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搜查小说网!

首页 > 目录 > 《修仙大唐之问鼎沧溟》在线阅读 > 正文 修仙大唐之问鼎沧溟 第六章 月上柳梢头

修仙大唐之问鼎沧溟 第六章 月上柳梢头

徒己 2023-08-03 19:51:36
当李治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日上三竿。看了看自己身处的地方,这里是秦府的一处客房,这几个月来,已经成为了李治的专属住处。强大而急速的内力运转,不仅让功力外散的...

当李治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日上三竿。看了看自己身处的地方,这里是秦府的一处客房,这几个月来,已经成为了李治的专属住处。强大而急速的内力运转,不仅让功力外散的秦琼难受无比,更是让经脉羸弱的李治痛不欲生。于是乎,这一大一小,两位竟然齐刷刷地昏迷了过去,只是还保持着原来散功的姿势。等张紫嫣和秦家兄弟感觉到不对劲,破门而入的时候,已经是二更时分了。持续一个多时辰听不到里边的动静,三人在门口等的急切。从午时起,就没有外人进到这屋子里去,到了掌灯时分,屋中黑漆一片,从门缝里再也看不到里边的情景。兴许是散功已毕,秦琼的双掌和李治的身体不再有联系,二人就双双倒了下去。不过,秦琼原本就是盘坐在床上的,自然就倒在床上,继续昏迷。而咱们可爱的晋王殿下,可就悲催了,直接就华丽地瘫倒在冰冷的地上,这大冬天的。听到屋内的声音不对,张紫嫣当机立断,让秦怀道撞开了房门,三人才看到昏迷多时的秦琼和李治。“爹爹,晋王殿下——”秦家兄弟哪见过这种场面,一个是自己的亲生老子,一个是大唐的晋王殿下,这两位哪个出了事情,都不是他们能够承受的。幸亏张紫嫣跟在一旁,这位也算是从小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这些年又跟李靖的妻子,“红拂女”张出尘乃是闺中密友,于武功、医道也算颇有研究。“怀道,先把晋王殿下抱到客房去,他只是累的睡着了。”张紫嫣先检查了一下李治的状况,发现这孩子竟然只是睡着了,这是该有多困啊?然后,张紫嫣才来到秦琼的身边。秦怀玉乖巧地在一旁掌上了灯,灯光下,秦琼的面庞被照的清清楚楚的,似乎跟往常有些不同?“娘,爹爹他还好吗?”秦怀玉是张紫嫣所生,容貌像极了秦琼,可是这性子却随了张紫嫣。“玉儿莫怕,为娘这就替你爹爹查看。”张紫嫣忍着心头的诧异,把秦琼的身体摆正过来,让他平躺在床上,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号完脉之后,张紫嫣又输了一道内力进入到秦琼的身体,然后惊奇地发现,秦琼全身的经脉居然畅通无阻?可惜,原本一身浑厚的内力,此时已经荡然无存。秦琼的伤势,最清楚的人中一定有张紫嫣在内,看到眼前的情景,她又怎能不知道,这是散功的结果。只是,原来尚有三四处因伤造成的经脉损坏,此时怎么就不治自愈了呢?“娘,晋王殿下曾说过,等他给爹爹‘治疗’完之后,要及时将爹爹放进药桶里去,您看?——”这时候,长子秦怀道也回来了,将李治送到客房休息,他心里还是记挂着爹爹的伤势。除了一身功力已然散去,经脉又莫名其妙的得到了修复,张紫嫣再没发现什么。要说还有,恐怕就是秦琼的样貌?