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搜查小说网!

首页 > 目录 > 《噬道证祖》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三尾金狐

第二章 三尾金狐

尽意 2020-10-19
一路暗暗留意仔细观察,并没有意外发现任何一处地方有邪气,心里纳罕。“真人,紧急救治老汉一家老小啊。”周员外见状牢牢地把握住张道士的手。“员外莫急,王管家已把府里情况及时告知贫道。还请带贫道进内室查询。”张道士这时虽没能获知周府女眷鬼上身的具体内容诱因,但对于一位年纪五十上下的高瘦老者,神情焦虑,左手扶一支乌漆的龙头手杖,不时从楠木太师椅上站起身子,踱步至门口向外门走廊处张望。。...

噬道证祖

推荐指数:10分

《噬道证祖》在线阅读

  周府,一间布置精雅的客厅内。

  一位年纪五十上下的高瘦老者,神情焦虑,左手扶一支乌漆的龙头手杖,不时从楠木太师椅上站起身子,踱步至门口向外门走廊处张望。

  “老爷,王管家把张真人请来了。”小厮在客厅门外禀报。

  “快快请真人进来相见。”老者精神一振,连忙吩咐小厮迎客。

  这位老者正是周员外,天不亮就派王管家进山请张真人,此时已等候了整整一上午。

  王管家领着张道士和江诚来至厅前。张道士自进府时一路暗自留心观察,并未发现任何一处地方有邪气,心里纳罕。

  “真人,救治老汉一家老小啊。”周员外上前牢牢抓住张道士的手。

  “员外莫急,王管家已把府里情况告知贫道。还请带贫道进内室查看。”张道士此时虽未能知晓周府女眷中邪的具体诱因,但对于救治之法已然成竹于胸。

  “真人请随老汉前来。”

  周府夫人与小姐中邪昏迷之事早晨被本家亲戚众人得知,姨婶哥嫂都来探视。内门卧房门前女眷、丫鬟进进出出,一片忙乱。此时看见周员外带了道士前来,让出一条通路。

  张道士来至榻前,看过二位夫人,不禁眉头紧锁。二人四肢冰冷面色笼罩一层寒气,显然是阴邪之气入体所致。现在是阳春三月天气,来时通过观气并未发现周府有阴气聚集。这阴气从何而来?

  看过小姐与丫鬟之后,张道士疑惑更增。这四人均系阴邪之气侵体发作所致,以自己三十年来驱邪除祟的经验看来,无论是幽魂冤鬼还是恶狐祟怪都无如此程度的阴寒之气。

  王管家说事出突然毫无征兆,据此推测,四人应是之前就沾染了寒气,晚饭后才发作的。拥有如此阴寒之气的邪物若是想要对四人不利,只消稍稍发难,便可伤四人性命。这阴寒之气极有可能是四人偶然沾染上的,只是这邪物又是什么?

  “诚儿,取暖神丹来。”

  江诚闻言解下包袱,从中取出一个青瓷瓶,交给张道士。

  “每人一粒,温水送服。半个时辰后便可见效。”张道士倒出四粒丸药。王管家接了吩咐主事丫鬟去办。

  “贵宝眷只是中了寒邪,并无大碍。静养两日就好了。”

  周员外刚才看张道士眉头紧锁,沉思不语,一颗心不禁提到了嗓子眼儿。此时听说家眷无恙,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回了肚里。

  周员外带张道士回至客厅,吩咐下人备饭。

  “请问真人,府中是否有不祥之物啊?”周员外想着家眷中邪之因,心中还是不安。

  “贫道也是不解,不知府上最近有无异常之事?”

  “不知真人所指异常之事是……?”

  “譬如平白刮起一阵恶风,又或夜里屋中有异响。”

  “府里从未有这等反常之事。”

  “如此,要等贵宝眷醒来询问方可知晓。”张道士心中隐隐觉得此事蹊跷,透着一股诡异,只能等问过中邪之人后才能明了。

  “呃,在下倒是想起一事,上个月听内门看园子小厮大生说,看到花园那口井夜里发光。当时以为他只是一时眼花,看差了,并未在意。真人不提,就给忘了。”王管家听张道士问起,插了一句。

  “还请王管家将大生唤来,贫道须知道此事详细。”既然此事有了端倪,张道士打算将其一查到底。

  “大生,跟张真人说说那晚你看见水井发光的经过。”王管家带大生来到客厅,问起事情经过。

  “那天后半夜,我内急上茅房回来,瞥见后院园子里明晃晃地,想着里面不曾住人,怕是有贼人。偷偷溜去园门口一望,并没有人,只见园中那口井幽幽发出光,小人害怕,便跑回去了。天亮时再看并没有什么,寻思是看花眼了。”大生一五一十地陈述那晚所见。

  “带贫道去看看那口井。”张道士预感这口井便是事件的关键所在。

  “不急,饭菜已备好,真人吃过午饭再做计较吧。”周员外看看已过了日中,就让张道士先行用饭。此时江诚的肚子也开始“咕咕”叫了。

  张道士心中思虑其事,草草吃了几口。江诚早饿了,饭菜又可口,饱饱地吃了一顿。

  正值三月时节,园中众芳吐芬,草木凝翠,一派春光烂漫景象。

  周员外陪着张道士来至后院花园中。园子不甚大,正中开着一口井,王道士近前察看,并未发现异常。

  “这眼井是二十多年前打的,专为灌溉园中花木。”周员外解说这口井的来历。

  张道士走近井栏,向井中望去。突然,一股阴森森的寒气铺面而至,寒气渗体,张道士顿时脸色煞白,激灵灵打了个冷颤。井中聚集了大量阴寒之气!

