和任意都很期待沐言碎雪的歌。

  沐言碎雪看着他们俩,从身上摸出一张纸,那是她昨天晚上无聊填的词,曲还没有来得及作。

  “这是我们要在毕业晚会上唱的歌吗?”任意拿着歌词单,问道。

  沐言碎雪摇了摇头,“毕业晚会用这个不合适,那个过段时间再说吧!这个词是我昨天晚上无聊填的,你们这几天不是很闲吗?你们用自己的风格为这首歌作曲,一个星期后我可是要看得,记得告诉左岩,他也得作!”

  沐言碎雪交代完之后,就潇洒的离开了。上课,对于沐言碎雪来说就是不好玩。

  “任意,你作吗?”苏宁呆呆的看着沐言碎雪离开的背影。

  “不作就不会死!”任意只是甩了一句网络流行语。

  然后也离开了。

  任意的嘴角一直挂着笑,无聊写的歌词,也能这么好,那她认真的时候,写的歌词,又是怎样的呢?

  “那是不作咯!那他拿着歌词干嘛?到底是作还是不作呢?”苏宁觉得自己已经凌乱了。

  沐言碎雪离开洛樾之后没有回别墅,而是去了诺匙。

  到了哪里,酒保说有两位客人在那里等候多时了。

  推开随忆的门。只见冷倾和凌略在那里坐着喝酒,俨然一副恭候多时的样子。

  “你们来了多久了?”沐言碎雪自己找了个地方坐。

  “碎雪,你为什么不接电话?”冷倾不答反问。

  “因为我手机没有电了啊!”沐言碎雪也答得自然。

  “……”没有电了,亏她想的出来,手机没电了会打通吗?

  “你们有什么事吗?”无事不登三宝殿,要是没事也登三宝殿,那就是吃饱了撑的。

  “没事儿。。。”凌略懒懒的说了一句,到底谁是老大。

  “……”这是你们自己证明你们吃饱了撑的,和我无关。

  冷倾和凌略现在回到了从前的别墅,过着属于他们的生活。

  “什么时候领证?”这人也回来了,证也该领了吧!

  “你得问冷倾咯!”凌略无奈,这种事也不是自己能够决定的,也得看冷倾的意思不是吗?

  而后者给了凌略一拳,然后发现沐言碎雪还真望着自己。

  “你们去荷兰还是英国领证?”沐言碎雪问道,中国不支持同性登记领证,就只有去国外了。

  “碎雪!”冷倾低吼一声,能不能不要纠结这个话题呀!

  “早点决定好!难道你打电话不是告诉我你们什么时候领证吗?”沐言碎雪秀眉轻挑,问道。

  冷倾忍无可忍,朝沐言碎雪伸出了魔爪。

  沐言碎雪毕竟是经过训练的人,一个闪身便躲过去了。

  凌略看着此时害羞的冷倾,心里觉得满足,而这一切,是沐言碎雪给的。

  如果不是沐言碎雪,或许自己得到是冷倾的尸体。

  “碎雪,谢谢!”虽然声音有些小,但是还是被沐言碎雪和冷倾听见了。

  愧疚感在冷倾的心里聚集,“凌略,对不起!当时的我,太懦弱了。”

  沐言碎雪觉得很怪异,谢谢和对不起对于现在的人来说,是客气,可是为什么她感觉到的是真挚的情感。

  沐言碎雪看着还保持着抓自己动作的冷倾,还有表现的好像说话的人不是自己一样。

  “拜托,你们来这里是演琼瑶剧给我看的?”沐言碎雪让酒保端上一些食物,空腹喝酒伤胃。

  沐言碎雪的调侃让凌略有些征愣,在这四年里,沐言碎雪就是这样和冷倾相处的吗?