“好吧,你们二人来搭把手,帮我把你爹爹抬到隔壁去——”就在秦琼卧室的隔壁,张紫嫣早就收拾好了一间静室出来,按照李治的嘱托,浴桶、热水、还有那副草药。药材秦府就有,这些年秦琼一直伤势反复,家中自然备用各种药材。再加上大唐军中,昔日各位兄弟这些年不时的厚赠,这药材种类之多、之全甚至不次于太医院。秦琼醒来的早,东方刚刚见晓,秦琼就睁开了眼睛。秦怀玉年方十岁,三更天一过,就被张紫嫣打发去睡觉了,而张紫嫣和秦怀道,却轮流守了秦琼大半夜。按李治药方上的嘱托,不能让药浴的温度太低,二人时不时的添加热水进去。“将军,你现在感觉如何?”秦琼醒来的时候,正赶上张紫嫣在旁边守着。天色亮了,屋中的一切也看得更清了,张紫嫣首先注意到的,就是秦琼的那张脸。怎么说呢?似乎变得更年轻了,也似乎变得更白了?要知道,这十年来,秦琼一直受着伤病的滋扰,尤其是最近这几年,不说是痛不欲生,也是在同伤病不断地抗争着,整个人都有些憔悴了。如今,一身功力尽数散去,浑身上下轻松了很多,秦琼也觉得自己的身体年轻了不少。只是,秦琼的脸……都知道秦叔宝原本略微泛黄的面庞,又经过几十年风吹日晒,草原大漠驰骋沙场的岁月里,早就是一名铁铮铮的汉子该有的肤色了。此时看来,竟然变得白净了起来,只是不同于书生墨客那般,依然透着一股子英气。“紫嫣,辛苦你了,我很好,晋王殿下呢?”看到眼前的情景,秦琼哪里能不知道,李治对他的“治疗”已经结束了。暗自提了一口气,果然,苦修了数十年的一身浑厚的功力,已经如东流之水,一去不复返矣。“将军,晋王殿下累的睡着了,我已经让怀道将他安顿在客房,只是,您这一身功力……”跟秦琼相识多年,当年让张紫嫣着迷的,除了秦琼的凌然正气,就是他那身横勇天下的功夫了,而如今……“哈哈,紫嫣,你怎么比老夫还看不开呢?这些年来,饱受这身功力之苦,如今悉数散去,宛若重生啊——”对于练功,秦琼完全当得是个大行家,比起张紫嫣来高的不可以道里计。他自然是能够感知到,自己原有的一身功力已经荡然无存,而且几处受损的经脉,也已经被完全修复好了。这难道也是晋王殿下的手段吗?秦琼心中打了一个问号。他也算是亲自见识了“天漏之体”的神奇和恐怖,怪不得晋王殿下,在一开始会有那样的疑问。是啊,如果不是值得信赖之人,就这“天漏之体”如此大的秘密,就不是能够轻易示人的。秦琼的心中,莫名地升起了一股对李治的感激,甚至有着甘愿为其驱使的冲动。盘坐在浴桶里,秦琼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一点一滴的恢复。说来也怪,李治开的这药方,秦琼也看了一眼,没有什么太稀奇的药材,都是治伤、滋补常见的药材。只是这个方子的配比,是秦琼不曾见过的,这些寻常药物放在一起,就有如此显著的功效吗?而且,秦琼还有一个发现,自己原有的一身浑厚内力是没有了,体内却莫名地多了一丝淡淡的真气?那丝真气非常的细小,如果不是秦琼曾经的眼界和见识尚在,换个旁人都未必能够觉察到。这是什么?顾不得跟一旁的张紫嫣继续聊天,秦琼慢慢地闭上了眼睛,盘坐在浴桶里,按照以前练功的法门,去捕捉那丝似乎凭空出现的真气。然后,按照原有的练功路线,秦琼引导着那丝真气,慢慢地沿着自己的经脉运行了一个周天。爽!多久没有过如此舒畅的感觉了?而且,秦琼还发现,这丝真气在自己体内运行了一周,似乎又长大了一点点?这个发现可非同小可,虽然三元李靖曾经告诉过他,散功之后可以再次重修。