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搜查小说网!

首页 > 目录 > 《噬道证祖》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下山

第一章 下山

尽意 2020-10-19 07:16:48
慑,而会先去特别注意非常大的紫气团。立在光罩上方的妇人身材颀长,一袭黄裳,足下七尺莲台放射出毫光将其弥漫在内,相貌隐约难辩。那名男子长发长发短髯,一身蓝衫,负着双手半空中立于。眼睛直直盯着下方光罩。老者须发皓白,一领白袍,端靠在一张一层透明的淡蓝色光幕如蛋壳般包裹着整团紫气。。...

噬道证祖

推荐指数:10分

《噬道证祖》在线阅读

  一团紫气静浮于星空深处,绵亘无数万里。自上而下远远望去,这团紫气轮廓模糊,状如五指并拢的手掌,重重按在虚空之中。

  一层透明的淡蓝色光幕如蛋壳般包裹着整团紫气。

  光幕之外三个极微弱的光点成三角状悬于虚空,赫然是三个人!一位妇人,一位中年男子和老者。

  三人并未因这团紫气的巨大无垠而被衬托的十分渺小,恰恰相反,他们身上散发出极为强大的气势。倘若有人来至这片星空,定被这三股气势第一时间所吸引、震慑,而不会首先去注意巨大的紫气团。

  立在光幕上方的妇人身材颀长,一袭黄裳,足下七尺莲台放射毫光将其笼罩在内,相貌依稀难辨。

  那名男子长发长发短髯,一身蓝衫,背负双手凌空而立。眼睛直直盯着下方光幕。

  老者须发皓白,一领白袍,端靠在一张白云凝结而成的座椅上,闭目养神。

  三人默默无语,似在等待着什么,且等了许久。

  蓦地,淡蓝色光幕上泛起一层涟漪,一道丈余长的黄芒自紫气内穿透光幕疾射而出。

  长发男子眼中精光一闪,右手五指光华流动,迎着黄芒抬手按下。顿时,一座五色大山挟着阵阵巨响轰鸣压下。

  与此同时,不远处黄芒一侧,大片白云急剧翻滚,刹那间凝聚出一支巨手,向着黄芒狠狠一抓。

  在五色大山和巨手即将碰触到黄芒的瞬间,突变顿生:只见黄芒突然一顿,改变了方向紧贴着山体另一侧斜斜滑出。堪堪避过两者阻拦。

  白袍老者不禁发出一声轻“咦”。长发男子眉头轻皱,似有所思。黄衣妇人见状,右手连掐三个印诀,向前一指,虚空中一朵绽开的巨大金色莲花赫然在黄芒下方幻化而出。

  巨大金莲刚一出现,众多花瓣便急速收缩,层层闭合,霎时形成一个巨型花苞,将黄芒包裹在内。

  “老夫助你一臂之力。”虚空中一个黑影闪动而来。

  黄衣妇人并未理睬,将手一招,被一层灰气围绕的金色花苞飞至众人面前。

  “来得倒是及时。”白袍老者抬头望向虚空。

  “嘿嘿,正好赶上。看来还有人比老夫更迟啊。”黑影干笑两声。

  “金莲中是何物品?应该未到那件物品出现之时。”长发男子带着疑问看向黄衣妇人。

  “不错,天根未有任何异常。”黑影瞥了一眼紫气,右手一抬,金莲花苞上的灰气便消散无影。

  “此事古怪至极。”黄衣妇人喃喃自语,手指向前点出,金莲花瓣层层绽开。

  四人屏气凝视,却是空无一物!

  现场一时沉默。

  “想必是天根偶然溢出的一丝散乱游气,已消散掉了。”白袍老者缓缓开口。

  “刚才防护光幕并无强烈玄力波动,当是一丝游气,与那件物品无关。近百年内天根异变将起,我们这几份元神须常年驻守于此。”长发男子与众人商议。

  ……

  四人交谈处极远的星空,一道黄芒一闪而没。

  第一章下山

  清水镇是方圆百里内唯一的城镇。

  这一带地处偏远,四面多山,清水河自群山间蜿蜒而出,自西向东穿过清水镇,将这个城镇沿河岸分为南北两街。河北岸的一条长街为北河街,与其隔河相对的为南河街。

  清水镇虽然偏远,但由于清水河水路便利,河运通畅,河岸两条长街上店铺林立,贸易集中,十分繁闹。百里内大小村寨的村民都来此地买卖营生。两街逐渐形成了大集市。

  北河街集市渡口。

  天色微亮,河面上没有一条船。一位管家模样、身材发胖的中年男子,神色焦虑,背负着双手,在岸边来回踱步,旁边立着一个小厮。二人天不亮就到了,此时已等得有些不耐烦。小厮不时跑到渡口边张望。