  至于冷倾,就不淡定了,拿起一块苹果就要向沐言碎雪扔去。

  “你扔不中她的。”凌略的声音闲闲的响起。

  冷倾将手中的苹果塞进凌略的嘴里,还狠狠的瞪了后者一眼。

  沐言碎雪笑着说道,“别浪费我的苹果。”

  三个人并没有太多的语言,脸上却一直挂着笑容。直到凌略冷不丁的提起南希。

  “南希的孩子和厘浅夜……”

  “老大,这件事聪明人都看得出来。”沐言碎雪吃着苹果,说着。

  冷倾好奇的看着他们,这几天一直被凌略困在房间里。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管怎样,该出手时就出手。‘噬’以后还要靠你们。”凌略的声音低沉具有威慑力。

  沐言碎雪有些不明白凌略的意思,这么小的事,他还解决不了?

  “不是他解决不了,而是怕他又不了了之。这样难受的是他奶奶。”凌略看着沐言碎雪不解的目光,解释道。

  “噬”所有成员的背景他都知道,除了沐言碎雪,这个除了国籍和身份的神秘千金。

  “你知道厘奶奶?”沐言碎雪有些诧异,凌略怎么会知道一些。

  凌略一脸你废话的表情,“话说只有你的资料不完全,什么时候把资料给补全?”

  沐言碎雪才想起自己的资料不完整,补就补吧!反正在“噬”资料也不会泄露。“你叫冷倾帮我补一下吧!这几天我有点私事。”

  凌略看了看冷倾,没有说什么。

  当沐言碎雪从诺匙出来的时候已经快是晚饭时间了。

  打了个电话告诉沐言寂枫今晚有两个客人,便给厘浅夜发了信息,让他在厘奶奶那里等自己。

  当红色的法拉利停在养老院的时候,厘浅夜正在那里等着。

  “怎么不在里面等?”沐言碎雪说道,现在的天气绝对谈不上凉爽。

  厘浅夜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有什么事吗?”

  “今天和厘奶奶去我家吃饭,我喝了酒,你开车!”

  沐言碎雪没有动,等着让厘浅夜把厘奶奶带出来。

  那你怎么把车开到这里来的?这一刻,厘浅夜才明白,沐言碎雪想干点事,没有理由也会找个理由。而且不管这个理由是否让人信服。

  沐言碎雪看着厘浅夜一直沉默,也没用要动的趋势。

  说道,“我不会下毒的。”

  厘浅夜现在真的很无语,这是重点?

  就在这时,记者不知从什么地方涌了出来,把厘浅夜围了起来。

  沐言碎雪看着这个场景,和厘浅夜那森冷的表情。

  嘈杂的声音,再加上沐言碎雪今天在诺匙喝了不少酒,让沐言碎雪的头有些疼。挤进人群,听着记者的问题,沐言碎雪的有更加疼了。

  “你们在干什么!”威严的声音在沐言碎雪的恍惚的声音中响起。是闻声赶来的厘奶奶。

  如此威严的声音,让记者有一瞬间的寂静。

  可是仅仅是一瞬间而已。

  “请问厘少,南希小姐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吗?”

  “厘少,请问你和南希小姐什么时候结婚呢?”

  “厘少,这个孩子你是不是不打算要呢?”

  “厘少,听说你之前有个女朋友叫付若灵,是吗?”

  “厘老夫人,请问对于南希肚子里的重孙,你有什么看法呢?”

  “厘少,请问你和付若灵小姐是否已经分手?”

  沐言碎雪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

  “这种私事和你们有什么关系呢?或者说南希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你们的?难道你们和南希背着厘非桦……”沐言碎雪爆出一系列的问题,让记者哑口无言。

  厘浅夜诧异的看着沐言碎雪,这是在替自己解围吗? .....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奈何夜雪残碎》解围 《奈何夜雪残碎》决斗 《奈何夜雪残碎》厘奶奶 《奈何夜雪残碎》谈话 《奈何夜雪残碎》回国 《奈何夜雪残碎》不屑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