秦琼也不是没有见识的人,他当然知道,就算是重新修炼,那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你当散功是件小事吗?对于性命双修的境界,散功不亚于死上一次啊!再加上要重打基础、固本培元、温养经脉,怎么不得折腾个三五年的,就那也未必能够重现往日的辉煌。可是,秦琼却发现,此时的自己,完全可以直接进行修炼了?而且,身体内经脉的宽度和韧劲,似乎比起自己最强盛之时,还要强出不少。尤其体内的那丝细小的真气,给秦琼的感觉,要比自己原有的功力高明了很多,似乎根本就不是一个层级的东西?难道,这是“武道通神”之后才能有的吗?“紫嫣,晋王殿下如果醒来,麻烦你马上来告诉我,我要去见他——”带着满脑子的疑问,秦琼开始了自己的重修之路。……此时的李治也已经醒了,却再次陷入了几个月前那样的境遇。脑子很清醒,就是睁不开眼睛,说不了话,也动不了地方。他“看”到悬浮在自己丹田之上的那柄诡异的袖珍枪,再次长大了一些,已经有一根胡萝卜的大小。不过还是若实若虚的状态,李治也终于看清了它的颜色,居然是一柄黑色的小枪。李治仿佛还在枪头上,看到了一张婴儿的脸?眼花了,绝对是自己眼花了!这柄诡异的袖珍枪,完全吸收了秦琼的一身功力,勉强打了一个饱嗝,斜楞了一眼李治。是的,李治真的感觉到,自己被这柄枪看了一眼。然后,对着他摇了摇头,难道自己被鄙视了吗?接下来,李治就觉得这柄诡异的枪,把自己的大脑翻腾了一遍,似乎什么都没看上,只是看到那“秦家拳”的时候,才略微停留了一瞬。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一个小人儿,在李治的脑海中,一招一式地把“秦家拳”练了一遍。似乎是“秦家拳”,又似乎被更改了一些?然后,小人儿就消失不见了。诡异的袖珍枪再次“吐出”一丝灰色的气体,又变得无声无息了,就像几个月前一样,睡着了吗?李治顾不得那些,有过前次的经历,他哪里还不知道,这丝灰色气体的珍贵?赶忙引导着这丝灰色气体,在自己的经脉中游走,逐渐跟自己体内原有的那丝气体融合。紧接着,李治开始回想方才那小人儿练的那趟“秦家拳”。即便不能动弹,只是在脑海中回想,李治竟然感到体内这合二为一的灰色气体,也随之兴奋了起来。然后......然后,李治就睁开了双眼。……没有等到秦琼来看他,反而是李治亲自来到了秦琼所处的静室。因为,按李治给的方子,秦琼务必要泡够三天才行。“晋王殿下,老夫生受您的大恩了——”见到李治到来,秦琼将夫人张紫嫣和两个儿子都赶了出去,即便他们的眼神中透漏着不解。“秦伯伯,这都是您自己的造化,我最多就是沾了这‘天漏之体’的光而已,您无需谢我,只是……”李治有些犹豫。“晋王殿下,老夫明白您的意思。老夫的伤势,是梦中得到一位高人的指点,才化险为夷的,跟殿下没有一点关系。”没等李治说完,秦琼先抢过了话题。谁说这位秦叔宝只是一个直肠子?“呵呵,秦伯伯所言甚是,如今您的伤势好了,人竟然也变俊俏了很多啊?——”在张紫嫣的服侍下,秦琼已经洗漱完毕,这样一来真的就变了一张更加英俊的脸,跟李世民有一拼,面似银盆。二人有了这场交情,说话就随便了一些。李治不曾有过要求,秦琼也不曾给予什么承诺,一切尽在不言中。秦琼却被李治的一句玩笑话,闹了个大红脸。“晋王殿下,老夫却也不明白,这究竟是什么原因?一身功力散去可以理解,身体内的经脉得到修复,就已经让老夫惊讶了,然后这幅容貌……”严格来讲,秦琼的容貌没有改变,改变的只是他的肤色而已。看到这个白脸的秦琼,李治不禁想起了一个传说。