  “管家,船来了。”小厮一喜,急忙招呼渡船近前。

  “王管家,这么早您要上哪?”船夫将船靠岸,十分热情地询问。

  发胖的中年男子正是周府的王管家。周府在北河街上开着八九间铺面做生意,平时运送货物对这一带船家生意上多有照顾,许多人船夫都认识府里的王管家。

  “不要等人了,现在就开船。前面渡口也不要停,送我们出镇子西门,有急事。”王管家跨上渡船,一面催促船夫一面让小厮将一两银子交给船夫。

  “好嘞。”船夫不敢怠慢,帮了王管家就是帮了自己以后的生意,又得了许多银子,橹摇的格外卖力。

  半个多时辰后,船停在城镇西门郊外南岸渡口。

  “船家,等在这里,晌午我们还要赶回去。”王管家命小厮付了二两银子定金。二人便匆匆向西南山地方向走去。

  清水镇向西一带山岭众多,据城镇较近的山峰中,只有三座景色秀丽,可供游赏。其中又以坐落在西南的碧云山为最。碧云山遥望西南群峰,北带清水河,毗邻清水镇。地理位置极佳,山上树木丰茂,鸟兽众多,飞瀑湍流遍布,十分灵秀。

  正当王管家急急赶路时,碧云山一条羊肠小道上,一位身穿紫衣的道士,牵着一头青驴,驴背上坐着一个七八岁的少年,缓缓向山上行走。

  这道士姓张,名虚若,年纪四十上下,脸色微微泛黄,下巴留着一缕长须。山风吹来,道衣曳摆,长须飘动,颇有几分出尘之气。

  “诚儿,不错,进步很快啊。控符术你已熟练掌握,今天又学会了飞剑术,再过三五年,就可以开始教你修行五雷法了。”张道士摸着少年的头,对其有这样的进步很是欣慰。

  这少年名叫江诚,是张道士的养子,也是他唯一的弟子。江诚身子瘦弱,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炯炯有神,在修炼道术方面聪明颖悟,进步很快,小小年纪便有了些成就。

  “师傅,五雷法是什么道术?”江诚从小跟随张道士学道,已有三年,从未听张道士说起过这个道术。

  “哈哈”提起五雷法,张道士不禁得意,“五雷法是我们道家正宗道术,若是有人会这五雷法,即使没有拜师投派我们学道中人也要承认他为道家正宗。这可是仙人传下的道术啊。”

  “师傅,我现在还不能学么?”江诚听了张道士这一番话,认定五雷法定然是极厉害的道术,心中充满了向往。

  “诚儿,不可急于求进。这个道术十分玄奥,必须要有一定的扎实根基才可进行修炼。师傅当年跟你师祖学了整整十载才将此术修至小成。你根基尚浅,还不够修行此术的资格。”张道士语重心长的教导江诚。

  “世上真的有仙人吗?”江诚仰起小脸,一双黑漆似的眼睛望着天空,陷入了无尽遐想。

  “当然有仙人。”张道士也一脸的神往之情,这是所有学到之人的精神信仰。

  “师傅见过仙人吗?仙人长什么样?”张道士说得这样肯定,激起了江诚的好奇心。

  “不曾见过。”张道士如实回答。

  “那师傅怎么知道有仙人呢?”江诚疑惑。

  “为师与仙人无缘,你姑姑福厚,年少时偶遇仙缘,却是亲眼见过仙人。为师追随师祖学道时,也曾听师祖讲过许多门中道人遇仙的故事。”

  “师傅,诚儿想听仙人故事。”

  “好,为师给你讲一个采药遇仙的故事。”

  “有个小道士要炼制九转丹,可是缺少一味药材,于是便进山采药。”

  “什么是九转丹?”

  “九转丹是一种吞服炼气的丹药,现在丹方已失传了。”

  “小道士在一座山峰采到自己所需药材,正往山下赶路时偶然望见对面山崖上盘着一条水桶粗的斑斓大蛇。这条蛇对着崖壁上一朵硕大红花不停地吸纳气息,喷出阵阵红霞。突然,一道闪电划破长空,正落在巨蛇头顶,生生将其劈得焦烂。一位白衣仙人紧随闪电之后,自天而降,大袖一挥收了红花,飞天而去。”

  “后来怎样了?”江诚急于知道结局,等了一会儿,看张道士没有接着讲下去的意思,便出口追问。

  “故事讲完了。”张道士淡然答道。

  “这就完了?”江诚瞪大了眼,一脸不解和郁闷。

  张道士不禁莞尔。自己当年听完故事也是这般反应,师祖的回答也是这样地平淡。现在想来仙凡根本不是同一个境界,两者天壤之别,凡人又怎么能跟仙人牵扯上关系呢。

  两人一路说着话,不觉间已走至一座道观前。

  这道观坐落在碧云山山顶一处平地上,规模很小,只有三间房舍,一间正房,两间厢房。房舍四周竹篱围绕,中间空出一片院子。院内房前屋后栽种着六七株桃树。此时桃花开得正艳,远远望去,整座道观若隐若现似是建在彩霞里的空中楼阁。