  周员外跟至井旁,也向井下一望,结果被寒气一浸,两腿打颤,膝盖一软,“噗通”跪倒在地。

  张道士连忙将周员外扶离至远处,平常人根本经不起这至寒之气。

  “真人,救老汉一家老小则个。”周员外骇然之极,在其看来此井大大不详,会招致巨大灾祸。

  “员外宽心,贫道自当全力驱除邪祟。”张道士安慰周员外,心中隐隐有了猜测。

  “回老爷,夫人和小姐都醒过来了。”一位丫鬟站在园门回禀。

  “请你问问二位夫人昨天是否来此游园。”张道士要证实心中的猜测。

  “昨日午饭后,夫人和小姐确是来这里游玩了一回。”丫鬟片刻后过来回话。

  “员外,贫道已知晓其中原委。今晚便在这里开坛做法,驱除邪祟。”张道士看到井中寒气聚集不散,便断定此处为一妖物物的修炼场所,而周员外的家眷必是在其修行时来此游玩,不觉沾染了这阴寒之气。今夜丑时为此月至阴之时,此妖物必来修炼,到时便揭开其真面目。

  一处洁净的客房内,张道士盘膝闭目坐在床上。

  “师傅,法坛布置好了,诚儿按您的要求在井台四周布置了八卦锁妖阵。”江诚想着今晚要捉妖了,又是兴奋又有些害怕。

  “诚儿,这是百年桃木剑,专克诸邪,拿着。”张道士将一个黄布缠裹着的长木盒打开,取出在李记木器店订做的桃木剑递给江诚,俯身在江城耳畔吩咐了几句。

  “诚儿,此次妖物与以往不同,居然懂得修行。为师也是第一次遇见。到时交手你只在一旁助战即可,切不可正面迎敌。”张道士心中不安,嘱咐江诚。

  夜空清朗,星斗稀疏,一盏玉盘高悬中天。银辉自盘中溢出,空中地上似蒙了一层银纱。

  张道士未吃晚饭,自未时便一直立在法坛上,法桌上还残留着烧了的灵符残灰。

  此时丑时将至,张道士拿起百年桃木剑,挑一张黄符烧了。蓦然,一阵阴寒之气弥漫开来,渐渐向井中凝聚。

  “啪、啪、啪。”张道士不敢怠慢,左手连向桃木剑上贴了三张黄符。一道流光自天而降,射入井中。顿时,井口爆发出一片蓝芒。

  张道士左手点在剑柄上,右手向前一送,三张符箓化作三枚火球撞向蓝芒。

  “轰!”三枚火球爆开,蓝芒消失。井口显现半个金黄色狐狸脑袋,张着大口,露出满口惨白的尖牙,对着天空喷吐寒气。全然不理会张道士的攻击。

  “走。”张道士一声低喝,将木剑抛出,化作一道红芒,破空而去。

  “当。”桃木剑击中金狐下颌,发出金石相碰之声,金狐毫发未损。张道士大骇,右手一招,桃木剑飞回。与此同时一条金色尾巴破土而出,紧随桃木剑之后击向张道士。

  “咔。”张道士抓住木剑立即护住前胸,金尾随后抽打在木剑上,将其击为两半。一股大力砸在张道士胸口,将其打得倒飞出去。

  “诚儿,布阵。”

  “哗、哗、哗”八道巨幅黄符挟裹劲风从地下凭空升起,将水井围在中央。

  “锁。”江诚轻喝,从角落一株花树飞身跃下。八道黄符散发黄光,齐齐裹向露出井口的金色脑袋。

  “噗。”井旁泥土里又钻出一条尾巴,不等黄符靠近,便将其狠狠一卷,八道黄符没有丝毫抵抗便纷纷自燃。

  此时,另一条尾巴勒着张道士的脖子,将其拎向井口。江诚见状,一点桃木剑,化为红芒射向狐首。

  金狐长尾甩出,打断木剑,抽在江诚胸口。江诚身子倒飞,撞向院墙。

  一道黑影斜飞而至,在半空中将江诚抱住。

  “师兄,用五雷法。”来人正是江芸。张道士自忖井中邪物必不简单,白天时便在法坛上烧了一张传信符,通知江芸前来相助。

  江芸江诚放在远处墙角,右手并拢两指,口中急急念咒。张道士也是同样动作。

  呼呼风响,金色长尾抽向江芸。“疾。”江芸请喝,两人对着水井同时点出,各自手指处白光一闪,击向狐狸脑袋。

  “轰。”五道碗口粗的天雷同时砸下,泥土飞溅,将水井方圆十步之内炸出一个天坑。

  江诚被震得两耳嗡鸣,天旋地转,差点昏过去。

  “哼。”一只牛犊大小的金色狐狸从灰尘中走出,两条金色尾巴横扫,又分别把江芸和江诚缠至面前。

  张、江二人脸色凝重,心绪翻滚。五雷法的威力他们最是清楚。此时竟未能伤到对方一毫。

  “打扰本座。拜月炼形,罪当致死。不过刚才在那几道天雷之下,本座莫名其妙突破瓶颈,修为大进,你们算是立了一功。本座一向赏罚分明,功过相抵,留你们一命。”

  金光一闪,张、江二人只觉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咦,这小子居然有灵根。”金狐有些意外,自己的魂念并未把江诚弄昏。“啪。”狐尾扫在江诚后背,将其打昏。

  金狐收回尾巴,化为一个金色光球,飞遁而起。

  “不错,变异三尾金狐。”空中悠悠传下一个声音。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下山 第二章 三尾金狐 第三章 仙缘 第四章 拜入山门 第五章 奇怪的梦 第六章 异精源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