传说中,这个秦琼也不是一个凡人,而是上界的左天鹏转世临凡,而尉迟恭却是黑煞神托生。黑煞神害怕左天篷,不愿意下凡。后来玉帝说,那就黑煞神一出,让左天篷带三分痨病,这样两人就可以杀个半斤八两。所以,秦琼才是一副淡黄色的面庞,活像一个痨病之人似的。原本这只是一个神话传说罢了,可是如今这样诡异的事情发生在李治面前,由不得他又想起了这个传说。“秦伯伯,也许您经过这次之后,修炼的进度会更快,突破到‘武道通神’也指日可待,只是……”看着眼前的秦琼,又想起那个传说,李治心中泛起一丝莫名的恐慌,似乎自己更改了什么?“晋王殿下有话不妨直说,老夫知道您是不凡之人,如今又是老夫的救命恩人、恩同再造,但有所命秦某绝不推辞!”秦琼那是谁?一诺千金之人,更何况平白受了李治这么大的恩惠。“秦伯伯误会了,小侄的意思是,您依然保持之前的态度,继续在府中‘养病’、练功,也好督促两位秦兄。”“就算是突破了‘武道通神’之境,也要低调行事,小侄也说不清楚,只是有一种模模糊糊的感觉……”李治这倒不是在糊弄秦琼,虽然他说的含糊,秦琼却还是答应了。……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漫长的冬日渐渐远去,新的一年到来了,是为贞观十一年。大唐的时候,正月初一当然是一年的开始,不过正月十五元宵节的月圆之夜,才是一年中最热闹的时候。玉漏银壶且莫催,铁关金锁彻明开。谁家见月能闲坐,何处闻灯不看来?元宵节当晚,长安城全城无宵禁,城门一直会开到天亮。人们夜间出游,在新的一年第一个月圆之夜,吃汤圆、赏花灯、猜灯谜,祈求这一年里风调雨顺,圆圆满满。平日里足不出户的大家闺秀,在这天晚上也会相约着一同出行。男男女女的,这是一年中难得“相约邂逅”的机会,因此元宵节也算是当时的情人节了。这李治到大唐的第一个元宵节,天还没完全黑下来,他就跑到秦府来了。如今他这个皇子,算是皇宫里的另类,眼见得李治的身体一日强过一日,而且整个人也变得开朗了起来,李世民和长孙无垢也懒得去管这个“皮猴子”。两个嫡亲的妹妹还小,李治又不愿意跟其他兄弟姐妹一起,索性到秦府来,跟秦家兄弟一起夜游长安去。“三小姐,咱们这样跑到大唐长安来看灯,真的合适吗?如果被二爷知道了……”芙蓉苑,紧挨着曲江池,平日里作为皇家的御用之所,普通人自然无法进来。难得每年的元宵节前后,才会对全天下的老百姓开放。“云儿不用担心,二哥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忙,哪会天天到我那里去,等天一亮咱们就回去了,不会被发现的。”看到眼前各式各样的花灯,这位三小姐早就将冷面冰霜的二哥给抛诸脑后了,欣喜地向人群最密处跑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修仙大唐之问鼎沧溟 第一章 今夕是何年 修仙大唐之问鼎沧溟 第一章 今夕是何年 修仙大唐之问鼎沧溟 第一章 今夕是何年 修仙大唐之问鼎沧溟 第一章 今夕是何年 修仙大唐之问鼎沧溟 第一章 今夕是何年 修仙大唐之问鼎沧溟 第一章 今夕是何年 修仙大唐之问鼎沧溟 第一章 今夕是何年 修仙大唐之问鼎沧溟 第一章 今夕是何年 修仙大唐之问鼎沧溟 第一章 今夕是何年 修仙大唐之问鼎沧溟 第一章 今夕是何年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