  “咿呀。”

  竹篱门被推开,张道士走进院子,将驴拴在东屋后一株桃树上。江诚早已跑进西屋。

  “诚儿,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早饭都凉了。”一位年轻女道士将热好的饭菜端上桌子,笑着问道。这位女道士名为江芸,幼时便与张虚若在同一师门学道,长大后彼此爱慕对方,便结为了道侣,在此结庐居住。江芸修有驻颜术,四十岁的年纪看上去不过二十许。

  “师妹,诚儿今早飞剑术突破在即,不能中断修行,一鼓作气练成了此术,这才多耗了些时辰。”张道士解下木剑,江芸接了,挂在左首墙壁上。

  “真的吗,了不得了。”江芸大喜,江诚年纪轻轻便在短时间内练成飞剑术,这样的天赋,将来必定取得一番成就。

  “姑姑,以后我也可以帮师傅驱邪除妖了。”江诚扒一口饭,高兴地说。

  “师妹,诚儿天赋极好,将来会超越我们啊,哈哈。”张道士说着大笑起来。

  吃完饭,江诚去院子中练习刚掌握的飞剑术。

  “师兄,照这样的修行速度,后年就可以传授诚儿五雷法了。”

  “不妥,诚儿虽然天赋极高,修行刻苦,但根基尚属浅薄。要知道你我修习二十多年五雷法,尚需合力才可发挥其全部威力。后年传授却是有些操之过急了。”

  “师兄要怎样安排诚儿的修行?”

  “下一步我打算让诚儿学习制作法器和布阵,一来可以让诚儿在这段时间巩固根基,二来以便他更全面地接触和了解修行的相关法门。师妹对这个安排怎么看?”

  “师兄考虑周全,就依师兄所说来安排吧。”张、江二人在北屋正堂内商量着江诚的修行安排,为他拟定了一个修行计划。

  “张真人,张真人。”听到有人喊,江诚从闭目打坐中收回意念,面前漂浮着的桃木剑跌落在地。循声望去,道观前一处山坡上,一个小厮搀扶着一个白胖男子,向道观走来。正是周府王管家二人。

  “这位小道长,请问张、张真人在观里吗?”王管家推开竹篱门,扶着小厮,气喘吁吁地走入院中。

  “师傅在正房闲坐,二位请随我来。”江诚将二人领入屋内。

  张、江二人听见有人来,便起身迎客。

  “张、张真人,我们老爷请您、请您到府上做场法事驱邪救人。”王管家平日里养尊处优,这次急赶了二十里山路,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别急,慢慢说。”江芸递上一盏茶。

  “是这样的,”王管家啜一口茶,顺了顺气,“昨日吃罢晚饭不久,府里二位夫人和小姐,还有一个丫鬟,突然中风,倒地昏迷不醒。连夜请郎中看了,也无济于事。怕是冲撞了什么,中了邪了。请真人同我们到府上救人。”

  “既然这样,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走。”张道士让江芸收拾法器,准备下山。

  “师傅,我陪你一起去。”江诚道术小有所成,想趁这次机会试试试身手,检验下自己。

  “嗯,师妹,你看?”张道士征求江芸是否同意。

  “出去历练历练也好。诚儿,在外面要一切都听师傅的。万事小心。”江芸叮嘱,江诚毕竟第一次出去参与做法事驱邪,她放心不下。

  “姑姑,诚儿记住了。”

  “放心吧师妹,我会照顾好诚儿的。”张道士接过妻子递过来的包袱和木剑,同三人走出道观,赶往清水镇。

  “这样太慢了。”一处山坡小道上,张道士看着一旁坐在山石上休息的王管家和小厮。他们二人来时消耗了大量体力,这是下山体力不支,只能走一路歇一路。江诚还好,自幼便练习吐纳,又走惯了山路,此时也不觉得累。

  张道士从怀里取出四张白色的符箓,符箓上用大红朱砂写着一个古朴的篆字。“这是缩地符,用上它,走一步顶平时走三步,而且不甚消耗体力。”说着张道士将这四张灵符分别贴在四人左腿上。

  “待我作法,大家便跟在我身后走。”

  “起。”张道士低喝一声,衣袖一拂自己腿上的灵符,四人脚下生风,不由自主地向前大踏步赶路。王管家与小厮看着山路旁树木山石不住地后退,不由连连赞叹。

  “真人,我们已在城镇西郊渡口雇下了渡船,到那儿走水路进城快些。”王管家大声说道。

  “正是要走西门,上月我在李记木器店订做了两件法器,这次顺路取了。”

  四人一路风行,向山下清水镇走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下山 第二章 三尾金狐 第三章 仙缘 第四章 拜入山门 第五章 奇怪的梦 第六章 异精源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